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河南首富村沦为负债村 全村人变相失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12日讯】中共树立的又一个农村致富典范没落。曾经号称“中原首富村”的河南刘庄村,目前已经沦为负债村。村里两大企业长期欠薪、村民变相失业,如今靠贱卖集体资产度日。

河南新乡县七里营镇刘庄村,曾是中共宣传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典范”,号称“中原首富村”。村里1985年和2007年投资兴建的的华星药厂和绿园药业,是中国最大的青霉素生产商,每年年产值十几亿元,全部归村民集体所有。

但是现在,刘庄村变为了“负债村”,两大企业靠变卖旧设备发工资,厂房几乎只剩下地皮。并长期拖欠工资。

据香港《明报》报导,去年12月初,华星药厂有数百名失业的村民,聚集在厂内追讨工资。

一名药厂员工表示,他被拖欠约3万元,失业在家。药厂2018年的工资一直没有结算,直到2019年才按原先薪酬的七成发放工资。2021年的工资则靠变卖资产发放。企业经营多年没有利润,一直靠贷款发放工资。村内九成的劳动力都靠在两大药厂工作维生,现在全村变相失业。村里的财务多年没有公开,现在债务到底有多少,没人知道。

大纪元专栏作家王赫表示,刘庄村的变迁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领导人换届之后,整个权力出现世袭化,账务不公开,出现很大问题。第二个是由于经济环境出现了变化,但刘庄没有能够发展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所以它就渐渐落伍了。

大纪元专栏作家王赫:“这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领导人又贪污腐败,又搞什么家长制,权力世袭化,加上经营不能及时转型,企业管理不能及时转轨,所以破落是必然的趋势。”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表示,中共过去建了很多所谓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虚假典型。刘庄村与小岗村、南街村,天津的大邱庄等一样,它们都是走一条集体合作社这样一条路,用所谓的集体所有制来生产产品。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在过去2、30年,中国经济开始比较增长的时候,这些村因为是中共政府扶植的,他们在贷款上面得到很多优惠,在市场销售上也有很多优惠,成了各级政府树立的典范。”

谢田指出,这些村在工业化过程中,由于把农村土地变成工业用地,商品用地,光是土地红利都会给村民带来了好处。中共也乐意把它拿出来当成榜样,来宣扬它的统治。

谢田:“大家一栋一栋的小楼房,大家有汽车有电视,作为一个典范来给全中国来看。好日子的时候这个都没问题。但是我们知道,基于社会主义集体化的公有制的路子,这些早晚就会出现问题,就跟整个中国走社会主义路出现的问题一样。我说为什么是中国问题一个小小的缩影。”

谢田表示,中共树立的样板和典范,它们无一例外的都成了中共经济的负担,出现了贷款违约。这也就展示社会主义集体模式走不通。

2015年,刘庄村两间药企因排污多次受到处罚,被勒令停工。此时刘庄的资金链出现断裂危机,除了要向银行借新还旧,还要问村民集资。

2020年9月被法院判决村集体财产,包括土地、厂房等都要拿出来拍卖还债。

谢田:“现刚又出现了刘庄村这个事情,跟所有这些共产主义模范村,它们的路径,它们怎么发展起来的,它怎么样走上负债、怎么样在经济不利的时候、销售下降的时候现在都亏损,然后走向破产,其实都是一样的路径。”

其实,除刘庄村外,江苏华西村在90年代成了中共宣传的中国首富村,去年也传出因亏欠400亿巨债而濒临破产,而被树立起来的典型安徽省的小岗村,早已沦落为落后的代表。

王赫认为,中共村镇经济体制,从它的领导人以及管理体制都与中共一样,都是扭曲不健全的,不仅缺乏长远眼光,更缺乏严谨做事态度。

编辑/宋风 采访/常春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