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開啟特務治國 國安官員亮相 公開招募間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8日訊】中共國安官員日前罕見在央視《新聞聯播公開亮相,引起外界關注。中共國安特務身分隱祕,很少在媒體曝光,但今年以來,國安宣傳部門頻頻「露面」,公開招募間諜。

中共國安官員褚保堂露面

11月17日,中共國家安全部機關黨委副書記、宣傳教育局副局長褚保堂在《新聞聯播》露面,接受採訪。但網絡上無法查到褚保堂的公開簡歷。

國安部是中共重要的間諜機構,組建於1983年,國安部內設機構不對外公布,國安特務人員身分隱祕,很少在媒體公開露面,也不公開個人信息。

不過,今年以來,中共國安宣傳工作室頻頻公開「露面」。1月10日,國安部罕見推出署名宣傳片,片中曝光了9名國安特務的照片和影片。

在此之前,1月6日,國安部舉行了半公開記者會,首次向媒體介紹國安機關職能和具體情況,首次實名曝光多名國安特務的事例,更首次公開招募國安特務的渠道。

據介紹,國安部通過中央機關及其直屬機構公務員考試和省級公務員考試的方式,面向社會招募特工。每年畢業季,國安部都會派人赴各大高校宣講招錄特務的方案和政策。

諱莫如深的中共特務機構——國安部在黨媒公開亮相,並且公開招募特工人員。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對新唐人表示,這一現象極不尋常,「這些措施凸顯了中共未來統治的一大趨勢,就是要走向大數據監控加特務治國的模式,對全社會實施更加嚴酷的管控。」

北京宣布打造更多神祕情報組織

早在文革時期,在中共的煽動和施壓下,人們相互監視、舉報,整個社會人心惶惶。如今這一幕似乎又將重新上演。

北京市民政局官網11月9日發布了《北京市培育發展社區社會組織專項行動實施方案》,要打造「西城大媽」、「朝陽群眾」、「石景山老街坊」等更多神祕情報組織

根據該方案,到2023年,北京將實現城市社區平均擁有不少於15個社區情報組織,農村社區平均不少於8個社區情報組織,每個社區必須組建不少於兩個「品牌」社區情報組織。

方案還提到,北京市要打造「一社一品」,即一個小區有一個品牌情報組織;以及「一街多品」,即一個街道有多個情報組織的格局。

北京市還將實施所謂「安家工程」,以各社區基層機構為據點,建設市、區、街道鄉鎮3級的情報機構。網民憂慮,這些組織成員猶如秘密警察,官方此舉將助長民間舉報之風。

唐靖遠認為,「國安部門高調招募特務,和官方宣傳推廣朝陽群眾、西城大媽等基層外圍特務人員,以及公安系統誓詞修改,把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等等,是相輔相成配套出台的措施。」

他表示,「中共的特務治國模式意味著整個社會將失去最基本的法治功能,特務將取代司法機關的職能,整個社會生態必將更加黑暗、惡化。」

滿街都是身穿「朝陽群眾」字樣服裝的「志願者」檢視民眾。(微博圖片)

「朝陽群眾」——世界第五大情報機構

在中共官方報導中,經常提到「朝陽群眾」,該情報組織人數眾多且無所不在,被網友嘲諷為世界第五大情報機構。現有「朝陽群眾」主要由5類人組成,包括治安志願者、黨員巡邏隊、專職巡邏隊、義務巡邏員、治保積極分子。

早在2017年9月,中共官媒「澎湃新聞」曾披露,朝陽區當時共有各類所謂「群防群治力量」19萬餘人,其中實名註冊的「朝陽群眾」多達13萬餘人,其中活躍者有6萬餘人。

近年來,中共加大監管和維穩力度,擴充了更多「朝陽群眾」。北京異見人士胡佳曾表示,共產黨為了維護它的統治利益,搞了70多年的仇恨灌輸,編造各種假想敵,以實施更加嚴厲的管控措施。

今年7月6日,胡佳向自由亞洲電台透露,他看到「朝陽群眾」的工牌,正面印有中英文的「朝陽群眾」名號,背面則印上了所謂「八發現八報告」的職責條款。內容包括發現所謂「反動宣傳物品」、「違禁橫幅標語」、「群體聚集」以及「有滋事傾向人員」等,都必須向派出所和社區報告。

胡佳認為,前三項任務實質上就是監視舉報公民的表達自由。他推斷,「朝陽群眾」很可能已從「地下工作」,轉變為有正式編製的維穩成員。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