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世界四位金融巨頭與2021中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中共進一步開放金融領域,加大對世界的經濟誘惑。例如,規模高達3.6萬億美元的中國共同基金行業引進第一家獨立運營的外資公司,批准設立第一家外商獨資券商,等等。迄今,國際金融機構億將中國證券納入全球指數(包括股指、債指),這直接拉動了資本流入,因為境外資管公司跟蹤指數做被動配置是最主要的投資方式。為此,一些金融巨頭曲意迎合中共。

不過,2021年中共出人意料推出的經濟整肅政策,嚴重打擊了中國互聯網科技頭部企業,也重創了許多外國投資者。總體來講,投資中國科技股,目前市場信心極其脆弱;短期內投資減速,長遠則思量是否撤出。更嚴重的是,中共當局的「向左轉」,在國際金融界引發深刻的質疑,索羅斯之類金融大鱷公開抨擊中共及其當權者。國際金融界對中共的看法呈急劇分化狀態。這就使中共的經濟誘惑大打折扣了。

請看如下四則案例。

黑石集團重倉中國  也遭中共經濟整肅政策的打擊

黑石集團(Blackstone Group)美國著名的私人股權投資和投資管理公司,資產管理規模高達7310億美元(據2021年Q3財報),與中共關係密切。2021年初,黑石集團董事長蘇世民稱「中國經濟在2021年將會十分強勁,並持續發展。」(現實證明並非如此)其後,也多次稱「我們對中國非常樂觀」。2012年黑石集團在中國動作頻頻。

黑石集團是第一個獲准進入中國共同基金市場運營的外國資產管理公司。8月30日,「黑石中國新視野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正式開業。

1月和12月,黑石集團分兩次共斥資53億元人民幣收購了「富力綜合物流園區」(粵港澳大灣區內最大城市物流園區)的100%股權。7月,黑石集團首次為旗下中國物流平台龍地物流引入了首席執行官黃詠祥;據黃透露,黑石集團在中國物流方面已經投資了超過8.6億美元。

6月,黑石集團以13億美元從泛海手中買下美國國際數據集團(IDG),成為年內黑石在中國交易金額最大的一筆收購。

但是,中共當局今年的經濟整肅政策也使黑石集團遭到衝擊。6月,黑石以236.58億港元(折合美元30.47億)收購SOHO中國,收購價格為每股5港元;9月,這一世紀收購案並未獲得中共監管部門認可,宣布收購失敗。而SOHO中國是中共整肅的目標公司之一,12月遭中共稅務重罰7.9億人民幣。

稱「摩根大通的命比中共長」戴蒙隔天緊急表示「後悔」
11月23日,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and Co)首席執行官傑米·戴蒙(Jamie Dimon)在波士頓學院接受訪問時,脫口而出說「我曾講過一個笑話,中共正在慶祝百年生日,摩根大通也是,而我賭我們會存活比較久。」他接著表示「這話我可不能在中國說,但反正他們大概已經聽到了。」

摩根大通是美國最大的銀行,足跡遍布全球。摩根大通1921年就在中國開展業務,中共也在同年成立。戴蒙被稱為美國銀行業20年以來最偉大的CEO,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曾成功避開次貸危機。

摩根大通與中共關係密切。8月,中共監管部門批准摩根大通成為中國第一家外商獨資券商。戴蒙此番「命比中共長」言論被路透社報導後,中共方面強烈反彈,官方鷹派媒體《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在推特上反嗆「中國共產黨會比美國存活得久。」

似乎感覺事態不妙,24日,戴蒙聲明表示:「我感到遺憾而且不應發表那番評論。我當時是試圖強調本公司的實力和長壽。」康奈爾大學教授埃斯瓦爾·普拉薩德(Eswar Prasad)對路透社說:「戴蒙的道歉顯示外國公司為了維持中國政府的好臉色以及中國市場的准入而不得不對中國政府表達恭敬的程度。」

索羅斯三次發文抨擊中共與習近平

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分別於8月13日在《華爾街日報》、8月30日在《金融時報》、9月7日在《華爾街日報》發文抨擊中共與習近平。

第一篇文章表示,中共當局對外在構建並推廣極權體制的治理體系,這與民主開放體系水火不容,也讓整個中國人民都成為受害者。第二篇文章主題是「限制投資中國」,說中共金融當局不遺餘力地安撫外國投資者,完全就是一個騙局。

