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兒童面臨的洗腦教育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信宇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6日訊】在中美兩個大國之間的緊張局勢達到歷史最高點之際,很有必要思考以下兩個問題:這兩個國家正在培養什麼類型的兒童?哪國學生將更有能力應對未來的挑戰?

眾所周知,中共把持的教育標新立異,與眾不同,這種教育重虛構,輕事實,年僅7歲的孩子就要學習把國家領導人稱為「習爺爺」的教科書。事實上,從小學到大學,各個年齡階段的學生接觸到的教科書充斥著宣揚習近平思想的論調。

而在美國,正在發生一種另外一個類型的灌輸式教育,影響波及從小學到大學的各個階段教育層面。這就是「批判性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簡稱CRT),旨在侵蝕兒童的善良與純真,這是一種新馬克思主義哲學,《華爾街日報》的描述恰如其分:「對平等機會、優良品德和客觀公正統統拒絕。」

面對中共洗腦和在美國的洗腦,人們不禁發問,哪種類型的灌輸更加糟糕?毫無疑問,兩者都是面目可憎令人厭惡的。畢竟,今天的孩子就是明天的主人。

行文至此,必須首先鄭重說明:本文並不是對中共和美國的直接比較。一個國家是由極權主義政權統治管理,而另一個國家不是。在美國,人們顯然更加自由。而在中共治下,自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普通民眾受到嚴密監視,不同聲音受到快速打壓。

本文擬對中美兩國內存在的不同危險思想及其產生的影響進行比較探討。外界早已對發生在中國境內的種種事情見怪不怪習以為常,因為中國的對外宣傳受到國家機器的嚴密控制。然而,在美國全國範圍內最近推動針對兒童的教育灌輸,既令人震驚又令人痛惜。

也許有人會指責我小題大作聳人聽聞,那麼請大家思考一個問題:什麼是灌輸?灌輸無外乎就是教導一個人或團體不加批判地接受一套思想的過程。教育就其本源而言,就應強調批判性思維。然而,在灌輸的過程中,就連參與批判性思維的願望就被指責為不合時宜了。在這個環境下,孩子們只需要服從指令,對任何懷疑性思想摁下無限期的暫停按鈕。

在中國,「習近平思想」早在2017年就成為中共黨章的一個核心組成部分。顯然,受毛澤東時代領袖崇拜的啟發,習近平正試圖培養新一代的忠實追隨者。

根據中共國家教材委員會規定,從小學到大學的每一本教材都應該「反映中共和黨國的意志,並直接指導人才培養的方向和質量」,特別是在小學階段,「應培養學生對黨、國家和社會主義的熱愛和正確認知」。

而在美國,毫無疑問,灌輸式教育也正在對年輕人的成長產生有害影響。

今年4月,田納西州一位對時事憂心忡忡的母親警告其他家長關注CRT運動帶來的多重危險。有一天,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婦女稱其7歲女兒從學校回家,告訴家人她為自己的白人身分而感到「羞恥」。然後女兒問她的母親,為什麼這麼多人討厭她,只是由於她擁有白色的皮膚。這個小女孩心煩意亂,「情緒低落」,說自己再也不想上學了。

而在加州橙縣(Orange County),學生家長們亦對CRT運動產生了激烈的意見分歧。他們還就學校課堂是否應該設立一個名為「民族研究」的科目爭論不休。今年早些時候,加州更是創造了歷史,成為全美第一個將「民族研究」課程作為高中畢業必修課的州。

對於普通民眾而言,民族研究涉及種族和民族、性事和性別等方面的研究。甚至可能的話,民族研究似乎是涵蓋範圍比CRT更廣泛的課題,可以藉機將性別意識形態強加至基於種族的各方對話。當前,越來越多的爭議性話題被強制帶到美國課堂,教育離其最初的目標已漸行漸遠。CRT運動不是通過敬畏感和發現力來團結孩子,而是試圖製造分裂,變相否認客觀真理。

2021年6月12日,弗吉尼亞州利斯堡的勞登郡政府大樓門前,民眾在反對學校教授「關鍵種族理論」(CRT)的集會上高舉標語。(Andrew Caballero-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英國著名哲學家路德維希‧維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 1889-1951)曾經說過:「一個新名詞就是一顆在肥沃的思想土壤裡播下的新鮮種子。」那麼,一大堆新名詞湧現了,意味著什麼?一種全新的語言定義了數百萬思想搖擺不定的人群看待世界的方式,那又意味著什麼?

目前看來,若要描述各種性別認同需要一批新名詞,需要編纂一部新詞典來收錄這些新詞,加州的孩子們又有一大批新知識要學習了。

放眼未來,發生在中美兩國課堂不同類型的思想灌輸將對學生產生嚴重的影響,這個影響涵蓋心理、精神、情感和經濟等各個層面。

CRT運動在創立之初就旨在製造更大的群體分裂,將民眾分成「壓迫者和被壓迫者」以及「特權者和弱勢者」等各個群體。美國已經分裂了;一些作者更發文警告稱,整個國家可能正在走向一場新型內戰。美國學校裡發生的事情只是在煽動仇恨和分裂。

而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共的灌輸系統旨在統一民眾思想。這個系統是否成功仍然有待觀察。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曾經寫過這樣一段話:「孩子們的心靈是可塑的,然而一旦成型,就很難令他們回到原來的樣子了。」

那麼孩子們的思想呢?當然,他們的思想也是可塑的。但是,當一個孩子從小學入學到高中畢業,經過整整十年的無休止思想灌輸,這種內心損害已經難以修復,甚至無計可施了。

在中國,通過讓所有學生同唱一首讚歌(事實的確如此),中國共產黨正試圖打造一支更有凝聚力的部隊。而在美國,許多學生則懷著對他們自己、對生長於斯的國家的深仇大恨,進行著一場「自我鞭撻」。

作者簡介:

約翰‧麥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名研究員和散文作家,其作品發表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新聞週刊》(Newsweek)、《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美國觀察家》(The Spectator US)等國際知名媒體。他還是一位社會心理學專家,對社會功能障礙和媒體操縱等領域有著濃厚的研究興趣。

原文:Brainwashing America’s Children: The Dangers of CR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