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田:美軍哪些武器令中共軍隊難以應對(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目前中美軍事對峙成為常態。中共拚命發展針對美軍的東風中程導彈,試圖阻止美軍介入西太平洋的衝突,但除此之外,真正有威脅的常規武器還比較有限;相反,美軍裝備的很多武器卻令中共難以應對,中共擔心遭遇毀滅性打擊,因此不敢輕易發動戰事。

接上篇:周田:美軍哪些武器令中共軍隊難以應對(四)

兩棲攻擊艦

美軍的兩棲攻擊艦和船塢登陸艦,是反攻時的關鍵大型海上載具,用於運送大批海軍陸戰隊和裝備登陸反擊。其中,兩棲攻擊艦採用通長甲板,可用於同時起降大批直升機空中投放兵力,與傳統兩棲登陸同時展開快速突擊,也俗稱三棲登陸。

兩棲攻擊艦的通長甲板,還可以供短距起飛/垂直降落的戰機使用,最新的F-35B隱形戰機正在取代原有的AV-8B獵鷹式攻擊機,最多可搭載20架,變身輕航母。無論兩棲攻擊模式,還是輕航母模式,都會令中共感到頭疼。

美軍的黃蜂級兩棲攻擊艦(Wasp-class amphibious assault ship),滿載排水量41,150噸 ,能運輸1894名海軍陸戰隊員,以及氣墊登陸艇、機械化登陸艇、兩棲突擊戰車、艾布蘭主戰坦克、榴彈砲和其他支援車輛;飛行甲板上共有9個直升機著艦位置。黃蜂級兩棲攻擊艦共建造8艘,2021年退役1艘,現役7艘。

美利堅級(America class)兩棲攻擊艦是美國最新型的兩棲攻擊艦,排水量45,693噸,可搭載1687名陸戰隊員和各類裝備;已服役2艘,在建1艘,8艘規劃中。

作為前線部署的美軍兩棲攻擊艦,船上的醫院設置了大量病床和手術室,可以隨時救治和照料傷病員。

2020年2月15日,美軍的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LHA 6)在太平洋執行任務,艦上搭載的第 31海軍陸戰隊遠征隊乘坐MV-22魚鷹直升機準備起飛。(美國海軍)

直升機組合模式

兩棲攻擊艦比船塢登陸艦的噸位更大,承載量也更多,反攻登陸時最大的優勢,就是通長甲板提供了大批直升機平台,美國海軍陸戰隊能迅速向敵方佔領區投射兵力,並能實施空中火力支援。

部署在西太平洋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三遠征軍,長期配屬一隻兩棲艦隊,由美利堅級兩棲攻擊艦領銜。艦上飛機的標準組合一般為:6架F-35B戰機,12架MV-22B魚鷹直升機,1架海種馬重型直升機,7架AH-1Z蝰蛇或UH-1Y毒液直升機,2架MH-60S反潛、救援直升機。

專門用於登陸作戰時,可以搭載約22架MV-22B魚鷹直升機,實現最大規模兵力的快速投放,理論上最多可一次運送超過600人。

2019年2月25日,在日本沖繩漢森營地進行的模擬突襲中,美軍第31海軍陸戰隊遠征隊通過MV-22B魚鷹直升機快速投放兵力。(美國海軍陸戰隊)

MV-22B魚鷹(Osprey)直升機能與傳統直升機一樣垂直升降、懸停,空中行駛時,螺旋槳向前傾轉,類似固定翼螺旋槳飛機,能以509公里/小時的最高速度飛行,最大航程1,628公里,戰鬥範圍720公里;服務上限7,600米;除正負駕駛員、1-2名機長/槍手,最多還可搭載32人,或20,000磅(9,070千克)內部貨物,或最多掛載15,000磅(6,800千克)外部貨物;內部可裝載一輛咆哮者輕型戰車。

2021年5月3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的AH-1Z蝰蛇直升機飛越阿拉斯加灣。(美國海軍陸戰隊)

AH-1Z蝰蛇(Viper)攻擊型直升機,用於對地面打擊,搭載的武器包括:20毫米三管旋轉機砲;6個外掛架,可攜帶70毫米火箭,最多76枚非制導或28枚制導火箭;AIM-9響尾蛇空對空導彈2枚;AGM-114地獄火空對地導彈,最多16枚;也可掛載反戰車導彈。

UH-1Y毒液(Venom)直升機,也稱超級休伊(Super Huey),有2個外部掛點,可掛載70毫米火箭,2架7.62毫米機槍;主要擔任戰場支援、運載、搜救等多功能任務。

海種馬重型直升機可以直接吊掛、投送輪式裝甲車、火砲等重型裝備。

2016年11月5日,一架F-35B戰機準備從兩棲攻擊艦美利堅號(LHA 6)上起飛,兩側外部掛架上搭載了GBU-12激光制導試驗炸彈。(美國海軍)

兩棲攻擊艦的制海模式

美軍的兩棲攻擊艦若全部搭載F-35B戰機,就變成了輕航母,能增加航母平台,實現美國海軍的分散式部署,中共的東風導彈將面臨多種目標的艱難選擇,不足以威脅美軍所有的海上大型平台。

英國的伊麗莎白號航母部署西太平洋期間,曾與美軍的美利堅級號兩棲攻擊艦進行F-35B戰機的互操作。美國海軍陸戰隊在日本部署了F-35B戰機,可以隨時大批上艦,或補充可能的戰損。即便是美軍兩棲攻擊艦標準搭配的6架F-35B戰機,也具有一定的空中優勢,完全可以對戰中共的遼寧號或山東號航母。

