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彭帥事件中共急滅火 國際不買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3日訊】彭帥頻繁出鏡!中共為保冬奧危機公關,搭上了國際奧委會名聲;中共與立陶宛外交關係降為「代辦」,更多國或開啟「立陶宛模式」?| 唐靖遠 JASON | 熱點互動 方菲11/22/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1月22號星期一。彭帥事件在以國際女子網球協會為首的一眾國際網協,以及眾多網球巨星的窮追猛打下,中共在週末進行了密集的危機公關。一位久未在推特上露面的CGTN的部門主管沈詩偉,突然接連發出了彭帥照片,和她與友人吃飯的視頻。之後,胡錫進又發布了一段彭帥出席國內一場青少年網球賽的視頻。

那麼注意,這些都是用英文在海外的推特上發布的。緊接著國際奧委會週日發布新聞,聲稱其主席巴赫和彭帥進行了30分鐘的視頻通話,並附上了通話截圖。那麼說彭帥說她很安全、很好,並且希望隱私受到尊重。這個週末,彭帥在各種場合出現之密集,被外媒稱為名演員。那麼這一番操作讓國際社會有何觀感?中共的冬奧會最終可能受到多大的衝擊?另外,中共降格了與立陶宛的外交關係到代辦,那麼這樣又對中國關係有什麼樣的影響?

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熱點的事件做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是時事評論員Jason 博士,Jason 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好的,那我們先來談談彭帥事件,那我想先請唐靖遠先生來做一番解讀。唐靖遠先生我們看到我剛才開場白中有提到這一系列,從照片到視頻,到國家委會跟彭帥的通話,中共這一輪操作比較猛。但是就是說,外界反正也是看到了,很多人就這個照片、視頻做各種分析。那我想先請您談談就說,您怎麼看這一系列的中共的這個操作?那麼這些信息,不管是照片還是視頻,它透露出來之後,它是說明,能說明彭帥是安全呢?還是自由呢?還是怎麼樣?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我覺得中共這一系列的操作,它表現出來第一個特點,它有非常明確的目的性。就中共這一系列的操作,你可以看到它是直接的,主要就是針對著國際奧委會來的。它們最主要的目的是什麼呢?就是要打消國際奧委會有可能會出現對中共採取一個強硬的、被迫的,採取一個強硬的舉動,甚至有可能會出現是不是要討論,要叫停這次北京冬奧會的,因為這個是國際奧委會的一個資深委員,叫做龐德的。

他在週六的時候就有公開地對路透社,有發表了這麼一番言論。意思就是說如果說彭帥這個事情不能夠得到理智的處理的話,可能國際奧委會會被迫地採取一個強硬的姿態。所以我覺得中共它其實最主要是針對著這個來,它非常明確。所以從這個角度上面來講,中共它所做的這一系列的所謂闢謠的舉動,它其實是只是單獨地針對著國際奧委會來做的一個維穩的舉動,可以這麼說。

它並不是我們通常意義上所理解的,是中共針對著國際社會來做了一個正式的回應,我覺得它不是這樣的,這是第一個突出的問題。第二一個就是我們可以看到中共這一系列的操作,剛才其實你已經有提到了。它們都是用英文發在這個外網上面的,在國內,我還專門去查了,在國內的這個幾大門戶網站全都沒有報導。只有網易有稍微在一篇報導,在內文裡面有提到了,說彭帥有出席了那個什麼青少年網球挑戰賽的,有帶了這麼一句。

除此之外,其它的幾大門戶網站根本都沒有提或報。同時我們可以看到不是還有相關的報導嘛,一個是CNN。CNN今天做了一個現場的直播,就是讓全世界都看到,他們在進行評論,只要一提到彭帥的時候,那個直播在大陸的信號就被掐斷,就變成了一個彩色的那個薯條。然後還有就是日本的NHK,日本NHK其實在大陸也是有信號的。它們也是反饋今天發了一篇報導出來,就是它們在大陸,只要是涉及到彭帥的報導都被屏蔽掉了。

它就說明一個什麼問題呢?就說明彭帥到目前為止,她依然還是屬於非常嚴格的被封殺的、封閉的這麼一種狀態。也就是說,對待彭帥她的這個待遇,中共對她的待遇其實是沒有變的。她為什麼現在出來了,出了一些視頻,好像去參加一些活動,去吃飯啊等等。所有這些其實只是中共為了維穩所採取的一個專項的,做了這麼一個欺騙性質的,一個所謂的宣傳的、澄清的這樣一個行動,我覺得。

它並不是說是代表說彭帥有了正常的一種生活,或者擁有了一個正常的自由。所以這個就帶來,就是你剛才提到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所有這些視頻我們可以看到,它都只能證明一點,就是證明彭帥還活著,但是並不能夠證明彭帥她擁有真正意義上的那種自由。因為總共是4個視頻是吧,加上包括這個彭帥和國際奧委會主席這次這個視頻通話。

