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中美三大疫情事件暗藏聯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6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月5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西安宣布「社會面清零」,翻版納粹「水晶之夜」?西安「方方」長文擊中官方痛點,與美國百萬感染記錄有何聯繫?爆料劉亞洲後,紐約作家再爆栗戰書出事。

【中美三大疫情事件暗藏聯繫?】

西安封城在今天進入第13天,當地官方也在今天正式宣布,由於今天新增35個病例都在封控區、隔離點,「社會面基本實現清零」;達到解除條件的社區,經評估後,逐步有序予以解封。

這當然是一個標誌性事件了,因為西安首創了這種可以定時定點想清零就清零的「城市面清零」及「異地隔離處置」的抗疫模式,所以幾乎在一夜間成為整個國際社會輿論關注的焦點。

與此同時,在此起彼伏的求救求助聲、叫苦聲、怒罵聲以及一直都沒有缺少過的讚美聲等各種聲音混雜一片的時候,一個弱女子的聲音同樣也是幾乎在一夜之間出現在各大媒體的頭條,她就是被稱為「武漢出方方,西安見江雪」的獨立記者江雪。

此外,還有一條和疫情密切相關的重要消息,就是美國昨天的報告顯示,全美在週一這一天24小時內,新增了1,083,948例確診。這個數據把7天平均新感染人數瞬間推高到了48萬,幾乎是去年冬天病例激增高峰時峰值的兩倍,刷新了全球單日確診的最高紀錄,堪稱一波海嘯式感染潮。

非常有意思的是,有個別朋友也在給我的節目留言中提到了美國這波新的感染高峰,說你做節目不公平,中國每天感染不過才一百多,美國是一百多萬,這差距完全是十萬八千里,為什麼你不批評美國卻來批評中國?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因為剛才我們提到的這三件事:西安首創的清零新模式、堪稱西安版方方的江雪,以及美國創紀錄的感染高峰,都和疫情緊密相關,而且相互之間還存在著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在聯繫。

為什麼我們很少談美國的防疫而更多地在批評中共一刀切式的野蠻清零政策?原因就和這個重要的內在聯繫有關,而且嚴格地說,這與我們每個人都密切相關。

今天我們就先來討論一下這個話題,我們先從「西安的方方」江雪說起。

【「西安方方」長文熱傳】

就在昨天,一篇題為「長安十日—我的封城十日誌」的文章在大陸網絡獲得廣泛轉發,文章的文筆流暢犀利,客觀而冷靜,記錄了作者在西安經歷封城十天的生活,也描摹了自己身邊的眾生百態以及對西安模式的獨立思考。

這篇文章的作者名叫江雪,和柳宗元那首膾炙人口的五言絕句《江雪》是一模一樣的名字。

江雪是個什麼人呢?她早年是《華商報》首席記者,專注民生與法治報導,曾獲中共CCTV全國八大風雲記者稱號。2014年,江雪一度入職財新傳媒,但為了「追求更自由的表達」,不久就離開財新並創立了自媒體「雪訪」,現在算是一個獨立媒體人。

在江雪這篇七千多字的文章中,絕大部分內容都是在客觀地記錄自己的親身經歷以及所見所聞,談到了買菜難,談到了如何以物易物,甚至談到了她如何向政府提建議解決問題等等,瑣碎而真實。

要說有什麼比較敏感的地方,就是文章在結尾處有這麼一段話:「『西安只能勝利』,這是正確的大話、套話,也是空話。與之類似的,還有『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這句話是不錯,但具體到每一個普通人,我們可能要想一想,在這裡,我們是『我們』,還是要必須被付出的『代價』?」

江雪還寫道,不管官方最終如何從宏大敘事去講述這場苦難,但她只想去關心那些被羞辱、被傷害、被忽略的人們。他們原本不需要遭受這樣的痛苦。最後,她以一句「病毒沒有在這城市帶走生命,但別的,卻真有可能。」作為結束。

這段結尾,是江雪這篇西安封城日誌真正最關鍵的所在,因為她所有的親身經歷的記錄以及字數很少的這麼一點思考,實際上是對西安「社會面清零」模式提出了一個巨大的質疑:苛政與猛虎、天災與人禍,究竟哪個更可怕?

