【秦鵬直播】默克爾承認對中共天真 新華社曝光激烈內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8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11月17日(星期三),北京時間11月18日(星期四)。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秦鵬直播

今天焦點:默克爾首次承認對中共「可能一開始就很天真」,歐洲對華政策將重大轉向?新華社撰稿,暴露內鬥激烈,習近平權力並非所表現得那麼穩固。

秦鵬:中共核心喉舌新華社,發表長文,回顧十九屆六中全會的決議出台過程,字裡行間暴露了中共內部激勵鬥爭,導致了決議內容和之前外界預想的很大差異。這顯示,習近平的定於一尊的地位,並非外界想像得那麼絕對。

Sydney:今天的一個大新聞,就是向來被認為是中共的好朋友的德國總理默克爾,竟然首次承認,在對中共關係上,一開始過於天真了。「德國安、歐洲安」,「德國變、歐洲變」,這會意味著德國和歐洲即將產生重大轉向嗎?同天,歐盟發布了美歐日聯合聲明,表態要對第三國的非市場經濟行為進行反擊,明顯針對中共。

新華社萬字「歷史決議誕生記」 曝中共激烈內鬥

Sydney:剛剛過去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共歷史上的第三份決議,在週二正式公布了,決議確定了中共歷任領導人以及習近平本人的歷史定位,決定習近平是否會連任,也對未來中國幾十年會產生重大影響,引發了世界的高度關注。

但是,這次決議出台前後,有很多蹊蹺的地方,例如,我們注意到中共的喉舌和黨媒泄露了祕密,也就是中共內部爆發了激烈的內鬥。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方面的故事以及我們的分析。

秦鵬:是。我們先來說一下,中共這次決議的四個蹊蹺的地方:

第一個,是決議的內容,和之前黨媒傳遞出來的所謂的按照毛鄧習斷代、習近平比肩毛澤東不同,會議公報雖然對習近平用了大篇幅讚美,但是很明顯地公報對江澤民和胡溫時代用並列、短論的方式,都進行了鼓吹。決議裡面也是都對之前隔代領導人進行各種鼓吹。這顯示習近平並沒有完全達到自己的目的。

Sydney:第二個蹊蹺的地方,是正式的決議文本遲遲沒有出爐,大會11日結束,16日才正式發布。

第三個蹊蹺的地方,決議全文再次否定十年文革和大躍進,論調也基本上延續了第二份決議。然而,這顯然和習近平之前說的不能否定前30年歷史也是不一樣的,這也顯示,習近平對毛澤東的定性被決議部分否定了,習近平並不完全有說話權。

秦鵬:是,其實習近平想替毛澤東洗白,之前的公報,對毛澤東只提功不論過,這和之前的中共第二次決議完全不同。但是從最後出來的第三份決議看,相當於習近平又回到了中共第二份歷史決議的軌道上了。在這個問題上,我看有評論員說,習近平是失敗了。

Sydney:第四個蹊蹺的地方,是我們知道,每一次中共重要的決定出台之後,都會有軍隊出面表態,什麼認真學習、堅決支持、堅決捍衛之類,用槍桿子對黨魁的決定進行加持。但是,這一次,軍方就很罕見地基本上沒有什麼表示。

秦鵬:嗯,舉個例子,1989年江澤民踏著學生鮮血上台之後,想往左轉、要討論姓資姓社、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否定鄧小平的改革開放。這讓鄧小平非常生氣,1992年1月開始南巡,在深圳發表了長篇講話,還喊出「誰不改革誰下台」的狠話來。

鄧小平為什麼敢這麼做?就是因為有軍方支持,「槍指揮黨」。當時楊尚昆和楊白冰兄弟還在軍報上喊出了「軍隊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的口號。這把江澤民嚇壞了,後來趕緊掉頭轉向。後來很多人以為江澤民是一個開明派,實際上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兒。

Sydney:是,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Ezra F. Vogel)寫的一本書,《鄧小平時代》就披露,南巡期間,鄧小平曾經在珠海召開一次祕密會議,準備以喬石取代江澤民。

有意思的是,總部位於北京的中共大外宣多維網2018年也回顧了這段歷史,題目就叫「江澤民親述:鄧小平曾想用喬石替換我」。這當時被外界認為,習近平在敲打江澤民。

秦鵬:我們知道,這樣一份重要的歷史文件,寫什麼、怎麼寫,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為什麼最後出台的文件,會和之前習近平期待和表述的發生很大變化呢?

