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學博士:我們全家是怎樣戰勝了COVID-19

突破觀念+一套自制飲食方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4日訊】我的家人在今年夏天感染了中共病毒(COVID-19),但我們在兩個半星期內完全康復,沒有出現任何後遺症。而其他人就沒有這麽幸運了。

根據美國物理醫學和康復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Physical Medicine and Rehabilitation, AAPM&R)的一份報告,截至11月,有300萬至1000萬美國人正在經歷COVID帶來的後遺症,其中可能包括疲勞、疼痛、腦霧(即認知功能障礙)、神經系統問題、移動問題和呼吸短促等。我想分享我的家庭如何擺脫COVID-19,希望我們的故事能給別人帶來鼓勵。

基於我們在特定時期實施的不同策略,我把所經歷的COVID-19之旅分為三個階段,即COVID發病前、COVID發病中、COVID發病後。這些信息僅供參考。我不是在診斷或治療COVID-19,只是分享對我的家庭有效的補救措施。

COVID發病前

2020年初,當世界陷入恐慌、美國進入封鎖狀態時,我和丈夫分析了形勢,得出結論:COVID-19的命運將與1918年爆發的西班牙流感相似,原始病毒的後代至今仍在。因此,雖然我們採取了預防措施,但我們相信,無論我們隔離多長時間,保持社交距離或戴上口罩,我們最終都可能感染COVID-19。因此,雖然我們的家庭已經很健康,並且沒有合並癥,但我們決定在精神、身體和情感上都做好準備。我們專註於幾個關鍵因素:

攝取營養密集型食品。我們已經每天食用營養豐富的有機食品,所以我們只是繼續這種做法。我們還繼續放棄食用容易引起炎癥的食物,如精製糖和乳製品。

在需要的時候補充營養。大約每週兩次,我們在飲食中補充維生素C、B族維生素以及多種維生素和礦物質。

減少壓力。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增加了更多的休息,從我們的日程安排中刪除任何不必要的任務或約會。此外,我們每天增加了一起歡笑和遊戲的時光,例如在早餐時講笑話,在下午玩棋盤遊戲,在院子裡追趕孩子們等等。

增加益生菌的多樣性。我們通過發酵食品和有機蔬菜的攝入獲取額外的益生菌。我們還增加了原始益生菌的攝入量,多數是從食物中獲取,包括我們最喜歡的芹菜、洋蔥和菊芋。

增加運動。從瑜伽到步行再到彼拉提斯(Pilates),每天我們都在有意無意地運動身體,以活動關節,刺激淋巴系統,協助清除毒素。

實踐感恩。我們已經每天都在實踐感恩,例如,在每頓飯前,我們都對三件事表示感謝。

我相信我們的COVID病發前準備計劃,對我們的完全康復至關重要。然而,這個環節卻往往被主流媒體和保健醫生所忽視。根據我們的經驗,遵循這項前期準備計劃不僅幫助我們的身體建立復原力,而且還促進了我們的心理健康。我們沒有採取被動的角色,讓恐懼占據主導地位,而是主動地專註於積極的事情。我們當時沒有意識到這些益處,但是一旦被感染了COVID-19,我們「能行」的觀念最終成為了我們戰勝疾病的最關鍵因素。

罹患COVID疾病

我的兩個兒子最先出現了COVID癥狀,隨後是我自己,然後是我丈夫。我們的第一個癥狀都是極度疲勞,它突然出現,把我們擊倒在地。除了疲勞之外,我們家庭的每個成員都經歷了不同的癥狀組合,需要不同的治療。因此,我把這部分內容做了相應的劃分。

我的兩個兒子

我的兩個兒子分別是7歲和11歲,他們都出現了微弱癥狀,即疲勞和發燒。我們密切關注發燒情況,但並沒有壓制這種狀態,相反,我們協助他們的身體進行排毒,這正是發燒的目的所在。我們確保他們保持水分,並通過在額頭和頸部塗抹冷布來緩解不適,同時還通過撫慰性的語言和身體接觸,來提供情感支持,例如抱著他們,在我們懷裡慢慢搖晃。