你都可以看到有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就是彭帥她要嘛就是不能說話的,要嘛她即使有說話,她的身邊一定都是有官方的這樣的人在陪同著的。就是始終你都看到它不會出現說彭帥一個人自由自在地走在大街上,一個人拿著手機,對著鏡頭做個直播,或者說是跟誰來打個電話,報個什麼。就是完全不受任何干擾地跟人進行溝通的這樣的環境,對彭帥現在來說是不存在的。

所以你可以看到,我們就可以得出這麼一個結論。現在的彭帥她毫無疑問是處是處於一種嚴格地被管控的這麼一種狀態。她的這一系列的露面其實是屬於典型的被露面。

主持人:對,沒錯,而且就是說視頻,就是國際奧委會跟她的這個視頻通話,實際上大家都沒有看到視頻,只是看了一個截圖。所以對於彭帥,現在肯定是受到中共的控制,這一點我想大家都是毫無疑問。但現在這個有意思的是,這最後一招,中共用的這個最後一招,讓國際奧委會來跟彭帥通電話。結果我覺得這個讓國際奧委會現在成了一個,又一個標靶。然後外界就說你現在國際奧委會是中共的大外宣嗎?

因為實際上是國際女子網球協會是最高調的,要中共去保證彭帥的安全,對吧?然後還要調查張高麗性侵。結果呢,你說你通話,你應該跟WTA通話,你跟IOC通話。然後現在大家都在說IOC是不是中共大外宣了,您怎麼看這樣的一個插曲?

唐靖遠:國際奧委會這次通話,我覺得他們出了兩個問題,就是導致它引火燒身,我們可以這麼說。第一個就是它沒有放出這個視頻,你長達30鐘的通話,其實應該可以說很多內容了。但是國際奧委會官方網站它釋放出來的信息非常少,就是很簡單地說這麼幾句。說彭帥表達了一個感謝,你們關心我。然後說自己很好,在北京的家裡和家人在一起,為什麼呢?因為她希望自己的隱私要受到尊重。言下之意就是不希望受到打擾,你們不要多管閒事了,我現在就只想和家人待在一起。最後就是說和奧委會的主席也約定了,說明年一月份大家一起共進晚餐,就這麼幾句話。那麼你這麼,那30分鐘時間之內談了這麼多,還談了很多的其它的內容,你為什麼你不把它放出來呢?你為什麼就不能夠,作為國際奧委會,你是一個國際機構,這麼一個舉世都在關注的彭帥的下落。她現在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它應當是透明的,所以它就帶來第一個問題,就是大家可能都會懷疑國際奧委會,是不是跟中共這邊做了某一種妥協。同意了中共的這樣的某些要求,所以它就不放出這個視頻,這個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從它所釋放出來官方的這些信息裡面,你都可以看到,首先第一個,它這些信息裡面隻字沒有提到,就是關於彭帥,提到她自己被張高麗性侵這些問題。

包括她自己當初為什麼要去發那麼一條微博,以及她後面出現了一個就是被社會死亡嘛,就是整個在網路上徹底消失掉,沒有任何人能聯繫上她。整個這一段時間的狀態她是怎麼回事,是否受到了一些特別的對待等等。所有這些一個字都沒有提到,這個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就是它有提到了,說彭帥通過這個場合,向他表達說要尊重彭帥的隱私。言下之意就是說你們國際社會你們不需要多管閒事是吧?

就是你們要尊重一下我,我現在就想一個人安靜地就待著,大概這個意思。但是這個就帶來一個巨大的矛盾,因為我們都知道彭帥這個事情被外界所知道並不是其他人,什麼第三爆出來的,而是彭帥她自己給曝光出來的。她自己把她自己和張高麗多年以來的這些隱私,而且還是非常勁爆的,是吧,一般人都難以想像的一些隱私,給這個曝光出來,那就說明她最初的動機就是希望借助大眾的輿論來關注她。

主持人:她不是說飛蛾撲火嗎?以卵擊石嘛。

唐靖遠:對對,她本身就是希望通過借助大眾的輿論,借助外界的關注來給予她支援。然後讓她來為自己討一個說法,討一個公道。我想這個應該就是她的初衷。但是現在你看突然彭帥完全一百八十度轉彎,變成這麼一種說法,她不就相當於是自相矛盾嗎?那麼在IOC的這聲明裡面,你也沒有去解釋一下為什麼彭帥她會出現這麼一個巨大的轉變,這原因是什麼?她正常還是不正常?

