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台海風雲激盪 安倍警告習近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2日訊】台海局勢,安倍罕見警告北京不要誤判!國際女子網協叫停中國賽事:你不給我說法,我就給你個說法 | 熱點互動 方菲 12/01/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2月1號星期三。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週一就台海局勢向北京示警,他表示,臺灣有事等同於日本有事,等同於日美同盟有事。他並且罕見地直接呼籲習近平不要誤判。無獨有偶英國軍情六處的最新報告也稱,北京的誤判可能導致戰爭。近期台海持續成為國際焦點,更有報導7國協助臺灣研發先進潛艇。那麼這一連串事態,對中共構成多大的壓力?

臺灣是否已經成為全球抵禦中共的前線?另外,今天最新消息,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決定暫停所有在中國,包括香港的賽事。WTA表示依然擔心彭帥的安危,並且再次呼籲對她的性侵指控做出全面調查。WTA指出,中共沒有以任何可信的方式解決這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今晚我們還是請了兩位嘉賓,一起來解讀這些熱點事件。一位是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橫河先生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好的,那我們先來談一談就是在台海局勢上,安倍的最新表態。這個問題我想請破空先生先來解讀一下。破空先生我們看到說安倍在近期在這週罕見地發表了這番言論。他說臺灣有事等於日本有事,就等於日美同盟有事。一個這個話您怎麼解讀?另外一個,他直接地點名習近平,這個也非常罕見。那這個又發出了什麼樣的信息呢?

陳破空:關於臺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台海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和日本安保有事。這個是一段時間以來,這兩年日本政要的主要的語言,就是中共在不斷地施壓臺灣,搞軍機軍艦極限威脅臺灣之後,心理測試的結果,就是日本表達了堅定協防臺灣的決心。這個時候由安倍出來在一個智庫跟臺灣智庫的視頻峰會上表示,說這個言論,表明什麼呢?因為安倍的身分非常重要,安倍是日本歷史上任首相最長,打破紀錄的人,這第一個。

他是在健康原因下提出辭職的,否則他還可以連任。另外,他即便卸任了,他是現在日本執政黨自民黨內最大的派系的首領。而且現在主持自民黨政策的政調會長高市早苗,一位女性競選日本首相,雖然沒有成功,但是她被任命為政調會長。政調會長就是主管自民黨的政策,所以高市早苗就是安倍的代言人,在自民黨有很大的發言權。在這樣的情況下,所以安倍的發言它就舉足輕重。

如果說人微而言輕,那就是人重而言重,所以安倍就整個代表了日本的聲音在發言。而且他這次發言還特別地點名提到中共的領導人習近平,他要習近平先生很明白,就說不要以為對於臺灣可以冒進,可以蠢動。就像日本政要反覆表示的一樣,日本跟臺灣的關係不僅僅是民間的友好,而是是兄弟家人的關係,像兄弟姐妹一樣,像家人一樣。所以因為曾經在歷史上是一個國家,就是滿清把臺灣永久割讓給日本之後,他們有半個世紀是一家人,一個國家。

而且在地理位置上相當的接近,所以安倍在這裡講了,說跟臺灣和釣魚島、尖閣諸島這附近都只相距100公里。說中共如果攻打臺灣的話,對日本就構成了直接的威脅。就是說如果是臺灣陷落,那日本就門戶洞開,就非常危險了。所以這是日本政要的共識,而他只提到習近平的名字,實際上是符合現代國際政要、國際社會普遍的認識。就是現在國際社會認為中國是個問題,但是中國的問題是中共的問題。

中共是個問題,但是國際社會又意識到是中共領導人的問題,就是一把手習近平的問題。所以國際社會把主要目標逐漸縮小到習近平頭上,就是認為這個人成了一個威脅。不僅是中國人民的威脅,而是世界人民的威脅,有可能給世界和平帶來重大的威脅,尤其在南海和台海帶來重大威脅。所以安倍的發言不過就是國際聲音的一個匯總。

主持人:那您覺得安倍他這樣的一個發言,他畢竟是前首相,那他這樣一個發言,對於日本的現任政府的政策會帶來多大的影響呢?

陳破空:他基本上就代表了現在政府的一些政策。因為現在政府,這個首先是岸田文雄。岸田文雄是出生於日本廣島的一個政治世家,他的祖上也當過日本的首相或者外相這類的職務。他是左派,因為他是廣島那邊主張就是反核嘛,反核就是維護和平,所以這個聲音是左派。那左派比較主張人權,那麼中共就以為暗田文雄上來了,對中共會比較軟一點。所以中共這次對安倍大聲咆哮,大聲咆哮啊,對日本大聲咆哮,也是說好像給這個現政府施壓。

但是岸田文雄雖然不屬於安倍的派系,他不屬於安倍派系,但他會受到安倍派系很大的影響。因為我說了自民黨內最大的派系還是安倍派系,而安倍是首領。而這個日本基本上自民黨內執政的時候,不管哪個派系的人出頭,它都是一個聯合政府,它各派系的人都安排位置,其中最多的位置還是來自安倍。而安倍之所以成為歷史上最長的首相,大概兩期。這兩次都是因為健康問題而辭職,就說明安倍在日本是舉足輕重的影響。

沒有人不尊重他,沒有人會違背安倍的想法。儘管有一些微妙的國內政策相左的地方,但在國際上、國際事務上,尤其對中共這個立場上,應該說岸田文雄跟安倍是一致的,而安倍的發言也就是相當地具有代表性。

主持人:所以安倍提出這樣的一個表態,是不是他在日本的這些政治家來看,就是習近平誤判的可能性是相當大的,而且台海局勢已經相當緊迫了,是嗎?