發燒持續了幾個小時,剩下的唯一癥狀就是疲勞。在大約一週的時間裡,孩子們獲得了充足的休息,同時食用營養豐富的食物,並每天補充維生素C,我的兩個兒子都完全康復了。

我10個月大的女兒

幸運的是,我女兒沒有出現任何病毒感染的癥狀。我在她的飲食中補充了有機針葉櫻桃粉(organic acerola powder),來增加她的維生素C攝入量。除此之外,我沒有改變她的日常生活或生活方式。

丈夫和我

我們感染COVID後的第一個癥狀是疲勞,比我們的孩子所經歷的更嚴重。前一刻,我們感覺很好,下一刻,感覺好像所有的能量都被瞬間從身體裡抽走,甚至連睜開眼睛都很累。最初我們能做的就是躺在地板上。

西娜‧麥卡洛(Sina McCullough)的家庭照。

因此,我們立即遵循我準備的「COVID-19治療方案」,還有幾樣我們的身體似乎特別渴望得到的東西:

補充劑。我們每天食用維生素C、維生素D、B族維生素、鋅和姜黃,以及草藥補充劑,包括黑接骨木提取物、紫錐菊提取物、黃芪根提取物、穿心蓮葉提取物和卡姆果(Myrciaria dubia)。

精油。某些精油也被證明對COVID-19的感染有幫助,因此,每天我都在淋巴結上塗抹稀釋的白千層精油(melaleuca essential oil)。我還將稀釋的薄荷精油塗抹在鼻子下面,以幫助清理鼻竇。必要時,我們還利用鹽水沖洗鼻腔以緩解鼻塞。

營養豐富的食物。在每一餐中,我們都食用營養豐富的有機食品。我們太疲勞了,無法做飯,但幸運的是,我們在冰箱裡保存了一些自製的有機食物。因此,我只是簡單地重新加熱了這些飯菜。

鹽。有趣的是,我們都渴望攝取鹽——大量的鹽。這並不是計劃中的一部分。雖然已經在食物中加入了大量的鹽。然而,我們的身體想要更多。事實上,如果我今天在食物中加入那樣大分量的鹽,我想我們都吃不下了。

洋蔥。同樣有趣的是,我對洋蔥的渴望。我喜歡洋蔥,我的身體每天至少要吃一個大洋蔥。然而在我痊癒後,我發現洋蔥因其抗炎、抗血栓和抗病毒作用,被一些科學家提議作為COVID-19的可能早期治療方法。

草本茶(Herbal Tea)。我喝了各種有機草本茶,這取決於我的身體在某一時刻需要什麽。最有幫助的茶是蒲公英根、牛蒡根、刺蕁麻葉和檸檬茶。

液體。我們每天至少喝70盎司的純淨水。

休息。我們很快了解到,疲勞是有周期的。我在頭三天經歷了極度疲勞,隨後有一天感覺好了。然後,疲勞再次出現。

我們每個人總共有三個疲勞周期。幸運的是,我丈夫的周期比我晚兩天,所以我們能交換照顧孩子。

我們還確保不過度勞累,而只做一些最基本的事情,如照顧孩子和重新加熱食物,以此來保存我們的能量。清潔房子和修剪院子等任務被放在後面。

運動。我們在第二天意識到,運動身體很重要。我們需要在休息和運動之間找到平衡點,使身體不至於因缺乏運動而疼痛。要找到這種平衡是很困難的,因為每次我們覺得自己有力量活動的時候,能量很快就會被耗盡。因此,我和丈夫成為了「運動夥伴」。

我們開始鼓勵對方在家裡走動,這很快發展到在戶外散步。我們都發現,一旦我們克服了最初與步行有關的疲勞和疼痛感後,運動就是我們康復的關鍵組成部分。每次我們開始散步時,大約在3到5分鐘內,疼痛就會消退,我們的精力也會增加。因此,運動被悄然加入到我們的日常治療方案中。