那麼作為國際奧委會,你是一個頂級的體育組織是吧,你在表達對運動員的一種關愛,或者說是一種什麼也好。那麼你為什麼對這些不正常,明顯不正常的現象,你完全都是視而不見,是隻字不提。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他這個說法比較恰當的說法是,它的確是在為中共的大外宣背書。因為中共想要的就是這樣的一個效果,就是你們外界這些輿論也好,你們再也不要來過問彭帥的事情,就讓她自己一個人悄悄的消失掉就是最好的。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講,他的確是起到了一種幫凶的作用。

主持人:那他肯定是為它背書啊,因為問題是中共要來做這些,它的全部是一種為了維穩,來做出了這份操作。那你被它放進去,你要是真的是像WTA(國際女子網球協會)你肯定會說,喔!中共說了,這個明天或者後天幾點幾點會安排我們跟彭帥視頻,大家注意啊,到時怎麼怎麼樣,你沒有啊,你只是出了一個聲明,是事後出了一個聲明,那當然就你剛才說的彭帥她本人沒有在任何一個場合,大家聽到她說話。我覺得確實這也是一個有意思的點,有可能就是說中共還是不放心讓彭帥說話,彭帥她本人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吧,她是配合。但這樣你問她一個什麼,她可能會漏餡,所以就乾脆不讓她說話。

唐靖遠:而且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剛才不是提到就是說,你看這一次中共它是主動聯繫。本來是WTA(國際女子網球協會)的西蒙(Steve Simon),他是第一個最先提出來要和彭帥進行獨立的,不受干擾的通話。他還提出對性侵進行調查等等,這個西蒙(Steve Simon)從開始到現在為止,他一直都是兩大訴求缺一不可,一個就是說,希望要能彭帥可以獨立的獲得可驗證的證明她自己是自由的,沒有受到任何的約束啊,或者受到壓迫啊、禁閉啊等等,這個是第一條。第二條就是要對彭帥所提到性侵的事件進行全面的、透明的調查。

主持人:我覺得這個打中了中共的七吋了,您覺得中共會怎麼回應呢?它是不是沒有辦法回應這個調查?

唐靖遠:對,這兩條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它其實都是沒有辦法回應的。這個就回到我們剛才說的話題,你看中共現在拿出來所有的證據,所有的視頻也好,照片也好,它都只是證明說彭帥她還活著。沒有受到什麼這個酷刑或者虐待,就是生命暫時沒有威脅。我們還只能說是暫時的。它沒有辦法去證明就是讓彭帥說完全可以獨立自由的。甚至還出國,來和國際社會進行一個直接的溝通,說明一下她究竟怎麼回事。中共它根本做不到。尤其是包括第二條,就是對張高麗進行調查,那更是一個就是我們現在都認為它會是難度極高的一個動作。

那麼中共既然做不到這兩條,所以它才轉而把這個主攻的方向,轉向了跟中共關係比較友好的IOC(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去,所以我覺得它為什麼迴避了WTA(國際女子網球協會),我都不理你。然後我直接跟IOC(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去進行溝通,只要確保我的冬奧會可以正常的舉辦,這個我覺得是中共的一個策略。

主持人:是這樣的。那Jason博士也請您談一談,我覺得我想先說一下,因為上次我們做這個張高麗和彭帥的節目的時候,一個我們大家都覺得說這個事情可能,國內就維穩嘛,壓一壓誰都不知道,過後也就沒了,對吧,這是一個。另外一個,當時我記得你還說這個,我們說彭帥會不會受到迫害啊,當然你覺得,彭帥這麼有名的世界運動員,中共應該不會傻到來碰她,或怎麼樣。結果我覺得中共就是傻到說,在這個事情發生之後,限制了彭帥,不管是自由還是通訊自由。所以十幾天外界沒有辦法離聯繫上她,所以才引爆了國際社會的。您覺得呢?

Jason:迫害的定義是什麼?在我看來的話,身體上的迫害可能性現在變成了負數了,中共有可能把她用塑料套包起來,不敢讓她身上出現任何傷疤,因為有任何傷疤它都解釋不清楚了。所以在我看來的話,很多時候一個詞它的定義不一樣,所以有時候說不清楚,在我看來,從一開始我就認為這個事情中共對於彭帥來說的話,可能就是不讓她再接著在網上再報那個消息,讓張高麗難題,讓張高麗難看,這是中共最開始的唯一的思路。那麼現在出現了國際的問題,這是中共意料不到的。

主持人:也是我們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Jason:對,確確實實是國內埋種子,國外開花。就是整個,現在在國際上爆開了,那麼它在在處裡這個事情,剛才你們也談了,它基本上是非常希望,非常精準的去解決國外的問題。包括胡錫進發帖全是英文的,推特上發。中國人幾乎是99.9%是看不見的。那麼整個這個事情,從各方面的報導也都是針對國外,所以說它現在是,發現在國內把火壓住了。結果火在國外著了,現在又開始救國外這個火。但是這個救火的過程,就是應了中共一貫的這種,「中共不做還好,越做這個事就顯得越傻越蠢」。整個這個救火的過程,你會看到就是這次海外維穩的任務是交給了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的。

