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曉旭:Omicron專攻年輕人 免疫潛力很重要

【珍言真語】專訪系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2日訊】南非變種病毒Omicron來勢洶洶,引發了各國增加旅遊限制,究竟這個病毒有何特別之處,本報《珍言真語》邀請請了美國前沃爾特‧里德陸軍研究院病毒疾病系實驗室主任、病毒學專家、微生物學博士林曉旭博士分析目前情況。

「南非之前大家熟悉的是Delta變種,現在出來的是Omicron變種,這個變種跟其它之前大家所熟悉的Alpha、Beta、Gamma,最大的區別是,它積累了大量的突變,光刺突蛋白上面就有35個突變位點,其他的包括非結構性蛋白NSP6,還有一些結構蛋白可以說是集突變之大成者!」

「突變大量集結在一個變種上出現,當然對所有做公共健康的,或病毒學研究的人,都是大吃一驚。」林曉旭說沒有人想到,在南非會冒出一個相當於突變之王的Omicron。

現在對國際社會來講,最關注的一點,是突變在病毒功能上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是增加了它的傳播力、還是增強了它的致病性?Omicron對於疫苗或者是自然感染所產生的免疫,相對的免疫逃逸功能是不是增強了?以上等等是主要的問題。

林曉旭:突變大量集結在一個變種上出現,當然對所有做公共健康的,或病毒學研究的人,都是大吃一驚。(大紀元製圖)

Omicron是突變之王 傳播力明顯增強

林曉旭指,Omicron病毒的傳播力,從目前南非的情況看來是明顯增強。南非高發的高層地區來看,基本在過去的3周時間內,病毒的確診數量激增,跟之前在南非存在的Beta病毒流行波以及Delta病毒流行波,Omicron變種的流行波更是指數性上升的曲線。

它在短短的幾周內,就成為當地高層地區最主流的變種。「這樣的趨勢當然沒有人想象到會這麼快, 因為之前Delta的變種,也差不多需要90天左右,才會成為當地最主要的流行病毒株。」

免疫逃逸無可避免 感染者多為年輕人

「現在有30多個國家確認已經找到了Omicron變種,病毒傳播得非常快,基本上沒有疑議,對於免疫逃逸功能方面其實也沒有太多的疑慮。」

林曉旭提到從目前突變的位點來看,明確有一些很重要的位點都牽扯到免疫逃逸功能,包括跟受體結合,跟ACE2受體結合主要的6個位點,目前至少有4個已經發生了突變。

還有一些的突變位點也是在過去Beta、Delta病毒所牽扯到的免疫逃逸的功能。包括和核衣殼蛋白上面的203、204位點的突變,也牽扯到增加病毒的感染力的問題,在這個激突蛋白S2的上,也有一些重要的位點,也會增強病毒表面的膜跟細胞膜融合的能力,增強病毒的感染力,同時增強它的免疫逃逸功能。

「牽扯到這麼多位點的刺突蛋白的突變,基本上免疫逃逸基本上是無法避免的。」

林曉旭說,大量疫苗說盡可能快研發新一代疫苗,來對付Omicron,就說明疫苗界的人也非常擔心變種。南非的病例確實是有已經完全打了疫苗的人,仍然被感染,雖然比例上比起沒有接種疫苗的人,被確診感染Omicron的人數會少一些,不過很明確是有突破性感染的病例。

而最大問題是,Omicron會否帶來嚴重病徵,目前南非豪登地區幾家醫院提供的最新數據,住院人群中需要用上呼吸機的人群比例還比較少,重症比例相對還低,幾十個病例大概只有一人死亡。

但據少量幾間醫院傳出來的數據,比較令人擔憂的是,在住院的人群中,0到9歲的小孩有相對比較高的數量,20歲到29歲,還有30歲到39歲的人群感染的比例,遠遠超過以前Delta變種和這個Beta變種。

「現在重症的人數是很少,但因為有這麼多年輕人被感染,而不是像過去基本上是60歲以上老年人有很多基礎病,抵擋不住病毒攻擊,容易產生重症。」

林曉旭分析過去說疫苗老年人要先接種,但現在如果這種變種,完全是非常適應年輕人體內繁殖的話,造成年輕人發生病徵要住院,即使是沒有發生重症,也是非常危險的訊號。

如果進一步突變,或者是看到合適的人群的話,是不是在年輕人中也會造成更大面積的感染,以及更重症的出現呢?林曉旭覺得,現在或許需要更完整的病例數據,以及體外的試驗,包括動物模型的試驗,測試Omicron變種,對於不同的器官、組織,對於人體會不會帶來有變化的病理。