陳破空:對,因為安倍跟習近平打交道是有經驗的。因為安倍本來上任,習近平上任幾乎是同一個時期。上任之後,安倍本來想通過跟習近平建立一些私人的友誼,來改善中日關係,進而維護世界的和平。但是他沒有想到,習近平表現的那麼幼稚,當時他大吃一驚。兩國雖然是在尖閣諸島,就是釣魚島那裡有衝突。中共當時也組織了所謂的遊行示威,打砸搶來打自己的公民,或者衝擊日本店。

日本也是協防,但是這個衝突歸衝突,應該說領導人見面基本上有外交禮儀。但是當他們領導人見面的時候,他沒有想到第一次他看到一個中共的領導人,見面的時候兩人握手,習近平故意給他一個難堪,就是安倍在這等很久,習近平不出現。習近平出現了,兩人握手,記者拍攝的時候,安倍面帶微笑看著前面,握著習近平的手。但是習近平卻把臉看著地下,做出了一副萬般無奈的表情。

所以那個形象給日本的感覺非常差,就是我覺得這個人根本就不成熟,就幼稚,連外交姿態都沒有。因為兩國你是吵歸吵鬧歸鬧,但是外交禮儀還是要顧的。結果那一下之後,那時導致了中國唯一的一個領導人在,可以說是沒有訪問日本,未能訪問日本的領導就是習近平,執政九年未能訪問日本。每一次提到訪問日本,日本朝野都是一片反對之聲,以至於沒有人敢接待他。

那麼就在2018年,有一個20國峰會在日本大阪舉行,當時習近平出席了。但是中共就造出一個假消息,好像習近平訪日,其實根本不是訪日,就是出席一個峰會,然後在裡邊安排一些雙邊會談而已。也就是說,可見就是說安倍知道中國這邊的主要問題,中共的主要問題出現在習近平頭上,他就直接點他的名,也是對中共其他領導人的一個旁敲側擊。也就是說這個人成了你們最大的障礙,你們要注意,所以這個信息很明確。

主持人:現在我們看中共這次對安倍的講話反應很激烈,那就今天的話,華春瑩緊急召見日本的駐華大使,然後提出嚴正抗議,說這個干涉我們內政,甚至還說出了日本的這個,說對我們犯下過滔天罪行等等這些話。一個您怎麼看中共的這個反應?您覺得是因為安倍點名習近平了,還是因為安倍的這個身份比較特殊?

陳破空:我想中共這次這個反應呢,它有對內對外的雙重含義。對外它的含義,它是心理戰,持續的心理戰的一部分。因為它對臺灣軍機、軍艦繞,它就是要心理戰,看看測試美國、日本和國際社會反應的程度。結果測試幾年下來,發現確實美國、日本要有力地協防臺灣,而日本做了最堅決的表態,就是就是臺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台日一家,就是台日一體。

所以這個表態已經讓中共測試到,碰到了硬石頭。那麼這回它是心理測試的繼續,就它覺得對安倍這個聲音做出一個強烈的反應。強烈反應,它覺得日本是一個溫良恭儉讓的國家,也許日本就會反思自己是不是講得太過頭了,講太重了,是不是日本中共真有所謂的根本利益,這是一個。再一個,它也是對岸田文雄施壓。因為中共判斷的是岸田文雄偏左,是主張和平的,主張反核的,主張反戰爭的。

那麼它就故意提到什麼日本軍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等等,因為日本的左派、和平派有一個內疚感,一直對二戰侵略中國的內疚感。那麼就對中國後來不管是什麼,不管是什麼政權,他們都予以一種友好包容的態度,就好像是一種對中國有歉疚,就不要去批評中國的任何事情,這是左派的迷思。但是中共這個宣傳,還有對內的兩重目的。對內的一重目的,就是因為它已經把這個調子拉這麼高了,又在臺灣繃這麼緊了,它下不來。

如果說有安倍這個表態之後,中共拿出高分貝的聲音,在國內繼續炒作民族主義,就自己雖然是沒有動手打臺灣,但是至少你就自己態度很強硬,很強勢。另外,中國在說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這個段歷史,提前是挑動中國人民的仇恨或者民族感情。中國人民是受中共的愚弄,是處於歷史虛無主義,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歷史。要是中國人民知道當時的共軍是勾結日軍,是夾擊國軍,顛覆國民政府的話,中國人民的感情就不一樣了。