我們看到,今天出爐的新華社一篇長達一萬字的文章,告訴了我們一部分答案。

這篇文章的名字有點長,叫「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誕生記」。這表面上是一篇歌功頌德的文章,但是卻暴露了中共內部的巨大分歧和激勵鬥爭。

為什麼說這個決議的出爐過程,暴露了中共激烈的內鬥呢?我們來仔細看看一些關鍵部分。

Sydney:這篇文章,表面上是一篇歌功頌德的報導,說4月1日中共中央就發出通知,「就全會議題在黨內外一定範圍內組織討論、廣泛徵求意見」。但有一個關鍵點,裡面寫道,「二十多天內,各地區各部門各方面的109份意見建議匯聚而來,文件起草組整理形成75.3萬字的匯總本。」

秦鵬:表面上看這沒有什麼,但是這顯示,黨內外的利益集團、不同派系,不甘落後,都想對決議發表自己的看法、加入自己的內容,保證自己派系的利益。

Sydney:報導說,4月9日,習近平挂帥文件起草小組的組長。一個月之後,形成了草稿,文章裡面把它這個時期叫「文件稿框架方案初步成型的重要節點」。然後,習近平再次主持審議會,再經過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然後黨內外徵求意見,特別是黨內,提到了「徵求黨內老同志意見」。

最後,又收穫了「1,600餘條意見和建議,決議稿初步增寫、改寫、精簡文字共計547處」。秦鵬,這個數字有點嚇人,說明黨內外各派系很不滿習近平早期主導寫出來的初稿。

秦鵬:是。現在可是不准妄議中央的時代,提這麼多的不同意見,修改高達547處,表明牴觸很大。特別是這裡提到的所謂的「老同志」,應該主要是指前任政治局常委等人,代表習近平之前的鄧小平、江澤民、胡溫等派系利益,也有的代表毛派和紅二代們,顯然他們要為各自的政治派系爭奪利益,所以出現這麼多意見。

Sydney:嗯,即使這樣一份經過不同派系反覆討論的文件,到了正式開六中全會大會的時候,還是引發了激烈的爭鬥。新華社自己的報導說,從8日開始,與會的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們分成了10個小組,「經過兩天半的充分討論,與會同志共提出修改意見138條。文件起草組根據這些意見,建議對討論稿做出22處修改。」

秦鵬:這麼多的修改地方,顯然也是發生了爭吵。這方面,《人民日報》4天前發表的那篇六中全會側記,裡面也談到中共那些高層官員們產生了激烈的討論。悉尼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就分析說,這實際上表示中共中央內部發生了爭吵。

Sydney:是,《人民日報》的報導裡寫道,小組會上,「大家爭先發言、氣氛熱烈,有時發言席上的同志話音剛落,就有好幾位同志同時起身準備發言。散會後,大家仍意猶未盡,三三兩兩邊走邊討論交流」。很委婉地表達了實際發生的爭論,而且這篇報導,也是不尋常地在六中全會閉幕後兩天,13日以頭條刊登出來的。

秦鵬:還有報導中一處說,「如何處理好新的歷史決議同前兩個歷史決議的關係,是與會同志十分關心的問題。」

馮崇義教授提出一個問題,爭吵的是現在第三個決議,跟第二個決議的關係是怎麼回事?搞這個新的協議,第二個決議還遵守不遵守?

Sydney:馮崇義說,參加會議的那些中共高層的人都比較狡猾,他們不會說反對決議,也不敢表態不支持,也會投贊成票,但是說你具體沒有講明白。這樣就逼著起草組按照他們的想法,做出說明,逼著他們表態。

他表示,因為第二份決議是反對個人崇拜,要有這個制度化,甚至(黨內)民主化都寫在裡頭。就是你有兩屆任期,指標都在那裡頭。你怎麼辦?你現在搞要在二十大連任,就沒有正當性,你就非法。「就是怎麼來解決這樣的分歧。怎麼把它說圓。怎麼去做文字修改,或者找別的機會把對方嚇住或怎麼樣,才會公布文本。」

