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直通江泽民办公室的亿元贪官王守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1月11日,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中共史上第三份历史决议,用了大量形容词,对百年中共的所谓“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唱赞歌。

日本媒体人矢板明夫写道:“从事新闻工作,我特别注重时间运用和效率,但昨晚却浪费了好几个小时,因为仔细阅读中共的第三份历史决议后,得出的结论就只有八个字:自我表扬、充满谎言。”这个评论非常精辟。

比如,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他真实的最大“历史功绩”之一是“腐败治军”,从源头上败坏军纪军法,导致腐败的祸水蔓延全军。王守业就是在江泽民“腐败治军”之策的指引下,升官发财,好色淫乱,祸乱全军的代表人物之一。

王守业,1943年生,河南省叶县人。1967年毕业于天津大学土木建筑工程系,后参军入伍。1989年9月,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营房管理局局长;1993年,任总后基建营房部副部长,次年授少将军衔;1996年,任基建营房部部长;2001年,晋升海军副司令员,次年授中将军衔。

2005年12月23日,王守业在海军司令部被抓捕。后被开除党籍、军籍,剥夺中将军衔。2006年4月10日,王守业因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被军事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06年12月14日,被最高法院改判无期徒刑。

王守业是百年中共史上第一个被查办的涉案超亿元的中将级的大贪官。

“多少钱都敢要”

中共少将张金昌在2015年第1期《炎黄春秋》上撰文披露,中共官方通报说:“王守业沦为集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腐化于一体的腐败分子,他贪欲恶性膨胀,什么钱都敢收,多少钱都敢要。”

“王守业任总后营房部长到海军任副司令员期间(1995年底至2005年8月),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接受他人违法金额1097万元,冻结追缴扣押现金990万元(据说从他家的冰箱、洗衣机中抄出来的现金近千万元)。认定受贿犯罪数额共计折合人民币562.06万元。侵占住房10套,高档轿车3台,金银首饰、玉器、字画等贵重物品260余件。”

有次到重庆休假,一地方老板接待他并准备送礼品,第一次见面,他就暗示对方把送礼品改成送5万元现金;他要钱心狠手辣,给某单位批了80万元的经费,就要了一台价值60万元的进口车;他收钱数额惊人,仅从福建一个老板处就收受和索取250万元。在任海军副司令员的后两年,收现金664万元,可谓“日进万元”。

据2013年6月11日凤凰网报道,经查明,王守业在晋升海军副司令员之前,一直恃权贪污。在他北京、南京两处寓所中,查抄到人民币现金5200万、美元现钞250万。在其办公室私设小金库账号内,有5000余万元存款。王守业交待,他以福利为名,给同僚分发近2000余万元。

“最大的精神享受”

中共官方通报还谈到,王守业把玩弄女性当成他最大的“精神享受”。他在外地某校学习40天,还让情人去陪了他7天。他每次出差走到哪里,玩女人就玩到哪里,尤其要找“雏妓”(处女)。

据凤凰网报道,王守业在任职期内,先后花1200多万元,包养了分别来自南京军区文工团、总政文工团、北京军区文工团、陆军军事学院党委、总后勤部一办5个情妇。

2006年第21期《检察风云》报道,王守业有多名情妇,其中相对固定、时间最长的是蒋某。蒋某原系某大军区的文工团演员,被王守业相中后,便相互勾搭在一起。王凭着他的少将基建部长的权势地位,轻易便将她调至北京,从此包养起来,过起地下夫妻生活。蒋某还为王守业生下一个儿子,令王守业高兴得不得了。

2001年,王守业晋升为海军副司令员后,蒋提出要与王结婚。而王最终未能答应,于是,蒋提出分手。王也同意分手,但他最看中的是与蒋某生的那个儿子,因此,提出要将儿子交给他养。蒋某表示可以出让儿子的监护权,但必须给她500万元的青春损失费。王不同意,两人讨价还价好几年,都未能达成一致。无奈之下,蒋某决定向中央军委领导举报王的丑行。开始,王把蒋的话当作威胁,没想到她步步紧逼,而且付诸行动,最终,隐藏多年的私情终于暴露。

张金昌少将专门谈到了王守业的情妇,找到他本人,谈王对她“始乱终弃”的一些细节:王骗她说,他和老婆关系不好,准备要离婚,如果他们真能成一对的话,等他和老婆离婚后一定娶她。当时,她信以为真,两人一混就是六七年,这几年,她考虑年龄渐大,再也等不起了,催王赶快离婚,可王总说工作忙,拖而不决。

而且,当王和她在一起鬼混时,经常有女人给王打电话,跟王约会,时间长了,她发现王在外面有许多女人。后来,两人发展到经常吵架。王还动手打她,骂她,甚至动用黑社会,威胁她和她的家人的生命安全。

