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聯想被追問「七宗罪」 為何沉默不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4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11月23日(星期二),北京時間11月24日(星期三)。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秦鵬直播

今天焦點:聯想遭遇輿論風暴,大五毛司馬南連續追問7宗罪,胡錫進出來「勸架」;美國政府釋放5000萬桶戰略儲備石油,平抑油價、氣價。

Sydney:從11月7日開始,大五毛司馬南在中國的新浪微博上,連續發布視頻,炮轟中國最大的公司之一聯想集團,罪名包括賤賣國有資產等等,迄今已經公布了七宗罪。罕見的是,聯想自己基本上沉默不語,只有一個多年前柳傳志的回話在網上被傳播。聯想這是怎麼了?怎麼看待這些「罪名」呢?

秦鵬:今天,美國拜登政府宣布釋放5000萬桶戰略儲備石油,以打壓高企的油價、天然氣價格以及通貨膨脹。今年以來,美國的通貨膨脹速度已經超越31年影響,讓人不禁擔心美國前景如何。那麼造成今天困境的因素到底有哪些?拜登政府的做法管用嗎?

聯想集團被追問「七宗罪」 為何沉默不語?

Sydney:中國的聯想集團今年進入多事之秋,在經歷了董事會上億年薪的風波、想從港股再入大陸創業板卻又閃電撤回的事件之後,在這個月又遭到了一個新的輿論風暴。而這一次的發難者,是中國最著名的大五毛之一司馬南。而到了週二(11月23日),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也看著加入了戰團,讓這個故事更多了幾分力氣色彩。

秦鵬:我們今天就來談一下這件事是怎麼來的。提起司馬南,大家可能會立即想起來2012年初,他因為在中國新年的大年三十回美國和家人團聚,被手動電梯夾住了頭,而被中國網友嘲笑 「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

他經常以毛左和民族主義情緒,在網上發動對一些人和事物的抨擊,比如曾經發動過對任志強和潘石屹等的攻擊。還曾經因為和薄熙來、王立軍鼓吹重慶模式而廣被關注。

這樣一個大富翁,居然可以搖身一變代表無產階級民意,可能也只有在中共特色的社會主義環境下才能成為迷幻的現實。

Sydney:嗯,不過,這一次,他所追問的聯想的七宗罪可能比較複雜一些,我們就先來看看他說了什麼,然後我們談談自己的分析。

按照司馬南在11月7日開始的一系列的視頻看,他認為聯想的「七宗罪」包括:

1. 國有資產流失,稱有13億元給了泰山會;2. 聯想高管很多拿高薪問題, 高管分紅占公司30%多的利潤;3. 中科院在股改中失去控制權;4. 27位高管中有14個外籍人員,政府採購有否信息安全問題?;5. 負債率高於恆大;資不抵債,欠經銷商1000多億,可能存在爆雷風險;6. 研發占比不到3%,卻申請科創版上市;7. 他認為聯想就是一個金融公司,靠錢生錢,不是一個生產企業。

秦鵬,你怎麼看這些罪名?

秦鵬:這些說法確實複雜,不能直接用一句話來說。但是,整體來說,我認為是把經濟問題和政治問題混雜在一起了,所以有點扣大帽子的感覺。

而且這裡面,有一些歷史的因素,有一些現實的大背景,所以我們可能得分開談。當然,我們沒有為誰辯護的任何意思,而是儘量客觀來進行分析。

Sydney:嗯,我們一一來回顧一下,首先是股權問題,司馬南意思是聯想私分國有資產。

秦鵬:聯想當年是中科院計算所投了20萬發展起來的,先販賣電腦、後來自己生產、再後來又走出國門、成為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它走了一條所謂的貿工技路線。你可以說他科技含量低,但是戴爾電腦、惠普電腦也不見得有多高,這是PC行業的一個特點。

我記得聯想剛開始賣電腦的時候,實際上是千軍萬馬競爭,一開始外資企業占主體,聯想靠著價格戰,逐漸成為行業領導者,去年銷售額4000億元、利潤80億元人民幣。整體來看,大部分中國網民承認,沒有柳傳志楊元慶就沒有聯想的今天。我們也知道,中科院的大帽子或者名校的帽子不見得好用,北大方正、清華同方等後來也做得不怎麼樣。

所以,客觀來說,早年聯想集團進行股改,實際上是對多方有利的,對中科院、聯想集團、還有高管、員工、市場消費者都是好事兒。而這些股改方案,是經過中科院等層層審批的,也不是柳傳志他們自己決定的。

