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默克尔承认对中共天真 新华社曝光激烈内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8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11月17日(星期三),北京时间11月18日(星期四)。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秦鹏直播

今天焦点:默克尔首次承认对中共“可能一开始就很天真”,欧洲对华政策将重大转向?新华社撰稿,暴露内斗激烈,习近平权力并非所表现得那么稳固。

秦鹏:中共核心喉舌新华社,发表长文,回顾十九届六中全会的决议出台过程,字里行间暴露了中共内部激励斗争,导致了决议内容和之前外界预想的很大差异。这显示,习近平的定于一尊的地位,并非外界想像得那么绝对。

Sydney:今天的一个大新闻,就是向来被认为是中共的好朋友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竟然首次承认,在对中共关系上,一开始过于天真了。“德国安、欧洲安”,“德国变、欧洲变”,这会意味着德国和欧洲即将产生重大转向吗?同天,欧盟发布了美欧日联合声明,表态要对第三国的非市场经济行为进行反击,明显针对中共。

新华社万字“历史决议诞生记” 曝中共激烈内斗

Sydney:刚刚过去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历史上的第三份决议,在周二正式公布了,决议确定了中共历任领导人以及习近平本人的历史定位,决定习近平是否会连任,也对未来中国几十年会产生重大影响,引发了世界的高度关注。

但是,这次决议出台前后,有很多蹊跷的地方,例如,我们注意到中共的喉舌和党媒泄露了秘密,也就是中共内部爆发了激烈的内斗。我们今天就来谈谈这方面的故事以及我们的分析。

秦鹏:是。我们先来说一下,中共这次决议的四个蹊跷的地方:

第一个,是决议的内容,和之前党媒传递出来的所谓的按照毛邓习断代、习近平比肩毛泽东不同,会议公报虽然对习近平用了大篇幅赞美,但是很明显地公报对江泽民和胡温时代用并列、短论的方式,都进行了鼓吹。决议里面也是都对之前隔代领导人进行各种鼓吹。这显示习近平并没有完全达到自己的目的。

Sydney:第二个蹊跷的地方,是正式的决议文本迟迟没有出炉,大会11日结束,16日才正式发布。

第三个蹊跷的地方,决议全文再次否定十年文革和大跃进,论调也基本上延续了第二份决议。然而,这显然和习近平之前说的不能否定前30年历史也是不一样的,这也显示,习近平对毛泽东的定性被决议部分否定了,习近平并不完全有说话权。

秦鹏:是,其实习近平想替毛泽东洗白,之前的公报,对毛泽东只提功不论过,这和之前的中共第二次决议完全不同。但是从最后出来的第三份决议看,相当于习近平又回到了中共第二份历史决议的轨道上了。在这个问题上,我看有评论员说,习近平是失败了。

Sydney:第四个蹊跷的地方,是我们知道,每一次中共重要的决定出台之后,都会有军队出面表态,什么认真学习、坚决支持、坚决捍卫之类,用枪杆子对党魁的决定进行加持。但是,这一次,军方就很罕见地基本上没有什么表示。

秦鹏:嗯,举个例子,1989年江泽民踏着学生鲜血上台之后,想往左转、要讨论姓资姓社、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否定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这让邓小平非常生气,1992年1月开始南巡,在深圳发表了长篇讲话,还喊出“谁不改革谁下台”的狠话来。

邓小平为什么敢这么做?就是因为有军方支持,“枪指挥党”。当时杨尚昆和杨白冰兄弟还在军报上喊出了“军队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口号。这把江泽民吓坏了,后来赶紧掉头转向。后来很多人以为江泽民是一个开明派,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

Sydney:是,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Ezra F. Vogel)写的一本书,《邓小平时代》就披露,南巡期间,邓小平曾经在珠海召开一次秘密会议,准备以乔石取代江泽民。

有意思的是,总部位于北京的中共大外宣多维网2018年也回顾了这段历史,题目就叫“江泽民亲述:邓小平曾想用乔石替换我”。这当时被外界认为,习近平在敲打江泽民。

秦鹏:我们知道,这样一份重要的历史文件,写什么、怎么写,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为什么最后出台的文件,会和之前习近平期待和表述的发生很大变化呢?

