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君: 出台保黨決議 是習近平沒讀懂江澤民

 —毛澤東、江澤民,魔鬼的倆個使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毛澤東推崇的馬克思主義學說和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都是撒旦的魔鬼教義,都反人類,都是歪理邪說,但是屬性不同。

其實,今天的中國共產黨也不是毛澤東締造的那個馬克思主義政黨了。今天的中國共產黨已經被江澤民禍禍完了,成了一具殭屍、一張披在竊取了國家政權的江澤民刑事犯罪集團成員身上的魔鬼畫皮、一個被共產黨人利用來對國家民族人民犯罪的工具。

筆者這樣給今天的中國共產黨定位,習近平一定不服:中國共產黨建黨的指導思想(理論基礎)就是馬克思主義,(黨)怎麼可能不是馬克思主義政黨?

作者不否認,從井岡山下來的毛澤東那一幫人整出來的黨是由馬克思主義歪理邪說構築的黨。但是,江澤民不是。中共的政權傳到江澤民手裡之後,毛澤東締造的那個具有馬克思主義政黨屬性的、以社會主義公有制為經濟基礎(以工農聯盟為政治基礎的)中國共產黨就被江澤民改變了性質。今天的中國共產黨已經不是一個管理國家的政黨,而是一個黑幫、黑手黨、黑社會性質的政治流氓集團。一個世界上最大的刑事犯罪組織。

作者這樣為毛澤東和江澤民定位,並不是要褒誰貶誰。作者認為:毛澤東、江澤民,不管他們兩伙人誰搞得是馬克思主義、誰搞得不是馬克思主義,都不是什麼好東西,都是魔頭,都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了滔天大罪。這裡,我們所以要對毛澤東和江澤民作個區別,主要是為了在客觀還原歷史真相的同時,扒下江澤民身上披著的馬克思主義者的魔鬼外衣,讓天下人看看製造三個代表歪理邪說的江澤民都幹了些什麼?。

其實,從馬克思主義傳播到中國的那一天開始至今,中國共產黨內,能夠真正認識馬克思主義的就沒有一人。

共產黨人理解不了馬克思主義,是由於共產黨人的無神論思想決定的。馬克思不是無神論者,他否定上帝是為替魔鬼撒旦唱讚歌,他的《共產黨宣言》開門見山就直接指出:共產主義不是空洞的理論,而是一個幽靈(魔鬼撒旦)。馬克思就是這個共產主義幽靈附體的魔鬼使者;馬克思主義,是指共產主義幽靈操縱馬克思等一群魔鬼使者搞出來的一個專門用來敗壞人類文明的魔鬼教義(也就是它的思想)。

從狹隘的中國共產黨人的理解上講,馬克思主義就是馬克思一個人創作的學術,但廣義上的馬克思主義,並不是馬克思一個人的東西,而是共產主義幽靈操縱很多魔鬼使者,製造的一個表現共產主義意識的歪理邪說體系。

作者認為:共產主義意識,就是馬克思主義。它是以馬克思的哲學、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三大理論為基礎框架形成的一個歪理邪說體系,它的核心內容是:「要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搞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即砸爛舊世界、建立新世界」,這個理論體系,還包容了黑格爾的唯物辨證法、達爾文物種起源的進化論(無神論),和列寧的無產階級革命可以在資產階級防線最薄弱的地方,率先打碎一個舊的國家機器,建立無產階級政權的理論,及毛澤東的無產階級革命,在一個國家奪取政權之後,不是革命的結束,而是要堅持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繼續革命的思想等等;馬克思主義就是由這些人、這些學說架構起來的。

說共產主義運動理論是歪理邪說,主要證據如下:

首先,說馬克思主義是邪教教義,是因為馬克思一夥人創立的共產主義運動理論,是建立在無神論基礎之上的。

其次,說馬克思主義是邪教教義,是因為馬克思製造共產主義運動學說提出的論點支撐,系證據運用錯誤所致。

馬克思所以製造了共產主義運動的學說,是由於馬克思錯誤運用資本論研究成果造成的。馬克思揭示剝削,是通過資本論,從商品研究入手,在揭示商品「生產、交換、分配、消費」諸多領域裡,資本家獲取利潤的過程之後,居然,把這種獲利稱之為「榨取剩餘價值的剝削」,進而,提出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我們認為:馬克思把資本家通過正常生產勞動獲取利潤的過程,稱之為「剝削」,是馬克思錯誤認知利潤屬性、錯誤運用資本論研宄成果的悲劇。換句話說,馬克思蠱惑天下窮人造反的藉口,是把資本家從商品生產過程中獲得利潤的「勞動所得」當作是「犯罪所得」,其實,這個「被馬克思稱之為剩餘價值的剝削」正是今天的人類社會,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企業正常從事經濟活動創造利潤的過程),從這個意義上講,馬克思蠱動天下勞動者,讓他們去造那些通過勞動致富的有錢人、資本家的反!顯然,是禍亂天下!

筆者認為:朝代更替是有法則的。正如筆者破譯了施耐庵先生百回本水滸傳替天行道密碼得到的啟示:朝代更替是宇宙成住壞滅的規律,是創世的神歸正天地運行秩序的需要。當一個朝代由成住走到壞滅,(走到創世的神要用創世的智慧神通法力圓融治理下界時,天下人的替天行道,就是要順應天意(民心),參與推翻邪惡朝廷的改朝換代就是替天行道,而不是維護。正如宋江將玉帝要他替玉帝行使神權(帶領天下人將北宋邪惡朝廷推倒重建的替天行道)理解錯了,誤認為玉帝是要他去投降朝廷,結果把替天行道的事反過來做了一樣:替天行道是有去邪歸正標準的,做錯了將遭天遣,這種神要的替天行道與馬克思用無神論鼓惑天下人悖逆天理,去搶(勞動致富的)有錢人資本家的財富,在本質上竭然不同!

