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养学博士:我们全家是怎样战胜了COVID-19

突破观念+一套自制饮食方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04日讯】我的家人在今年夏天感染了中共病毒(COVID-19),但我们在两个半星期内完全康复,没有出现任何后遗症。而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根据美国物理医学和康复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hysical Medicine and Rehabilitation, AAPM&R)的一份报告,截至11月,有300万至1000万美国人正在经历COVID带来的后遗症,其中可能包括疲劳、疼痛、脑雾(即认知功能障碍)、神经系统问题、移动问题和呼吸短促等。我想分享我的家庭如何摆脱COVID-19,希望我们的故事能给别人带来鼓励。

基于我们在特定时期实施的不同策略,我把所经历的COVID-19之旅分为三个阶段,即COVID发病前、COVID发病中、COVID发病后。这些信息仅供参考。我不是在诊断或治疗COVID-19,只是分享对我的家庭有效的补救措施。

COVID发病前

2020年初,当世界陷入恐慌、美国进入封锁状态时,我和丈夫分析了形势,得出结论:COVID-19的命运将与1918年爆发的西班牙流感相似,原始病毒的后代至今仍在。因此,虽然我们采取了预防措施,但我们相信,无论我们隔离多长时间,保持社交距离或戴上口罩,我们最终都可能感染COVID-19。因此,虽然我们的家庭已经很健康,并且没有合并症,但我们决定在精神、身体和情感上都做好准备。我们专注于几个关键因素:

摄取营养密集型食品。我们已经每天食用营养丰富的有机食品,所以我们只是继续这种做法。我们还继续放弃食用容易引起炎症的食物,如精制糖和乳制品。

在需要的时候补充营养。大约每周两次,我们在饮食中补充维生素C、B族维生素以及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

减少压力。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增加了更多的休息,从我们的日程安排中删除任何不必要的任务或约会。此外,我们每天增加了一起欢笑和游戏的时光,例如在早餐时讲笑话,在下午玩棋盘游戏,在院子里追赶孩子们等等。

增加益生菌的多样性。我们通过发酵食品和有机蔬菜的摄入获取额外的益生菌。我们还增加了原始益生菌的摄入量,多数是从食物中获取,包括我们最喜欢的芹菜、洋葱和菊芋。

增加运动。从瑜伽到步行再到彼拉提斯(Pilates),每天我们都在有意无意地运动身体,以活动关节,刺激淋巴系统,协助清除毒素。

实践感恩。我们已经每天都在实践感恩,例如,在每顿饭前,我们都对三件事表示感谢。

我相信我们的COVID病发前准备计划,对我们的完全康复至关重要。然而,这个环节却往往被主流媒体和保健医生所忽视。根据我们的经验,遵循这项前期准备计划不仅帮助我们的身体建立复原力,而且还促进了我们的心理健康。我们没有采取被动的角色,让恐惧占据主导地位,而是主动地专注于积极的事情。我们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些益处,但是一旦被感染了COVID-19,我们“能行”的观念最终成为了我们战胜疾病的最关键因素。

罹患COVID疾病

我的两个儿子最先出现了COVID症状,随后是我自己,然后是我丈夫。我们的第一个症状都是极度疲劳,它突然出现,把我们击倒在地。除了疲劳之外,我们家庭的每个成员都经历了不同的症状组合,需要不同的治疗。因此,我把这部分内容做了相应的划分。

我的两个儿子

我的两个儿子分别是7岁和11岁,他们都出现了微弱症状,即疲劳和发烧。我们密切关注发烧情况,但并没有压制这种状态,相反,我们协助他们的身体进行排毒,这正是发烧的目的所在。我们确保他们保持水分,并通过在额头和颈部涂抹冷布来缓解不适,同时还通过抚慰性的语言和身体接触,来提供情感支持,例如抱着他们,在我们怀里慢慢摇晃。