这个情妇后来分别给海军党委常委的所有成员,海军保卫部、纪检部负责人,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主任、总政纪检部部长,中央军委主席、副主席都写了信。

“色”字头上一把刀。王守业贪腐案东窗事发,与她的情妇不惜“鱼死网破”告状不止有直接关系。

“我这不是摆平了嘛”

王守业情妇的告状信在海军司令部、总政治部、中央军委到处传得沸沸扬扬。到2005年10月1日之后,总政纪检部工作组不得不对王守业实施“双规”,即“在规定的时间 ,规定的地点”审查王守业的问题,实际就是“隔离审查”。

张金昌少将写道:“据可靠消息,王在被‘双规’后,很快就触动了上层某些人的神经。有人动用大人物的关系给中央领导去电:‘王守业的问题主要是生活作风问题,他也快到年龄了,放他一马,让他提前退休算了。’”这些幕后活动还真起了作用,几天后,王守业就被放出来了。

王守业放出来之后,不仅不低调,不反省,不收敛,“反而猖狂污蔑组织审查他是错误的。他出来后的第二天就到(总后勤部)营房部院内‘示威’,到营房部门诊部的每个房间,见人就握手,神气十足,表明自己没问题。在全军召开的工程会议上,(王)公开叫骂说:‘我没有问题,他们弄错了,我这不是摆平了嘛!’结果出来没有几天,经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批示,(王)重新被‘双规’并被捕。”

张金昌少将还披露了王守业第二次被“双规”时的一个细节:某天下午,王守业正准备离开办公室去外地疗养时,海军司令员及纪检、保卫部门的负责人及时赶到。当有关负责人宣布再次对王进行“双规”时,王拉开手包,掏出手枪,准备自杀,但被旁边的保卫人员一把拉住,缴下手枪;王不得不束手就擒。张金昌少将写道:“看来王早有准备,也知道自己罪恶深重。”

直通江泽民办公室

据《检察风云》报道,从1996年担任基建营房部部长后,就不断有人举报王守业,说他以权谋私,利用分管基建大权,收受贿赂。但是,令那些举报者失望的是,举报越厉害,他提拔得越快,最后竟然成为中将副司令。

张金昌少将就是举报人之一。从王守业当营房部部长到被判刑,十年间,张金昌少将几乎每年都向总后勤部或中央军委甚至中共中央反映王守业的各种问题,除一件事上面做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所谓调查外,其他的全都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结果。

根本原因在于,王守业跟他的河南老乡、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办公室主任贾廷安,拉上了关系。王守业背靠贾廷安,贾廷安背靠江泽民,大树下面好乘凉!

张金昌写道:“我退休后,王守业虽未当上部长,但工作由他牵头。他利用工作之便经常投机钻营,在参加军委常务会议讨论营房有关议题时,利用拉老乡关系,接近和拉拢中央军委领导的秘书×××,从吃请开始,礼尚往来,然后打得火热,亲如兄弟。4个月后,×××秘书竟以中央军委领导办公室的名义,正式打电话给总后领导,要报王守业为营房部部长。1996年1月,军委正式任命王守业为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

“说实话,开始有人告诉我,王守业的亲信在各军区散布说:王守业肯定要当营房部部长,×××(指中央军委领导那位秘书)给总政和总后打了电话,指定要提他当部长。这股风从各军区刮到总部来,当时我也不相信,但不久他果然当上了部长。”

“后来在一次与退下来的总后领导交谈时,我当面问过,我说:‘当时我向你多次汇报过王守业道德败坏、品质恶劣的问题,为什么他还能当部长?’他说:‘你不知道,当时×办打了电话的。’我说:‘不就是×××秘书打的电话吗?’他说:‘他的电话当然是代表×办的。’”

2015年1月12日,法广发表文章,标题是“总后张金昌少将《炎黄春秋》撰文称贾廷安是王守业后台”。文章写道:“虽然《炎黄春秋》刊发版本已经隐去名字,但熟悉军方事务的读者不难看出,以XXX代替的,正是江泽民秘书的贾廷安上将,点名拔擢王守业的X办则正是‘江办’”。

至于王守业是怎么当上海军副司令的,张金昌少将介绍说,还是因为上面有人拉。张金昌特别说了一句:这个“上面的人”不把他扶上去,“对不起王守业对他个人及全家的‘恩惠’”。

结语
古语讲:“上有好者,下必甚焉。”

王守业好色淫乱、疯狂敛财,正好发生在江泽民带头好色淫乱,包庇、纵容、支持党政军高官,包括他的儿子江绵恒“闷声发大财”时期。王守业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其中不少可能进了江泽民大秘贾廷安的腰包,贾廷安及其全家可能受了王守业的不少“恩惠”。

原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中共上将贾廷安不倒,中共军队的反腐败,只能是扬汤止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