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惡錄之六十三:克拉瑪依大火

整理: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瑪依市教育局為歡迎上級教委,組織15校學生文藝表演,表演期間舞台幕布因舞檯燈過熱而自燃。火災釀成325人死亡,其中288人為中小學生,最小的6歲,最大的14歲。

鑑定指,近百名孩子是因踩踏身亡,而非燒傷死亡。許多孩子屍身上有成人的鞋印。由於火災時有人向學生喊「讓領導先走」,經傳媒報導後引發軒然大波,幾乎成了此事件的代名詞。

一轉眼,這場大火已經過去整整27年了。

為了讓人們永遠記的這場慘絕人寰的火災,近日有位有心的網友,在《讓領導先走!27年前那場帶走288個孩子的大火》一文中還原了這場慘劇的經過。

文章說,那一年的克拉瑪依,乾燥了幾乎一個冬天。往年,這個西北油城,一到十月底,就開始飄雪。

12月8日下午,寒風悽厲,襲卷全城。友誼館裡,座無虛席,歡歌笑語,無人意識到巨大的悲劇即將發生。

796人齊聚友誼館,是因為市里來了一個上級教委的驗收團。為了表示重視和歡迎,市教委組織七所中學八所小學15個規範班(先進班)的少年兒童們,在友誼館為驗收團舉行匯報演出。

歡迎領導的孩子們。(網絡圖片)
觀看演出的驗收團(網絡圖片)

被選中上台表揚的小朋友,是全市最漂亮最會唱歌跳舞的孩子。台下的幾百個孩子,也是尖子生好學生。他們中有曾在全國獲得過兒童舞蹈節目獎的,有在自治區獲得過鋼琴、數學、英語等大獎的,他們幾乎全都是獨生子女。他們大多家境優渥,受過很好的教育。鮮為人知的是,當時的克拉瑪依市,是國內人均GDP僅次於深圳的城市。

第一個節目的最後造型。(網絡圖片)

第二個節目《春暖童心》開始時,悲劇發生了。

6點剛過沒多久,一個光柱燈烤燃了幕布,煙花般的火花,向下飄落,觀眾們以為是演出效果,無人離座。

前排的領導也聞到了糊味,但他們也沒動。

光柱燈長時間炙烤著幕布。(網絡圖片)

直到一塊巨大的幕布火球一般掉下來,現場的人才意識到,著火了。

舞台上的工作人員慌忙想扯掉那塊燃燒的幕布,但是巨大的幕布被固定在鋼管上,很難扯下來。此前,友誼館已經發生過一次火情。那次氣功報告會上,也是幕布被燈烤著了,好在電工立刻啟動機關降下幕布,將火滅了。但是這一天,友誼館僅有的兩名電工被派去出差了。

大幕被關上,想等火滅了之後開幕再演,畢竟領導在台下坐著,發生這種意外很難看。

舞台上,一堆未經過阻燃處理的化纖品,很快就被全部引燃。由於大幕的阻擋,舞台區域迅速被高溫占領,氧氣的消失使得舞台區域成了高壓區,幕布膨脹得像一個氣球。

台下,眾人開始騷動。

當時,學生們都站起來了,一個女領導站在領導席前面,拿著話筒要求大家不要亂,坐下來。

孩子們都想為學校爭得「紀律秩序好」的榮譽,然後就都乖乖坐了下來。

會場裡大部分都是學生。(網絡圖片)

「讓領導先走」,這句臭名昭著的話,日後二十多年裡,在輿論場裡被反覆提及。

到底有沒人說過?當時的克拉瑪依市副市長趙蘭秀接受《南方週末》採訪時,否認有人說過。但幾位倖存者則證實,確實有女領導說過這話。

不管有沒有人說過這句話,都改變不了一個事實——克拉瑪依市的3名市局領導(石油管理局,與市政府同級)和17名教委成員,除趙蘭秀外,都奇蹟般地及時脫險。

起訴書指責這些領導:「你們中有些人不顧數百名師生的安危,拋下那些未成年的孩子不管,只顧自己苟且逃生,對由此造成的慘重傷亡後果,你們不是沒有責任,而是罪責難逃!」

從明火出現到電線被燒著短路,間隔只有一分鐘。

全場一片黑暗時,秩序就無法控制了。

幕布拉上以後,舞台裡外形成了氣壓差,發生空爆。懸吊在舞台上空的13道幕布、影幕和其他可燃物迅速燃燒,釋放出大量有毒氣體。隨著吊繩被燒斷,幕布向下墜落,館內瞬間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球。爆燃形成的巨大聲音,幾百米外都能聽到。強大的衝擊力,把很多館內的人都沖翻在地。事後測算,當時的壓力接近60個大氣壓。

火焰隨著熱空氣竄上20多米高的天花板,將上面的材料也引燃。館內共有810個木頭椅子,外罩是海綿和布,它們也相繼被引燃。

友誼館成了焚燒爐。

一片焦黑的現場。(網絡圖片)

