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大陸逃美醫生:我看到的中國醫療怪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6日訊】在中共統治下,大陸醫療界怪象頻出。從高幹的醫療特權,不斷惡化的醫患矛盾,到醫療人員科研論文造假頻出,國產疫苗問題,以及非人道的防疫管理。一位從中國大陸出逃到美國的外科醫生駱成(化名),為我們講述他看到的故事。

來自中國的外科醫生駱成,11月下旬接受了大紀元新唐人的聯合專訪。他說,共產黨一直在各行各業,有意製造人與人互相鬥的局面。例如,中共對醫療保障投入非常低,而且大部分用於中共官員的醫保。近二十年時間,各地專門為特權階層興建大量的高幹或幹保大樓,讓他們享受免費的醫療服務,而普通百姓卻無法入內接受診療服務。

原大陸外科醫生駱成:「然後用很昂貴的抗腫瘤藥物、國外進口的,也是免費的。所以說,它以全世界倒數幾個國家這種對醫療的投入,卻要用在全世界近1/5人口的醫療保障上面。」

為了填補巨大的醫療保障金缺口,中共不僅讓公立醫院自負盈虧,同時極度壓榨醫護人員的合法薪資待遇。駱成表示,中國醫護人員的平均薪資水平,只有國外同行的1/6到1/8。面對經濟壓力,醫生開始收受紅包和回扣。

駱成:「老百姓會認為,我看不起病,我花了這麼多錢反而還治不好,還使我生命失去了,所有這種痛苦的來源是,源自於醫生收紅包,或者醫生收回扣這事情。他們沒有意識到是政府才導致他們這樣的事情。所以它是巧妙的利用這個點,使患者和醫生之間相互鬥。」

從2006年到2016年,大陸各地法院受理的醫療糾紛案件數量多了一倍。

2019年,官方統計的醫患糾紛案件高達18112件。

駱成表示,確實也有一些業界敗類,為了拿回扣,開巨額藥物給患者、安排過度治療。這些人不僅不用受懲,反而還變本加厲。這就是大陸醫療界的逆淘汰怪象。

此外,醫療人員年終考核、晉升職稱的評判標準,不是專業能力,而是在什麼期刊、發表了多少科研論文等。託人做實驗、寫文章,詐騙科研基金,醫院和政府一起謀私利,這都是大陸醫療界公開的祕密。這導致論文造假層出不窮。

駱成:「醫生作為文章的第一參與者,他完全沒有做過這個實驗,但是有些醫療公司會幫你做。一篇文章價格是根據你發表的SCI影響因子大小來確定。比如說像5分,5分至10分算是比較高的,他們可能會收5萬到10萬人民幣。」

駱成說,以「科研為綱」來統管醫療系統,只會造成像「大躍進」大煉鋼鐵式的浪費。中國的科研論文數據大多不能採信。國際同行即便花費大量精力查出論文造假,卻絲毫不影響造假者在大陸的名譽地位,而這和政府機構不作為、默許造假有關。

另外,談到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疫情,駱成說,中國所有的問題都在於信息不公開。

駱成:「比如說,零號病人,到底是誰?具體信息是怎麼樣?完全不知道。外界還是一片迷。這東西會導致謠言四起,比如說,這個說可能是實驗室洩露的,也有可能是軍方背景放毒的。第二個看法是,它在疫情期間對於防疫措施、管理是很沒有人性的,因為它不考慮普通人民的生活需求,就強制隔離,然後隔離費用還得你自己付。」

駱成在大陸互聯網看到許多接種國產疫苗後,罹患「白血病」的案例。而當局則竭力掩蓋。

駱成:「中國疫苗,首先它質量有問題。中國其它疫苗出來之後,類似問題非常非常多,這些網上大家都能查到。但是為什麼這麼短期之內研發出來的疫苗還要強迫這麼多民眾去打?打完之後這種併發症或者是不良反應,它從來沒有明確公布。」

駱成表示,大陸醫療界的種種亂象,本質上是體制和政治環境的問題。正常人一旦被捲入中共炮製的社會泥流,很難全身而退。

編輯/王子琦 採訪/徐綉惠 後製/王明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