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中共剋星GPI 比高超音速導彈還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6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化解高超音速導彈的威脅是對敵人形成威懾的另一方面,某種意義上這條道路更艱難。早在五年前,美國國會就指示導彈防禦局(MDA)建立高超音速導彈防禦計劃,現在終於有了回音。

11月19日,導彈防禦局已經挑選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雷神公司和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分別開展各自的滑翔階段攔截器(GPI)概念設計,三家公司將競爭新型宙斯盾導彈系統的最終方案。這種經過優化設計的導彈,可以擊敗新一類以極高速度機動的武器系統,並為海軍提供針對高超音速威脅的第二層防護。這是在導彈防禦領域的一次里程碑式的進展。

高超音速導彈,以超過5馬赫的速度在大約70公里高的大氣層邊緣滑行,並且具有一定的機動能力,因此它的運行軌道無法事先預測。對於傳統的彈道導彈防禦系統來說,攔截難度非常高,甚至超出了這些系統的能力範圍。GPI就是專門針對這類威脅設計的防禦性高超音速武器,目標是在高超音速導彈的無動力滑行階段對其進行攔截,在它們進入末端攻擊之前將其擊落。

根據MDA的公告,三家公司分別獲得了原型開發協議(OTA)資金,雷神導彈與防禦公司獲得2097萬美元,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獲得2094萬美元,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獲得1895萬美元。此外這些公司還將各自獲得800萬美元的研究、開發、測試和評估資金,他們的原型機概念設計將在2022年9月前完成。原型將與宙斯盾導彈驅逐艦防禦系統整合,利用其標準的垂直發射系統,可探測、跟蹤、控制和攔截高超音速導彈。

海基武器系統項目主管湯姆.德魯根(Tom Druggan)說:多個原型開發使我們能夠降低階段性風險,並最大限度地發揮競爭優勢,以儘快展示用於區域高超音速防禦的最有效和最可靠的滑翔階段攔截器

雷神導彈與防禦公司戰略導彈防禦副總裁泰伊.菲茨杰拉德(Tay Fitzgerald)表示,GPI將是有史以來第一種具有攔截高超音速威脅所需速度、耐高溫能力和機動性的攔截器。

也就是說,高超音速導彈防禦系統的開發,已經從科學研究階段發展到工程技術階段。三家公司已經知道要造什麼。MDA通過競爭機制,在技術上最大限度地降低風險,以保證在儘量短的時間內看到可用於測試和驗證的系統原型。

高超音速導彈有兩個突出的特點,就是速度快和機動性。速度快意味著留給防禦系統做出反應的時間少,並對系統提出更高的快速反應要求;而機動性是說,它不像彈道導彈那樣有固定的飛行軌跡,能夠預先知道它攻擊的目標位置,它的飛行軌跡是變化的,它攻擊的目標位置也是無法預測的。高超音速武器可以在幾分鐘內到達1000公里以外的地方,並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從一個雷達監視區轉移到另一個雷達監視區,這使現有地面雷達系統幾乎不可能建立對目標的持續跟蹤。速度加上機動性意味著它們可能超出了現有彈道導彈防禦系統的能力範圍,而且也很難靠改造現有系統達到要求,需要一個全新的系統應對這種新的威脅。

防禦高超音速導彈的第一步,就是從它發射的那一時刻起捕捉並鎖定它的行蹤。靠傳統的地面和海上導彈防禦系統的雷達是做不到的,原因是這些雷達的探測範圍受到地球曲率限制,無法探測到地平線以外的目標。當它們發現目標時,留給系統反應的時間可能就太少了。因此,五角大樓需要改進網絡技術,將本來各不相干的雷達整合到一個擴展的系統中。

追蹤的成功取決於能否建立一個持續的目標軌跡,需要將目標數據從一顆衛星傳送到另一顆衛星,再從衛星傳送到地面指揮控制中心,在系統中實現目標跟蹤信息的實時共享。這就導致了高超音速和彈道跟蹤空間傳感器(HBTSS)的出現。

HBTSS是一個低地球軌道(大約100公里到2000公里之間)上的衛星監視系統,由天基紅外系統(SBIRS)、防禦支持衛星以及下一代高空持久性紅外系統衛星(OPIR)組成。這些衛星能夠探測導彈發射的紅外羽流,跟蹤高速滑行階段的導彈,並將目標數據在最大限度減小延遲的條件下,傳輸給諸如海軍的宙斯盾彈道導彈防禦系統和陸軍的戰區高空區域防禦攔截器等發射裝置。

11月10日,諾斯羅普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說,HBTSS衛星可以從導彈發射的最初階段到攔截的全過程,對其進行探測和跟蹤;可以在威脅進入美國地面或海上防禦系統的視野之前,對其進行全球範圍的連續跟蹤。HBTSS原型機計劃於2023年交付。原型機交付後,諾斯羅普公司將進行在軌測試,以證明其對高超音速威脅的持續跟蹤、信息傳輸和快速處理能力。

MDA的一段簡短的視頻,描述了GPI在防禦高超音速導彈攻擊過程中是如何發揮作用的。在這個場景中,敵人連續發射了四枚高超音速導彈。HBTSS檢測到導彈的發射以及與助推器分離的各個階段,然後將數據實時轉發給彈道導彈防禦系統,並創建高超音速導彈的運行軌跡。宙斯盾導彈驅逐艦,通過衛星接收指揮控制與戰鬥管理系統的火控數據,發射攔截導彈,該導彈能夠以比來襲導彈更快、更靈敏的速度飛行,直到擊毀來襲的高超音速導彈。

MDA局長喬恩.希爾(Jon Hill)中將說,我們的對手正在不斷地推出這些東西,我們正在用現有的傳感器架構收集它們的數據。我們正在把這些數據抓下來,我們可以通過我們的高保真係統模型模擬它的運行。

整個防禦系統被設計成能夠在來襲高超音速導彈的滑行階段對其進行攔截,原因是滑行階段是它們最脆弱的時候。現有的攔截導彈,如SM-3主要是用於對付太空中運行的目標;而SM-6是在大氣層中運行,它們用於對付在大氣層邊緣滑行的高超音速目標都不是最理想的選擇。洛克希德、雷神、諾斯羅普三家公司,介入滑行階段攔截導彈的開發,將填補上述導彈留下的空白。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訂閱《時事軍事-夏洛山》YouTube頻道:https://bit.ly/3EqiiTG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