因為當時的中共盤踞延安它是皇協軍,是第二皇協軍。如果說汪精衛在南京是皇協軍,他只是為了維護秩序,公開地說他跟日本合作,就跟蔣介石的國民政府跟美英合作一樣。但是共產黨它卻相反,共產黨表面上它加入國民政府,拿國民政府的軍餉,建立所謂國民革命軍的八路軍和新四軍,打著國民政府的旗號,還領國民政府的軍餉,但是它吃國民政府的飯,砸國民政府的鍋,吃裡扒外。

背叛國民政府,背叛這個民族,背叛中國,跟日本相勾結。這種皇協軍比汪精衛皇協軍還要壞十倍,歹毒十倍,用一種欺騙的嘴臉出現。所以最後是共軍和日軍的合作,才夾擊了國軍,顛覆了國民政府,而且它也背靠蘇聯,繼續地賣國東北。所以這樣的情況下,中國人民要知情的話,那就知道你中共點這個抗日戰爭,恰恰是中共最醜陋的一頁,自己最大的軟肋,最大的污點。

但是中共就利用自己壟斷了歷史的解說權,讓中國人民不知情,或者讓大多數中國人民不知情,假裝炒作二戰,炒作這個就是激起民族仇恨,激起反日情緒,不外乎就是如此。所以它有對內對外的雙向的作用,它的語言還是主要說給中國老百姓聽,繼續的愚弄中國人民。

主持人:是,後來老毛不是還跟日本人說,多虧了,我要感謝你們,對吧,說沒有你們我們還贏得不了這場內戰,對日本人說。

陳破空:那是1972年他會見日本首相田中角榮的時候,田中角榮就帶著一種非常的歉疚,又很誠懇地說我們向中國人民道歉,因為我們二戰的時候,給中國人帶來了苦難。毛澤東連連掰手,不用不用不用,你不用道歉。甚至有誇張的語言,還說他們說過要給你們大大的勳章,說要是沒有你們日軍的到來,就沒有我們共產黨的今天,沒有我們共產黨政權的今天。

也就是說的確是這樣,要是沒有日本的侵略中國的話,國民政府國軍是絕對擊敗中共的,共軍在中國是絕對勝不起來的。就是日軍的入侵,或者是盧溝橋事變,中共別動隊劉少奇策劃的盧溝橋事變,導致中日全面開戰,使國民政府沒有準備好,就倉促開戰。這樣的情況下,中共就趁日軍和國軍消耗,自己是坐山觀虎鬥,來了一個下山摘桃子,火中取栗,就給它混到這麼一個政權,就荼毒中國70年。

我在日本我就反覆講,我說如果日本對中國有歉疚,有內疚,有罪的話,我說最大的歉疚,最大的內疚,最大的罪,就是你們要反思,你們當時跟共產黨勾結,你們的日軍,然後是禍害了中國,顛覆了國民政府,使中國至今陷在紅色赤色的海洋之中,大半都是奴役之中。

主持人:那我想請橫河先生來解讀一下,橫河先生您怎麼看安倍他說這個話,他做這樣一個表態的大的背景和他發出的信息?

橫河:這個大的背景,其實大家都知道,因為最近一段時間,臺灣問題是一個非常突出的,在國際事務當中,應該說是排在最前面的幾個事務之一。前幾天我們可以看到,其實一連串的事件,法國國會通過了一個決議案,就是支持臺灣的。然後,歐洲議會代表團訪問臺灣,美國第二次的國會代表團訪問臺灣。然後,波羅的海三個國會的議會代表團聯合訪問臺灣。所以這一連串的事件,就是說國際上聲援臺灣的力量越來越強,中共對這件事情是相當惱火。

那麼安倍這個說法,其實重要的是他在這個時候,把這個事情,其實在這之前,雖然說日本的政界也有很多表態,但是像他這麼明確說的,我覺得還是第一次。

主持人:對,挑明了。

橫河:哎對,臺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就是日美同盟有事。這個事情就已經比前面的所有的政治表態都要明確得多。所以說中共實際上是非常清楚安倍講話的這個力量的,它也非常惱火,對這件事情。就不僅僅是一個心理戰了,它實際上是很害怕日本在對臺灣的防禦政策上的明確化,它是非常害怕的,所以才會這麼強烈的反應。這個反應其實是超出了外交禮節的,因為安倍只是一個過去的首相。

按日本的政界,它不像中國,中共的高官退休以後,他還有什麼國級、副國級待遇,還有什麼,以前鄧小平說還搞了一個什麼顧問委員會,就是說這些政治老人是有影響力的。日本它的影響力是潛在的,他自己就是個平民了,他一旦不當首相,你不能夠對日本政府召見外交使節,對一個平民說話進行抗議的。因為這不牽涉到日中關係,這是個平民,他自己怎麼說,這是一個在日本的言論自由的問題,他參與的是一個人家邀請他個人的一個論壇。

