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對比中國和日本人口老齡問題

中共難以解決人口老齡化危機 (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8日訊】為了擺脫老齡化危機,中國需要增加年輕工人的數量,或者提高現有工人的教育程度和勞動生產率。而每項政策都將非常昂貴,並且可能需要幾十年才能得到回報。

面對人口老齡化勞動力減少的問題,2016年中共廢除了獨生子女政策。然而,預期的嬰兒出生潮從未實現。

在中國,撫養和教育一個孩子的成本太高了,無法鼓勵年輕夫婦生一個以上的孩子。在上海,一套二手兩居室公寓的價格可能超過150萬美元,而當地平均月薪僅為1,700美元,最低工資為374美元。由於生活成本與住房的比例,如果沒有父母和祖父母的支持,大多數已婚夫婦無法生存,完全排除了生育兩個或兩個以上孩子的可能性。

2020年,中國只有1200萬嬰兒出生,這是自1978年以來最低的出生率。作為回應,中共宣布將允許夫婦生三個孩子。預計這項政策在遏制老齡化危機方面將與之前的二胎政策同樣無效。

中國大部分的經濟增長是勞動力從農村轉移到城市的結果。快速的城市化推動了GDP,因為每個離開農村的人都在工廠工作,他們對GDP的貢獻翻了一番。然而,現在,64%的中國人口已經城市化,所以,農民工進城所帶來的GDP將不再有巨大的飛躍。

2007年2月8日,中國上海,中國農民工抵達上海站登上火車,然後返回家鄉過中國新年。(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看看日本,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中共無法解決其人口老齡化問題。

日本和中國在經濟階梯上向上移動時都有類似的經歷。他們都有快速的經濟發展,不斷膨脹的債務和飆升的房地產行業。當兩國經濟大幅放緩時,兩國都意識到自己正面臨老齡化危機。日本政府採取了幾個措施來緩解危機。到目前為止,中共似乎沒有計劃。

當日本人口老齡化開始時,政府開始提供免費的醫療保健和教育,而中共沒有推出類似的計劃。日本採取的另一項政策是建立國家養老金計劃,所有工作的人都必須向其繳納一定的金額。

基尼係數是衡量一個國家內部貧富差距的指標。數字越高,差距越大。中國的基尼係數為46.5,而日本僅為29.9。據估計,約占人口40%的6億中國人,每月收入約為1000元人民幣(約合156美元)。然而,中國的人均GDP約為每年10,500美元,即每月875美元。這表明,一半人口的收入明顯高於另一半。

日本的城市和小城鎮為願意生第三個孩子的家庭提供了激勵措施,從現金支付到幼兒園的免費名額,免費汽車,有時還有住房。北京不久之前才剛剛廢除獨生子女政策,所以不太可能願意採取類似措施。因此,去年日本的生育率略高於中國,每名婦女生育1.369個孩子,而中國僅為1.3個。

2017年5月,廣西地區雙旺鎮的主要街道上一塊「獨生子女」政策廣告牌上寫著「少生優生,幸福一生」。(Goh Chai Hin/AFP via Getty Images)
日本目前的退休年齡是65歲,但政府正計劃將其提高到70歲。幾十年來,中國的退休年齡一直是女性55歲,男性60歲。目前尚不清楚中共是否會提高這個年齡限制。

日本的勞動力在人口下降的高峰期,一年內損失了多達一百萬人。除了戰爭之外,沒有哪個國家因為任何原因而如此極端地喪失勞動力。然而,中國和日本之間的一個顯著區別是,雖然日本是G7國家中GDP增長率最低的國家,但其人均GDP增長速度最高。這意味著日本能夠以更少的工人維持更高的GDP增長。

每小時工作所產生的GDP是衡量各國工人生產率的指標。在日本,每小時工作對GDP的貢獻為41.90美元。在中國,每小時工作對GDP的貢獻約為15美元。中國工人的勞動生產率不僅低於日本,而且還在下降。中國勞動生產率從2010年到2011年大幅下降,在2018之前保持相對平穩。從那時起,它又一直呈下降趨勢。

提高工人生產率的一種方法是教育。受過良好教育的工人可以從事價值鏈上游更高值的工作,為GDP做出更多貢獻。通過提高教育程度,日本、韓國、新加坡、台灣和香港能夠向價值鏈上游移動,變得富有,然後保持財富,儘管其勞動力數量正在萎縮。然而,中國的起步點遠低於這些國家,尤其是日本。在中國,成年人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為7.8年,而在日本為12.8年。

聯合國的人類發展指數(HDI)是用来衡量不同國家的人民及其能力,在非經濟方面,考察包括長壽和健康的生活,一般知識和生活水平等因素。人類發展指數與一個國家的財富和工人生產率高度相關。2020年,日本的人類發展指數為0.919,而中國僅為0.761。

經濟人口統計矩陣根據年齡和財富人口統計對國家進行分類。日本被歸類為「富且老」,中國被列為「窮且老」。這兩個國家都在老齡化,但日本的人均GDP每年超過40,802美元,而在中國,這一數字僅為10,243美元。

中國的老齡化危機將使其很難擺脫其經濟下行趨勢。日本用來應對人口老齡化和保持GDP的大多數措施都是昂貴的,而且需要時間。與1989年日本經濟達到頂峰時相比,中國絕大多數人口明顯更窮,受教育程度更低。

中共只有70年的管理國家經驗和大約40年的市場經濟經驗,它是否能提出其它更發達國家(如日本)所沒有的解決方案,我們將拭目以待。

(點擊這裡可看第一部分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居住了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擁有上海交通大學的中國MBA學位。安東尼奧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各種國際媒體撰稿。他的一些中國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課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Worse Than Japan: China Unable to Deal With Aging Crisi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