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君: 出台保党决议 是习近平没读懂江泽民

 —毛泽东、江泽民,魔鬼的俩个使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毛泽东推崇的马克思主义学说和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都是撒旦的魔鬼教义,都反人类,都是歪理邪说,但是属性不同。

其实,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也不是毛泽东缔造的那个马克思主义政党了。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已经被江泽民祸祸完了,成了一具僵尸、一张披在窃取了国家政权的江泽民刑事犯罪集团成员身上的魔鬼画皮、一个被共产党人利用来对国家民族人民犯罪的工具。

笔者这样给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定位,习近平一定不服:中国共产党建党的指导思想(理论基础)就是马克思主义,(党)怎么可能不是马克思主义政党?

作者不否认,从井冈山下来的毛泽东那一帮人整出来的党是由马克思主义歪理邪说构筑的党。但是,江泽民不是。中共的政权传到江泽民手里之后,毛泽东缔造的那个具有马克思主义政党属性的、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经济基础(以工农联盟为政治基础的)中国共产党就被江泽民改变了性质。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一个管理国家的政党,而是一个黑帮、黑手党、黑社会性质的政治流氓集团。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刑事犯罪组织。

作者这样为毛泽东和江泽民定位,并不是要褒谁贬谁。作者认为:毛泽东、江泽民,不管他们两伙人谁搞得是马克思主义、谁搞得不是马克思主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魔头,都对国家民族人民犯下了滔天大罪。这里,我们所以要对毛泽东和江泽民作个区别,主要是为了在客观还原历史真相的同时,扒下江泽民身上披着的马克思主义者的魔鬼外衣,让天下人看看制造三个代表歪理邪说的江泽民都干了些什么?。

其实,从马克思主义传播到中国的那一天开始至今,中国共产党内,能够真正认识马克思主义的就没有一人。

共产党人理解不了马克思主义,是由于共产党人的无神论思想决定的。马克思不是无神论者,他否定上帝是为替魔鬼撒旦唱赞歌,他的《共产党宣言》开门见山就直接指出:共产主义不是空洞的理论,而是一个幽灵(魔鬼撒旦)。马克思就是这个共产主义幽灵附体的魔鬼使者;马克思主义,是指共产主义幽灵操纵马克思等一群魔鬼使者搞出来的一个专门用来败坏人类文明的魔鬼教义(也就是它的思想)。

从狭隘的中国共产党人的理解上讲,马克思主义就是马克思一个人创作的学术,但广义上的马克思主义,并不是马克思一个人的东西,而是共产主义幽灵操纵很多魔鬼使者,制造的一个表现共产主义意识的歪理邪说体系。

作者认为:共产主义意识,就是马克思主义。它是以马克思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大理论为基础框架形成的一个歪理邪说体系,它的核心内容是:“要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搞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即砸烂旧世界、建立新世界”,这个理论体系,还包容了黑格尔的唯物辨证法、达尔文物种起源的进化论(无神论),和列宁的无产阶级革命可以在资产阶级防线最薄弱的地方,率先打碎一个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政权的理论,及毛泽东的无产阶级革命,在一个国家夺取政权之后,不是革命的结束,而是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思想等等;马克思主义就是由这些人、这些学说架构起来的。

说共产主义运动理论是歪理邪说,主要证据如下:

首先,说马克思主义是邪教教义,是因为马克思一伙人创立的共产主义运动理论,是建立在无神论基础之上的。

其次,说马克思主义是邪教教义,是因为马克思制造共产主义运动学说提出的论点支撑,系证据运用错误所致。

马克思所以制造了共产主义运动的学说,是由于马克思错误运用资本论研究成果造成的。马克思揭示剥削,是通过资本论,从商品研究入手,在揭示商品“生产、交换、分配、消费”诸多领域里,资本家获取利润的过程之后,居然,把这种获利称之为“榨取剩余价值的剥削”,进而,提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我们认为:马克思把资本家通过正常生产劳动获取利润的过程,称之为“剥削”,是马克思错误认知利润属性、错误运用资本论研宄成果的悲剧。换句话说,马克思蛊惑天下穷人造反的借口,是把资本家从商品生产过程中获得利润的“劳动所得”当作是“犯罪所得”,其实,这个“被马克思称之为剩余价值的剥削”正是今天的人类社会,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正常从事经济活动创造利润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讲,马克思蛊动天下劳动者,让他们去造那些通过劳动致富的有钱人、资本家的反!显然,是祸乱天下!

笔者认为:朝代更替是有法则的。正如笔者破译了施耐庵先生百回本水浒传替天行道密码得到的启示:朝代更替是宇宙成住坏灭的规律,是创世的神归正天地运行秩序的需要。当一个朝代由成住走到坏灭,(走到创世的神要用创世的智慧神通法力圆融治理下界时,天下人的替天行道,就是要顺应天意(民心),参与推翻邪恶朝廷的改朝换代就是替天行道,而不是维护。正如宋江将玉帝要他替玉帝行使神权(带领天下人将北宋邪恶朝廷推倒重建的替天行道)理解错了,误认为玉帝是要他去投降朝廷,结果把替天行道的事反过来做了一样:替天行道是有去邪归正标准的,做错了将遭天遣,这种神要的替天行道与马克思用无神论鼓惑天下人悖逆天理,去抢(劳动致富的)有钱人资本家的财富,在本质上竭然不同!

