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狼終於真的要來了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長期以來,對於中國經濟發展遇到的挑戰,外界提到最多的,就是地方債務平台的問題。這個問題因為說得太久都沒有真的發生危機,很多人似乎麻木了;也有很多人盲目地相信,中共政權一定找得到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然而,時間進入2022年,地方債務平台引發的危機似乎不再只是擔心,而是成為現實中中共可能要面臨的最大的夢魘了。

臨近2022年,在中國經濟發展狀況方面最應當引起注意的一條消息就是,去年12月23日,黑龍江鶴崗市人民政府在官網正式發布通知宣布,因為鶴崗市實施財政重整計劃,財務狀況發生重大變化,決定取消公開招聘政府基層工作人員計劃。這段話一如既往地運用了官方常用的一些話術,聽起來似乎問題不大,但把它用直接的語言表述出來,意思很簡單,就是五個字:「政府沒錢了」。所謂財政重組,其實就是鶴崗市已經無法給公務員發出薪水鶴崗財政現在已經有黑龍江省財政接管,由省級財政撥款解決鶴崗公務員的薪水問題。

這個消息值得高度注意,一是因為鶴崗煤礦資源豐富,經濟發展在2019年的時候還頗有蒸蒸日上的景象。當時百度論壇還曾經有過一篇熱搜文章,就叫做《流浪到鶴崗,我五萬塊買了套房》;之後引發了一些年輕人搬到鶴崗居住和工作。然而,僅僅兩年的時間,受到疫情衝擊,鶴崗的結構性深層經濟問題立刻暴露出來。該市去年財政收入僅23億元人民幣,支出卻高達136.8億人民幣,缺口如此巨大,地方政府無論如何也無法掩飾和處理窘境,只能坦承當局財政無以為繼的現實。當然,財政重組還不是正式的破產。但我們都知道,中共從維穩的角度出發,絕對不會公開允許地方政府正式宣布破產。因此,實際上宣布財務重組的鶴崗,很有可能是事實上中國第一個破產的地方政府。這個指標意義是極為重大的,將代表中國長期積累的地方政府債務危機問題,終於開始爆雷了。

第二,鶴崗市財政的破產,將是多米諾骨牌倒下的第一張牌,這才是中共真正的夢魘。最新消息是,新華社1月2日報道,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近日印發了《省與市縣共同財政事權支出責任省級分擔辦法》。該辦法說是要「進一步理順省、市、縣之間」的財政關係,但從實際內容上看,明顯就是要求上級行政單位要分擔下級行政單位的財政開支。按照這個方法,對基本公共服務、教育、醫療衛生領域相關事項,結合地方財政困難程度實行分檔分擔辦法,省財政對各檔分擔不同比例的支出責任;17個省轄市分為三檔,省級分擔比例分別為20%、30%、40%。這個分擔方法的出台,就是為河南地方政府的財務危機的爆發開始做準備;準備的方法,跟黑龍江一樣,無非就是由省一級財政把地方的財政負擔自己背起來。

問題是,省一級財政又能有多少錢來彌補地方政府的虧空呢?以黑龍江省為例,去年財政收入和開支分別為1152.5億人民幣和5449.4億人民幣,債務問題並不比鶴崗市好到哪裡去。如果多一些這樣的地方破產事件,接下來要破產的,就是黑龍江省了。同樣的問題,其實也存在於很多經濟發展遇到困境的省市。因此,可以非常肯定地判斷,多年以來外界一直在喊「狼來了」而狼沒有來的中國地方債務問題,在2022年會全面爆發。它將引發的經濟和社會效應,對中國的衝擊不可小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