我们看到,今天出炉的新华社一篇长达一万字的文章,告诉了我们一部分答案。

这篇文章的名字有点长,叫“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诞生记”。这表面上是一篇歌功颂德的文章,但是却暴露了中共内部的巨大分歧和激励斗争。

为什么说这个决议的出炉过程,暴露了中共激烈的内斗呢?我们来仔细看看一些关键部分。

Sydney:这篇文章,表面上是一篇歌功颂德的报导,说4月1日中共中央就发出通知,“就全会议题在党内外一定范围内组织讨论、广泛征求意见”。但有一个关键点,里面写道,“二十多天内,各地区各部门各方面的109份意见建议汇聚而来,文件起草组整理形成75.3万字的汇总本。”

秦鹏:表面上看这没有什么,但是这显示,党内外的利益集团、不同派系,不甘落后,都想对决议发表自己的看法、加入自己的内容,保证自己派系的利益。

Sydney:报导说,4月9日,习近平挂帅文件起草小组的组长。一个月之后,形成了草稿,文章里面把它这个时期叫“文件稿框架方案初步成型的重要节点”。然后,习近平再次主持审议会,再经过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然后党内外征求意见,特别是党内,提到了“征求党内老同志意见”。

最后,又收获了“1,600余条意见和建议,决议稿初步增写、改写、精简文字共计547处”。秦鹏,这个数字有点吓人,说明党内外各派系很不满习近平早期主导写出来的初稿。

秦鹏:是。现在可是不准妄议中央的时代,提这么多的不同意见,修改高达547处,表明抵触很大。特别是这里提到的所谓的“老同志”,应该主要是指前任政治局常委等人,代表习近平之前的邓小平、江泽民、胡温等派系利益,也有的代表毛派和红二代们,显然他们要为各自的政治派系争夺利益,所以出现这么多意见。

Sydney:嗯,即使这样一份经过不同派系反复讨论的文件,到了正式开六中全会大会的时候,还是引发了激烈的争斗。新华社自己的报导说,从8日开始,与会的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们分成了10个小组,“经过两天半的充分讨论,与会同志共提出修改意见138条。文件起草组根据这些意见,建议对讨论稿做出22处修改。”

秦鹏:这么多的修改地方,显然也是发生了争吵。这方面,《人民日报》4天前发表的那篇六中全会侧记,里面也谈到中共那些高层官员们产生了激烈的讨论。悉尼科技大学副教授冯崇义就分析说,这实际上表示中共中央内部发生了争吵。

Sydney:是,《人民日报》的报导里写道,小组会上,“大家争先发言、气氛热烈,有时发言席上的同志话音刚落,就有好几位同志同时起身准备发言。散会后,大家仍意犹未尽,三三两两边走边讨论交流”。很委婉地表达了实际发生的争论,而且这篇报导,也是不寻常地在六中全会闭幕后两天,13日以头条刊登出来的。

秦鹏:还有报导中一处说,“如何处理好新的历史决议同前两个历史决议的关系,是与会同志十分关心的问题。”

冯崇义教授提出一个问题,争吵的是现在第三个决议,跟第二个决议的关系是怎么回事?搞这个新的协议,第二个决议还遵守不遵守?

Sydney:冯崇义说,参加会议的那些中共高层的人都比较狡猾,他们不会说反对决议,也不敢表态不支持,也会投赞成票,但是说你具体没有讲明白。这样就逼着起草组按照他们的想法,做出说明,逼着他们表态。

他表示,因为第二份决议是反对个人崇拜,要有这个制度化,甚至(党内)民主化都写在里头。就是你有两届任期,指标都在那里头。你怎么办?你现在搞要在二十大连任,就没有正当性,你就非法。“就是怎么来解决这样的分歧。怎么把它说圆。怎么去做文字修改,或者找别的机会把对方吓住或怎么样,才会公布文本。”

秦鹏:嗯,争吵非常激烈,所以,即使在开完会后,决议文本还是难产了5天。

这非常有意思,中共这些党媒其实把中共高层的内斗给曝光出来,从最后的文本看,这至少表明:第一,大部分人害怕回到毛时代,所以最后要求否定文革和大跃进,虽然最后把责任推给了什么林彪、四人帮;第二,对“六四”等问题,大部分人不愿意改成暴乱,还是用了政治风波这样的相对弱化的词来定性。当然,决议还是故意颠倒了因果,把中共镇压学生运动在先、东欧和苏联共产党政权垮台在后,故意说成“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在前,来误导读者。