說毛澤東締造的那個被他自己稱之為無產階級先鋒隊的中國共產黨,正是馬克思製造的這套歪理邪說的產物;所謂科學社會主義就是搞公有制,毛澤東就是照著馬克思這套東西,將天下人的財富搶了來冠上社會主義公有制國有集體美名,載入憲法。

其實,毛澤東和它的中國共產黨就是從馬克思製造的這個共產主義運動的罪惡裡誕生出來的一個無法無天無惡不做的罪惡體!

那麼江澤民呢?我們說:毛澤東時期,中國共產黨是從理論到實踐,都在搞馬克思製造的邪惡的共產主義。但到了江澤民時期,共產黨的黨性被江澤民改了!筆者這樣說,讀者朋友千萬別誤會,作者說江澤民改變了中共馬克思主義邪惡的黨性,並不是說江澤民把共產黨改好了,恰恰相反,江澤民砸了共產黨的盤!把毛澤東用來籠絡人心、逼著人民跟它走、圍著它轉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國有集體企業、國家資源,一夜之間哄搶瓜分歸了操縱國家政權的江澤民集團一夥黨員幹部私有。

說馬克思的科學社會主義,就是搞公有制。而江澤民則把1949年毛澤東建政以來,中國人民辛辛苦苦拼死拼活創造的全部社會主義公有制國有集體企業、國家資源統統統從14億中國人民手上搶下來,由中共五代黨魁家族、131萬官員和掌握企業經營權的黨員幹部一起,瓜分歸了他們一夥人私有。

當江澤民集團踐踏了憲法、毀了公有制,將14億中國人民中的絕大多數駁離於國家財富之外,將國家經濟搶歸它們一夥人家族私有之後,毛澤東締造的那個以社會主義公有制為基礎的中國共產黨,就喪失了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屬性。

如果說馬克思主義是煽動天下窮人起來奪取富人財富、向富人造反的魔鬼教義。那麼,江澤民搞的三個代表,就是蠱惑操縱國家政權的共產黨人動手把國家憲法規定歸天下窮人共享權益的國家財富搶下來歸於它們一夥人私有。

江澤民在把馬克思的魔鬼教義毀掉的同時,也毀掉了毛澤東締造的中國共產黨。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比馬克思構想的那個主義(需要的那個政黨)更壞!更邪!更惡!更具有欺騙性。江是「在形式上,繼續打著馬克思主義旗號搞共產邪惡主義,實質上,搞流氓幫派加邪教」的黑幫、黑手黨、黑社會組織。

如果說,馬克思主義是共產主義幽靈在歷史上出道之初,為籠絡天下人跟黨走、幫他搶天下而製造的一個歪理邪說,那麼,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則是這種歪理邪說的昇華,也可以說是共產主義幽靈撕下了偽裝,因為,當他們實現了搶天下的目的之後,接下來要做的,並不是讓人民跟他們去過好日子,而是要稱霸世界、統治世界;正是為達到這個目的,共產主義幽靈才讓共產黨在哄搶瓜分了公有制之後,拋棄工農等社會底層,形成政治、經濟和知識精英們資本聯合共治的寡頭聯盟黨。「三個代表」把共產黨當成了造物主,說共產黨是「先進生產力代表」、「先進文化代表」、最廣大人民最根本利益的代表」;三個代表直接把憲法歸定歸人民共享權益的公有制即最廣大人民的利益都歸了共產黨江澤民集團一夥人獨占獨有獨享,其實,由於「最廣大人民」是14億中國人的集合體,因此,「三個代表」,就是中共一黨從權力權益的三個方面對國家民族人民的巧取豪奪。

換一個角度看三個代表,也是共產主義幽靈的設計。筆者認為,作為不同的歷史時期,共產主義幽靈為阻擋創世主救世度人,所選擇的傳播共產主義意識的魔鬼使者也一定不盡相同,正如執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理論的毛澤東和三個代表的始作者江澤民一樣,都是共產主義幽靈這一根毒藤上結的兩個毒瓜。

那麼,中共江澤民集團在淪為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刑事犯罪組織、喪失了其馬克思主義政黨屬性的今天,為什麼還要公然站出來說自己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祟尚馬克思主義認識論」?

筆者認為,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是建立在社會主義公有制基礎之上的一把雙刃劍,離開公有制,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方法和它的認識論歸零。似中共江澤民集團一夥搶了國家一夜暴富的共產黨人,所以打著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幌子欺世盜名,是保命保財的需要。事實上,江澤民當政這三十年來,當真就沒有一天干過是馬克思主義政黨該幹得事;包括胡錦濤、習近平當政時期,儘管都是打著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幌子,但維護、延續的都不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實踐,而是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及實施三個代表對國家民族人民的犯罪。其中,最悲哀當屬習近平,在前兩年的江習斗中,曾公開否定了三個代表,而此次十九屆六中全會,居然神不知鬼不覺又高調肯定三個代表,並將三個代表載入共產黨第三個歷史決議,習近平此舉說明:如果習不是準備好了二十大下台,那麼,一定是沒讀懂江澤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載阿波羅/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