美國海軍陸戰隊總計規劃了353架F-35B和67架F-35C戰機,目前至少接受了57架F-35B戰機和12架F-35C戰機。美軍可以把數艘兩棲攻擊艦轉變成輕航母,以優勢海空力量,先擊敗中共海、空軍後,再恢復兩棲攻擊艦的角色。

美軍兩棲攻擊艦的制海模式,也啟發了其它國家。英國和意大利的航母已經接收了F-35B戰機,並進行了互操作;日本的出雲號直升機航母已完成了F-35B 戰機起降測試;韓國的兩棲攻擊艦也有類似的打算。

2015年3月5日,美軍的兩棲攻擊艦好人理查德號(LHD 6,左)和兩棲船塢登陸艦綠灣號(LPD 20)停靠在日本沖繩港口。(美國海軍)

兩棲船塢登陸艦

美軍的大型船塢兩棲登陸艦,專門裝載氣墊船、兩棲登陸車,配合兩棲攻擊艦進行兩棲登陸作戰,一般一隻兩棲艦隊中配屬至少2 艘船塢登陸艦。

美軍最新的聖安東尼奧級兩棲船塢登陸艦(San Antonio-class amphibious transport dock),排水量25,300噸,可搭載699名陸戰隊員,同級艦艇現役11艘,2艘建造中。艦艇的設計最大程度減小了雷達橫截面,使對手難以定位,並增強了防震、防爆能力,包括防核爆炸能力。艦上配備了多功能生活中心,設有手術室和病床。

美軍還有4艘費裡級船塢登陸艦(Harpers Ferry-class dock landing ships),排水量15,939噸;同類型的惠德貝島級(Whidbey Island-class)船塢登陸艦,也有7艘服役,排水量16,100噸。

2019年3月24日,美軍的和兩棲船塢登陸艦綠灣號(LPD 20)在太平洋執行任務,船塢內搭載的兩棲突擊戰車裝備下海。(美國海軍陸戰隊)

氣墊船、兩棲登陸車和登陸艇,可距離敵方灘頭一定距離外,從兩棲攻擊艦或船塢登陸艦下水,對灘頭發起攻擊。

2020年2月4日,美軍的惠德贝岛级船塢登陸艦德國城號(LSD 4)在菲律賓海執行任務,一架MH-60S海鷹直升機正降落在後甲板上。(美國海軍)

船塢登陸艦也可以與其它艦艇配合,或獨立執行任務。美軍的船塢登陸艦曾在南海等地演練過阻截、搜查非法船隻;模擬遭遇武力抵抗時,艦上搭載的直升機能空降到非法商船上,解除可能的武裝。

美軍反擊中共的一項重要手段,應該是在南海阻截中共的商船,切斷中共的運輸線,比如大型油輪和貨船等,中共將無法長久作戰。搭載海軍陸戰隊的船塢登陸艦應能擔當此類任務,甚至從印度洋就開始阻截。

2021年8月16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無人導彈發射車,從船塢登陸艦聖地亞哥號上,由氣墊船運送到臨時島嶼,車上沒有駕駛室。(美國印太司令部)

兩項關鍵的遠程打擊武器

美軍的兩棲戰艦,除搭載了各式戰機、陸戰裝備外,還可搭載兩項機動部署的武器,也是美軍分散式部署的關鍵環節。

在2021大規模演習(Large Scale Exercise 2021)的實彈打靶船演練中,海軍陸戰隊展示了岸基反艦導彈無人發射車。無人發射車和相應設備,從船塢登陸艦聖地亞哥號上,由氣墊船和直升機運送到臨時島嶼,使用無線衛星通信設備遠程控制。系統發現並確定目標後,將數據傳遞給導彈發射車,演習中遙控發射了兩枚海軍打擊導彈(Naval Strike Missile),成功擊中了100 多海裡外的靶船。之後,無人導彈發射車被重新裝載到氣墊船上,返回了船塢登陸艦;也可以快速駛向附近的機場,由大型運輸機運走。

該無人反艦導彈系統展示了高度機動性,美軍可以通過兩棲登陸艦,隨時部署到西太平洋的若干島嶼上,在重要區域對中共艦船進行打擊、阻截,發射後又可以快速撤離,防止被反擊,然後再重新部署,令中共艦隊防不勝防。

2017年10月22日,美軍兩棲船塢登陸艦安克雷奇號(LPD 23)在太平洋執行任務,艦上搭載的M142高機動火箭炮系統(HIMARS)在甲板上發射。(美國海軍)

美軍的船塢登陸艦還可搭載M142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俗稱M142海馬斯火箭,兩個發射箱可裝載12枚火箭,或2枚MGM-140 戰術導彈,火箭射程42公里,導彈射程超過300公里。

2017年10月,海軍陸戰隊的M142海馬斯火箭系統,首次從兩棲登陸艦安克雷奇的甲板上,向海上目標發射了火箭彈,證明了其在艦船上操作的能力,可從遠距離精準摧毀海岸防禦,也可攻擊海上移動目標。

海軍陸戰隊登陸反攻時,首先會攻占機場,以便於C-130運輸機降落,快速投放M142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用於地面遠程打擊。

美國海軍陸戰隊是世界上經驗最豐富的兩棲作戰部隊,裝備的各式武器齊全,在海、空軍的配合下,完全有能力對中共展開反攻作戰,將在下篇介紹。(未完待續)

大紀元首發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周田:美軍哪些武器令中共軍隊難以應對(一)

周田:美軍哪些武器令中共軍隊難以應對(二)

周田:美軍哪些武器令中共軍隊難以應對(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