所以說中共的反應的話,實際上是非常過分的。那麼這個過分也反映出來,中共對這件事情的擔心程度。就是說它對這件事情的重視程度,是遠遠超出我們想像的。在這之前你想想看,你像路透社披露了人家幫臺灣人建潛艇的事情,對不對,他也是在路透社,就是要求他,就向他提問,因為發文章嘛,向他提問的時候,他才做了一個反應,他沒有進行任何,就是超出這個回答路透社的這個範圍。

但是這次的話就完全不一樣了,因為路透社的報導裡面是談到建潛艇的時候,其實是除了私人,也有國家的幫助的,那它就沒有提。但是對安倍的反應,就超出人們所想像的所有的反應了。這好像就是一個兩國外交糾紛了,但是一個平民怎麼能能引起一個外交糾紛呢, 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個人認為這個背景就是這樣的,那麼中共實際上對一系列的事情,它是憋著一肚子火,但是沒法發。

因為人家如果各個國家的這個議會代表團,它沒法向人家政府抗議的。因為人家是三權分立,政府管不了議會,所以它就借著這件事情發。那麼它很惱火的一點是,剛才破空先生已經講得很清楚了,就日本朝野以前一直有一個就欠中國的,欠中國以後呢,他們就把這個情,就把這個欠的這份情,就投射到中共身上去了,這是用錯了表情嘛。所以說中共說什麼,日本政界一般來說是很少去跟它回嘴的。

所以中共就是專門欺軟的,專門找軟的欺。反日有這麼多次在中國掀起來的,這中共背後操縱的這種反日的這個抗議活動,其實從日本來說的話是特別冤枉的,因為日本給中國的援助,在各方面討好中共。然後中共想什麼時候出氣的時候,就拿日本出氣。日本長期以來就處於這麼一個狀態的。到現在突然之間反了,所以中共覺得無法忍受。因此在這一系列的比較之下,它覺得還是去捏一下日本,可能還是軟一點的。

撿這個相對來說,它認為長期比較軟的日本捏一下。因為如果連日本都給反了的話,那麼中共就覺得它的面子就沒有了,它就沒有辦法再在這個國際上充大老了,我覺得它有這個擔心在。

主持人:但是您覺得日本如果真的像安倍所說的這種臺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就是美日同盟有事。如果真的是持這樣強硬的立場來講的話,中共是不是其實是相當忌憚的呢?這對它來說是不是真的會構成一種壓力,讓它會再想一想呢?

橫河:構成壓力倒是真的,這毫無疑問的。但是對於中共目前來說的話,我倒不覺得它會在冒險行動上會放鬆一點。因為現在大家怕的都是中共的誤判,就像英國軍情六處也是說,目前的國際形勢的緊張,絕大部分很可能真的是來自習近平本人對國際形勢的誤判。就是說他的自信已經超出了一般人想像了,就很多事情你是不可想像的。最近大家看的事情越來越多就發現,你想它怎麼能在國內就把自己的那些一個一個大企業就消失掉了。

然後那些大企業,大的這個甚至是行業,一下子就是幾百萬人幾百萬人的失業,就造成整個失業率增加,沒有一個領導人會做這種事情的。所以人家就對他的這個決策的方面是抱有相當的懷疑了。就是說不僅在國內政策,國際政策上,也可能會由於它的誤判。

橫河:那麼在這點上,中共當然是對於日本的這個態度,如果現在日本政府還沒有這麼明確化。但它是擔心明確化的,因為明確化以後呢,確實很可能會在其他的方面,就在立法層面上甚至在這個就是同盟條約上,會增加一些具體的內容,這個對中共來說肯定是不利的。但是我覺得還不足以影響到中共對這個局勢的判斷,這個是世界上現在目前最擔心的。

主持人:對,您剛才提到軍情六處的這個新的報告,我覺得也是一個近期發生的比較,就是大家比較關注的事情吧。因為畢竟它作為一個情報機關,然後它發的這個報告,直接說中共是最大的威脅啊,它說最大威脅之一,實際上就是最大威脅了。然後它說這個誤判,北京的誤判有可能導致戰爭,它這樣一份報告您覺得它的影響力,它的重要性和它的影響力有多大?

橫河:這個影響其實也是很大的。因為這個軍情它的這個報告呢,它跟一般的智庫不一樣,因為它是政府資助的,就是政府養著你,就是給政府提供情報和決策的依據的。所以說這個就和一般智庫,這個影響力就不一樣。你要回過頭來看一下,就是比較有影響力的,澳大利亞最開始就是對中共的這個滲透,進行反擊的時候,它就是由於澳大利亞情報部門,所收集到的情報證實了對澳大利亞政界的這個滲透,然後就變成了政府的決策的一個重要依據了。所以現在對英國來說的話,當然一方面是由於政府的政策已經有所調整,所以軍情才會朝這方面去研究,但軍情的研究最終又會反饋給政府做決策,所以這個影響力是相當大的。這就跟法國其實在這之前也有一個報告,您記得嗎?