Sydney:但是司馬南說,這裡面有一個大問題,就是其中一部分股票賤賣給了柳傳志所在的商會泰山會的一個好朋友盧志強,損失了13億。他說這是國有資產流失。

秦鵬:這部分是指中科院(國科控股)賣給盧志強所在的泛海投資29%的股權,錢是中科院拿走了,27.55億元。那麼虧沒有虧呢?這裡要注意,它們買賣的是少數股東權益,而不是普通股東權益,據專業人士計算,當數少數股東權益77億元,29%就是22億多一點,所以並沒有賤賣。而且,當時這些都是中科院找人有評估的。

也許當年股改的一個目標就是讓中科院失去話語權,所以不讓它控股,站在歷史角度看,其實我覺得可能是對的,因為讓不懂經營的書記們在後面指手畫腳,企業會很快完蛋。現在的北大方正等等,其實就是這麼拜掉的。

Sydney:這一點很有意思,胡錫進發文,也說這個所謂的國有資產流失問題不能去算歷史舊帳,因為從結果看,它導致了國資占比的縮小,但成就了一個很長時間裡的領軍企業。他還說,也許可以說,沒有當年的股份制改造,就沒有後來的聯想,因為聯想是中科院出來的最大企業,而且橫向看,全國的產品型IT巨頭沒有一家是純國企。

秦鵬:我也有點驚訝,胡錫進在這一點上評價的還是比較客觀的。

有專業網友還調侃,不能站在事後諸葛亮的角度看,否則按照這個邏輯,馬雲將阿里股份以2000萬美元賣給軟銀,也是賤賣,簡直白菜價,南非的MIH用1968萬美元買了騰訊大額股份,也是賤買了。

Sydney:那麼你怎麼看聯想的高管天價薪酬?

秦鵬:我覺得這是聯想集團股東大會和董事會的問題,其他人可以站在旁觀者角度給出看法甚至批評,甚至說拿了去股權還拿這麼高的薪酬太多了,都可以。但是,如果因此他們能改,當然對股東也許是好事兒,但是那是企業問題,不是政治問題。

Sydney:那麼聯想高管裡面外國人占很大比例,政府採購信息安全問題?

秦鵬:那就通過技術性的方法,限制外國人獲取這些信息唄。其實,在中國國內負責處理這些事情的肯定都是中國籍的人了,不可能有外國人。所以,拿現在中共官方大談特談的信息安全來說事兒,讓人感覺到不寒而慄。

而且,聯想集團有很多外國高管,當年還是中國官方宣傳的聯想走向國際化的一個標誌呢。我記得以前最喜歡用的筆記本是IBM的ThinkPad,俗稱小黑,和蘋果的筆記本小白,被稱為最好的筆記本之一,聯想併購了IBM的筆記本事業部之後,被認為是聯想終於走出了國門,而且IBM當年確實很便宜賣了。那麼當然為了全球研發和推廣、就有很多外國人高管。如果真的當年靠聯想自己的人出去,恐怕早完蛋了。

Sydney:司馬南還說,聯想資不抵債,欠經銷商1000多億,可能存在爆雷風險。

秦鵬:他不是很懂企業經營。準確說,聯想不是資不抵債,而是負債率90%多。你可以說它有財務風險,提出批評、希望改善都可以,但是說它是資不抵債這個說法不準確。

Sydney:研發占比不到3%,卻申請科創版上市;聯想就是一個金融公司,靠錢生錢,不是一個生產企業,等等呢?

秦鵬:這意思是聯想不夠資格上創業板唄?我也覺得他不夠資格。這也是聯想自己在今年中國大陸10.1長假前一天提交、長假後第一天撤回IPO申請的原因吧:科創板企業平均毛利率30%多,而相比來說,聯想毛利率16%多一點,整體還是更多靠硬件賺錢,技術含量不夠高。(秦鵬直播

但是,其實,聯想也還是有一些技術含量的,純粹從世界超級計算機角度看,最強的超算,三分之一以上是聯想製造的。當然,有人認為它的產品可能在中國生產,存在安全問題,我自己也不用聯想的電腦,但那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我們純粹比較科技,聯想不是一無是處。

而且,就像今年的富潤排行版一樣,賣礦泉水的鐘睒睒成為中國首富,你也可以說他沒有技術含量,靠廣告和渠道賺錢。但是,有些人就是覺得鍾睒睒也不錯啊,而有的人喜歡科技大亨,有的崇拜王石,其實這就是對企業家的一個正常愛好或者評價,不能因為不喜歡另一類就上綱上線,甚至想批倒批臭。

我還是那個觀點,這些主要還是經濟問題,怎麼批評都可以,不適合變成政治問題。柳傳志他們沒有回應,可能也是害怕當前的大環境下,本身這些問題可能會被升級,或者變性,所以沉默是金吧。

Sydney:我們觀察到,截止到目前,聯想基本上保持了沉默,只是派CMO首席營銷官想和司馬南私下溝通,那麼接下去會如何演變呢,我們也會繼續觀察。

美動5000萬桶戰略儲備石油 遏止油價高升有效嗎?