西安清零與「掩耳到零」】

這個問題就直接涉及到了今天西安正式宣布「社會面清零」成功這個標誌性事件。

根據西安市今天舉行的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的說法,1月4日早上9點開始,西安全市範圍內開展了新一輪核酸篩查,共發現5例確診,其中2例在封控區、3例在管控區(均為居家隔離人員),另有集中隔離點發現20名陽性病例。

官方的說法是,由於這些病例都是在隔離管控人員和封控、管控區域發現的,所以社會面已經基本成功實現清零,這意味著社區內已經沒有傳染源了,疫情蔓延勢頭得到了有效遏制。而各個封閉的區域此後經過評估,就可以逐步有序予以解封,恢復正常。

這個模式,已經被非常有才的網友總結為「掩耳到零」,非常地生動傳神。因為那些「一人陽性、全樓拉走」的高風險人群並沒有消失或被治癒,他們只不過被強制轉移到了周邊城市的廉租房、隔離屋、甚至被塞進了看守所或寒風呼嘯的地下隧道中去「集中隔離」了。

他們在轉移過程中的高密度聚集是否會造成交叉感染,在隔離點是否能吃飽,是否不受凍等等,都絕不會在官媒報導及西安官方成功的宏大敘事之中出現了。

因為西安官方已經通過微信發布「重要通知」,聲稱:從1月4日零點開始,微信群裡不允許發各種疫情期間小道消息、疫情視頻等負面新聞,違者將被立即封群。

這個人群有多大呢?根據官方的說法,截至1月4日,西安全市正在集中隔離的人有4萬2,000餘人。

也就是說,當局是把這4萬多人從西安精準切割出來,像驅趕低端人口、甚至像倒垃圾一樣扔到了周邊某個犄角旮旯裡去自生自滅了。就像江雪提到的「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這句話中,當局成為真正的「我們」,而這批人就是那個「代價」。

而對僥倖還能保留在西安城中的一千多萬人來說,他們也算不上那個「我們」,他們的真實地位只不過是潛在的「代價」。

因為我們都非常清楚,如果在未來某一天,西安再次大規模爆發疫情,連異地隔離都不好使的時候,當局一定會毫不猶豫把整個西安都視為代價給處理掉,就像當初的武漢人甚至湖北人,無論逃到哪裡都會被全方位追殺圍剿一樣。

西安清零翻版納粹「水晶之夜」?】

在我上一期節目下面,有好幾位朋友都留言感嘆,說這個場景讓人想起了當年納粹對猶太人的社會性清零。

我得說,朋友們的留言很有道理,因為西安連夜強制轉移數萬人關押的畫面,和當年納粹製造的著名的「水晶之夜」的內在邏輯其實是如出一轍的。這個邏輯就是:政府以「安全」的名義可隨時將一部分特定的社會人群,在瞬間剝奪所有的人身權利,趕出家園,集中到特定的地方去關押,而且全過程不需要任何司法程序。《遠見快評

可能有人會說,你這是胡亂類比,納粹關押猶太人是為了進行屠殺,而中共關押這些密接人群是為了救人,這怎麼能是一回事呢?

道理其實很簡單,我們都知道,「水晶之夜」是1938年11月9日到10日凌晨,在德國和奧地利爆發的納粹衝鋒隊和希特勒青年團等針對猶太人的襲擊事件。這個事件標誌著納粹對猶太人有組織的屠殺的開始,而其爆發的導火索,就是德國駐巴黎大使館官員馮‧拉特被猶太青年格林斯潘刺殺事件。

