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直通江澤民辦公室的億元貪官王守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1月11日,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中共史上第三份歷史決議,用了大量形容詞,對百年中共的所謂「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唱讚歌。

日本媒體人矢板明夫寫道:「從事新聞工作,我特別注重時間運用和效率,但昨晚卻浪費了好幾個小時,因為仔細閱讀中共的第三份歷史決議後,得出的結論就只有八個字:自我表揚、充滿謊言。」這個評論非常精闢。

比如,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他真實的最大「歷史功績」之一是「腐敗治軍」,從源頭上敗壞軍紀軍法,導致腐敗的禍水蔓延全軍。王守業就是在江澤民「腐敗治軍」之策的指引下,升官發財,好色淫亂,禍亂全軍的代表人物之一。

王守業,1943年生,河南省葉縣人。1967年畢業於天津大學土木建築工程系,後參軍入伍。1989年9月,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營房管理局局長;1993年,任總後基建營房部副部長,次年授少將軍銜;1996年,任基建營房部部長;2001年,晉升海軍副司令員,次年授中將軍銜。

2005年12月23日,王守業在海軍司令部被抓捕。後被開除黨籍、軍籍,剝奪中將軍銜。2006年4月10日,王守業因貪污、挪用公款1.6億元,被軍事法院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2006年12月14日,被最高法院改判無期徒刑。

王守業是百年中共史上第一個被查辦的涉案超億元的中將級的大貪官。

「多少錢都敢要」

中共少將張金昌在2015年第1期《炎黃春秋》上撰文披露,中共官方通報說:「王守業淪為集政治蛻變,經濟貪婪,生活腐化於一體的腐敗分子,他貪慾惡性膨脹,什麼錢都敢收,多少錢都敢要。」

「王守業任總後營房部長到海軍任副司令員期間(1995年底至2005年8月),利用職務之便,非法接受他人違法金額1097萬元,凍結追繳扣押現金990萬元(據說從他家的冰箱、洗衣機中抄出來的現金近千萬元)。認定受賄犯罪數額共計折合人民幣562.06萬元。侵占住房10套,高檔轎車3台,金銀首飾、玉器、字畫等貴重物品260餘件。」

有次到重慶休假,一地方老闆接待他並準備送禮品,第一次見面,他就暗示對方把送禮品改成送5萬元現金;他要錢心狠手辣,給某單位批了80萬元的經費,就要了一台價值60萬元的進口車;他收錢數額驚人,僅從福建一個老闆處就收受和索取250萬元。在任海軍副司令員的後兩年,收現金664萬元,可謂「日進萬元」。

據2013年6月11日鳳凰網報道,經查明,王守業在晉升海軍副司令員之前,一直恃權貪污。在他北京、南京兩處寓所中,查抄到人民幣現金5200萬、美元現鈔250萬。在其辦公室私設小金庫帳號內,有5000餘萬元存款。王守業交待,他以福利為名,給同僚分發近2000餘萬元。

「最大的精神享受」

中共官方通報還談到,王守業把玩弄女性當成他最大的「精神享受」。他在外地某校學習40天,還讓情人去陪了他7天。他每次出差走到哪裡,玩女人就玩到哪裡,尤其要找「雛妓」(處女)。

據鳳凰網報道,王守業在任職期內,先後花1200多萬元,包養了分別來自南京軍區文工團、總政文工團、北京軍區文工團、陸軍軍事學院黨委、總後勤部一辦5個情婦。

2006年第21期《檢察風雲》報道,王守業有多名情婦,其中相對固定、時間最長的是蔣某。蔣某原系某大軍區的文工團演員,被王守業相中後,便相互勾搭在一起。王憑著他的少將基建部長的權勢地位,輕易便將她調至北京,從此包養起來,過起地下夫妻生活。蔣某還為王守業生下一個兒子,令王守業高興得不得了。

2001年,王守業晉升為海軍副司令員後,蔣提出要與王結婚。而王最終未能答應,於是,蔣提出分手。王也同意分手,但他最看中的是與蔣某生的那個兒子,因此,提出要將兒子交給他養。蔣某表示可以出讓兒子的監護權,但必須給她500萬元的青春損失費。王不同意,兩人討價還價好幾年,都未能達成一致。無奈之下,蔣某決定向中央軍委領導舉報王的醜行。開始,王把蔣的話當作威脅,沒想到她步步緊逼,而且付諸行動,最終,隱藏多年的私情終於暴露。

張金昌少將專門談到了王守業的情婦,找到他本人,談王對她「始亂終棄」的一些細節:王騙她說,他和老婆關係不好,準備要離婚,如果他們真能成一對的話,等他和老婆離婚後一定娶她。當時,她信以為真,兩人一混就是六七年,這幾年,她考慮年齡漸大,再也等不起了,催王趕快離婚,可王總說工作忙,拖而不決。

而且,當王和她在一起鬼混時,經常有女人給王打電話,跟王約會,時間長了,她發現王在外面有許多女人。後來,兩人發展到經常吵架。王還動手打她,罵她,甚至動用黑社會,威脅她和她的家人的生命安全。