主持人:對,沒錯。

橫河:法國的那個國防學院那個其中一個智庫,那個智庫就跟一般智庫不一樣了,所以他們也可能在國際上的這個,就是輿論界這個影響力沒有那麼大,但是對本國政府的決策影響力是相當大的。而且裡面特別提到了,就是目前現在已經變成一個共識了,就是中共現在越來越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威脅。

主持人:對,而且最新的有個美國的民調,也說美國人,也是大多數大概超過60%吧,說認為中共是對美國最大的威脅,而且其中好像20%的人說是擔心它的經濟,然後19%擔心的是軍事,17%的人擔心的是人權。

橫河:對,它這個報告實際上是就單一國家,就是美國人民認為單一國家對美國造成最大威脅的,這次是52%。你剛才講六十多,它是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總體美國有52%的人,認為中國,它指的中國其實就中共的力量,是對美國最大的威脅,而對這個俄國現在只有14%吧。

主持人:對,沒錯

橫河:這個比例相當大,因為這是有史以來美國第一次,對單一國家作為美國最大威脅看法的人數超半,就52%超過50%了,這是第一次。而且這個它是跟2018年比,你想2018年正好是貿易戰開打,而且是打得比較熱火的那一年。但是那個時候美國還完完全全,沒有把中共放成,就是美國的民意還沒有把中共當成最大的威脅,僅僅三年以後,發生這麼大的變化,和2018年的那個比例,那時候對中國認識是最大威脅的只有百分之二十多,現在到五十多,翻倍還不止。所以這個變化其實我覺得很大程度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因為一個國家的民意不大可能通過,特別是自由信息的國家,不大可能通過媒體的煽動,而且媒體其實也沒有煽動什麼。美國的主要媒體沒有煽動對中共的什麼成仇恨,或者是揭露什麼東西,沒有很明顯。是不容易受這個輿論影響這麼大的。所以只能說中共的一系列的表現,使得美國民眾和世界民眾開始認識到中共的這個威脅有多大,而且這種反應這種認識呢又明顯的施加,就是反饋到了政治人物的身上。因為政治人物做決策的話,他要看民意的。所以現在各個國家政治人物的反饋,其實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民意。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那破空先生也請您談一談,就是剛才我們說到軍情六處嘛,它的這個新的報告,也說北京的誤判可能導致戰爭。就是說現在大家都擔心習近平會誤判,這是不是,是不是真的是這麼回事,還是說大家都有點過於緊張了呢?這樣的一個判斷您覺得有多大的準確性?

陳破空:因為他的誤判已經有先例,就是中印邊境,因為中印邊境他的誤判,以為印度還像以前那麼落後,印軍還像以前那麼弱。然後中國國內又沒有相應的智庫,或者公開的言論的研究,結果這個就違反了一個中國的古禮,叫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個印軍反而知己知彼,就是印軍知道你共軍有多強,有什麼武器、部隊的人數,或者強弱、優點在哪裡,弱點在哪裡?但是中共的軍隊一直被蒙在鼓裡,上面沒有告訴他們印度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印度的這個軍隊的裝備,軍人的素質成立的這個山地師,都發生很大的變化。而中共的智庫也不發表這些報告。所以說中共的軍隊啊一直被蒙在鼓裡,所以跟印度一交手就吃虧,吃虧之後在去年到今年一年的交手中,都以共軍落敗而告終。如果出現傷亡都是對方的兩倍以上,這就說明這個習近平的誤判,信心滿滿,以為隨便可以搞定印度,往前推進,給自己來一點戰功或者軍功,以為在開疆拓土,建立帝王事業。所以說這種誤判是非常可怕。幸好中印是陸地國家,中印都是陸地國家,你這種誤判的推進就是在那方面,來來去去的推,雙方就是搞一些糾纏。但是如果他誤判到要去攻打臺灣,以為信心滿滿。他們誤判很多,就像1月6號,美國發生了國會山事件,中共開了一天的中央高層會議,閉門一天,他們誤判美國出現內亂了,出現內戰了,然後趁美國內亂內戰的時期就可以拿下臺灣了。說他們那個最高級的顧問王滬寧只到了美國六個月,對美國根本不了解,其他人對美國都是一知半解,甚至是一知半解都談不上。那個叫做什麼,像那個叫做什麼金燦榮,金政委這種人,說起來是外行,還說叫人家去投票,卻不給人家飯吃,說的話都不知道是聽起來有點像精神病一樣的,說是好像民主國家投票沒飯吃,讓人非常可笑,而他自己的子女就在美國,自己的兒子和女婿、媳婦就在美國。說這些精神分裂的表現,都可以看到,就習近平身邊沒有恰當的自然,也沒有敢跟他說真話的人,他自己就是個人膨脹,覬覦中國的國力達到這個程度了,中國的經濟什麼第二了,這個貿易經濟有多強了,有多少錢在口袋裡了,然後潛艇數也超過美國了等等,又認為自己有兩款武器超過美國,什麼超高音速導彈,還有一個什麼電磁炮,超過美國。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他有可能茫然行動,況且也為了自己的連任,為了自己長期執政,坐上一個紅色皇帝的寶座,也可能蠢動。所以這個軍情六處發出這個警報,說英國有四大敵人,就是排在第一的就是中共。那麼俄羅斯、伊朗和國際恐怖主義排在二、三、四。而英國軍情六處是世界著名的情報機構,它對外的反間諜機構,它是在二戰的時候發揮了關鍵的作用,它跟那個美國的中情局、蘇聯克格勃,還有以色列的摩薩德,齊名叫四大情報機構,像007電影主要就是以這個軍情六處的故事為背景,它在這個二戰中可以說是發揮作用是擊敗納粹德國取得了很大的作用。所以軍情六處發出這個警報,就是掌握了充分的情報,覺得要麼不爆發戰爭,要麼爆發戰爭的原因就是因為習近平的誤判,自我膨脹、頭腦發熱突然就幹一件事情,要麼就是以為自己有那個能力,要麼就是以為通過那個才能夠加固自己的權位。所以英國、美國、國際社會都不能夠低估,就是說要做好萬全的應變。