主持人:《環球時報》跟CGTN。

Jason:對,先開始出了一些照片,那麼每張照片都被大家嬉耍一遍,最後不得不在週末出視頻,緊接著就跟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來說話。其實你可以看到一點,中共越說,國際上反對聲音越高。你包括CGTN剛說完,然後我們剛才談到的國際女網協會主席西蒙(Steve Simon)就說,那個報導讓我更擔心了。因為那個報導明顯的假造的一個。這種說法讓我更擔心了,而且這一次包括很多視頻出來以後呢,不但中共想解釋的問題沒解釋清楚,包括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主席,至少Guardian英國《衛報》就說了整個引火燒身。其實核心問題在哪?就是中共的語言體系和國際是不一樣。中共認為沒迫害你,就是沒在肉體上迫害你,或者說你還活著,剛才唐靖遠先生說了,就是說中共的定義,自由就是活著。讓你活著就是給你自由,但是國際上對於自由的定義是,你是一個有自主思維這樣一個自由人,這才叫自由。而中共週末連續讓一個人連續去做一系列的,非常明顯的維穩的行動。偏偏證明了彭帥跟本不自由,不符合國際上對人自由的這個定義。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是越幹,大家越覺得彭帥不自由,越覺得彭帥是在中共的嚴格控制之下。連彭帥那個燦爛的笑容,都讓人覺得非常感覺不自然。那麼這種情況的話,其實就是中共的一切努力,因為它的語言體系和邏輯體系跟世界是擰著的。那麼它越努力的時候世界看它越怪,越覺得它看起來像是有病的一個狀態。這就是我說的中共不做還好,一做就是越做越醜。

當然你說這個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這個主席,怎麼這麼做?其實我的感覺上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像這樣的人,他其實也是在努力的解決他內部的矛盾,因為這個事一出來以後,國際的媒體報導的邏輯是這樣的,一個國際知名的女運動員,被中共高官性侵,然後消失,被中共高官禁聲消失。這就是一個西方,不管你是左派右派,完全不能容忍的一個事情。包括左派,他也覺得這是一個Me Too運動中的一個極端的受害者。那麼在這樣一種的情況下,你就看到幾乎所有的人群,包括運動員,包括國際的體育組織,包括政府的議員,包括政府的官員,包括美國政府、澳大利亞政府,甚至包括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都出來說話,這是很少見很少見的。

那麼包括剛才妳說了奧委會的一些官員也開始說話了。那麼奧委會內部就出現矛盾了,那麼這個時候的話,這個奧委會主席他其實呢,是配合中共維穩,也是在解決他奧委會內部的意見紛歧。他很傻的認為,我只要證明彭帥還是活著,這就完了,其實不是的。其實他的思維已經落到了中共的那個思維體系裡頭。這就是為什麼他能夠跟中共通氣的原因,其實奧委會主席這樣子的一個唯利是圖的這樣子的人,你知道這個人,大家把2016年跟張高麗握手的那個照片也都拿出來,張高麗正好是冬奧會的主委會的會長之類的。整個你可以看到,所有這些勾結的事情擺在一起,包括《衛報》說的,他實際上是自己把自己放在火坑裡頭了。當然這種人顧不及自己面子,顧及不顧及這是我們不管的事情。但是至少這個事誰牽扯進去,誰跟中共站在一起,這個時候就是誰沾一身屎,沾一身騷的這樣一個情況。

主持人:對,海外有一些人權組織,一直在說中共的電視認罪的事情,他們把這個也是認為是另一種類型的電視認罪。甚至有海外的這種Blog,用中文還拍了一段彭帥電視認罪的搞笑視頻。但是我覺得這似乎是國際社會,首次真正成為中共的維穩對象。你覺得呢?

Jason:其實歷史上也有一些類似的事情,不過這一次是非常明顯,而且形成了一個運動,你知道嗎?大家知道彭帥在哪裡?就有一個照片,而且這個已經變成了推特熱搜的排行榜,中間的一個序列的東西。而且包括最近這一次,好像最近有一個男子網球運動員得獎以後,還在那個鏡頭上寫:彭帥在哪裡?各個階層、各個國家、各個組織人員,共同針對中共做的這樣一個運動,這種運動式的東西,它已經形成了全球反共的一個新的態勢、新的模式。這種模式某種意義上講,就是弘揚正的方面,壓制惡的方面。

你看歷史上,我們知道比如說NBA,像明星James,他其實摟著中共摟的很緊的時候,好像當時他還是NBA的主流思想,但是現在敢摟中共這樣的聲音,已經是越來越弱了,而反中共的聲音是越來越強了。所以在國際上彭帥這個事情,引領出來這樣的一個面向中共、針對中共,全球找彭帥這個事情,其實已經形成了反中共的一個新的態勢、一個新的模式。這個事情不會因為彭帥這個事兒而消失,而會越來越多的深入人心。事實上將來誰跟中共走在一起,誰醜、誰傻、誰蠢,這已經會變成未來國際的一個最基本的一個衡量標準。

