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河南首富村淪為負債村 全村人變相失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2日訊】中共樹立的又一個農村致富典範沒落。曾經號稱「中原首富村」的河南劉莊村,目前已經淪爲負債村。村裡兩大企業長期欠薪、村民變相失業,如今靠賤賣集體資產度日。

河南新鄉縣七里營鎮劉莊村,曾是中共宣傳的「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典範」,號稱「中原首富村」。村裏1985年和2007年投資興建的的華星藥廠和綠園藥業,是中國最大的青黴素生產商,每年年產值十幾億元,全部歸村民集體所有。

但是現在,劉莊村變為了「負債村」,兩大企業靠變賣舊設備發工資,廠房幾乎只剩下地皮。並長期拖欠工資。

據香港《明報》報導,去年12月初,華星藥廠有數百名失業的村民,聚集在廠內追討工資。

一名藥廠員工表示,他被拖欠約3萬元,失業在家。藥廠2018年的工資一直沒有結算,直到2019年才按原先薪酬的七成發放工資。2021年的工資則靠變賣資產發放。企業經營多年沒有利潤,一直靠貸款發放工資。村內九成的勞動力都靠在兩大藥廠工作維生,現在全村變相失業。村裡的財務多年沒有公開,現在債務到底有多少,沒人知道。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表示,劉莊村的變遷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領導人換屆之後,整個權力出現世襲化,賬務不公開,出現很大問題。第二個是由於經濟環境出現了變化,但劉莊沒有能夠發展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所以它就漸漸落伍了。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這兩個因素結合在一起,領導人又貪污腐敗,又搞什麼家長制,權力世襲化,加上經營不能及時轉型,企業管理不能及時轉軌,所以破落是必然的趨勢。」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中共過去建了很多所謂的社會主義新農村的虛假典型。劉莊村與小崗村、南街村,天津的大邱莊等一樣,它們都是走一條集體合作社這樣一條路,用所謂的集體所有制來生產產品。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在過去2、30年,中國經濟開始比較增長的時候,這些村因為是中共政府扶植的,他們在貸款上面得到很多優惠,在市場銷售上也有很多優惠,成了各級政府樹立的典範。」

謝田指出,這些村在工業化過程中,由於把農村土地變成工業用地,商品用地,光是土地紅利都會給村民帶來了好處。中共也樂意把它拿出來當成榜樣,來宣揚它的統治。

謝田:「大家一棟一棟的小樓房,大家有汽車有電視,作為一個典範來給全中國來看。好日子的時候這個都沒問題。但是我們知道,基於社會主義集體化的公有制的路子,這些早晚就會出現問題,就跟整個中國走社會主義路出現的問題一樣。我說為什麼是中國問題一個小小的縮影。」

謝田表示,中共樹立的樣板和典範,它們無一例外的都成了中共經濟的負擔,出現了貸款違約。這也就展示社會主義集體模式走不通。

2015年,劉莊村兩間藥企因排汙多次受到處罰,被勒令停工。此時劉莊的資金鏈出現斷裂危機,除了要向銀行借新還舊,還要問村民集資。

2020年9月被法院判決村集體財產,包括土地、廠房等都要拿出來拍賣還債。

謝田:「現剛又出現了劉莊村這個事情,跟所有這些共產主義模範村,它們的路徑,它們怎麼發展起來的,它怎麼樣走上負債、怎麼樣在經濟不利的時候、銷售下降的時候現在都虧損,然後走向破產,其實都是一樣的路徑。」

其實,除劉莊村外,江蘇華西村在90年代成了中共宣傳的中國首富村,去年也傳出因虧欠400億巨債而瀕臨破產,而被樹立起來的典型安徽省的小崗村,早已淪落為落後的代表。

王赫認為,中共村鎮經濟體制,從它的領導人以及管理體制都與中共一樣,都是扭曲不健全的,不僅缺乏長遠眼光,更缺乏嚴謹做事態度。

編輯/宋風 採訪/常春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