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科學傻了」面對變異病毒束手無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4日訊】【今日點擊】(4255-2)

提要
「科學傻了」面對變異病毒束手無策?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以色列一個打三針的,四十來歲的醫生,早在10天前他其實就是這病毒了,習氏變種,但他不知道。做了10個手術、到倫敦出差、參加了年會,有party,有酒會什麼都有,一路跟著媳婦哪兒都去了,幾百人跟他直接接觸過。他昨天說了,壞了,我弄了習氏病毒了。
但是與他接觸過的所有人進行檢測,只有一個同事出現了症狀,就是出現了感染的可能,跟他接觸的所有人沒事。那這個作為新聞報導出來了,連作為醫生的他自己說到底為什麼?跟大家分享這集節目的下半部分。

那疫情習變種病毒襲捲全世界,造成全世界非常的恐懼,而恐懼的本身其實就是政客玩弄的東西,跟媒體喧囂賺錢,福克斯就這麼講的。這個疫情從來不害人,這個疫情出來得很突然,他們非說是傳染的。它不是,我是說到點就出來了,它非說是傳染的。跟大家看看這故事:馬來西亞第一例,打全針的,沒症狀。說傳染風險比Delta跟Beta高了3倍,南非研究的,但沒人聽南非的對不對。疫情最早出來的,研究病毒的,他說這個疫情沒事,襲擊年輕人,咳了兩聲就好了,不傷害人,沒人聽他的。聽了他的,如果聽了他的話,這政客怎麼玩傢伙,他怎麼偉大啊,對不對。那媒體誰看啊,競爭多激烈啊。醫生沒有救死扶傷的,只有賺多少錢的。

這個東西,輝瑞的老闆說了,我們的疫苗是有點不好使,但我有藥片,我藥片,我的藥片好使。賣藥的,他不是醫生,他是個賣藥的。大家要面對,這是天意,它代表著人類道德的衰敗。我們可不反對人賣藥,咱也反對不了,哪管得了那麼多事。我只想說我們從不同的角度看待這件事情,是不是。你別光看臉,光看臉沒有韻味是吧,你看看後邊身,你看後腦勺,會引起你無盡的遐想跟瞎想,都可以的,這是生命的一部份。夏威夷社區傳染,那首例確診人去年曾經染疫過。這話什麼意思?這話什麼意思?你沒有免疫力,打針的不管用,得過的也不管用。社區傳染速度空前,二次感染多,但大多是輕症,它根本沒重症。

「科學傻了」面對變異病毒束手無策?

這家媒體,台灣媒體,就跟那個民主黨的概念差不多,這裡沒重症,但多輕症。它就沒有重症。沒有上醫院,連吃藥都沒有,他也沒藥吃。紐約出現了5個,4個在紐約市,全是打針的。希臘、印度各自發現了,2個全打針的,全打兩針。爆發了全球最大聚集的,挪威中標者在過聖誕節,說60個人恐怕確診。瑞士國際學校2個人確診,全打針的,全校2000人隔離。2個人確診2000人隔離,學校全都打針的,現在所有這些國家,學校都打針,從5歲一直往上打。這東西是傳染的嗎?我想說的是這意思。坐地大家喊著口號,一起傳染,神經病啊。你早晨鍛鍊跑步都沒有跑這麼齊的,對不對,但是該發燒的發燒,該出流感的,天一冷了就有人感冒了,為什麼?是到點了就感冒了。

這是瑞士,這是南韓,這是挪威,前後的時間,15、6個小時,它怎麼傳染的?你啐過唾面試試,能啐多遠?我開玩笑。科學成為了巨大的欺詐,當他沒有能力解釋的時候,他可以解釋得頭頭是道,他那個嘴都是豎著說的,沒天沒地。我說什麼叫豎著說的,天狗魚豎著說的,沒天沒地,上吞天、下欺地,為什麼?因為他什麼都不知道。這是昨天晚上的福克斯的一篇報導,Ingraham是福克斯晚上的一個,就是它一共有四台節目,這其中一台,包括卡爾森,包括漢尼提,然後Ingraham就唯的一個女士。然後在她深夜的時候,是一個調侃節目,這是福克斯每天晚上的台柱子,這是它的台柱子。這四台節目,佔了福克斯每天的流量70%,可能。她就講拜登完全為了取悅媒體,讓媒體人高興,美國對於他無所謂。今天的價值觀是這個。

迦納34名返國的旅客全是這病毒。全世界等同時間埋藏在身體裡的病毒,以習變種的方式再次呈現出來。就是都下了種子了,到了點了一起冒芽了,對不對, 北半球冒芽了,那南半球就收果實了,它其實是這個,今天連這個他都沒得認識。疫苗仍然有效,傳播率很高,病毒量很低,這是聖誕禮物。你看,我們剛才跟大家說吧,那打三針的,它不是人們認知的那種傳染,它是很有選擇性的。以色列是打三針最多的,四百多萬人,42%,那在這個背景之下,它可以出現這樣的症狀。但是在媒體宣傳中,是以這樣的方式宣傳,我說的是這個意思,就是我們看到東西不是那麼回事兒。各國禁止航空來堵病毒,WHO說提升疫苗覆蓋率更加有效。

提升疫苗覆蓋率更加有效,我們看到的,幾乎所有國家,第一個感染的都是打兩針的,幾乎所有國家開始感染的都是打兩針的。病毒飆升神速,新疫苗趕不及。你說這都是什麼專家?這是什麼媒體?這是什麼專家?你把兩新聞就這麼對著一放,你說我們普通人是不是就像傻瓜一樣?就像砧板上的肉是一樣的,左一刀右一刀,左一刀右一刀,他都告訴你我這一刀為什麼,那一刀為什麼,這一刀為什麼,這一刀為什麼。你在那兒躺半天,我沒招你啊。人說我說什麼意思?我說的意思就是科學到頭了,科學沒有任何能力去應對人類所帶來的故事。可是科學絕不認錯,科學從來沒有錯誤,什麼時候你見過說科學是錯誤的?反科學你就是反革命對吧。

人們的認知、愚蠢,不給人這樣的教訓,人們回歸不到神的尊嚴的途徑。不給今天人的這樣的教訓,人們回歸不到對神的認知。有人說胡說,遍地都是宗教,遍地都是教堂。去教堂裡,拿了3塊錢,跟神說今天我給你買香了,我一會兒出門,我花了三塊錢,你得讓我掙30,要不然你不是神。有來無往非禮也,他跟神講這個的。英國單日增加了5萬4。這個疫情的途徑,從新加坡就到了南韓,南韓飆升之後到了德國,德國昨天是7萬,然後隨後英國出來,它按著國界走的,不是我們以為這麼橫著傳染的,但現在的解釋都是橫著傳染的。所以活該,這是命運這是活該,當人們認知的水平,科學認知的水平,是一個完全錯誤的概念,而絕不認錯的時候,這就是我們今天的命運。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