主持人:那您覺得近期發生的這些事情,比如說日本的表態也好,還是說多國幫助臺灣造潛艇也好啊,它其實至少讓中共看到了國際社會這種同仇敵愾,甚至是協助臺灣去對抗中共。那看到這些趨勢和事態的情況下,對中共是不是也構成了一定的這種,就是忌憚和壓力呢?

陳破空:本來事實上是這樣,但是由於中共的宣傳系統,在國內繼續愚弄人民,就是這個宣言的好像中共現在是非常強大,然後好像是拿下臺灣是一個所謂的正義的事業,然後好像各國在把因果關係倒置,好像各國在干預,好像是中國的內政。所以就讓這些小粉紅、老粉紅、五毛黨、自乾五這些民族主義的狂熱繼續的發酵。另外也是為了這個高層權力鬥爭,為了掌握權威,為了運用軍權,充分的彰顯軍權,他也可能鋌而走險。所以有可能做出一個距離事實相距很遠的一些判斷或者行為,就跟剛才橫河講了,明明你這些民營企業,明明你這些市場經濟,是這個經濟的生命線是非常重要,你掃蕩他們,就等於說你在經濟自殘,你在自毀,每一次掃蕩都是掃蕩了你的經濟的關鍵,營利的下金雞蛋的金雞母,甚至造成大量的失業,但他不在乎,為了權力為了黨內鬥爭不在乎。那就有可能對世界和平、周圍國家的穩定,他也不在乎,有可能輕而易舉。因為世界上過去造成大災難,都往往是這麼一些個人的因素。納粹德國的希特勒也好,有一套思想什麼日耳曼的優越怎麼樣,然後日本軍國主義認為是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共榮圈。就是有一些極端的這些獨裁者或者狂熱分子,他個人的思想就綁架了一個民族或者綁架了一個黨,然後造成了這個戰爭、區域戰爭或者世界大戰。所以國際社會的確是不得不防,但是對習近平來說有多大的教訓呢?我想他身邊這些智囊、這些酒囊飯袋,他只喜歡聽取悅於他的東西,不喜歡聽反對他的東西。現在國內的菁英都告訴我們了,說現在中國人進入這個時代,不是知識份子建言建議你做什麼,而是這個領導人拍了腦袋要做什麼,知識份子得做出解釋。像王滬寧、姜金泉給做出解釋,他為什麼做為什麼這麼合理,而不是你要給來建言的問題了。所以這樣把這個知識跟權力的關係就倒了過來,就權力凌駕於知識之上。這就使領導人、使元首、什麼統帥可能狂妄而不能自已,這就可能給這個黨或者國家甚至人類社會,帶來巨大的災難。

主持人:是,相當的危險。好,那這個問題我們先談到這兒。那說到世界對中共的對抗,其實最新的也是今天有一件事情,這個我也想請破空先生先評論一下。就是我們看到說今天國際女子網球協會,就是很讓人意外的宣布說暫停在中國包括香港的全部賽事。但事先它也表示過:如果你中共不給我個說法,我們就很可能把這個市場關閉。但是大家可能沒有想到他這麼果斷,現在就開始做了。那麼就說明中共在彭帥事件上,比如說前一陣又是什麼E-mail、又是照片、又是視頻什麼的,沒起到作用。那就是WTA為什麼不買帳?然後他為什麼能夠做出這樣的一個決定呢?您怎麼看這個事情。

陳破空:這個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做出的決定是非常了不起的,非常勇敢的,是國際社會體育這個協會的一個帶頭人,弄潮兒。因為在這之前整個國際社會都在怪罪他們,包括媒體、人權組織,都說這些體育組織都是錢迷心竅,都是金錢,好像只有它們。

