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联想被追问“七宗罪” 为何沉默不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24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11月23日(星期二),北京时间11月24日(星期三)。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秦鹏直播

今天焦点:联想遭遇舆论风暴,大五毛司马南连续追问7宗罪,胡锡进出来“劝架”;美国政府释放5000万桶战略储备石油,平抑油价、气价。

Sydney:从11月7日开始,大五毛司马南在中国的新浪微博上,连续发布视频,炮轰中国最大的公司之一联想集团,罪名包括贱卖国有资产等等,迄今已经公布了七宗罪。罕见的是,联想自己基本上沉默不语,只有一个多年前柳传志的回话在网上被传播。联想这是怎么了?怎么看待这些“罪名”呢?

秦鹏:今天,美国拜登政府宣布释放5000万桶战略储备石油,以打压高企的油价、天然气价格以及通货膨胀。今年以来,美国的通货膨胀速度已经超越31年影响,让人不禁担心美国前景如何。那么造成今天困境的因素到底有哪些?拜登政府的做法管用吗?

联想集团被追问“七宗罪” 为何沉默不语?

Sydney:中国的联想集团今年进入多事之秋,在经历了董事会上亿年薪的风波、想从港股再入大陆创业板却又闪电撤回的事件之后,在这个月又遭到了一个新的舆论风暴。而这一次的发难者,是中国最著名的大五毛之一司马南。而到了周二(11月23日),环球时报的主编胡锡进也看着加入了战团,让这个故事更多了几分力气色彩。

秦鹏:我们今天就来谈一下这件事是怎么来的。提起司马南,大家可能会立即想起来2012年初,他因为在中国新年的大年三十回美国和家人团聚,被手动电梯夹住了头,而被中国网友嘲笑 “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

他经常以毛左和民族主义情绪,在网上发动对一些人和事物的抨击,比如曾经发动过对任志强和潘石屹等的攻击。还曾经因为和薄熙来、王立军鼓吹重庆模式而广被关注。

这样一个大富翁,居然可以摇身一变代表无产阶级民意,可能也只有在中共特色的社会主义环境下才能成为迷幻的现实。

Sydney:嗯,不过,这一次,他所追问的联想的七宗罪可能比较复杂一些,我们就先来看看他说了什么,然后我们谈谈自己的分析。

按照司马南在11月7日开始的一系列的视频看,他认为联想的“七宗罪”包括:

1. 国有资产流失,称有13亿元给了泰山会;2. 联想高管很多拿高薪问题, 高管分红占公司30%多的利润;3. 中科院在股改中失去控制权;4. 27位高管中有14个外籍人员,政府采购有否信息安全问题?;5. 负债率高于恒大;资不抵债,欠经销商1000多亿,可能存在爆雷风险;6. 研发占比不到3%,却申请科创版上市;7. 他认为联想就是一个金融公司,靠钱生钱,不是一个生产企业。

秦鹏,你怎么看这些罪名?

秦鹏:这些说法确实复杂,不能直接用一句话来说。但是,整体来说,我认为是把经济问题和政治问题混杂在一起了,所以有点扣大帽子的感觉。

而且这里面,有一些历史的因素,有一些现实的大背景,所以我们可能得分开谈。当然,我们没有为谁辩护的任何意思,而是尽量客观来进行分析。

Sydney:嗯,我们一一来回顾一下,首先是股权问题,司马南意思是联想私分国有资产。

秦鹏:联想当年是中科院计算所投了20万发展起来的,先贩卖电脑、后来自己生产、再后来又走出国门、成为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它走了一条所谓的贸工技路线。你可以说他科技含量低,但是戴尔电脑、惠普电脑也不见得有多高,这是PC行业的一个特点。

我记得联想刚开始卖电脑的时候,实际上是千军万马竞争,一开始外资企业占主体,联想靠着价格战,逐渐成为行业领导者,去年销售额4000亿元、利润80亿元人民币。整体来看,大部分中国网民承认,没有柳传志杨元庆就没有联想的今天。我们也知道,中科院的大帽子或者名校的帽子不见得好用,北大方正、清华同方等后来也做得不怎么样。

所以,客观来说,早年联想集团进行股改,实际上是对多方有利的,对中科院、联想集团、还有高管、员工、市场消费者都是好事儿。而这些股改方案,是经过中科院等层层审批的,也不是柳传志他们自己决定的。