发烧持续了几个小时,剩下的唯一症状就是疲劳。在大约一周的时间里,孩子们获得了充足的休息,同时食用营养丰富的食物,并每天补充维生素C,我的两个儿子都完全康复了。

我10个月大的女儿

幸运的是,我女儿没有出现任何病毒感染的症状。我在她的饮食中补充了有机针叶樱桃粉(organic acerola powder),来增加她的维生素C摄入量。除此之外,我没有改变她的日常生活或生活方式。

丈夫和我

我们感染COVID后的第一个症状是疲劳,比我们的孩子所经历的更严重。前一刻,我们感觉很好,下一刻,感觉好像所有的能量都被瞬间从身体里抽走,甚至连睁开眼睛都很累。最初我们能做的就是躺在地板上。

西娜‧麦卡洛(Sina McCullough)的家庭照。

因此,我们立即遵循我准备的“COVID-19治疗方案”,还有几样我们的身体似乎特别渴望得到的东西:

补充剂。我们每天食用维生素C、维生素D、B族维生素、锌和姜黄,以及草药补充剂,包括黑接骨木提取物、紫锥菊提取物、黄芪根提取物、穿心莲叶提取物和卡姆果(Myrciaria dubia)。

精油。某些精油也被证明对COVID-19的感染有帮助,因此,每天我都在淋巴结上涂抹稀释的白千层精油(melaleuca essential oil)。我还将稀释的薄荷精油涂抹在鼻子下面,以帮助清理鼻窦。必要时,我们还利用盐水冲洗鼻腔以缓解鼻塞。

营养丰富的食物。在每一餐中,我们都食用营养丰富的有机食品。我们太疲劳了,无法做饭,但幸运的是,我们在冰箱里保存了一些自制的有机食物。因此,我只是简单地重新加热了这些饭菜。

盐。有趣的是,我们都渴望摄取盐——大量的盐。这并不是计划中的一部分。虽然已经在食物中加入了大量的盐。然而,我们的身体想要更多。事实上,如果我今天在食物中加入那样大分量的盐,我想我们都吃不下了。

洋葱。同样有趣的是,我对洋葱的渴望。我喜欢洋葱,我的身体每天至少要吃一个大洋葱。然而在我痊愈后,我发现洋葱因其抗炎、抗血栓和抗病毒作用,被一些科学家提议作为COVID-19的可能早期治疗方法。

草本茶(Herbal Tea)。我喝了各种有机草本茶,这取决于我的身体在某一时刻需要什么。最有帮助的茶是蒲公英根、牛蒡根、刺荨麻叶和柠檬茶。

液体。我们每天至少喝70盎司的纯净水。

休息。我们很快了解到,疲劳是有周期的。我在头三天经历了极度疲劳,随后有一天感觉好了。然后,疲劳再次出现。

我们每个人总共有三个疲劳周期。幸运的是,我丈夫的周期比我晚两天,所以我们能交换照顾孩子。

我们还确保不过度劳累,而只做一些最基本的事情,如照顾孩子和重新加热食物,以此来保存我们的能量。清洁房子和修剪院子等任务被放在后面。

运动。我们在第二天意识到,运动身体很重要。我们需要在休息和运动之间找到平衡点,使身体不至于因缺乏运动而疼痛。要找到这种平衡是很困难的,因为每次我们觉得自己有力量活动的时候,能量很快就会被耗尽。因此,我和丈夫成为了“运动伙伴”。

我们开始鼓励对方在家里走动,这很快发展到在户外散步。我们都发现,一旦我们克服了最初与步行有关的疲劳和疼痛感后,运动就是我们康复的关键组成部分。每次我们开始散步时,大约在3到5分钟内,疼痛就会消退,我们的精力也会增加。因此,运动被悄然加入到我们的日常治疗方案中。