中共不同派系不敢或不愿提:迫害法轮功

这个决议里面,也没有提江泽民的最大政治遗产——迫害法轮功,这也显示,中共的不同派系不敢或者不愿意提这件事,特别是迫害又发生了中共国家机器活摘器官这样惨绝人寰的罪恶。

Sydney:经过法轮功学员二十年如一日的讲真相,国际社会早就知道了这场镇压是不义的、邪恶的,美国国会、欧盟等世界主要国家,都通过了多份决议,谴责中共镇压,以及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秦鹏:所以,中共虽然暗地里还在迫害法轮功,但不敢像当初那样那么公开、大规模宣扬。

Sydney:例如我们上次提到的NBA球星坎特(Enes Kanter),他昨天(16日)才刚发了一个推特,呼吁中共停止强摘器官。

他写道:“中国政府强摘器官。民族和宗教团体,藏人、集中营中的维吾尔人、基督徒、法轮功学员都成为攻击目标。肝脏、肾、心脏。停止为了器官杀人!这是反人类的罪行。现在就结束在中国的强摘器官!”

他还发了一个球鞋的照片,上面画着器官的图案,还有医生执行手术,上面写着“停止在中国的强摘器官”(Stop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当然我们知道,不只是强摘,甚至是活摘,不过英文用词比较没有这种表达。

秦鹏:这位NBA职篮球星一直都很敢言,对他而言人权重于金钱。他之前说,球团高层或联盟总裁也鼓励球员,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Sydney:当然还有,美国前任政府时期,川普(特朗普)总统、国务卿蓬佩奥分别亲自接见了被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包括地下基督教会和藏传佛教、维族等被中共迫害的宗教信仰的代表,而本届美国政府,国务卿布林肯也在今年5月13日,宣布制裁迫害法轮功的“610”官员。

秦鹏:是。所以,回到这个六中全会的决议文本上,就导致不管作为镇压的江泽民派系也好,还是其它派系,都觉得这是共产党干的一件丑事儿,不敢在决议里面提。而且,一旦提了,还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定性?这也显示主导撰写稿件的习近平等人,不愿意替江泽民背这个人权黑锅,所以也不愿意把这个写进决议。

从决议对文革、“六四”中,中共罪恶的轻描淡写(功劳都是党的、问题都是个别人或者外面的什么势力干的)这一点来看,中共也不肯对人民犯下的罪恶进行任何实质的忏悔。这也表明,寄希望于这个犯罪集团自我改良是一种不可能实现的幻想。

默克尔承认对中共太天真 欧美日出手打击中共
Sydney:再来看到今天的大新闻,德国总理默克尔竟然承认她和中共合作,一开始太天真了。(秦鹏直播

在担任总理的16年间,默克尔一直坚持她亲中的政策,也使中国成为了德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还连带影响了欧洲的对华政策。不过,近几年,欧洲国家开始在不公平竞争和间谍活动等等方面,对中共有很多不满。现在国际和欧洲的大方向,似乎也影响了德国。

17日,默克尔在接受路透社专访时对她的对华政策做出了反思,她甚至承认德国在与中国的某些合作方面,起初可能过于天真。秦鹏,这是一个大消息,坚硬的挺共派竟然动摇了。

秦鹏:这是非常罕见的表态。而且,默克尔还说:“这些天我们更仔细地观察,确实是这样。”(These days we look more closely, and rightly so.)这应该表明,最近这几年,特别是中共在香港、大瘟疫、台海、南海等问题上的做法,让德国也感到了强烈的威胁。

今年8月,在美国、英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十几个国家在南海和台湾海峡附近,联合军事演习,对中共发出强烈的警告的时候,德国近20年来首次派遣军舰前往南海。这显示,德国默克尔政府已经认识到中共是世界、包括是德国的威胁。