主持人:以NBA為代表。

陳破空:然後基本上對強權低頭,包括現在國際奧委會還有國際足聯都在向中共的低頭,甚至鬧出一些行賄、受賄的腐敗醜聞。但是這次這個WTA的確是非常勇敢,因為WTA在之前,它在2019年的時候,跟中國達成了10年協定,就是把這個賽事轉到中國的深圳。而深圳修了12,000人的大場館來迎接,而且把獎金提高了雙倍,炫耀自己有錢,說這個總獎金額達到1,400萬美元,而冠軍的獎金達到462萬美元,說是歷屆賽事都是雙倍的加碼。然後要把好像世界網球女子協會,未來10年都由中國來壟斷,那麼這裡還涉及了很多的廣告收益。這次WTA毅然放棄,當時外國媒體還批評WTA世界網球女子協會說是向錢看,去中國那邊向強權低頭。但是僅隔兩年,他們就放棄,帶頭放棄而且放棄了隨後就是明年11戰的比賽,還放棄了幾億美元的廣告收入,在未來10年是數十億美元的廣告收入都放棄了。

而放棄的理由就是因為彭帥,說彭帥我們雖然知道她在哪裡,比如在北京、天津,但是我們並不知道她是否自由、是否安全。北京政府、中共當局應該做一個交代,應該有獨立的透明的調查,它沒有這麼做,讓我們感到非常失望。而且說,如果2022年可以想像,如果往年在這邊比賽的話,我們的運動員、我們的教練員、我們的工作人員,都可能感到身心不安全。所以這個理由的話,就說明中共前一段時間的表演也很拙劣。中共用錄像、用相片、用E-mail來發,但是裡面沒有顯示彭帥自己的聲音,第一。第二全部是別人代發,這第二,再一個這些發的人跟她毫無關係。有的是什麼是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跟體育都沒關係,還有一個是什麼特工丁麗,根本不知道哪裡來的人,還有什麼海外媒體CGTN環球電視網。你這些東西的代發,反而就是一個拙劣的表演,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就是欲蓋彌彰,就是在向國際社會證明彭帥有事,彭帥不自由。那個丁麗說的話露了馬腳,她說彭帥在北京家中,她在家裡活動自由。在家裡活動自由,想一想這不就是軟禁嗎?在家裡活動自由,在北京的家中休息。你怎麼不說她就在北京市到處走來走去呢?所以你只要彭帥自己沒出聲,自己沒有獨立的用電話、電郵跟外界聯繫,沒有國際走動,那就說明她受到了監控。在中共所有這些拙劣的宣傳,給外界一個印象就是一個詞「國家恐怖主義」,它在反覆定義「國家恐怖主義」。所以讓外國不寒而慄,讓國際社會不寒而慄,讓這些體育運動員不寒而慄。所以說國際女子協會這次做出了非常正確的選擇,但願是個國際體育界的一個非常好的示範和楷模。

主持人:是,表率。是,橫河先生也請您評一評,因為我看網上人說以前都是中共威脅國際社會、威脅國際組織,現在終於有一個國際組織站出來對中共說,你不給我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所以您怎麼看這個事情?

橫河:這個跟WTA的特性有關的。這個女子網球實際上是一個循環賽,他們啟動是七十年代的時候,當時開創這個WTA的,就是一個當時最著名的女子網球運動員。她們因為不滿意男運動員的收入比她們高,就是說她們同樣賽事但男運動員他們是明確規定的,男運動員最高的獎金收入是女運動員的12倍。所以她們當時就是因為不滿意這個,然後當時最頂尖的9個運動員組織了這個WTA的前身。就是我們自己組織起來,所以它是運動員組織起來的組織,嚴格的說它不是一個國際組織,它是一個運動員自己的組織。所以這一次他們頂尖的運動員都開始發聲的時候,這個組織就考慮到他們一直到現在他們的管理層都是屬於獨立的Independence。就是它和別的國際組織的體育組織是不太一樣的。因為參加這個比賽、參加這個賽事,從開創人開始都是要爭取婦女權利的。所以當這個性騷擾、這個前政治局常委對她們其中一名成員的性騷擾不能夠得到回答的時候,對於他們大部分的運動員來說是不能容忍的。因為他們就是在這麼一個文化下,就他們自己的WTA的文化就是這樣的。所以說她這一次是董事會一致同意,是因為她們整個循環賽就是運動員自己的事情。所以鮑爾德必須聽她們的話,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現象。但是我想這個特殊現象之所以在今天能夠爆發出來,能夠真的放棄這麼多獎金,這麼多的經濟利益,能夠做出這一點跟國際形勢的變化也有關係的。但是我希望的是就是其他的國際組織,其他的體育運動的國際組織,也能夠像WTA女子網球協會那樣子,站起來對中共說不。我相信這應該是打響第一炮的,以後我希望能夠更多。