他覺得現在是國際社會迫切需要的,希望在今後兩周能看到一些更完整的數據出來。

中國國產疫苗明顯比其他疫苗效用較低

「對中國的國產疫苗來說,不管是國藥的還是科興疫苗,對於過去的變種保護力比較差,基本是國際公認的,即使中共自己不承認,但是我覺得它們實際間接上也承認,因為現在的這種所謂的零容忍防毒政策的話,根本就不是靠疫苗,所以中國自己本身也知道,中國國產的疫苗,不如外面的復必泰疫苗,或者是阿斯利康疫苗。

當然中國有些科學家在Omicron變種被發現,馬上就出來替政府說話,說中國的滅活疫苗,可能對Omicron也有很好的作用,但也沒有完全有數據來支持他們這個說法。」

中國疫苗公司希望藉疫情賺大錢

林曉旭表示從機理上來說,滅活疫苗雖然包含各種各樣病毒的蛋白,但是滅活以後,蛋白構象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所以未必說激發了免疫反應,就能夠針對Omicron的變種。他覺得沒有理論依據,說滅活疫苗,就比其他疫苗好。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西方的疫苗公司,要繼續開發新的疫苗,因為巨大的構象變化會帶來抗原性的巨大變化。當然中國現在積極推動它的疫苗,中國的疫苗公司也要賺大錢。當然整個中共在非洲的影響力,以及它們大規模投資所帶來的影響力是毋須置疑。所以在這個時候,對中共來說是快速兜售國產疫苗非常好的時機。

林曉旭也提到實際上南非有很多的人已經是被Beta變種或者Delta變種感染了,他們已經有了自然感染後所帶來的自然產生的免疫力。而這種免疫力不見得比中國國產疫苗帶來的免疫力會差。

所以其實很多南非的人並不需要接種中國國產的疫苗。問題核心只不過是Omicron變種感染以後,有多大的致病性,中國疫苗解決不了這些問題。

歐洲各國已訂購大量疫苗 打第3針是不可避免的趨勢

「對全球範圍來說,包括歐洲,仍然流行的是Beta變種,對很多國家的政府來說,推動疫苗已經成為一個既定的方針政策。很多國家政府本身也從疫苗公司購買了大量第一批開發的疫苗,購買量已經承諾了。政府已經下了訂單的疫苗,對政府來說也希望有一個好的出路。所以推動打增強針幾乎是走疫苗政策國家的必經之路。」
林曉旭分析指,加強針到底對Omicron病毒有多大作用,現在沒有任何直接的證據。要打加強針一個基本的科學依據很明確,就是注射疫苗超過6個月,抗體能量衰減,是無法避免的。這方面當然也會帶來社會上相當大的一個反彈,很多權威雜誌發表文章,提到實際上要把現在流行的病毒歸咎到不打疫苗的人身上,是沒有足夠理論依據的,無法合理的說明的。

免疫潛力比表面免疫力重要

「我一直強調,免疫力應該是免疫潛力的問題,不在於當時體內抗體量的高與低,會有一定的作用,但也不完全是決定因素,最核心是記憶性的B細胞、T細胞。當真的被感染,這些記憶細胞能夠調動起多大的免疫系統,產生機體應對單向攻擊病毒的能力,這個潛力才是最有效的。免疫力實際上應該核心的是免疫潛力,不是表面的免疫力。」

林曉旭認為在疫情期間,不要有過分心理負擔,不管是Omicron,還是以後新的變種,積極心態對保持、提升免疫力都有好處。正常、健康的飲食、生活作息,都非常有利於免疫系統。適當營養補充,包括維他命C等等,還有健康飲料如綠茶等,提升人免疫力都是有作用的。對醫療系統來說,配備一些有預防作用的藥物,包括伊維菌素,對於不同地區預防疫情擴散,應該有非常積極的作用。

「不要等病人病重,進了醫院上了呼吸機以後,才去想怎麼樣治療病人。這是比較被動的,最積極的還應該是預防,以及輕症的時候,早期治療其實對各國免疫來說都是最重要的。」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