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危險2類實驗室 美病毒學家曝一大問題

講述/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實驗室主任林曉旭博士 蘇冠米整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6日訊】日前,台灣一名女研究助理在P3實驗室,不慎接觸到新冠病毒病原體,感染了Delta變種,打破了台灣近日零確診紀錄。

P3實驗室P4實驗室都是進行高危險生物實驗的地方,美國病毒學專家、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實驗室主任林曉旭博士分享他在裡面的親身經歷,並點出實驗室運作的最重要問題。以下為林曉旭的專訪精華整理:

最危險的2類實驗室 愛滋病毒就在身邊

實驗室生物安全等級共分為四級,風險由低到高,分別是P1、P2、P3、P4。P4實驗室(第四等級)的風險最高,P3實驗室(第三等級)為第二高。

分類依據是實驗的病原體對人體危害程度,以及人類有沒有治療的方案。

P1實驗室是最普通的類型,主要是大腸桿菌這類危害低的細菌。P2實驗室多了生物安全操作台,可以進行很多種細菌、病毒、真菌的試驗。大學實驗室、醫院樣品檢測室多為二級。

P3實驗室研究的病原體,對人類的感染力增強,從飛沫傳播到空氣傳播的病毒都有可能。這些病毒、細菌風險較高,治療也較困難。例如,流感病毒H5N1型、HIV病毒(愛滋病毒)等。

P4實驗室研究的病原體最危險,致病性強、發病快、病情嚴重且無有效藥物可醫治,感染者會很快死去。例如伊波拉病毒、拉薩病毒等。

實驗室生物安全等級共分為四個等級,分別是P1、P2、P3、P4。(健康1+1/大紀元)

P3、P4實驗室因危險性高,會全方面保護研究人員,並避免病原體有任何洩漏的可能性。同時,研究人員除了要確實遵守實驗室的規範及管理,還要有很強的安全意識。

我在P3實驗室進行HIV病毒實驗時,曾遇過一個情況:使用離心機以取得高濃縮的HIV病毒,在離心機運轉停止後,發現離心機的蓋子外,有一點點病毒紅色培養液的痕跡。

此時就要有警覺:離心機的蓋子不能打開了,因為不知道裡面是否有管子破裂,才造成培養液漏出。同時,立刻告知實驗室人員,此處可能有病毒洩漏。在準備額外保護裝備後,才能打開離心機,進行下一步處理。整個實驗室還要進行全面消毒,兩週後才再度開放人員進入。

進行動物實驗更危險,需要更高警覺的防範意識。

比如說,用來實驗的動物有大有小,有些動物很難管控。以前我所在的研究所,有一個地方是專門養蚊子的。這些蚊子都被餵了登革熱病原體,關在隔離室內,用來進行病毒傳播路徑的研究。

問題是,這些會飛的蚊子都很小隻,即使隔離起來,還是會有蚊子不知從何處飛出來,所以實驗室會準備小電棍來打蚊子。只是,偶爾仍會有蚊子黏在實驗室衣服上,被帶到其它房間。甚至發生過研究人員在防護裝備穿戴完整下,莫明被蚊子叮咬的情況。也就是說,處處都不得疏忽大意。

P3以上實驗室洩漏病毒有多例 多與人員疏漏有關

根據台灣媒體報導,感染新冠病毒的前中研院女研究員與所待的P3實驗室,從被實驗鼠咬傷的處理、到實驗室清潔、卸除防護裝備等環節,並未確實遵守正確流程(SOP)。

台灣這則消息讓人遺憾,這是實驗室管理的巨大疏忽。在這樣等級的實驗室,就算只是被針頭刺了一下或有高量病毒的吸取液滴到桌面,都必須紀錄下來並交代清楚。被小鼠咬傷的事情,更要立刻向上級匯報、進行隔離等處理。因此在這次的事件中,實驗室的管理及對人員的培訓,肯定都有問題。

研究人員在實驗室感染病原體,全球過去發生過多次,甚至有研究人員感染後,又進一步造成社區感染。原因可能是實驗室設備、器材出問題,造成實驗樣品外洩,但更多是研究人員未嚴格遵守操作程續造成的。

2004年SARS疫情再度爆發,就是因為北京有實驗室人員因操作失誤而被感染,卻沒有即時通報。該名實驗室人員後來又到其它地方,最終造成社區感染。

2019年,中國蘭州一家生物藥廠發生布魯氏菌洩露,原因為實驗樣品過期沒有完全滅活,結果造成實驗室60多人感染、整座城市至少3000多人感染。

在高風險的實驗室裡,連打瞌睡都是很危險的舉動。有些實驗的操作很枯燥,需要不斷重覆一個動作,把樣品一個孔一個孔地加到試管裡,真的容易讓人打盹兒,但還是要時刻保持清醒。

P4實驗室分布全球 管理是最大考驗

最危險的P4實驗室,又被稱為「魔鬼實驗室」,在全球有59個:歐洲25個、北美14個、亞洲13個、澳洲4個、非洲 3個。它們又分別設在全球23個國家。

風險最高的P4實驗室,在全球有59個。(健康1+1/大紀元)

大範圍的建立P3、P4實驗室,主要是希望能搜集更多全球的樣本,以應對全球的流行疾病,預測下一波大流行是什麼病毒。但實際上,在人類歷史中,從來沒有準確預測過流行病毒的爆發。

相反,這些實驗室的大量興建卻增加更高的風險。能不能有效管理好P4實驗室,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全球的P4實驗室,多是美國國家衛生院NIH出資,由美國大學協助監督不同國家安全操作。實驗室管理包括:實驗室的運作能不能持續保持安全性、關鍵執行能否到位、能否定期安全操作檢查,以及專業人員的培訓能否持續進行。

實驗室安全操作是這個行業最首要的問題。但這些設有P4實驗室的國家,僅25%的全球衛生安全指數得分為「高」。只有40%是國際生物安全及安保監管專家組成員(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瑞士、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亞)。

設有P4實驗室的國家,僅25%的全球衛生安全指數得分為「高」。(健康1+1/大紀元)

另一方面,中國自去年以來,開始在國內快速建立更多P3、P4實驗室。中國科技部副部長相里斌說,中國已審批通過,準備在全國建設3個P4實驗室、88個P3實驗室。光是廣東一個省,就要建25~30個P3實驗室,這是一個相當誇張的數字。這樣一個省,有2~5個P3實驗室就足夠了。以「大躍進」的方式大規模興建危險實驗室,有沒有必要?這很令人擔心。

大量的P3、P4實驗室將帶來的安全方面的紕漏,是很難防堵的一件事。

其中關鍵的一點:相關專家能不能即時培訓到位,跟上擴建的速度?以最早傳出新冠病毒的武漢為例,當地實驗室聚集很多全國屬一屬二的病毒專家,也很難保證安全。位於哈爾濱的一間P4動物實驗室,就出現過病原體洩漏。

現在全球都在防範新冠病毒,卻又造了很多危險的實驗室,我覺得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在全球引起的重視,是相當不夠的。

坦白說,我不欣賞全球建立這麼多P3、P4實驗室的思路,等於放了很多潘朵拉盒子。任何一個地方的實驗室只要出了大的問題,不僅會為當地帶來巨大風險,甚至可能變成全球性的災害。

身處紛亂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