Sydney:現在,國際能源價格不斷上漲,美國總統拜登今天(23日)下令動用美國國家戰略石油儲備,向市場投放5000萬桶石油,遏止高漲的油價。

目前,全美的平均油價是3.4美元一加侖。秦鵬,你有在開車,能不能給我們解釋一下這個概念?

秦鵬:折合人民幣大概5.7元/升,比中國大陸便宜,但是比川普時期是漲了很多。這對開車的人,或者運輸的人來說,不是一個好消息。

Sydney:華盛頓郵報說,美國基準原油價格現在是7年新高。部分美國人批評,拜登的能源政策,才是導致國內汽油價格飆升的根本原因。拜登上台第一天,便取消了Keystone XL石油管道項目,幾天後又發布行政令,禁止在聯邦土地上進行新的石油和天然氣開採。所以一個詞出現了,Bidenflation(拜登通脹)。最新民調顯示,67%的美國人不贊同拜登對通脹的處理。

也有專家說,疫情期間美國政府超發貨幣,造成通貨膨脹,進而帶動油價上漲;而油價上漲反過來又加劇了通貨膨脹,形成惡性循環。目前,美國的通貨膨脹為6.2%,是30年來的新高,物價飛漲。

秦鵬,你覺得造成這些問題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秦鵬:美國港口缺工人,造成物流供應鏈危機。紓困政策「大撒幣」,民眾手握現金卻買不到商品

Sydney:現在拜登政府向市場投放5000萬桶石油,高盛出來唱衰拜登,說這樣做只會推高明年油價。美國政府釋放緊急原油儲備(SPR)的預期已經完全被市場消化,如果美國確認釋放SPR,反而會為2022年油價預測帶來上行風險。

秦鵬,有分析認為拜登現在的策略是杯水車薪、治標不治本。你覺得拜登政府的策略有效嗎?應該怎麼解決好?

秦鵬:這次釋出儲備油的實際效果可能很有限, 因為根據能源部信息中心的數據,2020年美國每日用油1800萬桶,釋出量只相當於美國兩天多的用油量。而且,這次釋出的油要等到12月中下旬才能到達市場。

另一方面還有一個對沖問題,上週的時候,高盛大宗商品策略師Damien Courvalin表示,雖然釋放戰略儲備SPR是一種短期的解決方案,但在最近幾週油價下跌後,市場已經重新計價:美國釋放原油儲備後,將有超過1億桶原油進入經合組織庫存。高盛還認為,拋售會帶來2022年的油價上漲的風險。

還有,此前包括沙特、俄羅斯等主要產油國組成的OPEC+拒絕了美國提出的石油增產呼籲。而國際能源論壇祕書長麥克莫尼格爾在22日的聲明中表示,如果石油進口國/消費國開始釋放原油儲備,OPEC+或許更不會提高原油產出。這也是一種對沖措施。

所以呢,目前的解決方法並不難解決問題。其實,我覺得應該還是美國自己想辦法擴大原油生產,川普時期美國實現了原油自給自足,但是拜登政府上台之後,為了綠色新政,禁止了加拿大到美國的輸油管路、限制在聯邦土地土地開發油氣等等。這些對美國能源安全是不利的,應該解除掉。

Sydney:拜登說,他已經帶動其他幾個國家一起來解決問題,「印度、日本、韓國和英國都同意將釋放更多的能源儲備,中國也可能會這麼做」。

多國協同向市場投放戰略儲備石油歷史上只有三次,都是發生在全球石油供應受到戰爭或自然災害嚴重影響時。

過去幾個月,拜登多次呼籲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增加石油供應,但OPEC無動於衷。秦鵬,怎麼看這件事?

秦鵬: ⋯⋯

Sydney: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分析,30多年沒經歷通脹的美國人,註定會經歷一場危機,每次高通脹就是政府對國民的一次掠奪,這一次Bidenflation的劫掠,以及美國人的不滿,會反映在明年的中期選舉上。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