秦鵬:嗯,爭吵非常激烈,所以,即使在開完會後,決議文本還是難產了5天。

這非常有意思,中共這些黨媒其實把中共高層的內鬥給曝光出來,從最後的文本看,這至少表明:第一,大部分人害怕回到毛時代,所以最後要求否定文革和大躍進,雖然最後把責任推給了什麼林彪、四人幫;第二,對「六四」等問題,大部分人不願意改成暴亂,還是用了政治風波這樣的相對弱化的詞來定性。當然,決議還是故意顛倒了因果,把中共鎮壓學生運動在先、東歐和蘇聯共產黨政權垮台在後,故意說成「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在前,來誤導讀者。

中共不同派系不敢或不願提:迫害法輪功

這個決議裡面,也沒有提江澤民的最大政治遺產——迫害法輪功,這也顯示,中共的不同派系不敢或者不願意提這件事,特別是迫害又發生了中共國家機器活摘器官這樣慘絕人寰的罪惡。

Sydney:經過法輪功學員二十年如一日的講真相,國際社會早就知道了這場鎮壓是不義的、邪惡的,美國國會、歐盟等世界主要國家,都通過了多份決議,譴責中共鎮壓,以及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秦鵬:所以,中共雖然暗地裡還在迫害法輪功,但不敢像當初那樣那麼公開、大規模宣揚。

Sydney:例如我們上次提到的NBA球星坎特(Enes Kanter),他昨天(16日)才剛發了一個推特,呼籲中共停止強摘器官。

他寫道:「中國政府強摘器官。民族和宗教團體,藏人、集中營中的維吾爾人、基督徒、法輪功學員都成為攻擊目標。肝臟、腎、心臟。停止為了器官殺人!這是反人類的罪行。現在就結束在中國的強摘器官!」

他還發了一個球鞋的照片,上面畫著器官的圖案,還有醫生執行手術,上面寫著「停止在中國的強摘器官」(Stop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當然我們知道,不只是強摘,甚至是活摘,不過英文用詞比較沒有這種表達。

秦鵬:這位NBA職籃球星一直都很敢言,對他而言人權重於金錢。他之前說,球團高層或聯盟總裁也鼓勵球員,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Sydney:當然還有,美國前任政府時期,川普(特朗普)總統、國務卿蓬佩奧分別親自接見了被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包括地下基督教會和藏傳佛教、維族等被中共迫害的宗教信仰的代表,而本屆美國政府,國務卿布林肯也在今年5月13日,宣布制裁迫害法輪功的「610」官員。

秦鵬:是。所以,回到這個六中全會的決議文本上,就導致不管作為鎮壓的江澤民派系也好,還是其它派系,都覺得這是共產黨乾的一件醜事兒,不敢在決議裡面提。而且,一旦提了,還存在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定性?這也顯示主導撰寫稿件的習近平等人,不願意替江澤民背這個人權黑鍋,所以也不願意把這個寫進決議。

從決議對文革、「六四」中,中共罪惡的輕描淡寫(功勞都是黨的、問題都是個別人或者外面的什麼勢力乾的)這一點來看,中共也不肯對人民犯下的罪惡進行任何實質的懺悔。這也表明,寄希望於這個犯罪集團自我改良是一種不可能實現的幻想。

默克爾承認對中共太天真 歐美日出手打擊中共
Sydney:再來看到今天的大新聞,德國總理默克爾竟然承認她和中共合作,一開始太天真了。(秦鵬直播

在擔任總理的16年間,默克爾一直堅持她親中的政策,也使中國成為了德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還連帶影響了歐洲的對華政策。不過,近幾年,歐洲國家開始在不公平競爭和間諜活動等等方面,對中共有很多不滿。現在國際和歐洲的大方向,似乎也影響了德國。

17日,默克爾在接受路透社專訪時對她的對華政策做出了反思,她甚至承認德國在與中國的某些合作方面,起初可能過於天真。秦鵬,這是一個大消息,堅硬的挺共派竟然動搖了。

秦鵬:這是非常罕見的表態。而且,默克爾還說:「這些天我們更仔細地觀察,確實是這樣。」(These days we look more closely, and rightly so.)這應該表明,最近這幾年,特別是中共在香港、大瘟疫、台海、南海等問題上的做法,讓德國也感到了強烈的威脅。

今年8月,在美國、英國、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十幾個國家在南海和台灣海峽附近,聯合軍事演習,對中共發出強烈的警告的時候,德國近20年來首次派遣軍艦前往南海。這顯示,德國默克爾政府已經認識到中共是世界、包括是德國的威脅。