主持人:對,所以很多人說現在WTA這個舉動對國家委會IOC構成了很大的壓力。就說他們多少要表點態,你是不是有一句話不說、什麼事都不做,而且對於其他的跟冬奧有關的這個組織也好、機構也好、政府也好,是不是能夠起到一個示範的作用呢?您怎麼看。

橫河:因為這個事情,現在其實很多人都在報導,西方媒體也都在報導這件事情,對其他的運動員其實也會造成很大的壓力。當然因為在這之前這些國際組織、國際奧委會已經在受到很大壓力了,但一旦現在女子網球協會站出來以後,那麼對於國際奧委會的壓力就會更大。因為國際奧委會畢竟在彭帥這件事情上,是起了一個幫中共大外宣起作用,扮演了這麼一個角色。那麼這個對國際奧委會已經是一個醜聞了,等於是他幫它說了,他沒有把彭帥跟他們對話的所謂錄影全部拿出來,是自己用文字重新敘述了幾個最關鍵的地方。就他們認為這明顯是中共希望他們講的,所以現在對國際奧委會絕對是一個非常大的壓力。因為對於彭帥來說的話,當然一個是女子網球,另外一方面就是當時彭帥不找女子網球協會去找了國際奧委會,這就是一個最大的問題了。就是這是中共的國家公關所做出來的事情,國際奧委會人家為什麼找你?你為什麼就這麼乖的就替它說話了?這兩條對於國際奧委會來說,它如果不做出一個回答來說的話,對它的這個聲譽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主持人:對,所以WTA也不買帳,說:你也沒找我來視頻通話,我為什麼要相信你。好的,破空先生最後一個問題也問問您。就說因為當時彭帥事件出來,這個在社交媒體上熱搜詞是「彭帥在哪裡?」後來就變成了「張高麗在哪裡?」「Where is張高麗?」所以對於WTA在今天的聲明中也再次強調,他重申說:對於彭帥提出的這個性侵問題,一定要有全面透明的這樣一個調查。所以您覺得張高麗,中共會讓他露個面或者是在這樣一個問題上中共怎麼應對呢?

陳破空:中共這方面來說,它不是人民選舉的政府,它是一個權貴集團、腐敗集團組成的一個政府。它是黨的利益高於一切,這些領導人的權力高於一切。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要保的是保這個黨、保這個政權、保這個人。所以中共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同樣,彭帥在曝光和投訴這些問題,他們不解決被投訴的人,是解決申冤的人、曝光的人,所以這是中共的邏輯。但是中共也是很笨,如果是為了北京冬奧會的舉行,它完全可以一邊法辦張高麗,反正你要全面從嚴治黨,全面從嚴依法治國,你試一下嘛。另外就是讓彭帥獲得充分的自由,那北京冬奧會這個汙名立解。但是中共就是為了這個黨的利益,有可能連北京冬奧會都做出巨大的犧牲。所以當然這個事情還沒有最後的結果,在二月份之前能不能發生戲劇性的結果?比如張高麗受到某種查處,既有腐敗問題也有性醜聞的問題,受到某種查處,然後彭帥也能夠還她的自由身。在這樣的情況下也許對中共是一個解套。但是在目前的這種專制黑雲,這個權利內鬥這些非常不透明封閉的情況下,外界很難做出一個判斷。應該說不樂觀,應該總體來說看上去很悲觀,就彭帥反而再繼續的以一種變相軟禁的方式失去自由,而張高麗有可能是逍遙法外。這幾乎是中國的常態。

主持人:那您覺得在國際對奧運抵制的這個問題上,因為現在離冬奧還有兩個月,最終有可能走多遠呢?

陳破空:最多可能走得遠?我想現在外交抵制是肯定的,就是各國的人尤其是民主國家、正常國家、西方國家領導人不會去。那麼中共就假裝阿Q心態說:沒有邀請。其實它肯定邀請了,它就給中國人說沒有邀請。第二它可能組織一下第三世界國家去,但是它最在意的是普京去不去。但是這時候俄羅斯接到邀請了,但是說還要考慮一下,要研究再回答。中共方面就假裝說中俄在緊密磋商,這個普京本身的猶豫的態度,就給中共很大的打擊。並不是第一時間就表態愉快地邀請就馬上去,而是在磋商之中,這就很微妙,就有可能普京要對中共討價還價。就普京要考慮各國都抵制,我一個人去了這不是政治代價嗎?那你要給我什麼樣的經濟補貼?比如說對俄羅斯有什麼援助。同樣如果它要請一些別的國家,可能人家都要伸手要你援助,也就是你中共要給人家進貢、花點大價錢,才能把人請到那裡。總之,現在中共是非常的狼狽,所以這個黨內的政治鬥爭、內部的權力鬥爭的演譯,也在一定程度上左右。所以這次我認為事情可能比較複雜。

主持人:是,好的,那非常感謝今天二位的精彩點評,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
政論家:陳破空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