Sydney:但是司马南说,这里面有一个大问题,就是其中一部分股票贱卖给了柳传志所在的商会泰山会的一个好朋友卢志强,损失了13亿。他说这是国有资产流失。

秦鹏:这部分是指中科院(国科控股)卖给卢志强所在的泛海投资29%的股权,钱是中科院拿走了,27.55亿元。那么亏没有亏呢?这里要注意,它们买卖的是少数股东权益,而不是普通股东权益,据专业人士计算,当数少数股东权益77亿元,29%就是22亿多一点,所以并没有贱卖。而且,当时这些都是中科院找人有评估的。

也许当年股改的一个目标就是让中科院失去话语权,所以不让它控股,站在历史角度看,其实我觉得可能是对的,因为让不懂经营的书记们在后面指手画脚,企业会很快完蛋。现在的北大方正等等,其实就是这么拜掉的。

Sydney:这一点很有意思,胡锡进发文,也说这个所谓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不能去算历史旧账,因为从结果看,它导致了国资占比的缩小,但成就了一个很长时间里的领军企业。他还说,也许可以说,没有当年的股份制改造,就没有后来的联想,因为联想是中科院出来的最大企业,而且横向看,全国的产品型IT巨头没有一家是纯国企。

秦鹏:我也有点惊讶,胡锡进在这一点上评价的还是比较客观的。

有专业网友还调侃,不能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看,否则按照这个逻辑,马云将阿里股份以2000万美元卖给软银,也是贱卖,简直白菜价,南非的MIH用1968万美元买了腾讯大额股份,也是贱买了。

Sydney:那么你怎么看联想的高管天价薪酬?

秦鹏:我觉得这是联想集团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的问题,其他人可以站在旁观者角度给出看法甚至批评,甚至说拿了去股权还拿这么高的薪酬太多了,都可以。但是,如果因此他们能改,当然对股东也许是好事儿,但是那是企业问题,不是政治问题。

Sydney:那么联想高管里面外国人占很大比例,政府采购信息安全问题?

秦鹏:那就通过技术性的方法,限制外国人获取这些信息呗。其实,在中国国内负责处理这些事情的肯定都是中国籍的人了,不可能有外国人。所以,拿现在中共官方大谈特谈的信息安全来说事儿,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

而且,联想集团有很多外国高管,当年还是中国官方宣传的联想走向国际化的一个标志呢。我记得以前最喜欢用的笔记本是IBM的ThinkPad,俗称小黑,和苹果的笔记本小白,被称为最好的笔记本之一,联想并购了IBM的笔记本事业部之后,被认为是联想终于走出了国门,而且IBM当年确实很便宜卖了。那么当然为了全球研发和推广、就有很多外国人高管。如果真的当年靠联想自己的人出去,恐怕早完蛋了。

Sydney:司马南还说,联想资不抵债,欠经销商1000多亿,可能存在爆雷风险。

秦鹏:他不是很懂企业经营。准确说,联想不是资不抵债,而是负债率90%多。你可以说它有财务风险,提出批评、希望改善都可以,但是说它是资不抵债这个说法不准确。

Sydney:研发占比不到3%,却申请科创版上市;联想就是一个金融公司,靠钱生钱,不是一个生产企业,等等呢?

秦鹏:这意思是联想不够资格上创业板呗?我也觉得他不够资格。这也是联想自己在今年中国大陆10.1长假前一天提交、长假后第一天撤回IPO申请的原因吧:科创板企业平均毛利率30%多,而相比来说,联想毛利率16%多一点,整体还是更多靠硬件赚钱,技术含量不够高。(秦鹏直播

但是,其实,联想也还是有一些技术含量的,纯粹从世界超级计算机角度看,最强的超算,三分之一以上是联想制造的。当然,有人认为它的产品可能在中国生产,存在安全问题,我自己也不用联想的电脑,但那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我们纯粹比较科技,联想不是一无是处。

而且,就像今年的富润排行版一样,卖矿泉水的钟睒睒成为中国首富,你也可以说他没有技术含量,靠广告和渠道赚钱。但是,有些人就是觉得钟睒睒也不错啊,而有的人喜欢科技大亨,有的崇拜王石,其实这就是对企业家的一个正常爱好或者评价,不能因为不喜欢另一类就上纲上线,甚至想批倒批臭。

我还是那个观点,这些主要还是经济问题,怎么批评都可以,不适合变成政治问题。柳传志他们没有回应,可能也是害怕当前的大环境下,本身这些问题可能会被升级,或者变性,所以沉默是金吧。

Sydney:我们观察到,截止到目前,联想基本上保持了沉默,只是派CMO首席营销官想和司马南私下沟通,那么接下去会如何演变呢,我们也会继续观察。

美动5000万桶战略储备石油 遏止油价高升有效吗?