当然,这背后也有德国民众的压力,今年8月《国际政治》杂志(Internationale Politik)委托民意研究机构Forsa进行的一项调查中,75%的德国民众认为联邦政府应对中国(共)采取更强硬的立场,更积极地捍卫自己的利益。实际上,认为默克尔的政党对中共软弱,也是它们失去大选的一个重要原因,今年德国大选中,对中共更强硬成了各党派共识。

Sydney:是,德国即将换届,默克尔已经放弃参选,代表她即将离职。很多人批评德国太依赖中共,因此在中共侵犯人权等上默不作声。默克尔的政府则说,默克尔在对北京的正式访问中,总是处理人权问题,已经不少于12次了。不过看近几次欧洲几个国家对中共发难的联合声明中,也没看到德国的影子呀?

秦鹏:德国和中共其实在过去这些年达成了某种默契,就是有问题德国会在双方会谈的时候提,而中共也时不时给德国一些面子,包括释放一些政治犯比如刘晓波的妻子到德国等。

但是,整体来说,德国还是担心公开发声,影响到自己的生意,所以还想和西方其它国家保持距离。

当然,德国也不是完全没参加欧洲的集体行动,比如我们看到,今年3月,欧盟与美国、英国、加拿大对中共新疆集中营迫害等制裁,以及最近几个月北约多次表态把中共视为威胁,背后都隐藏着德国的影子。在国家安全和人权问题上对抗中共,现在已经是欧洲共识。

Sydney:但是这次默克尔仅管有了动摇,她却还是表示,德国以及欧盟还是得继续与中国合作,要相互学习。她说,“完全脱钩可能是不对的,将会对我们造成伤害。”秦鹏,这意味着什么?

秦鹏:这意味着德国和中国会部分脱钩,德国在对抗中共问题上,还是可能有所选择。不过,我觉得这不一定完全是新政府的意见,因为默克尔政府现在是看守政府,她还是在表达自己的意见。

整体来说,德国对中共转向强硬是不可逆转了。

欧美日出手打击中共

Sydney:德国影响欧洲,欧洲也影响德国。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默克尔这个采访一出来,同一天(17日),美国、欧盟、日本发布了贸易部长联合声明,宣布将重新签署川普时期倡议的三方伙伴关系盟约,共同应对“第三国的非市场贸易行为”,等于是应对中国等国家“非市场”政策和做法带来的挑战,这实际就是冲着中共来的。

秦鹏:是,非市场贸易行为就是指中共用政府主导干预市场、干预经济,比如大量的政府补贴企业,用廉价转让土地、贷款等方式帮助国有企业在全球抢占市场,强迫技术转让,派出大量间谍和学生窃取知识产权,裹挟中国高科技公司窃取其它国家政府和公民信息,用政策等方式造成市场的结构性扭曲等等。

我们看到,川普时期,打击“中国制造2025”,在钢铁和铝制品等行业对中共进行制裁,就是因为中共当局补贴了相关企业参与竞争,这对其它国家的私营企业是不公平的。

这个欧美日的三方会谈,是在WTO中让中共遵守规则失败之后,联合起来的。从它们的目标看,希望通过三方对话的方式,建立新的国际规则,限制国有企业扭曲市场的行为,抵抗有害的补贴,并阻止强制转让技术和盗窃知识产权。这些听起来就知道是针对中共。

Sydney:而且,这是在拜登和习近平周一举行会议之后宣布的,美国官员说,在拜习会上,拜登也对习近平提出了他对中国“非市场经济”操作的担忧。

秦鹏:是这也就像我们昨天说的那样,美国和中共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根本不会因为喊几句老朋友,或者在其后和贸易上达成一些合作,就能够解决了。

实际上,今天日本媒体还报导,就在几乎拜习会的同时,在亚洲访问的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16日在日本还说,美国无意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但是期待与日本合作,打击中国的过剩产能。

Sydney:媒体还报导,欧盟预计本周要提出“全球门户伙伴关系战略”草案,就是之前说的要对抗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预计会投入超过400亿欧元(约454亿美元)聚焦5大领域,包括数位转型、干净能源转型、交通运输、人与人之间的连结及贸易和韧性供应链。

秦鹏:当然,相比来说,欧洲一直走得慢一些,但是也在很多方面合围中共,或者展开竞争,这也已经是国际大势了。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