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扭轉失敗防疫政策的機遇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an Jekielek撰文/姬承羲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2日訊】隨著Omicron病毒變體的不斷傳播,COVID-19疫情和西方世界史無前例的應對,都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此時,我們看到了一個全新的機會,能讓防疫政策產生重大而急需的變革。

在2020年初,全球處於大流行的早期階段。人們對病毒所知甚少,我們的領導人也憂心最壞的情形。鑒於中共過往對薩斯病毒的應對措施,一些人知道,這個政權會不惜一切代價來避免被問責,實際上它真的是不惜任何代價的那樣做,即使後果可能是毀滅性的。而其他人,面對著某些所謂傑出科學家吹捧的可疑模型和死亡數百萬人的預測,還有西方社會某些元素所要求的「極端安全」,也同樣處於恐慌之中。恐懼,以一種幾代人都未曾見過的方式,籠罩著西方社會。

與此同時,中共政權對COVID的相關數據和員工,就進行了嚴厲的審查,再利用其喉舌和同夥散布謠言。面對這樣的現狀,西方社會可以說在很大程度上,拋棄了長期摸索得來的傳統防疫經驗,轉而支持類似中共政權所倡導的政策,也即自上而下的極端管控。

最值得注意的是,我們以多種方式封鎖了我們的社會,關閉了企業和學校,只留下了「必要的」工作——儘管有充足的數據表明,這些政策的有效性值得懷疑,但是我們仍然堅持這樣做。基本的公共衛生原則被拋棄了。我們非但不鼓勵有力的科學辯論,反而審查和誹謗那些倡導基本原則的科學家們。他們中,就包括了《大巴林頓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的作者們。

在我們瘋狂尋求解決方案的過程中,我們似乎奇蹟般地研發出了對抗病毒的疫苗。但是,我們變得迷於這一奇蹟的本身,急著部署這些疫苗,反而忽略了關鍵的保護措施,比如收集適當的藥物安全數據。

我們詆毀那些實施早期治療的臨床醫生,還有他們認為成功的治療方法,迫不及待地把疫苗像靈丹妙藥一樣推給大眾,卻發現許多人根本不想要。

然後,我們採用各種暴虐的政策來「鼓勵」接種,即使是感染風險極低的健康兒童也不例外。我們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撕裂了社會,逐漸放棄了我們最珍惜的基本權利,聚集成小團體,創造了一個新的「不潔淨」族群,也即那些沒有接種疫苗的人。

早在2020年中,斯坦福大學的公共衛生專家——斯科特‧阿特拉斯博士(Dr. Scott Atlas)——就已經利用當時獲得的數據,明確地指出,封鎖政策造成的人命損失(就死亡人數來說)超過了病毒本身。這一結論至今沒有改變。數百萬人錯過了重要的癌症篩檢,自殺的想法在青少年中泛濫——這些都只是一小部分的代價。許多研究表明,新疫苗的副作用,尤其是心肌炎,比普遍認為的更加嚴重和常見。媒體企業,之前一直在為這些問題政策吶喊助威,而現在也開始提出一些問題。比如,「疫苗注射過多,實際上可能會損傷機體對抗冠狀病毒的能力。」經濟刺激法案已經花掉了數萬億美元,通貨膨脹率正在飆升——人們的荷包開始感受到壓力,尤其是中產和工人階層。

最終的結果是,社會將付出慘痛的代價。我不禁想起,自己在佛羅里達州遇到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州長時,他告訴我的話。我們製作了題為《德桑蒂斯:佛州對陣封鎖》(DeSantis: Florida vs. Lockdowns)的訪談節目,探討為什麼他採取了不同尋常但實際有效的政策。他當時告訴我:「他們永遠不會承認自己錯了。」

鑒於我們整個社會,在應對COVID疫情方面所經歷的嚴重失敗,以及人類(尤其是政治家)竭盡全力逃避責任的基本屬性,我認為,Omicron變種提供了一個台階,免去了問責或治罪。我們應當廢止當前實施的那些非常令人反感的COVID政策,並且暫時拋開對他人的指責。

Omicron變體已經改變了遊戲規則。隨著初步研究結果的出爐,數據似乎說明了以下幾個要點:

·  Omicron變體相比Delta和其它變體,更具有傳染性。

· 已有的COVID疫苗,似乎對阻止Omicron感染收效甚微。

· 值得注意的是,有證據表明,Omicron變體正在突破人體對先前變體所產生的自然免疫。

· 感染Omicron變體後產生的症狀,遠沒有其它變體嚴重,以至於很多科學家都將其症狀與普通感冒相比。

·  Omicron變體在人們意料之外——其大幅度的突變讓科學家們困惑不已。

不管過去的情形如何,現在接種疫苗和未接種疫苗的人群,兩者感染COVID的風險差異已經遠遠小於之前的病毒變體。無論過去的事實如何,現在未接種疫苗的人相比已經接種的人,並不會對社會產生更大的危害。隨著病毒的傳播,不管是怎樣的疫苗接種狀態和感染歷史,都會有許多人感染。

人們完全可以不必再糾結對COVID病毒的無症狀測試,或者口罩的佩戴。此前對自然免疫能否抵抗病毒感染的迷思,現在也已經無關緊要了。而且與之前變體不同的是,Omicron在遺傳學和功能性方面確實有點成謎。

換句話說,這是進行重大轉變的絕佳機會,讓疫情政策回歸到《大巴林頓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和過去的大流行公共衛生標準中所規定的政策。強制疫苗令可以被立即廢止,正如拜登總統所建議的那樣,這些決定可以「留給各州」,各州領導人也可以效仿。

Omicron新變體,給領導者們提供了一個挽回面子的機會。他們可以藉此改變當前專制又廣受詬病的政策,找個台階下,重新制定切實有效的政策,挽回聲望,同時幫我們治癒我們的社會。這樣的改變,越快越好。

作者簡介:

楊傑凱(Jan Jekielek)是英文《大紀元時報》的資深編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的主持人。楊的職業生涯跨越了學術界、媒體和國際人權工作。他於2009年加入《大紀元時報》後,擔任過多個職務,包括網站主編。他製作的大屠殺紀錄片《尋找曼尼》(Finding Manny),屢獲大獎。楊傑凱的推特帳號是@JanJekielek。

原文「Omicron Offers an Off-Ramp From Our Failed Pandemic Policy」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