當然,這背後也有德國民眾的壓力,今年8月《國際政治》雜誌(Internationale Politik)委託民意研究機構Forsa進行的一項調查中,75%的德國民眾認為聯邦政府應對中國(共)採取更強硬的立場,更積極地捍衛自己的利益。實際上,認為默克爾的政黨對中共軟弱,也是它們失去大選的一個重要原因,今年德國大選中,對中共更強硬成了各黨派共識。

Sydney:是,德國即將換屆,默克爾已經放棄參選,代表她即將離職。很多人批評德國太依賴中共,因此在中共侵犯人權等上默不作聲。默克爾的政府則說,默克爾在對北京的正式訪問中,總是處理人權問題,已經不少於12次了。不過看近幾次歐洲幾個國家對中共發難的聯合聲明中,也沒看到德國的影子呀?

秦鵬:德國和中共其實在過去這些年達成了某種默契,就是有問題德國會在雙方會談的時候提,而中共也時不時給德國一些面子,包括釋放一些政治犯比如劉曉波的妻子到德國等。

但是,整體來說,德國還是擔心公開發聲,影響到自己的生意,所以還想和西方其它國家保持距離。

當然,德國也不是完全沒參加歐洲的集體行動,比如我們看到,今年3月,歐盟與美國、英國、加拿大對中共新疆集中營迫害等制裁,以及最近幾個月北約多次表態把中共視為威脅,背後都隱藏著德國的影子。在國家安全和人權問題上對抗中共,現在已經是歐洲共識。

Sydney:但是這次默克爾僅管有了動搖,她卻還是表示,德國以及歐盟還是得繼續與中國合作,要相互學習。她說,「完全脫鉤可能是不對的,將會對我們造成傷害。」秦鵬,這意味著什麼?

秦鵬:這意味著德國和中國會部分脫鉤,德國在對抗中共問題上,還是可能有所選擇。不過,我覺得這不一定完全是新政府的意見,因為默克爾政府現在是看守政府,她還是在表達自己的意見。

整體來說,德國對中共轉向強硬是不可逆轉了。

歐美日出手打擊中共

Sydney:德國影響歐洲,歐洲也影響德國。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默克爾這個採訪一出來,同一天(17日),美國、歐盟、日本發布了貿易部長聯合聲明,宣布將重新簽署川普時期倡議的三方夥伴關係盟約,共同應對「第三國的非市場貿易行為」,等於是應對中國等國家「非市場」政策和做法帶來的挑戰,這實際就是衝著中共來的。

秦鵬:是,非市場貿易行為就是指中共用政府主導干預市場、干預經濟,比如大量的政府補貼企業,用廉價轉讓土地、貸款等方式幫助國有企業在全球搶占市場,強迫技術轉讓,派出大量間諜和學生竊取知識產權,裹挾中國高科技公司竊取其它國家政府和公民信息,用政策等方式造成市場的結構性扭曲等等。

我們看到,川普時期,打擊「中國製造2025」,在鋼鐵和鋁製品等行業對中共進行制裁,就是因為中共當局補貼了相關企業參與競爭,這對其它國家的私營企業是不公平的。

這個歐美日的三方會談,是在WTO中讓中共遵守規則失敗之後,聯合起來的。從它們的目標看,希望通過三方對話的方式,建立新的國際規則,限制國有企業扭曲市場的行為,抵抗有害的補貼,並阻止強制轉讓技術和盜竊知識產權。這些聽起來就知道是針對中共。

Sydney:而且,這是在拜登和習近平週一舉行會議之後宣布的,美國官員說,在拜習會上,拜登也對習近平提出了他對中國「非市場經濟」操作的擔憂。

秦鵬:是這也就像我們昨天說的那樣,美國和中共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根本不會因為喊幾句老朋友,或者在其後和貿易上達成一些合作,就能夠解決了。

實際上,今天日本媒體還報導,就在幾乎拜習會的同時,在亞洲訪問的美國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16日在日本還說,美國無意參加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但是期待與日本合作,打擊中國的過剩產能。

Sydney:媒體還報導,歐盟預計本週要提出「全球門戶夥伴關係戰略」草案,就是之前說的要對抗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預計會投入超過400億歐元(約454億美元)聚焦5大領域,包括數位轉型、乾淨能源轉型、交通運輸、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及貿易和韌性供應鏈。

秦鵬:當然,相比來說,歐洲一直走得慢一些,但是也在很多方面合圍中共,或者展開競爭,這也已經是國際大勢了。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