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圍城兩周年 流亡港青回憶生死關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9日訊】距離2019年香港中大和理大保衛戰等事件,已經兩年過去,大批抗爭者因此陸續遭當局抓捕判刑,甚至被迫出走流亡。來聽聽逃亡美國的青年抗爭者的回憶。

2019年11月,香港中大和理大保衛戰等,在港人心中留下深刻的創傷。兩年後,面對《港版國安法》,不少抗爭者已被迫離開香港。

逃亡港人Wesley回憶起催淚彈的攻擊,雖然在中大「二號橋行動」中戴著防毒面具,還是會有皮膚刺痛感。

海外港人 Wesley Ho:「那晚在中大的時候,他們射了幾千粒催淚彈,這輩子最辛苦、以為最瀕臨死亡的時候。」「那時候我始終擋得了上身,擋不了下身,有些警察就這樣對著射,腳都被射到有瘀痕了。」

在2019年6月9日百萬人和平遊行時,他就曾被胡椒水攻擊。

海外港人 Wesley Ho:「就發覺好痛。我就幫其他手足撤離。但這時我發現,和平的上街換來受苦,就更加要上街。」「勇氣不是你什麼都不怕,而是你怕還挺身而出去做這件事。」

6月12日,針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二讀的抗議群眾,警方發射破百枚各式子彈,造成近百人受傷。但是,再多鎮壓都無法阻止港人「Be Water」的抗爭。

海外港人 Wesley Ho:「警棍這樣打,打到手都腫起來」「去到晚上的時候,警察開始放催淚彈、噴胡椒水,我其實全身都是胡椒水,那時很痛很痛。」「那時候令我想起了89年的天安門事件,歷史不斷重演,就因為共產黨。」

在目睹許多年輕人和朋友被捕,多場運動傾力付出,結果卻不盡人意,令他感到無力。然而,面對負面情緒和想法,他以過來人的身分,提醒手足適時抽離。

海外港人 Wesley Ho:「關於香港的電影,到現在我也不敢看,我怕一看就會有回憶上來。」「真的要抽離出來,然後儘量不要看不要接觸。」「讓自己狀態回到正常,變回堅強,再去做這些事。」

新唐人記者郭約希、徐綉惠洛杉磯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