也就是說,納粹清除猶太人之初,同樣是以「保衛德國民眾安全」的名義進行的。

所以,問題的重點並不在於西安這批密接者是否遭到了屠殺,而是在於政府突破了法治的最底線,將大規模人群隨時轉移到異地關押、祕密處置這種模式公開合法化了。

這就是最危險的。大家不要忘了,中共曾經以政治安全的名義,把數百萬知識分子都在一夜間以「右派」名義送進學習班或勞改營實現社會面清零;也曾經以國家需要的名義,把數百萬紅衛兵全數流放到了農村去當事實上的勞改犯;1966年8月,北京大興和昌平甚至曾經對「黑五類」人員實施了遠比納粹更殘暴的「社會性清零」,進行滅門式大屠殺,這就是老一輩的人都知道的血流成河的「紅八月」的由來。

這與今天西安清除「密接人員」差多少?恐怕只是五十步與一百步的差距。只不過納粹與紅衛兵是以「反動危險分子」來劃分人群,而西安是用「病毒密接分子」來劃分人群而已。名詞不同,道理一樣。中共今天可以以防疫的名義對你進行社會性清零,明天就可以以國家安全或其它什麼名義對你進行社會性清零,必要的時候甚至直接肉體消滅。

你以為它們做不到或者不敢做嗎?它們早就做過多次了,它們在新疆的集中營已經可以關押百萬級的維族人,幾乎被清一色地視為「恐怖主義密接者」而遭到了「社會性清零」,只不過他們是思想上的密接者而西安這些人是身體上的,就這個區別而已。

從這個角度來看,西安首創的所謂「社會面清零」模式,不過就是從土改、鎮反開始,對黑五類、右派以及文革中的反革命清零,再到對「六四」民主人士、對法輪功信仰團體以及對新疆維族人清零這麼一路沿襲下來的規模性族群迫害的一個變種而已。

這種模式曾經在毛澤東時代大行其道,在鄧江胡時代轉入祕密實施,然後到了習近平時代又再度以防疫的名義,戴著「為大家舍小家」的光環公開、合法地借屍還魂了。

在這樣的模式下,沒有誰是安全的,每個人都可能因黨的不同的需要而隨時被視為代價從而被清零。

【美國單日百萬感染說明了什麼?】

看清了這一點,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美歐的「與病毒共存」的防疫模式,我想可能朋友們會有不一樣的理解了。為什麼美歐有那麼多的人一直抗議政府進行強制疫苗?他們不是不懂常識不懂科學的文盲,他們並不反對疫苗本身,他們只是反對政府強制疫苗的侵犯人權的行為。

因為很多事情就是這樣的,一旦開了先例,政府的權力就將無限膨脹,今天以這個名義強制疫苗,明天就可以那個名義強制隔離關押,後天就真的可能重演「水晶之夜」。

這就是為什麼美歐這麼多民主國家根本無法抄中共作業的深層次原因,從憲法到文化習俗,從官員到民間,都有很多的力量很多的人在防止政府開這個先例、越過這根最後的底線。

所以,這就是美歐防疫模式與中共防疫模式的最根本的區別所在。這不是簡單的醫學問題,而是深刻的政治問題。

身在美國的朋友可能都有體會,儘管美國創下了一天過百萬的感染紀錄,但其實絕大多數人都幾乎沒什麼感覺,該幹嘛幹嘛,整個社會依然在有序的運轉,並未出現任何恐慌或動亂。

也就是說,各國民眾面對的,更多的是猛虎是天災,而中國民眾面對的,更多是苛政是人禍。

「與病毒共存」和「一刀切清零」兩種防疫模式

即便我們單純從醫學角度看,「與病毒共存」和「一刀切清零」這兩種防疫模式,到目前為止仍然可以說勝負未分。採取前者模式的,其感染數肯定更高,因為其防疫思路就是通過共存來獲取群體免疫,從而真正獲得免疫屏障。

後者雖然暫時在數據上好看,但由於國產疫苗的失敗以及清零造成的人群抗體不足,在未來的疫情中將面臨巨大風險,且不說反覆的封城能夠堅持多久,這個模式的防線一旦在某種新的變異毒株中被攻破,一個經過多輪升級的強大毒株面對一個幾乎沒有抗體的人群時會發生什麼,那個時候才是兩種模式真正分出高下的時候。

我們看到西安每日新增病例才達到3位數,就已經扛不住封城在管控、民生、醫療支持等各方面的壓力,不得不對密接人群轉移清零,這事實上已經等於宣告了封城模式的失敗。封城的原始初衷,就是風險人員不能外流的,現在是反過來了,被迫專門把風險人員外流,這不說明失敗了嗎?