主持人:我想這個事情,當然讓很多國際社會很多人和機構,真正體驗了一把中共這種維穩手段。我看也有西方人在那上面說,讓人更意識到中共這個政權的惡。但另外一方面,中共在它這種黑箱操作上,它可以做很多,比如說很多運動員或者機構,你要是說彭帥不是自由的,不是真心的,它甚至有可能真的讓彭帥面對鏡頭或者面對新聞來一段,而彭帥本人,我想在中國國內,如果她覺得這個冬奧會對我們祖國還是很重要的,她甚至可能真心的去配合。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在那種時刻的話,可能很多運動員、機構也沒有辦法再繼續追究了。您覺得國際社會在面對中共可以無限維穩手段的時候,他能做什麼呢?

Jason:其實我剛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中共現在讓彭帥做的一切事情,國際上都會反著看。第一是中共的名聲促成了,第二是中共對於自由各方面的理解跟世界是違背的,兩個完全風馬牛不相及的,對不上話的這樣兩種語言體系促成的。現在彭帥這個事情,我感覺中共是越做會越醜。當然我剛才還談到,也許彭帥是安全的,這一點本身使一些人急切想找彭帥這樣一個想法,可能會弱一點兒,因為畢竟彭帥還活著,很多人最壞的那種想法已經沒有了。但是彭帥這個事情形成大家對中共更深刻的認識,和形成全球、全網、全世界都在反中共,要彭帥這樣一個運動形式,它會成為一種方式。歷史上,未來再有任何其它的事情,這樣的方式會再反出來,因為已經有先例了。在我看來,彭帥這個事情到目前為止,她在全球反共這個意義上,已經達到了大家意想不到的一個意旨。而中共不管怎麼做,都不可能真正打消大家心目中對於中共那個厭惡,同時打消對於彭帥真正自由的這樣一個問號。

主持人: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中共這一輪維穩操作,給國際社會帶來的觀感。

唐靖遠:首先,我比較贊同你剛才提到關於維穩這個問題。維穩,我們可以看到這一次,中共對彭帥這一系列的操作,基本上是讓整個全世界都看到了一次,中共如何對一個敏感事件進行維穩的全過程,它其實相當於做了一次現場直播。你看從彭帥爆料,到彭帥突然的消失,消失了十幾天,差不多半個多月,然後在國際社會開始施加輿論壓力之後,中共就開始出來代替彭帥來這個發聲,比如偽造郵件,用偽造的方式代替她發聲就開始維穩。

主持人:一步一步的。

唐靖遠:對,一步一步。偽造被揭穿以後,發現不行,又開始放照片,放照片不行之後,又強迫彭帥出來拍視頻,來配合做一個演出。你可以看到整個全過程,全世界是一步一步、眼睜睜看著一步步發生的。所以就像我說得,它其實相當於做了一個現場直播,全面的、全套的,從頭到尾的一個現場直播,帶來的結果就是讓全世界都對中共的這種形象,其實是帶來一次重創,而且甚至連大外宣,中國大外宣的聲譽都已經搭進去了。

你看像這個CGTN,其實我個人在猜測,本來開始可能通過外宣來維穩的角色,本來是由CGTN來充當的,沒想到它們在郵件這個問題上面,捅了一個大簍子,反倒是越描越黑了之後,沒有辦法,才把胡錫進弄來,好像它們覺得可能胡錫進相對比較可信的,讓他來發布這些視頻。其實他們不知道,你可以從這個角度上面可以看出來中共,它們現在對待這個世界的認知,它和這個國際社會外界有一個非常大的差距。就像剛才Jason,我比較贊同他說的,他提到中共對人權、對自由的理解,和這個國際社會的理解完全是兩回事,是截然不同兩回事兒。所以像中共認為胡錫進很有公信力的一個人物,一個媒體人,其實恰恰我看到就有不少海外的,國際社會的一些名人,他們一看是胡錫進發出來的,這肯定不能相信嘛,他起的都是反作用,這個是第一個,我覺得中共這種維穩,它所造成的實際效果,其實恰恰是讓它自己的形象被摧毀。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剛才提到電視認罪的問題,的確,對彭帥這件事情,其實彭帥被迫出來進行這個表演,哪怕是她帶著什麼燦爛的笑容,去跟這些小運動員去簽個名,拍個照等等,它雖然沒有說是那種真正意義上的電視認罪,其實我覺得的確它就是一種變相的電視認罪,它等於讓彭帥用她自己所謂的微笑,用她自己所謂你要尊重我的隱私等等,這些表達,把自己曾經的控訴給否定掉,其實這不就是一種變相的電視認罪嗎?它是這麼一種形式?第三個,這次它對國際社會為什麼會起到這麼大的一個震動的作用?我覺得它是讓國際社會第一次感受到了,中共集權力量的可怕。