除坐在後部緊鄰出口的部分學生逃出外,其他人紛紛湧向兩側的太平門。左側的緊鄰廁所的兩個門倒是開著,但門外還有迴廊,聯通著另一個世界的兩個安全門則全部被鎖著。

結實的鐵鎖斷絕了孩子們的生機。(網絡圖片)

 

孩子們打爛了玻璃窗,卻被鐵柵欄困在裡面。他們揮舞著脫了皮的小手朝窗外喊「叔叔,求你們救救我!」裡面的濃煙不斷湧來,孩子一個接一個地癱軟下去。後面的學生不斷從前面學生身上爬過去打門,人迭了一層又一層。事後,搶險人員看到,這兩個門口迭了近一人高的屍體。

三年級二班的這些在座學生全部遇難。(網絡圖片)

那個傍晚,沒有任何組織,全城市民幾乎都趕了過來。

人們拿起任何可以使用的工具,用力劈向堅固的捲簾門。缺乏工具,他們就用肩去撞鋁合金門,又抬起門板撞擊防盜門。防盜門下部被撞彎後,他們扳起一根根鋼條,讓裡面的人鑽出來。對付鐵柵欄,救援人員用榔頭砸,用鋼條撬,砸開鐵柵欄把孩子拉出來。

更多的是絕望。那種親人在火海里,和自己近在咫尺,卻又無法拯救的絕望感。

這種絕望感,伴隨了很多當時在場的家長一生。縱然在夢裡,他們也時常能聽到那聲聲悽厲的呼救。有人因此飽受折磨,患上了嚴重的精神疾病。

最終,有300多人永遠沒有活著走出來。

街上所有的車輛都自發運送死者和傷員,很多司機都是淚流滿面。在克拉瑪依市職工總醫院外面,圍了上萬人。整個克拉瑪依市,當時不到20萬人,幾乎家家戶戶都有親人或熟人在火災中喪生。

認領屍體的場面,悽慘無比。

來認領的家人都是一大家子一起來的,包括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父母以及各種親戚。他們相互攙扶著分批進入停屍房,老人哭了幾聲就暈了過去,然後被人七手八腳抬出來。

而父母則會抱住孩子再也不放手。一個父親緊緊握著燒焦了的女兒的小手,獨自坐在冰冷的地上,沒有眼淚,無人陪伴,就這樣坐了整整一天,陪著女兒走完人世間最後一段艱難的旅程。

有一家祖孫三代前來認屍。那是個極其美麗的小女孩,五官精緻,穿著白色的芭蕾舞裙,好像睡著了的仙女。因為待在一個角落裡,所以沒被燒到,是被熏死的。家人怎麼也不相信孩子死了,年邁的奶奶甚至跪求重新檢查。為了安慰親屬,法醫們流著淚破例為孩子重新進行了一次屍檢。

有一家人憑著看到孩子腋下殘缺的毛衣,哭喊著將孩子抱走。後來,他們又將孩子送了回來,因為回家後他們發現孩子脖子上掛的鑰匙打不開自己的家門。

12月9日,火災的第二天,乾燥了很久的克拉瑪依市下了一場很大的雪。這場雪,整整下了三天。

寒風裡,白雪中,悲傷的人們全城出動,送葬的車隊排了有二十多公里。

孩子們魂歸之地是一個叫小西湖的地方,這裡離市區約5公里。墓地四周是戈壁山頭,三百多個新墳兀立在這片天地間,風聲悽厲,魂魄哀嚎。

一個痛失妻子和女兒的丈夫,蹲在雪地裡一直守著兩口棺材,哭幹了眼淚,不停地念叨,用頭撞棺木,血灑在棺木上,見者無不落淚動容。

埋下孩子時,不少父母悲痛欲絕地用頭撞擊墳穴的水泥蓋板,鮮血灑滿墓地。他們把孩子們生前的書包、玩具、衣服,乃至鋼琴、電子琴、電腦學習機,一同埋葬或焚燒。那兩天,商店裡的玩具櫃、文具櫃、絹花櫃及花圈作坊,生意非常好。

火災過後的前幾年,每到12月8日,會有幾百人一起來祭奠。後來,前來祭奠的人越來越少。這麼多年過去了,再沒有人埋進來。

這裡是那些孩子們的天地。

每個墓碑上都有一張照片,寂靜裡,孩子們笑容依舊,稚嫩依舊。

1997年,克拉瑪依市打算炸掉友誼館,另建「人民廣場」。遭到很多抗議和反對之後,這個計劃稍做改動,友誼館的前門整修刷白之後保留了下來,其他的建築還是炸毀了。

廣場上沒有任何關於那場火災的文字說明,一切彷彿從沒發生過,只有300多盞路燈靜靜佇立,晚上散發出幽幽光芒。

據說,一盞路燈代表一個亡靈。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