如果未來西安出現日增4位數、5位數級別的新增病例,中共還能做到把一半城市人口都轉移清零嗎?如果多個城市都在同一時間段爆發疫情,中共還能把半個中國都轉移到農村去清零嗎?

不要以為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現在河南疫情不是突然升溫了嗎?幾天時間至少6個城市進入封城或半封城狀態,這就是我們說的摁下葫蘆冒起瓢。清零模式就像大禹的父親鯀治水,一味絕對化封堵,雖然看起來暫時安全,一旦潰壩,那就是滅頂之災。

也就是說,這一場防疫模式的比拼,其實是萬米長跑而不是百米衝刺,因為病毒顯然將與人類長期共存,新的變異毒株肯定還會不斷出現,誰能堅持到最後的終點,誰才是真正的贏家。

當然,美歐與病毒共存模式並不一定就是最好的模式,同樣存在各種問題,但至少在當前這種疫苗作用有限,又缺乏特效治療藥物的背景下,這是一條相對更符合客觀現實的實用路線。

就像張文宏說的,歐美是醫學抗疫,而中共是行政手段抗疫,誰更符合科學,更能持久,恐怕還真不好說。

【被曝案發:栗戰書蹊蹺缺席茶話會】

好的,最後我們簡單說說栗戰書的事情。

很多朋友都注意到,栗戰書缺席了去年12月31日全國政協舉行的新年茶話會,這個會是每年新年前的固定動作,依慣例需要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員出席。栗戰書在3天前的12月28日都還出現在新聞聯播的新聞畫面中,所以他突然缺席茶話會,當然引起了高度關注和猜測。

鑒於栗戰書是眾所周知的習近平鐵桿心腹,所以此前普遍都猜測他可能是健康原因不得不缺席了這個理應必須出席的會議。

但在昨天,紐約作家畢汝諧再次爆料,說栗戰書的缺席是因為在貴州當省委書記期間的貪腐案發,被反習勢力拿到了確鑿的證據,並同時直接送到了其餘6個常委的辦公室,習近平無法護短,只能揮淚斬馬謖。而背後的操盤手,據說是王岐山。

這位畢汝諧就是上次首先爆料劉亞洲被抓的人。劉亞洲出事,現在看起來比較靠譜,所以這次畢汝諧爆料栗戰書自然也受到關注。

這個爆料當然目前也無法證實,但為什麼我們還是要提到呢?這是因為,畢汝諧爆料栗戰書出事實際上是因為他幫女兒女婿坑了一個企業家,這與2017年《南華早報》爆料栗戰書女兒栗潛心及女婿蔡華波的財富密碼相似,都是女兒女婿出事牽連到栗戰書。

此外,栗戰書詭異突然缺席新年茶話會,的確也是極其反常的事件,究其原因,身體上出事與政治上出事二者必居其一。所以,畢汝諧的爆料對我們來說至少是有參考價值的。

我們單從爆料內容本身看,利用習近平高壓反腐的態勢來砍掉自己的左膀右臂,這是最高效的借刀殺人,而且還可以把火燒到習近平曾經最得力的盟友王岐山身上,讓習陣營自相殘殺。這種狠辣手段大概率又是曾慶紅的籌劃,因為曾慶紅控制的《南華早報》此前就是想用追打栗潛心來阻止栗戰書入常的,這方面他有先發優勢。

至於栗戰書這次究竟能否平安過關,還需要進一步觀察,我們只是可以肯定一點:今年這個20大,恐怕會有很多大戲讓我們看個夠,希望朋友們多多關注我的頻道,我們一起看戲。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