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名利祿皆前定 因緣際會下可提前預知

文/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0日訊】一個人一生的功名利祿,因其前世的福德薄厚,早在其降生時就已註定,除非有大的善行或惡業,否則一般是難以改變的。而這既定的命數,有的人在因緣際會下可以提前預知。古籍中留下了一些關於命中有功名、官運之人的預兆或預言。

裴元質夢射狗中進士

唐朝河東地區有個叫裴元質的人,因為德行出眾,被推舉參加進士考試,在參加考試的前一天晚上,裴元質夢見一條狗從洞中出來,他挽弓射狗,但射出的箭被撇在一邊。

醒來後,裴元質認為這是不祥之兆,就向朋友曹良史詢問。曹良史說:「我之前參加考試的前夜,也做了這個夢。夢中有神為我解讀道:狗,就是『第』字的頭;弓,就是『第』字的身;箭,就是『第』字的豎;再有個撇才是『第』字。」

過了一陣,考試發榜,果如曹良史之言,裴元質考中了進士。

孟知儉看冥簿知官運

孟知儉,唐朝并州人。年少時因為生病,突然死去。恍惚中他來到了一個府衙,看見一位故人在裡邊做吏員。那吏員問他「因何得來」,見他茫然的樣子,就告訴他這是冥府。孟知儉這才明白自己已經死了,趕忙問吏員怎樣可以還陽。

吏員查看冥簿後說道:「君平生並沒有積下什麼福德,怎麼回去呢?」孟知儉急忙說:「我平時常常誦念佛經,雖不記得確切的遍數,但至少有三四萬遍。」吏員再次仔細查看冥簿,發現果真如此,便同意讓他還陽。

吏員查看冥簿後說道:「君平生並沒有積下什麼福德,怎麼回去呢?」示意圖,圖為明代《地獄十王圖》之一,哈佛大學賽克勒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在還陽前,吏員問孟知儉是否想知曉自己的官運,知儉表示很想知道,吏員就打開冥簿讓他看。簿子上寫著:孟知儉合運出身,為曹州參軍,轉鄧州司倉。看到這裡,吏員就合上冥簿不再讓他往下看。孟知儉不知道「合運」是什麼意思。

之後,孟知儉被帶到一處雜草叢生之地,投入一個黑坑中,遂活了過來。

不久,皇帝下敕令招募負責運糧的官員,於是朝廷通過調選,任命孟知儉為曹州參軍。

做滿曹州參軍後,孟知儉又轉任鄧州司倉。離任後,又被任命為晉州判司,但還沒上任孟知儉就死了。這應是冥官不讓他往下看的原因。至於「合運出身」,大概是「按照出生時所確定的運勢」的意思。

兩御史看出張璁的宰相命

明朝中期重臣張璁(1475年—1539年),是浙江溫州府永嘉縣人,博學多才,他官至少師兼太子太師、吏部尚書、華蓋殿大學士,在明世宗初年三度位居首輔,史稱「終嘉靖之世,語相業者,迄無若孚敬云」。在他去世後,獲贈為太師,諡「文忠」。

不過,張璁的科舉之路十分艱辛,他在中舉後,七次進京參加禮部試,但均名落孫山。彼時他已經四十多歲了。想到還要養家餬口,他選擇了放棄,準備去欽天監謀職。按慣例,他需要先去吏部登記。

在他到吏部登記候選之時,與御史王相不期而遇。王相善相面,就問他來此的原因。在得知他的想法後,王相勸道:「你不久便會平步青雲,不只考中進士,而且還是國之棟梁。去欽天監實在是大材小用。」張璁對此並沒有當真。

隨後,張璁又遇到了擅長看相算卦的御史蕭鳴鳳,就將自己的八字給他推算。蕭鳴鳳推算後大驚:「你三年後就要登第,再過三年就要拜相輔助天子,怎麼能夠去欽天監呢?且命數已定,即使你入選,也會無法如願就職的。」

張璁聽了似信非信。很快,他雖然入選官職,但因為其它事情耽誤了,並不能就職,只能失望回鄉,準備三年後再考一次。

回鄉後,張璁曾邀請善看風水的同鄉駱太常去自家的祖墳相看。駱太常看了後說:「這地方十年內當出宰相的啊!」說完又慨嘆道:「可惜你年紀大了,現在還沒有考中科舉,估計是不會應驗的了,可惜了!」

不出兩位御史所言,正德十六年(1521年),張璁第八次參加禮部考試後,四十七歲的他不僅高中,而且還是二甲進士,其後在禮部任職。又過了三年,嘉靖帝命張璁以禮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的身分入閣參與機務。

雖然官祿姍姍來遲,但命中所有終不負,張璁之事,如何不讓人慨歎!

參考資料:

《朝野僉載》
《明史‧卷208》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