Sydney:现在,国际能源价格不断上涨,美国总统拜登今天(23日)下令动用美国国家战略石油储备,向市场投放5000万桶石油,遏止高涨的油价。

目前,全美的平均油价是3.4美元一加仑。秦鹏,你有在开车,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个概念?

秦鹏:折合人民币大概5.7元/升,比中国大陆便宜,但是比川普时期是涨了很多。这对开车的人,或者运输的人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Sydney:华盛顿邮报说,美国基准原油价格现在是7年新高。部分美国人批评,拜登的能源政策,才是导致国内汽油价格飙升的根本原因。拜登上台第一天,便取消了Keystone XL石油管道项目,几天后又发布行政令,禁止在联邦土地上进行新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所以一个词出现了,Bidenflation(拜登通胀)。最新民调显示,67%的美国人不赞同拜登对通胀的处理。

也有专家说,疫情期间美国政府超发货币,造成通货膨胀,进而带动油价上涨;而油价上涨反过来又加剧了通货膨胀,形成恶性循环。目前,美国的通货膨胀为6.2%,是30年来的新高,物价飞涨。

秦鹏,你觉得造成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秦鹏:美国港口缺工人,造成物流供应链危机。纾困政策“大撒币”,民众手握现金却买不到商品

Sydney:现在拜登政府向市场投放5000万桶石油,高盛出来唱衰拜登,说这样做只会推高明年油价。美国政府释放紧急原油储备(SPR)的预期已经完全被市场消化,如果美国确认释放SPR,反而会为2022年油价预测带来上行风险。

秦鹏,有分析认为拜登现在的策略是杯水车薪、治标不治本。你觉得拜登政府的策略有效吗?应该怎么解决好?

秦鹏:这次释出储备油的实际效果可能很有限, 因为根据能源部信息中心的数据,2020年美国每日用油1800万桶,释出量只相当于美国两天多的用油量。而且,这次释出的油要等到12月中下旬才能到达市场。

另一方面还有一个对冲问题,上周的时候,高盛大宗商品策略师Damien Courvalin表示,虽然释放战略储备SPR是一种短期的解决方案,但在最近几周油价下跌后,市场已经重新计价:美国释放原油储备后,将有超过1亿桶原油进入经合组织库存。高盛还认为,抛售会带来2022年的油价上涨的风险。

还有,此前包括沙特、俄罗斯等主要产油国组成的OPEC+拒绝了美国提出的石油增产呼吁。而国际能源论坛秘书长麦克莫尼格尔在22日的声明中表示,如果石油进口国/消费国开始释放原油储备,OPEC+或许更不会提高原油产出。这也是一种对冲措施。

所以呢,目前的解决方法并不难解决问题。其实,我觉得应该还是美国自己想办法扩大原油生产,川普时期美国实现了原油自给自足,但是拜登政府上台之后,为了绿色新政,禁止了加拿大到美国的输油管路、限制在联邦土地土地开发油气等等。这些对美国能源安全是不利的,应该解除掉。

Sydney:拜登说,他已经带动其他几个国家一起来解决问题,“印度、日本、韩国和英国都同意将释放更多的能源储备,中国也可能会这么做”。

多国协同向市场投放战略储备石油历史上只有三次,都是发生在全球石油供应受到战争或自然灾害严重影响时。

过去几个月,拜登多次呼吁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增加石油供应,但OPEC无动于衷。秦鹏,怎么看这件事?

秦鹏: ⋯⋯

Sydney: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分析,30多年没经历通胀的美国人,注定会经历一场危机,每次高通胀就是政府对国民的一次掠夺,这一次Bidenflation的劫掠,以及美国人的不满,会反映在明年的中期选举上。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