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旭:Omicron专攻年轻人 免疫潜力很重要

【珍言真语】专访系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2日讯】南非变种病毒Omicron来势汹汹,引发了各国增加旅游限制,究竟这个病毒有何特别之处,本报《珍言真语》邀请请了美国前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院病毒疾病系实验室主任、病毒学专家、微生物学博士林晓旭博士分析目前情况。

“南非之前大家熟悉的是Delta变种,现在出来的是Omicron变种,这个变种跟其它之前大家所熟悉的Alpha、Beta、Gamma,最大的区别是,它积累了大量的突变,光刺突蛋白上面就有35个突变位点,其他的包括非结构性蛋白NSP6,还有一些结构蛋白可以说是集突变之大成者!”

“突变大量集结在一个变种上出现,当然对所有做公共健康的,或病毒学研究的人,都是大吃一惊。”林晓旭说没有人想到,在南非会冒出一个相当于突变之王的Omicron。

现在对国际社会来讲,最关注的一点,是突变在病毒功能上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是增加了它的传播力、还是增强了它的致病性?Omicron对于疫苗或者是自然感染所产生的免疫,相对的免疫逃逸功能是不是增强了?以上等等是主要的问题。

林晓旭:突变大量集结在一个变种上出现,当然对所有做公共健康的,或病毒学研究的人,都是大吃一惊。(大纪元制图)

Omicron是突变之王 传播力明显增强

林晓旭指,Omicron病毒的传播力,从目前南非的情况看来是明显增强。南非高发的高层地区来看,基本在过去的3周时间内,病毒的确诊数量激增,跟之前在南非存在的Beta病毒流行波以及Delta病毒流行波,Omicron变种的流行波更是指数性上升的曲线。

它在短短的几周内,就成为当地高层地区最主流的变种。“这样的趋势当然没有人想象到会这么快, 因为之前Delta的变种,也差不多需要90天左右,才会成为当地最主要的流行病毒株。”

免疫逃逸无可避免 感染者多为年轻人

“现在有30多个国家确认已经找到了Omicron变种,病毒传播得非常快,基本上没有疑议,对于免疫逃逸功能方面其实也没有太多的疑虑。”

林晓旭提到从目前突变的位点来看,明确有一些很重要的位点都牵扯到免疫逃逸功能,包括跟受体结合,跟ACE2受体结合主要的6个位点,目前至少有4个已经发生了突变。

还有一些的突变位点也是在过去Beta、Delta病毒所牵扯到的免疫逃逸的功能。包括和核衣壳蛋白上面的203、204位点的突变,也牵扯到增加病毒的感染力的问题,在这个激突蛋白S2的上,也有一些重要的位点,也会增强病毒表面的膜跟细胞膜融合的能力,增强病毒的感染力,同时增强它的免疫逃逸功能。

“牵扯到这么多位点的刺突蛋白的突变,基本上免疫逃逸基本上是无法避免的。”

林晓旭说,大量疫苗说尽可能快研发新一代疫苗,来对付Omicron,就说明疫苗界的人也非常担心变种。南非的病例确实是有已经完全打了疫苗的人,仍然被感染,虽然比例上比起没有接种疫苗的人,被确诊感染Omicron的人数会少一些,不过很明确是有突破性感染的病例。

而最大问题是,Omicron会否带来严重病征,目前南非豪登地区几家医院提供的最新数据,住院人群中需要用上呼吸机的人群比例还比较少,重症比例相对还低,几十个病例大概只有一人死亡。

但据少量几间医院传出来的数据,比较令人担忧的是,在住院的人群中,0到9岁的小孩有相对比较高的数量,20岁到29岁,还有30岁到39岁的人群感染的比例,远远超过以前Delta变种和这个Beta变种。

“现在重症的人数是很少,但因为有这么多年轻人被感染,而不是像过去基本上是60岁以上老年人有很多基础病,抵挡不住病毒攻击,容易产生重症。”