主持人:沒錯,我覺得也是。

唐靖遠:而且不但是力量強大到這種程度,它可以把一個人全程控制住,而且它們可能讓國際上很多人感覺,第一次他覺得中共的魔爪距離我這麼近,因為這就是跟彭帥的身分有關係。彭帥,你們知道之前在中國大陸有很多維權人士,很多人也就是這樣消失掉了,就無聲無息的沒有了,人間蒸發了,這樣的事情其實有過很多次了,但是從來沒像彭帥這次,引發這麼大的反響,就是因為彭帥她本身是一個相當於國際化的一個體育明星。尤其是很多大牌的球星,他都跟她認識的,打過交道的,在球場上、球場下,她都是你見過面的。再加上彭帥又是WTA註冊的會員,所以WTA這種組織就覺得對我們自己會員的安全也好,她人身權利和我們是有義務的,我們是要關心的。所以是因為這個原因,導致彭帥這個事情才發酵。其實很多人會感覺,哇,原來跟我這有關,跟我距離很近的一個人,突然就這麼說消失就消失,而且消失的如此的徹底,甚至死亡。

主持人:說出現又出現了,又出現了如此的高調。

唐靖遠:而且是全套的這種演戲,你可以看到,你感覺彭帥完全像一個木偶一樣,完全是被迫的配合著官方進行這麼一場演戲。所以我覺得這次是最大的,讓國際社會感到了一個震動。很多人他們都可能非常深刻的、生動的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就是中共不會去解決問題,而是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就是這種模式,我覺得是讓很多國際社會人,他們第一次親身的近距離的感受到、接觸到了,所以他才會出現這麼大的一個震動。

主持人:其實這屬於一個細思極恐這麼一個事件。它導致抵制冬奧的呼聲,越來越高了。你剛才說到很多運動員會覺得感同身受,我看美國的議員Tom Cotton,他就在呼籲說不是外交抵制,他說我們應該全面抵制北京冬奧。而且他給了一些理由,我覺得特別好。他說第一個他是擔心運動員的安全,他說你去中國,中國是全面的監控,把你 Isolation 起來。另外,他們會DNA檢測。他還說他們有可能把運動員作為人質。另外一個,他就說中共對它的國民和世界犯下的罪行,包括病毒,還提到活摘器官。所以您怎麼看像他這樣的這種呼籲,就是全面抵制的呼聲會不會越來越高?

唐靖遠:我覺得Tom Cotton對這次這個發言是比較有代表性的。他不是說僅僅是代表他一個人,他本身是議員。而且我覺得他在裡面提到的中共這兩大理由,一個就是說運動員的安全無法保證,這個其實已經有先例了。孟晚舟那個事情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中共這種人質外交。所以中共在過去使用過這種手段,那麼它在未來同樣很有可能繼續使用這種手段,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說他提到了是中共很有可能會收集你的DNA,對所有的運動員監控你的所有的電子設備,那麼你的所謂的隱私,你的所有的信息都會被中共所掌握。

那麼中共一旦要掌握了這些,它就有可能有這樣的途徑和渠道可以控制你。因為我要掌握了你的所有的情況,我就有可能會對你實施一些有針對性的一些威脅,或者說是利誘。反正我可以想辦法讓你聽從我的指揮,那麼這樣其實你實質上,相當於你就被它控制在手裡。你不就相當於你的安全其實已經受到了侵犯嗎?你無法保證你自己的真正意義上的獨立的這麼一種安全。所以我覺得他其實是表達的這麼一種概念,而且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像Cotton這樣的還不僅僅是他一個人是在這麼說。在歐洲有些議會的議員,也有一些國際組織像什麼全球運動員組織像這樣的一些,它也是屬於民間的。他們其實也都有發出這樣的類似的呼籲,就是說希望對中共進行一種全方位的抵制。那麼這種呼聲我覺得它帶來的一個影響,就是說它很有可能會促使,除了是在政府層面的這種外交抵制之外,那麼還有可能在民間這種運動員自發的這樣的一個層面上。可能會對中共產生一種抵制,尤其是我覺得是WTA為代表的。因為現在WTA的這種態度對待中共,它已經是不僅是代表網球界了,它其實已經蔓延到了幾乎是整個體育界。那麼如果說在這件事情上面…因為我們看到剛才不是說WTA的兩大訴求,如果中共不能夠滿足它,而且WTA也是非常的強硬。主席西蒙說:如果你要是不能滿足我們,我們可能就會退出中國市場。退出中國市場什麼意思呢?就是我要對你進行抵制了。那麼這種態度一旦蔓延到了其它的領域,它的確是有可能會引發其他的體育組織,或者是一些運動員以個人的方式來對中共進行一種抵制。所以在未來我覺得因為現在畢竟距離冬奧開會還有大概兩個多月吧,還有一段時間。如果說這件事情不能夠這個得到一個妥善的,就是繼續發酵下去,完全有可能會出現一個局面,就是官方的層面和民間的層面,都在會有越來越強的這樣的呼聲,說要求對這個冬奧會進行抵制。

主持人:好,Jason博士您怎麼看,就是現在對冬奧有這樣的一個全面抵制的呼聲?另外就是像五眼聯盟現在也在討論是不是外交抵制,所以政府層面的外交抵制,是不是現在看來是越來越有可能發生呢?

