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西安女生發燒求醫的魔幻經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西安研0學生。(12月)26號當天高燒,被六家醫院拒診,一整天都打不通120電話,包括西安的各種防疫電話也是一直無法接通。」

這是一位網名叫「阿斯旺」西安女生在帖子裡的自述。她在這篇帖子裡講述了自己在西安發燒求醫的魔幻經歷,足以看出中共的清零防疫模式是何等的荒謬,何等的反人性!

「阿斯旺」說,12月26日9點40左右,測溫發現自己發燒38度2,由於48小時核酸於25日晚九點左右到期,不敢隨意出入,因為發燒,也不太敢打滴滴車。她趕緊給導師說明一下自己的情況,因為導師之前囑咐過,雖然還沒有正式入學,但是如果出現什麼問題要儘快聯繫她,從學校這邊走會比較方便。但是導師那天監考研究生考試,上交了手機,下午5點多考試結束,他才看到她發的消息。

10點左右,她聯繫社區,社區讓打120。120無法接通,大概打了有七八個電話,這期間她還撥打了市長熱線,西安市碑林區的防疫中心,西安市的防疫中心電話,網上能找到的防疫電話,以及各個醫院的電話(大概有五六個醫院),她差不多全都打過了。其中只有武警醫院的電話能夠撥通,但他們明確表示不接收發熱的病人。而120一直撥不通。

11點左右,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了,她只好報警了,碑林區北沙社區附近的警察說會給她聯繫社區安排司機送她去醫院。於是,她就在家裡等,這段時間測量體溫發現高燒到了39度。11點50左右,警察打電話問她確認情況,但是並仍舊沒有接到司機電話,她告訴他自己現在太難受了。到12:10,還沒有人來送她去醫院的話,她就自己去了。之後,她回電話給這位警察,自己出門去醫院。

12點左右,她打滴滴車,準備去第九人民醫院,被告知疫情期間,他們這塊不允許打滴滴,無法,她嘗試叫了美團跑腿,他們也明確表示沒辦法送她去。這期間她聯繫師兄,師兄答應送她去醫院,她就先到了師兄在的宿舍區(她還沒有正式入學,所以自己在外面租房子。)師兄發現,宿舍那邊可以打車,於是帶她去第九醫院。

12點30左右,到第九醫院門口,但被明確告知他們那裡不接收發熱病人。到這時,她大概已經高燒3個小時,頭疼,渾身酸痛,已經差不多站不起來了。

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師兄帶著她先後去了中心醫院,西京醫院,中醫醫院,西交二附院等等,這些醫院,大概前後有六個左右,無一例外,全部拒收發熱患者。最離譜的是有一個醫院門口放著喇叭通知,發熱患者往東50m處就診,然而全部拒收。

中午一點多的時候,她實在是難受的站不起來了,給爸媽打電話感覺自己要死在西安了。這時間,他們依舊嘗試著撥打120急診,想詢問到有一家接收發熱患者的醫院,然而一次都沒有接通過。在去往大概第五家醫院的路上,再次報警,向警察說明情況,希望他們能否提供一家接收發熱患者的醫院情報,或者是能否藉助他們內部的情報鏈幫他們詢問一下,畢竟120打不通,所有的醫院都聯繫不上,醫院的官方電話也全都無法打通。然而這次接電的警察表示與他無關……有事兒打120,這種事情不歸他們管。

到第六家醫院,得知他們的發熱門診仍然不接受發熱人員的時候,她差不多已經絕望了,這時大概2點左右,此時已經高燒將近五個小時,再加上26號當天零下的氣溫,又冷又熱,已經差不多糊塗了。真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算是柳暗花明吧。師兄又打車帶我去北郊的一家醫院(西北大學附屬醫院,好像是市三院),講真的壓根沒報什麼希望,但是好巧不巧三院的發熱門診是開著的!終於入院了!因為要先在發熱科做核酸、CT和血常規之後才能去急診開藥,所以有在那邊耗了一個小時左右,但是醫生小姐姐(這個小姐姐是生病了來發熱科看病,然後被抓壯丁了,也好慘)看我燒的太厲害了,先給我開了點退燒藥,總算暫時緩解了高燒。」她說。

後面就是走治療流程啦,燒退到38度多一點的時候沒有那麼難受了,四點多的時候她還吃了點飯。在發熱科待到7點左右拿到核酸證明去急診治療,後面在急診又驗了血常規、尿常規、流感和出血熱,沒有問題後22點左右進行了輸液,期間體溫有回升,凌晨三點輸完液之後,體溫大概有38度8,但是醫生說沒什麼大問題,點滴的藥效估計要一段時間起效,讓先回去按時吃藥,如果明天還不退燒,就再去打退燒針。

早上7點定了鬧鐘起床吃藥順便測溫,體溫降到不到38度了,到27號12點,雖然還有一些小燒,但是已經脫離危險了。

而最令網友「阿斯旺」生氣的,是這件事情的後續。

她說:「本來想把這件事止步於此的,知乎的帖子被刪了三次。社區人員今天上門要求我刪帖,昨天發燒的時候卻不管不顧。我拒絕了。新開了一個帖子,而就是這個新帖子的最後一次刪帖激怒了我。社區人員看我發了新帖子,這次的刪帖設置為我帳號上顯示的是未刪帖,而實際上帖子已刪,意思就是只有我一個人可以看到這份帖子。想以此來忽悠我。我真的不理解,輿論可以控制到這種地步嗎?我本來只想好好的養病,但這次真的是被激怒了。

今天上午社區給我打了很多電話,希望我刪帖。後面甚至登門到訪了,我雖然拒絕了,但是承諾給予修改。而最後他們刪帖,刪到這種忽悠我的地步。屬實無話可說。如果社區的工作人員把心思放在控制輿論,推諉責任和忽悠群眾上。而不是放在防疫上。那西安的疫情到何時才能好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