其它措施

使用上述方案,我在大约两周内恢复了90%,但仍然要承受间歇性的精力下降和轻度脑雾——这都是长期COVID症状。那麽,是什么帮助我实现了剩余10%的恢复呢?禁食。

我有24小时滴水未进,然后一切都改变了。我觉得很神奇!我的头脑变得非常敏锐,我的精力达到了峰值!自从那次禁食后,我没有再出现任何症状或COVID-19后遗症,而且已经过了5个月。有趣的是,一些科学家最近开始支持禁食来预防和治疗COVID-19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我的丈夫需要在我的原始方案之外,进行额外的补充治疗,因为他受COVID-19的影响最大,可能是因为他天生对呼吸道感染极为敏感。他出现了深度咳嗽,以及肺部积液。大约有两天时间,他几乎要咳吐了。由于COVID-19感染可以迅速加重病情,我努力关注他的咳嗽,并一度决定,如果咳嗽在24小时内没有改善,我将坚持让我丈夫去医院。为了减缓咳嗽,我们在他的治疗方案中增加了两个关键步骤:

自然药物。每天三次,他吸食天然药物。我把红洋葱切成片,放在一个有过滤水的锅里,并用小火加热。然后,我加入了两滴白千层精油。接下来,我丈夫用毛巾蒙住头,靠在锅上,尽可能深地呼吸蒸汽,持续3到5分钟。

大蒜。每天晚上,每天两到三次,我们将大蒜涂抹在他的脚底。大蒜中的特定化合物已被科学证明有助于对抗COVID-19,防止病毒进入人体细胞并激活抗氧化途径,帮助你的身体对抗感染。

根据美国化学学会(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的说法,大蒜中的一种主要治疗化合物,可以穿透皮肤进入血液,并到达你身体的各个部位,包括嘴、肺和鼻子。因此,我把大蒜瓣切成两半,抹上橄榄油,并把它们粘在我丈夫的脚底。听起来可能匪夷所思,但这最终是治疗他持续深度咳嗽的最有效方法。

他在白天从不平躺。当他需要休息时,我们确保用枕头把他支撑起来。此外,即使在咳嗽严重的时候,他也会持续活动身体。

幸运的是,通过增加这些额外的步骤,咳嗽减轻了,他的肺部得到了清理,病情也迅速改善了。和我一样,我丈夫大约在两个半星期内就康复了,而且他没有出现过COVID后遗症。

COVID病后

当我回顾全家治愈COVID-19的过程时,我确信,虽然我们的方案是有效的,但它缺少了一个关键部分:突破观念

在我们治愈过程的第三天,丈夫和我意识到,我们都不知不觉地抱着对COVID-19的恐惧。在看到中国的疫情实况和新闻中听到许多绝望的故事后,我们感到害怕。如果我们是那些看起来“健康”但还是死了的人,怎么办?如果几个月过去了,我们还在生病怎么办?在染疫期间,我们的精神有时陷入了极度担忧。

然而,我们知道,“恐惧”会使我们继续生病。因此,我们达成了一个协议。我们决定将我们的观念,从恐惧转变为感恩。我们告诉自己的头脑和身体,感染症状并不比普通感冒严重,我们完全有能力战胜它。我们告诉自己,我们会完全康复。而且,随着这种观念的转变,恐惧被清除,这就为感恩提供了空间。

我们变得感恩。事实上,我们全家每天都在说着感恩的话,感恩我们在生病中仍有顽强的毅力,感激我们的身体能够完全康复。这听起来可能很奇怪,但在我们生病之前,我们并没有意识到我们对“如果”的恐惧有多严重。

然而,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放弃这种恐惧,体验我们在COVID大流行之前所拥有的精神自由。我们不再需要担心我们是否或何时会感染,或者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个统计数字。我们将战胜它!大约两周后,这一信念成为了现实。

现在已经过去5个月了,我们从来没有担心过COVID-19。它已经成为过去,一去不复返了。

西娜‧麦卡洛(Sina McCullough)拥有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营养学博士学位,还是一位草药大师。

原文:How My Family Beat COVID-19 刊于英文大纪元网站。

(记者萧静编译报导/责任编辑:徐耕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