Jason:對。就是說整個冬奧會停辦可能性很小,但是在這個事情就是彭帥這個事情發生了以後,很多以前沒有實施外交抵制的國家,比如說英國,這些國家現在都面臨巨大壓力必須實施這種外交抵制。換句話說這個事情剛才我談了,它的後效應一定會持續下去。中共現在只是挽救一個最基本的,讓冬奧會能在中國再接著舉行,這樣的一個最基本的面子。對於所謂的我們剛才談到了,很多個國家在準備這種外交抵制這樣的事情,它基本上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胡錫進話已經撂出來了說:他們不來才好呢,來了把病毒帶來,他們不來才最好呢。其實胡錫進這麼一說,你就知道中共的整體的思想狀態是啥了,它已經不抱希望各國領袖會給它捧場了。它只要能在國內唬著老百姓,把這個事一做,展現一下:哎,我們在國際上多麼大國風範。其實就是騙一下中國老百姓,這已經是它的最大的期望值了。所以這個事情剛才我談了彭帥這個事情的持續的影響力,冬奧會大規模的政府級別的、外交級別的抵制,這已經成為一個幾乎是必然的一個現象。那麼這還是一個範例,未來相應的事情它可能還會更多。

主持人:是,好我們今天彭帥先談到這兒。我們再來談談另外一個事情,就立陶宛的這個事情。我想請唐靖遠先生先很快談一下,因為時間不多我們就很快談一下立陶宛這事情的影響。就是現在立陶宛那邊臺灣的代表處已經成立了,那麼中共就拿著這個做文章,因為以前好像都是叫臺北什麼什麼,現在是叫臺灣,中共就說:你違反了一中政策。那麼現在把跟立陶宛的外交關係降級為代辦。就說這個事情,一個就是外界就說:哎,你中共沒有跟人家斷交啊,你不是嚷著挺凶嗎?你為什麼沒敢斷交呢?另外一個就是它對中歐關係會有什麼樣的影響?這兩方面您怎麼看。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就是關於把中立關係降為代辦級,其實它只是說降低了它的外交禮遇這麼說吧。代辦級,就是我們的外交關係它分為三級:大使級、公使級和代辦級。它都是正式的外交關係,而且他們這三個級別的外交的職能和外交豁免權,這些權利都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就是在外交禮遇上面的等級有差別。那麼代辦級就是屬於最低的一級。也就是說實際上中共所做出的這個動作,它只是相當於降低了跟立陶宛之間的這種禮節上的級別。它並不影響它和立陶宛其實還是保持了一個正式的外交關係,這一點是沒有變的。所以那麼在這個基礎之上,又回頭了再來看立陶宛和臺灣建立的這個臺灣代表處,就是它由過去叫做臺北現在改成了臺灣。它這個就帶有了一種意味,就是你如果說是使用臺北代表處,它就是代表著這是一種非官方的,你跟某一個地區的這麼一種經貿的一種非官方的聯繫。但是它現在改為臺灣之後,它就有了一點點把它當作一個國家實體來看待的這麼一種意味。所以也就是說代表了這種關係,就已經有一點含蓄地有了一點點官方關係的這種色彩在裡面。所以它就帶來一個問題,就是說中共它雖然說降低到了代辦級,從大使降到了代辦級,但實質上它還是一個正式的、正常的一種外交關係。那麼另外一方面立陶宛又和臺灣的關係實現了一個升級,由臺北升級到了臺灣。其實是帶有了一種半官方的這種關係在裡面了。它就相當於就是中共其實是允許或者說是默認了立陶宛對待臺灣和對待中共的這種雙重承認,它其實是帶來這麼一個局面。

主持人:像環球時報威脅說如果立陶宛再怎麼怎麼樣,行為不軌,就要斷交,我覺得中共可能也不敢走到那一步,是不是?