其它措施

使用上述方案,我在大約兩週內恢復了90%,但仍然要承受間歇性的精力下降和輕度腦霧——這都是長期COVID癥狀。那麽,是什麽幫助我實現了剩餘10%的恢復呢?禁食。

我有24小時滴水未進,然後一切都改變了。我覺得很神奇!我的頭腦變得非常敏銳,我的精力達到了峰值!自從那次禁食後,我沒有再出現任何癥狀或COVID-19後遺癥,而且已經過了5個月。有趣的是,一些科學家最近開始支持禁食來預防和治療COVID-19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我的丈夫需要在我的原始方案之外,進行額外的補充治療,因為他受COVID-19的影響最大,可能是因為他天生對呼吸道感染極為敏感。他出現了深度咳嗽,以及肺部積液。大約有兩天時間,他幾乎要咳吐了。由於COVID-19感染可以迅速加重病情,我努力關注他的咳嗽,並一度決定,如果咳嗽在24小時內沒有改善,我將堅持讓我丈夫去醫院。為了減緩咳嗽,我們在他的治療方案中增加了兩個關鍵步驟:

自然藥物。每天三次,他吸食天然藥物。我把紅洋蔥切成片,放在一個有過濾水的鍋裡,並用小火加熱。然後,我加入了兩滴白千層精油。接下來,我丈夫用毛巾蒙住頭,靠在鍋上,儘可能深地呼吸蒸汽,持續3到5分鐘。

大蒜。每天晚上,每天兩到三次,我們將大蒜塗抹在他的腳底。大蒜中的特定化合物已被科學證明有助於對抗COVID-19,防止病毒進入人體細胞並激活抗氧化途徑,幫助你的身體對抗感染。

根據美國化學學會(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的說法,大蒜中的一種主要治療化合物,可以穿透皮膚進入血液,並到達你身體的各個部位,包括嘴、肺和鼻子。因此,我把大蒜瓣切成兩半,抹上橄欖油,並把它們粘在我丈夫的腳底。聽起來可能匪夷所思,但這最終是治療他持續深度咳嗽的最有效方法。

他在白天從不平躺。當他需要休息時,我們確保用枕頭把他支撐起來。此外,即使在咳嗽嚴重的時候,他也會持續活動身體。

幸運的是,通過增加這些額外的步驟,咳嗽減輕了,他的肺部得到了清理,病情也迅速改善了。和我一樣,我丈夫大約在兩個半星期內就康復了,而且他沒有出現過COVID後遺症。

COVID病後

當我回顧全家治癒COVID-19的過程時,我確信,雖然我們的方案是有效的,但它缺少了一個關鍵部分:突破觀念

在我們治癒過程的第三天,丈夫和我意識到,我們都不知不覺地抱著對COVID-19的恐懼。在看到中國的疫情實況和新聞中聽到許多絕望的故事後,我們感到害怕。如果我們是那些看起來「健康」但還是死了的人,怎麽辦?如果幾個月過去了,我們還在生病怎麽辦?在染疫期間,我們的精神有時陷入了極度擔憂。

然而,我們知道,「恐懼」會使我們繼續生病。因此,我們達成了一個協議。我們決定將我們的觀念,從恐懼轉變為感恩。我們告訴自己的頭腦和身體,感染症狀並不比普通感冒嚴重,我們完全有能力戰勝它。我們告訴自己,我們會完全康復。而且,隨著這種觀念的轉變,恐懼被清除,這就為感恩提供了空間。

我們變得感恩。事實上,我們全家每天都在說著感恩的話,感恩我們在生病中仍有頑強的毅力,感激我們的身體能夠完全康復。這聽起來可能很奇怪,但在我們生病之前,我們並沒有意識到我們對「如果」的恐懼有多嚴重。

然而,現在我們終於可以放棄這種恐懼,體驗我們在COVID大流行之前所擁有的精神自由。我們不再需要擔心我們是否或何時會感染,或者我們是否會成為一個統計數字。我們將戰勝它!大約兩週後,這一信念成為了現實。

現在已經過去5個月了,我們從來沒有擔心過COVID-19。它已經成為過去,一去不復返了。

西娜‧麥卡洛(Sina McCullough)擁有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營養學博士學位,還是一位草藥大師。

原文:How My Family Beat COVID-19 刊於英文大紀元網站。

(記者蕭靜編譯報導/責任編輯:徐耕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