林晓旭分析过去说疫苗老年人要先接种,但现在如果这种变种,完全是非常适应年轻人体内繁殖的话,造成年轻人发生病征要住院,即使是没有发生重症,也是非常危险的讯号。

如果进一步突变,或者是看到合适的人群的话,是不是在年轻人中也会造成更大面积的感染,以及更重症的出现呢?林晓旭觉得,现在或许需要更完整的病例数据,以及体外的试验,包括动物模型的试验,测试Omicron变种,对于不同的器官、组织,对于人体会不会带来有变化的病理。

他觉得现在是国际社会迫切需要的,希望在今后两周能看到一些更完整的数据出来。

中国国产疫苗明显比其他疫苗效用较低

“对中国的国产疫苗来说,不管是国药的还是科兴疫苗,对于过去的变种保护力比较差,基本是国际公认的,即使中共自己不承认,但是我觉得它们实际间接上也承认,因为现在的这种所谓的零容忍防毒政策的话,根本就不是靠疫苗,所以中国自己本身也知道,中国国产的疫苗,不如外面的复必泰疫苗,或者是阿斯利康疫苗。

当然中国有些科学家在Omicron变种被发现,马上就出来替政府说话,说中国的灭活疫苗,可能对Omicron也有很好的作用,但也没有完全有数据来支持他们这个说法。”

中国疫苗公司希望藉疫情赚大钱

林晓旭表示从机理上来说,灭活疫苗虽然包含各种各样病毒的蛋白,但是灭活以后,蛋白构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未必说激发了免疫反应,就能够针对Omicron的变种。他觉得没有理论依据,说灭活疫苗,就比其他疫苗好。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西方的疫苗公司,要继续开发新的疫苗,因为巨大的构象变化会带来抗原性的巨大变化。当然中国现在积极推动它的疫苗,中国的疫苗公司也要赚大钱。当然整个中共在非洲的影响力,以及它们大规模投资所带来的影响力是毋须置疑。所以在这个时候,对中共来说是快速兜售国产疫苗非常好的时机。

林晓旭也提到实际上南非有很多的人已经是被Beta变种或者Delta变种感染了,他们已经有了自然感染后所带来的自然产生的免疫力。而这种免疫力不见得比中国国产疫苗带来的免疫力会差。

所以其实很多南非的人并不需要接种中国国产的疫苗。问题核心只不过是Omicron变种感染以后,有多大的致病性,中国疫苗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欧洲各国已订购大量疫苗 打第3针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对全球范围来说,包括欧洲,仍然流行的是Beta变种,对很多国家的政府来说,推动疫苗已经成为一个既定的方针政策。很多国家政府本身也从疫苗公司购买了大量第一批开发的疫苗,购买量已经承诺了。政府已经下了订单的疫苗,对政府来说也希望有一个好的出路。所以推动打增强针几乎是走疫苗政策国家的必经之路。”
林晓旭分析指,加强针到底对Omicron病毒有多大作用,现在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要打加强针一个基本的科学依据很明确,就是注射疫苗超过6个月,抗体能量衰减,是无法避免的。这方面当然也会带来社会上相当大的一个反弹,很多权威杂志发表文章,提到实际上要把现在流行的病毒归咎到不打疫苗的人身上,是没有足够理论依据的,无法合理的说明的。

免疫潜力比表面免疫力重要

“我一直强调,免疫力应该是免疫潜力的问题,不在于当时体内抗体量的高与低,会有一定的作用,但也不完全是决定因素,最核心是记忆性的B细胞、T细胞。当真的被感染,这些记忆细胞能够调动起多大的免疫系统,产生机体应对单向攻击病毒的能力,这个潜力才是最有效的。免疫力实际上应该核心的是免疫潜力,不是表面的免疫力。”

林晓旭认为在疫情期间,不要有过分心理负担,不管是Omicron,还是以后新的变种,积极心态对保持、提升免疫力都有好处。正常、健康的饮食、生活作息,都非常有利于免疫系统。适当营养补充,包括维他命C等等,还有健康饮料如绿茶等,提升人免疫力都是有作用的。对医疗系统来说,配备一些有预防作用的药物,包括伊维菌素,对于不同地区预防疫情扩散,应该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不要等病人病重,进了医院上了呼吸机以后,才去想怎么样治疗病人。这是比较被动的,最积极的还应该是预防,以及轻症的时候,早期治疗其实对各国免疫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