唐靖遠:對,現在我覺得中共為什麼沒有採取斷交,它只是把它降級呢?我覺得這個裡面有一大原因就是考慮到它怕引發過激的反應。因為立陶宛在經濟上並不依賴中共。立陶宛無論是進口還是出口,你去查它的數據,你看到無論進口還有出口它最主要就是四個國家:俄羅斯、拉脫維亞還有波蘭以及德國,就主要這四個國家。它跟中國沒有什麼依賴,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立陶宛才比較有硬氣,它可以敢跟中國說這種硬話。這個是一個原因。

那麼另外一方面就是說如果中共要是跟它斷交了,我們完全可以預想立陶宛可能一轉身立即就去和臺灣去建交。這個就有可能…我們都知道在國際外交上面它有一個問題,就是很多事情你不敢開先例,一旦開了先例它就會出現像破窗效應一樣的。有了第一例,就會有第二例、第三例,中共最怕的就是這一點。所以我覺得其實中共它現在把跟立陶宛的關係從大使降到代辦級,它其實有一個原因就是還把立陶宛的拉著不讓你有正式的和臺灣去建交。這樣的話不至於說開了這個先例讓自己被動,再加上第三個原因就是立陶宛本身是屬於歐盟的成員國之一。歐盟對立陶宛和臺灣這次交往是力挺,是支持的這麼一個態度。如果說中共反應要是真的一下子我就跟立陶宛跟你切斷了、斷交了,那它很有可能在歐盟內部會引發一個連鎖反應。這個可能是我覺得中共不敢去冒這個險。

主持人:是,Jason博士也請您談一談。因為立陶宛,我們看到雖然說中共不敢斷交怕開先例,但實際上立陶宛已經開了一個先例了。那更多的國家會不會像立陶宛這樣的:那我也設個臺灣代表處啊,我也提升跟臺灣的關係呀,我並沒有違反我的這個政策。中共是不是也就無可奈何了呢?

Jason:其實中共就怕起這個群體效應。中共某種意義上按官方的說法,它是允許一個國家你承認大陸也承認臺灣,它是允許的。僅僅是因為一個詞,「臺灣」這個詞兒它就一定要跟立陶宛鬧翻。它為啥一下子現在到了這個外交降格呢?因為在經濟領域它已經努力過了,它給立陶宛出麥子很多,立陶宛賣它很少。它寧可砍斷自己一個胳膊就是不給立陶宛賣東西了,結果立陶宛不賣就不賣了唄,然後整個中共一看不起作用,這才在外交上開始有一個降格這樣說法。

它期望的這個事兒能像它歷史上一樣起一個作用。就比如說歷史上我們大家都知道81年的時候荷蘭當時是要賣四個潛艇給臺灣,賣了兩個的時候它就把荷蘭降級成代辦。結果三年以後荷蘭就不得不停止跟臺灣的下面的潛艇交易,最後跟中共恢復了這個大使級別的外交。但是那個時候此一時彼一時,就是說當時八幾年的時候,中共正是逐漸逐漸進入國際社會的時候。是中共在世界的這個地位從沒有到逐漸逐漸展現,未來顯得好像很輝煌的這個狀態。現在中共是在從國際上萎縮回來,那麼國際上看到中共在國際影響力的高峰已經看到。

那麼在這樣情況下,我們知道前一段時間它跟澳洲僅僅是人家說了一句「要獨立調查」  ,跟著美國還不是自己說的。跟著美國說了一句,結果就柿子撿軟的捏,就直接針對人家澳洲一連串的經濟制裁。制裁結果是啥呢?後來發現對外出口增加了,特別是對中國出口還增加了。就是它制裁那個方向只影響人家7億美元,大概只值整個澳洲的外貿的0.5%,就是整個這個制裁一過來,發現中共最厲害的經濟制裁其實是一個假的東西。那麼澳洲現在越來越強硬,那麼其實在另一點我們可以看到立陶宛跟中共是沒有很大的關係的。那麼立陶宛這個制裁,我想立陶宛不會退步的,那麼隨後很多國家跟進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大的。而立陶宛退縮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小,因為真的是此一時非彼一時。中共的國際影響力的高峰已經過去了,它逐漸在萎縮。高峰的時候,高端的時候我能承受得住,下面我根本就不是個問題。當然這是中共最害怕看到的事情。

主持人:對,而且中共跟立陶宛交惡就像你您剛才說的,這個也相當於砍到自己的一個胳膊。就是說好像它對它的一帶一路也有影響,因為據說立陶宛那邊有個港口是中國貨物運往歐洲其它國家的一個重要的樞紐,對於中共的一帶一路在歐洲也是個挫敗是不是?

Jason:是,其實本身這是中共自己評估立陶宛重要利益是在那個,它是一個重要的港口,可以從那個地方到歐洲很便利的過去。但事實上一帶一路這個已經是不能再提了,因為立陶宛最近已經成了一個世界典範。立陶宛很小一個國家,幾百萬一個小國家居然現在已經引領世界,特別是把歐洲的整個地緣政治都在逐漸的改變。所以說立陶宛一兩撥千金的小國現在成了中共最大的頭疼,所以你看中共那個環時罵立陶宛已經罵得已經是口無遮攔,已經是撒潑耍賴的一種罵法了。

主持人:是,什麼跳蚤、老鼠啊什麼的。好的,今天節目時間就先到這裡了,非常感謝二位的精彩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