這個情婦後來分別給海軍黨委常委的所有成員,海軍保衛部、紀檢部負責人,中央軍委總政治部主任、總政紀檢部部長,中央軍委主席、副主席都寫了信。

「色」字頭上一把刀。王守業貪腐案東窗事發,與她的情婦不惜「魚死網破」告狀不止有直接關係。

「我這不是擺平了嘛」

王守業情婦的告狀信在海軍司令部、總政治部、中央軍委到處傳得沸沸揚揚。到2005年10月1日之後,總政紀檢部工作組不得不對王守業實施「雙規」,即「在規定的時間 ,規定的地點」審查王守業的問題,實際就是「隔離審查」。

張金昌少將寫道:「據可靠消息,王在被『雙規』後,很快就觸動了上層某些人的神經。有人動用大人物的關係給中央領導去電:『王守業的問題主要是生活作風問題,他也快到年齡了,放他一馬,讓他提前退休算了。』」這些幕後活動還真起了作用,幾天後,王守業就被放出來了。

王守業放出來之後,不僅不低調,不反省,不收斂,「反而猖狂污衊組織審查他是錯誤的。他出來後的第二天就到(總後勤部)營房部院內『示威』,到營房部門診部的每個房間,見人就握手,神氣十足,表明自己沒問題。在全軍召開的工程會議上,(王)公開叫罵說:『我沒有問題,他們弄錯了,我這不是擺平了嘛!』結果出來沒有幾天,經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親自批示,(王)重新被『雙規』並被捕。」

張金昌少將還披露了王守業第二次被「雙規」時的一個細節:某天下午,王守業正準備離開辦公室去外地療養時,海軍司令員及紀檢、保衛部門的負責人及時趕到。當有關負責人宣布再次對王進行「雙規」時,王拉開手包,掏出手槍,準備自殺,但被旁邊的保衛人員一把拉住,繳下手槍;王不得不束手就擒。張金昌少將寫道:「看來王早有準備,也知道自己罪惡深重。」

直通江澤民辦公室

據《檢察風雲》報道,從1996年擔任基建營房部部長後,就不斷有人舉報王守業,說他以權謀私,利用分管基建大權,收受賄賂。但是,令那些舉報者失望的是,舉報越厲害,他提拔得越快,最後竟然成為中將副司令。

張金昌少將就是舉報人之一。從王守業當營房部部長到被判刑,十年間,張金昌少將幾乎每年都向總後勤部或中央軍委甚至中共中央反映王守業的各種問題,除一件事上面做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所謂調查外,其他的全都石沉大海,沒有任何結果。

根本原因在於,王守業跟他的河南老鄉、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辦公室主任賈廷安,拉上了關係。王守業背靠賈廷安,賈廷安背靠江澤民,大樹下面好乘涼!

張金昌寫道:「我退休後,王守業雖未當上部長,但工作由他牽頭。他利用工作之便經常投機鑽營,在參加軍委常務會議討論營房有關議題時,利用拉老鄉關係,接近和拉攏中央軍委領導的祕書×××,從吃請開始,禮尚往來,然後打得火熱,親如兄弟。4個月後,×××祕書竟以中央軍委領導辦公室的名義,正式打電話給總後領導,要報王守業為營房部部長。1996年1月,軍委正式任命王守業為總後基建營房部部長。」

「說實話,開始有人告訴我,王守業的親信在各軍區散布說:王守業肯定要當營房部部長,×××(指中央軍委領導那位祕書)給總政和總後打了電話,指定要提他當部長。這股風從各軍區刮到總部來,當時我也不相信,但不久他果然當上了部長。」

「後來在一次與退下來的總後領導交談時,我當面問過,我說:『當時我向你多次匯報過王守業道德敗壞、品質惡劣的問題,為什麼他還能當部長?』他說:『你不知道,當時×辦打了電話的。』我說:『不就是×××祕書打的電話嗎?』他說:『他的電話當然是代表×辦的。』」

2015年1月12日,法廣發表文章,標題是「總後張金昌少將《炎黃春秋》撰文稱賈廷安是王守業後台」。文章寫道:「雖然《炎黃春秋》刊發版本已經隱去名字,但熟悉軍方事務的讀者不難看出,以XXX代替的,正是江澤民祕書的賈廷安上將,點名拔擢王守業的X辦則正是『江辦』」。

至於王守業是怎麼當上海軍副司令的,張金昌少將介紹說,還是因為上面有人拉。張金昌特別說了一句:這個「上面的人」不把他扶上去,「對不起王守業對他個人及全家的『恩惠』」。

結語
古語講:「上有好者,下必甚焉。」

王守業好色淫亂、瘋狂斂財,正好發生在江澤民帶頭好色淫亂,包庇、縱容、支持黨政軍高官,包括他的兒子江綿恆「悶聲發大財」時期。王守業貪污、挪用公款1.6億元,其中不少可能進了江澤民大祕賈廷安的腰包,賈廷安及其全家可能受了王守業的不少「恩惠」。

原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中共上將賈廷安不倒,中共軍隊的反腐敗,只能是揚湯止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