说毛泽东缔造的那个被他自己称之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中国共产党,正是马克思制造的这套歪理邪说的产物;所谓科学社会主义就是搞公有制,毛泽东就是照着马克思这套东西,将天下人的财富抢了来冠上社会主义公有制国有集体美名,载入宪法。

其实,毛泽东和它的中国共产党就是从马克思制造的这个共产主义运动的罪恶里诞生出来的一个无法无天无恶不做的罪恶体!

那么江泽民呢?我们说:毛泽东时期,中国共产党是从理论到实践,都在搞马克思制造的邪恶的共产主义。但到了江泽民时期,共产党的党性被江泽民改了!笔者这样说,读者朋友千万别误会,作者说江泽民改变了中共马克思主义邪恶的党性,并不是说江泽民把共产党改好了,恰恰相反,江泽民砸了共产党的盘!把毛泽东用来笼络人心、逼着人民跟它走、围着它转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国有集体企业、国家资源,一夜之间哄抢瓜分归了操纵国家政权的江泽民集团一伙党员干部私有。

说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就是搞公有制。而江泽民则把1949年毛泽东建政以来,中国人民辛辛苦苦拼死拼活创造的全部社会主义公有制国有集体企业、国家资源统统统从14亿中国人民手上抢下来,由中共五代党魁家族、131万官员和掌握企业经营权的党员干部一起,瓜分归了他们一伙人私有。

当江泽民集团践踏了宪法、毁了公有制,将14亿中国人民中的绝大多数驳离于国家财富之外,将国家经济抢归它们一伙人家族私有之后,毛泽东缔造的那个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基础的中国共产党,就丧失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属性。

如果说马克思主义是煽动天下穷人起来夺取富人财富、向富人造反的魔鬼教义。那么,江泽民搞的三个代表,就是蛊惑操纵国家政权的共产党人动手把国家宪法规定归天下穷人共享权益的国家财富抢下来归于它们一伙人私有。

江泽民在把马克思的魔鬼教义毁掉的同时,也毁掉了毛泽东缔造的中国共产党。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比马克思构想的那个主义(需要的那个政党)更坏!更邪!更恶!更具有欺骗性。江是“在形式上,继续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搞共产邪恶主义,实质上,搞流氓帮派加邪教”的黑帮、黑手党、黑社会组织。

如果说,马克思主义是共产主义幽灵在历史上出道之初,为笼络天下人跟党走、帮他抢天下而制造的一个歪理邪说,那么,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则是这种歪理邪说的升华,也可以说是共产主义幽灵撕下了伪装,因为,当他们实现了抢天下的目的之后,接下来要做的,并不是让人民跟他们去过好日子,而是要称霸世界、统治世界;正是为达到这个目的,共产主义幽灵才让共产党在哄抢瓜分了公有制之后,抛弃工农等社会底层,形成政治、经济和知识精英们资本联合共治的寡头联盟党。“三个代表”把共产党当成了造物主,说共产党是“先进生产力代表”、“先进文化代表”、最广大人民最根本利益的代表”;三个代表直接把宪法归定归人民共享权益的公有制即最广大人民的利益都归了共产党江泽民集团一伙人独占独有独享,其实,由于“最广大人民”是14亿中国人的集合体,因此,“三个代表”,就是中共一党从权力权益的三个方面对国家民族人民的巧取豪夺。

换一个角度看三个代表,也是共产主义幽灵的设计。笔者认为,作为不同的历史时期,共产主义幽灵为阻挡创世主救世度人,所选择的传播共产主义意识的魔鬼使者也一定不尽相同,正如执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理论的毛泽东和三个代表的始作者江泽民一样,都是共产主义幽灵这一根毒藤上结的两个毒瓜。

那么,中共江泽民集团在沦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刑事犯罪组织、丧失了其马克思主义政党属性的今天,为什么还要公然站出来说自己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祟尚马克思主义认识论”?

笔者认为,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之上的一把双刃剑,离开公有制,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方法和它的认识论归零。似中共江泽民集团一伙抢了国家一夜暴富的共产党人,所以打着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幌子欺世盗名,是保命保财的需要。事实上,江泽民当政这三十年来,当真就没有一天干过是马克思主义政党该干得事;包括胡锦涛、习近平当政时期,尽管都是打着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幌子,但维护、延续的都不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实践,而是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及实施三个代表对国家民族人民的犯罪。其中,最悲哀当属习近平,在前两年的江习斗中,曾公开否定了三个代表,而此次十九届六中全会,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又高调肯定三个代表,并将三个代表载入共产党第三个历史决议,习近平此举说明:如果习不是准备好了二十大下台,那么,一定是没读懂江泽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载阿波罗/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