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围城两周年 流亡港青回忆生死关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9日讯】距离2019年香港中大和理大保卫战等事件,已经两年过去,大批抗争者因此陆续遭当局抓捕判刑,甚至被迫出走流亡。来听听逃亡美国的青年抗争者的回忆。

2019年11月,香港中大和理大保卫战等,在港人心中留下深刻的创伤。两年后,面对《港版国安法》,不少抗争者已被迫离开香港。

逃亡港人Wesley回忆起催泪弹的攻击,虽然在中大“二号桥行动”中戴着防毒面具,还是会有皮肤刺痛感。

海外港人 Wesley Ho:“那晚在中大的时候,他们射了几千粒催泪弹,这辈子最辛苦、以为最濒临死亡的时候。”“那时候我始终挡得了上身,挡不了下身,有些警察就这样对着射,脚都被射到有瘀痕了。”

在2019年6月9日百万人和平游行时,他就曾被胡椒水攻击。

海外港人 Wesley Ho:“就发觉好痛。我就帮其他手足撤离。但这时我发现,和平的上街换来受苦,就更加要上街。”“勇气不是你什么都不怕,而是你怕还挺身而出去做这件事。”

6月12日,针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二读的抗议群众,警方发射破百枚各式子弹,造成近百人受伤。但是,再多镇压都无法阻止港人“Be Water”的抗争。

海外港人 Wesley Ho:“警棍这样打,打到手都肿起来”“去到晚上的时候,警察开始放催泪弹、喷胡椒水,我其实全身都是胡椒水,那时很痛很痛。”“那时候令我想起了89年的天安门事件,历史不断重演,就因为共产党。”

在目睹许多年轻人和朋友被捕,多场运动倾力付出,结果却不尽人意,令他感到无力。然而,面对负面情绪和想法,他以过来人的身份,提醒手足适时抽离。

海外港人 Wesley Ho:“关于香港的电影,到现在我也不敢看,我怕一看就会有回忆上来。”“真的要抽离出来,然后尽量不要看不要接触。”“让自己状态回到正常,变回坚强,再去做这些事。”

新唐人记者郭约希、徐绣惠洛杉矶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