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日美對台海突發事件的應變計劃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Grant Newsham撰文/吳約翰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日本共同社(Kyodo News)12月23日報導,日本和美國軍方已針對「台海突發事件」(Taiwan contingency,指中共武力攻台)起草了一份計劃,並可能很快會制定「官方」計劃。不了解情況的人可能會認為日美兩國終於開始認真努力,以發展真正的聯合作戰計劃,來應對台海突發事件。

然而,在花了幾十年觀察日本防禦能力的發展軌跡之後,你很容易就變成一個「看到水杯一半是空的」(指持負面、悲觀看法——譯註)的那種人。仔細審視這個幾年前就應該到位的計劃,並不感到那麼振奮。

無可否認地,新聞報導通常是零碎和混亂的。

報導指出,一旦日本政府宣布台灣周邊局勢嚴重到足以「破壞日本和平與安全」時,該計劃就會啟動。

只要這種情況發生,美國海軍陸戰隊就被允許建立一個「攻擊基地」,位置可能在從九州延伸幾乎到台灣的南西諸島(Nansei Shoto),又叫琉球列島(Ryukyu Islands),其中包括沖繩島的某處。這將是史上頭一回,因為美國海軍陸戰隊幾乎不被允許在沖繩作戰,即便是在承平時期也是如此。

那麼,日本擔任的角色是什麼?據新聞報導,日本將提供後勤支援,包括彈藥和燃料。如果是這樣的話,日本將需要開始購買美國海軍陸戰隊使用的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海馬斯」(HIMARS)導彈。但有人質疑日本自衛隊(JSDF)仍未收到該命令。

因此,當日本人認為時機成熟時,東京就會允許美國海軍陸戰隊出動與威脅台灣的共產黨人作戰,然而,日本顯然不必加入作戰。

就是這樣的態勢。

能力、訓練、目標和法律

在無意間,共同社的報導點出了一些基本問題,即是日本和美國為保衛台灣、彼此和他們自己,實際需要採取的行動,存在一些障礙。

例如,派遣一兩個美國海軍陸戰隊導彈連,並不是應對中共入侵台灣的應變計劃。

台灣空軍F-16戰鬥機在西太平洋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H-6K轟炸機一起飛行。據報導,該中國軍用飛機於2018年5月11日飛越日本沖繩島鏈附近的巴士海峽和宮古海峽。(台灣中華民國空軍)

相反,適當的作戰計劃,需要融合美國軍隊和日本自衛隊的全部資源和能力,而不是僅僅派遣海軍陸戰隊即可。甚至,詳細的計劃也只是一個。因為如果部隊不按照計劃進行訓練和演習,那麼還不如不用這麼麻煩。

美方對此心知肚明,而日方是否清楚?這又是另一個問題。

此外,有人想像,如果認真實施計劃時,美國和日本軍隊可能會從兩個完全不同的方向來解決這個問題。

美國人對阻止共產黨侵台感興趣,這意味著擊殺中共軍隊;然而,日本人可能更關心保衛南西群島和日本領土,並儘可能避免對任何人造成傷害。

另外,其它讓該「計劃」不致屏息以待,並很快能對現實世界產生影響的原因,是日本人仍然需要「研究」修改法律,以允許美海軍陸戰隊的部署。實際上他們也得通過法律程序。

東京還需要研究,和通過法律和/或法規,規定當涉及台灣的事件威脅到日本的和平與安全時,足以讓上述法律生效。

並且不要忘了,圍繞著這一切即將進行的辯論,也會被各種遊說團體拖延。

就算在很順利的情況下,這些事情在日本也不會快速發展。

有人擔心,台灣問題可能會在日本建立允許實施行動計劃的法律結構之前,就以某種方式解決。

如果中共不合作,也無耐心等待東京一切就緒前,就先採取行動,美日的反應將是臨時而無章法的,不太可能是一種成功的方法。

一位非常了解日本情況的退役海軍陸戰隊員,在閱讀共同社的報導時指出:「想像一下,為了給海軍陸戰隊提供一些戰鬥空間、燃料和道義支持,隨之而來的是絞盡腦汁。」

另一位與日本軍方密切合作多年的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也指出:「這個計劃看似是一個好的開始,但與美日在台灣或其它突發事件中,適當地共同作戰所需的作戰指揮結構相去甚遠。」

那麼,他想要表達的是什麼?

聯盟協調機制在哪裡?

《日美防衛合作指針》於2015年進行了修訂,允許日本和美國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建立真正的作戰聯繫,無論是規劃,還是承平,或戰時的作戰行動。

具體來說,該《指針》呼籲建立一種「聯盟協調機制」(ACM),但實際上並沒有說明它是什麼。有聲音較公平客觀地指出,ACM至少要是一座建築物,裡面有負責聯盟協調的人員。

但是,在《日美合作防衛指針》修訂6年之後(以及日美防衛條約簽署60年之後),日本是否有一個常設的、長駐人員配備的聯合總部,由日本自衛隊和美國軍隊負責日本的防衛,甚至包括潛在的台灣突發事件?

不,還沒有。

現在,這個實情,甚至可能比起草一份滿是告誡的計劃更為重要。

公平地說,10年前,東京沒有人敢談論台灣的作戰計劃,甚至幾乎沒有人敢談論日本的作戰計劃。而日美整體防務準備工作仍遠遠未達到需要的水平,除了兩國海軍之間的互動以外。

有人質疑共同社的報導,是日本政府某些部門努力「傳遞信息」的一部分,而不是迫切希望改善急需的雙邊行動能力的跡象,這就是日本人看待事情的態度,著重形式大於實質。

東京有點像在說,「我有一位個子非常高大的朋友,如果你追趕我(或我的鄰居),他就會揍你。」當然啦,日本沒有理由不參加美國健美先生查爾斯‧阿特拉斯(Charles Atlas)的健美課程。

日本人也明白這一點,並且,當美國人指出這一點時,他們也不會介意。

作者簡介:

格蘭特‧紐森(Grant Newsham)是一名退役的美國海軍陸戰隊軍官,也是一名前美國外交官和企業高管,他在亞太地區生活和工作多年。他曾擔任太平洋海軍陸戰隊(Marine Forces Pacific)情報後備負責人,並兩次擔任美國駐東京大使館的美國海軍陸戰隊武官(the U.S. Marine attaché)。他是安全政策中心(the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的高級研究員。

原文:The Japan-US Taiwan Contingency Plan: Less Than Meets the Ey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