第三篇文章斥責黑石集團向中國投資的決定,說該公司誤解了習近平治下的中國,他們以為自己可以賺錢,但現在向中國傾注數十億美元是一個悲慘的錯誤,不僅可能給貝萊德的客戶帶來損失,而且將「損害美國和其它民主國家的國家安全利益」,因為「今天的美國和中(共)國正在進行兩種治理體系之間的生死衝突:壓制性和民主性」。

索羅斯是西方世界左派的代表人物,也對美國拜登政府有較大的影響力。索羅斯曾一度與中共走得很近, 2010年宣稱中國擁有「比美國更好的運作政府」。如今,這位國際進步主義的教父和左派最大的捐助者之一宣布中國的統治者是「世界上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令人感到世界確實在巨變。

中共經濟整肅政策致軟銀巨虧 孫正義欲「靜觀其變」

11月8日,日本投資巨頭──軟銀集團的財報披露,今年7月至9月,願景基金(Vision Fund)合計虧損高達8250.86億日元(約合72.58億美元),成為史上最慘烈的一個季度。軟銀CEO孫正義表示,目前,公司正處於「暴風雪」中。更重要的一項指標:淨資產價值在一年內下降超過770億美元。自2021年7月以來,軟銀股價持續下挫,截止11月8日收盤,最新股價為6161日元,相較3月的高點,累計下跌幅度超42%。

這實在太戲劇性了。因為5月軟銀集團才公布創紀錄的年度獲利;當時,軟銀非常看好在中國的獲利增長空間。目前中國約占其基金投資組合的五分之一。

軟銀巨虧的最重要因素,是中共的經濟整肅政策,致使其在中國的三大風險投資,相繼觸礁。陸媒稱軟銀是中國互聯網巨頭受重挫的最大「受害者」。

其一,儘管近年來連續減持,軟銀一直都是中國電商龍頭阿里巴巴的第一大股東(截至2021年7月,軟銀持股比例仍高達24.85%)。7月至9月間,阿里巴巴的股價累計跌幅達34.7%,以此計算,軟銀持有的阿里巴巴股票市值在三季度縮水530億美元。

其二,2016年至2017年,軟銀中國斥資100億美元參與了滴滴的G輪及戰略融資,當時滴滴的估值已超過500億美元。2021年6月30日,滴滴赴美上市,旋遭中共重擊。12月3日,滴滴宣布從紐約退市轉到香港上市;截至當天,滴滴市值為376億美元,相較發行價已跌去44.3%。這一切都發生在156天裡。

其三,2018年,軟銀投資中國人工智能企業商湯科技

(SenseTime)10億美元,將商湯估值抬至60億美元。2021年12月10日,商湯原本計劃在香港上市,卻因美國財政部禁止美國人和美國實體投資商湯(指控其「開發了可以確定目標民族的面部識別程序,特別專注於識別維吾爾族人」),而推遲上市。

8月10日,軟銀首席執行官孫正義(Masayoshi Son)在業績交流會上說,「在中國投資方面,我們注意到很多新的監管措施陸續出台,我想再等一段時間,以觀察(中國相關部門)監管類型、監管範圍及其對市場的影響。在形勢更加明朗前,我們想靜觀其變。」

結語

如今,中國股市規模超過86萬億人民幣,債市規模超過125萬億元,均居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但是,中共長期限制外資准入,2017年境外投資者在中國股市和債市的占有率僅有1.9%和1.3%;即使2018年以來加開金融開放,截至2020年底,也只分別提高到5.4%和2.8%,似乎還有很大的開放空間。

孫正義在巨虧之後,為什麼仍表示「我們不反對也不支持中國政府,我們對中國(的)未來潛力不存在任何懷疑」?黑石收購SOHO中國遭拒後,為什麼仍未被「粗暴的驚醒」?這就是問題所在。

不過,如下三個因素,可能會使孫正義、蘇世民們在中國的未來處於高度的不確定性中:第一,中共政策風險走高;第二,中國經濟走勢衰弱;第三,恆大違約之類的地雷讓人防不勝防(這竟致使10月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求中共政府採取負責任的行動,控制中國恆大地產等開發商所帶來的金融危機)。

目前,金融開放是中共對世界的一大誘惑,但這是一塊 「肥肉」,還是一塊毒肉,擬或永遠也吃不到嘴的肉?2022年會給出一份答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