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經濟脅迫立陶宛 中共遇難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用慣了經濟脅迫,沒想到在歐洲小國立陶宛身上,竟難展其技、難如其願。

例如,中共海關自12月1日起已將立陶宛從「來源國」列表刪除,導致立陶宛貨物滯留在中國港口無法通關;但12月7日,立陶宛最大的貿易機構表示,中共海關已不再直接阻止立陶宛貨物的進口(只是該國貨物在進入中國時,仍舊面臨冗長的程序,並在進貨流程上遭到延誤)。

又如,12月17日,路透社援引兩名知情人士報道,中共正在向德國汽車零部件巨頭德國「大陸集團」(Continental)施壓,要求其停止使用立陶宛製造的零部件(其在立陶宛設有工廠)。對此,中共外交部予以否認。

為什麼呢?中共知道,將立陶宛從報關係統中清除、暫停立陶宛自華進口貿易許可、施壓跨國企業不得使用立陶宛生產的零組件等等,這些都是公然違反世貿組織規則的;而目前中共還需要打世貿組織規則的旗。因此,中共想這麼幹也不敢搞(閃電式的試一試,是為威懾),只是暗中使絆子(比如藉口「技術」、「程序」問題阻滯立陶宛貨物通關),口頭上還硬說「中方一貫按照世貿組織規則行事」,「個別媒體炒作中方消息均不屬實」。

一方面,這暴露了中共的流氓;另一方面,也顯出了中共的無奈。

大家知道,7月立陶宛宣布將在包含台灣在內的多個亞洲國家與地區設立代表處,中共就恨死了,開始敲打立陶宛;台灣駐立陶宛代表處11月18日揭幕,中共立即將與立陶宛的外交關係降至「代辦」等級,並暫停領事服務。與此同時,經濟脅迫慣技重施。例如;

——中共當局縮減對立陶宛的出口,立陶宛副外長阿多梅納斯(Mantas Adomenas)表示已經影響到食品、激光、原材料、藥品、家具、服裝業。

——8月,立陶宛最大的新聞門戶網站之一Delfi報道「中國不再購買立陶宛產品」:中共從立陶宛召回大使後,立陶宛出口商就開始抱怨,中國不再從立陶宛購買奶酪、糧食和木材等產品。

——連接中歐的陸上大通道——中歐班列,其加里寧格勒線,立陶宛是必經之地。中共為報復立陶宛,兩國間的直達鐵運連接已經暫停(雖然中鐵集裝箱公司曾一度為此「闢謠」),只有過境交通仍在繼續。通常,火車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停靠,以裝卸集裝箱;現在,過境列車不在維爾紐斯停留,而是直接開往加里寧格勒。陸媒還稱,中共和德國已經達成共識,中歐貨運班列將繞開維爾紐斯,直接停在俄羅斯的列寧格勒。

但是,這些對立陶宛經濟並沒太大殺傷力。因為中立兩國經濟聯繫並非緊密。2019年立陶宛貨物進出口總額為687.4億美元,中國僅僅位列立陶宛出口市場的第22位,為立陶宛第十大進口來源地。2020年兩國進出口額同比增長7.5%,規模也僅22.95億美元。

中共又動歪心思:向跨國企業施加壓力,促其斷絕與立陶宛的商業合作,否則將面臨被排斥於中國市場之外的命運。代表數千家立陶宛公司的立陶宛工業家聯合會(Lithuania Confederation of Industrialists)證實,一些從立陶宛購買商品的跨國公司正成為中共的目標。

但是,除世貿組織規則之外,更重要的是,立陶宛的一個身分——27個歐盟成員國之一,成為反制中共經濟脅迫的利器。12月6日,立陶宛外長致信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高級官員,其中寫道:「歐盟有必要做出強烈反應,向中(共)國發出信號,出於政治經濟動機壓力不可接受,也是不能容忍的。」歐盟委員會對此積極回應。

12月8日,歐盟出台一項「反脅迫」貿易制裁提案,要求當第三國對任何歐盟成員國施加任何類型的政治壓力和脅迫性措施時,歐盟將對第三國進行「反制措施」,包括徵收關稅、限制來自有關國家的進口等。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和歐盟執行副總裁東布羅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發表聯合聲明,表示歐盟對其成員國的支持,「中國(中共)與歐盟成員國的雙邊關係,會對整個歐中關係產生影響」。

12月17日,歐盟委員會表示,如果發現中共違反國際貿易規則的證據,可能就中共和立陶宛間的貿易爭端向世界貿易組織提出申訴。同時,歐盟委員會正與立陶宛政府,以及其他可能面臨類似問題的成員國政府維持接觸,「為了在世貿建立檔案,我們需要足夠證據,這就是我們實際上現在所做的事」。

這就使中共對立陶宛的經濟脅迫,變成了與歐盟的對峙。在國際戰略上,中共將拉攏歐盟、分化美歐作為重點,但因新疆人權問題引發的歐中制裁戰導致歐盟議會凍結了《歐盟—中國全面投資協定》(CAI),雙方關係一直在惡化,如果現在再因為立陶宛添一把火,中共就更焦頭爛額了。因此,中共對打擊立陶宛,頗有點騎虎難下的感覺。

對立陶宛而言,與中國經濟聯繫不密切,及歐盟成員國身分,固然是其不畏中共經濟脅迫的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其對共產國家的深刻的認識(包含了其在蘇聯統治下的那段痛苦經歷)。

這就是為什麼立陶宛這個波羅的海小國,當年(1990年)毅然決然的率先脫離蘇聯宣布獨立,現在敢對中共不假辭色(諸如退出「17+1」中共—中東歐合作論壇,將中國供應商排除在該國5G網路建設之外,12月15日確認已經召回所有駐華外交官等等)。

如立陶宛國家安全與國防委員會主席勞裡納斯·卡斯丘納斯(Laurynas Kasciunas)說:「我們都非常反對中共。它深植於我們的DNA中。」因此,立陶宛雖然經濟規模只有中國1/270,卻能直面中共的經濟脅迫。這值得世界欽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