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與人權水火不容

(大紀元專欄作家Stu Cvrk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第二十四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對習近平和中國共產黨來說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里程碑。中共精心安排奧運會,以展示其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

習近平本人已經宣布「中國已經為奧運會做好了準備」,所以一定是真的!至少中共的宣傳是這樣的。其他人可能至少對此有一些懷疑,特別是考慮到包括美國在內的至少六個國家對奧運會的外交抵制,以抗議在新疆的維吾爾族種族滅絕和強迫勞改營。

在12月6日宣布下個月不會派美國官方外交使團往中國參加奧運會時,白宮新聞祕書珍‧普薩基(Jen Psaki)甚至使用了「種族滅絕」(genocide)這個詞。

這是被普遍接受的、在《韋氏詞典》中對種族滅絕的定義:「蓄意和系統地摧毀一個種族、政治或文化群體。」

然而,這個定義似乎已經被貶低了,因為外交抵制在宏觀層面上沒有任何意義,除了一場微弱的抗議和與中共的一場文字戰。北京大聲抗議「體育政治化」,並聲稱美國外交官一開始就沒有被邀請,試圖詆毀美國的抵制,並隨後攻擊美國過去有侵犯人權的行為。

儘管中共拒絕允許在新疆進行國際檢查以查明拘留營的真相,但奧運會仍將繼續。

美中對話也將繼續下去,因為拜登政府繼續向北京卑躬屈膝,寧願接觸和「競爭」,也不願對抗和承擔後果——儘管過去一年裡中共的侵略和好戰性更加凸顯。

與Chicoms(中共分子)的接觸——川普(特朗普)總統任期內與中共打交道時所實行的回歸美國國家自身利益政策的短暫時期之前和之後的做法——並沒有遏制北京在國內和國際上的不民主行為或侵略行為。

相反,多年來,西方國家的弱點一直在給中共加油壯膽。在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後,中共是否在華盛頓對華政策的「接觸期」緩和了他們的行為?事實並非如此,100萬被關押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380個拘留營的維吾爾人肯定會證實這一點。

對冬奧會的外交抵制,除了中共繼續進行煽動性宣傳和拜登政府的無力抗議,在宏觀層面上沒有任何意義。

圖中設施被認為是新疆和田市郊一處主要關押穆斯林的「再教育營」,攝於2019年5月31日。(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們本以為,美國應該用中共對維吾爾人正在進行種族滅絕的事實來對抗北京,而不是進行無謂的外交抵制。畢竟,紐林斯戰略與政策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和拉烏爾‧瓦倫堡人權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er for Human Rights)去年三月發布了一份報告,詳細介紹了中共在對待維吾爾族少數民族時違反1948年《滅絕種族罪公約》(the Genocide Convention)的行為。

該報告記錄了中共針對維吾爾人的五項種族滅絕行為,包括《滅絕種族罪公約》第二條中五項具體種族滅絕條款的每一項:

• 殺死群體成員。
• 對群體成員造成嚴重的身體或精神傷害。
• 蓄意破壞群體生活條件,以毀滅其全部或部分生命。
• 實施旨在防止群體內生育的措施。
• 強行將該群體的兒童轉移到另一個群體。

自該報告發表以來,美國本應要求國際檢查和經濟抵制,而該報告本應成為令(由美國領導的)國際奧委會將2022年冬季奧運會搬遷到另一個場地的國際壓力的基礎。

然而,相反,美國國務院和拜登白宮幾乎保持沉默,直到美國國內政治壓力迫使其幾乎在最後一刻做出最微弱的回應:毫無意義的抗議和外交抵制。

「無意義」這個詞在描述拜登政府對維吾爾族種族滅絕的反應時是否過於苛刻?

想想看,12月9日,也就是拜登白宮宣布美國因「中國(中共)對維吾爾族人進行種族滅絕」而實施外交抵制冬奧會僅僅三天後,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紀念「緬懷種族滅絕罪受害者及其尊嚴並防止此種罪行國際日」(International Day of Commemoration and Dignity of Victims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 and the Prevention of this Crime)時,發表了一份官方通用聲明:「讓我們再次承諾使用我們掌握的所有工具,共同努力防止和應對種族滅絕和其它暴行。」

根本沒有具體的東西——沒有提到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也沒有提到對中共「使用這些工具」。

最重要的是,美國國務院仍然沒有正式的新聞稿宣布抵制奧運會。這就是外交抵制奧運會的真正含義:什麼都沒有!布林肯在短短三天內「忘記」了維吾爾人,拜登政府又回到了美中「競爭而非對抗」政策上來。

幸運的是,美國國會在聖誕節前夕通過了《維吾爾族強迫勞動預防法》(the 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給拜登政府點了一把火。該法案禁止美國進口新疆製造的任何商品,除非進口商能夠證明這些商品不是使用奴工生產的。

據《紐約郵報》(the New York Post)報導,美國總統喬‧拜登於12月23日,「在沒有媒體在場的情況下」簽署了該法案,以免公開讓中共難堪。

但是,由穆斯林信仰領袖組成的全球伊瑪目理事會(the Global Imams Council)做了正確的事情!據《大紀元時報》報導,該理事會「禁止伊斯蘭教信徒參加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理由是對維吾爾人的壓迫」。也許其它組織和國家現在也會效仿。

自1949年中共軍方在槍桿子上鞏固政權以來,中共一直在世界舞台上進行政治和心理戰。中共有一個高度協調的政治宣傳機器,由中共管理,並得到中共外交使團、中共國營媒體、親北京的外國外交官、媒體人士和其他可以迅速關注任何感兴趣的政治目標的人的支持。關於外交抵制的爭吵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當美國和其它幾個國家無力地通過外交抵制冬季奧運會來抗議維吾爾族種族滅絕時,中共的宣傳機構卻同時在大肆宣揚習近平對上個月在北京舉行的「2021年南南人權論壇」的賀信。

中共國營的《中國日報》是這樣描述習近平的言論的:「習近平強調,中國共產黨始終是尊重和保障人權的政黨。中國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把人民利益放在首位,以發展促進人權,推進全過程人民民主。」

鑒於上述紐林斯研究所報告的調查結果,這算不算厚顏無恥呢?他是認真的,還是他把我們所有人都成傻瓜?

習近平和他的《中國日報》速記員聲稱「中國的人權事業取得了顯著成就」,實際上是在公然無視和踐踏維吾爾族和其他長期受壓迫的少數民族人民的生命和自由的基本人權。人們不禁要問,維吾爾人和藏人是如何看待習近平關於中共「尊重人權」的說法的。

唯一可能的結論是,「中國特色的人權」實際上只不過是中共精心策劃的種族滅絕。我希望《中國日報》的中共官僚們能在新疆做一些實地考察,然後拿到一個量身定做的「人權保護」定義。

作者簡介:

斯圖‧克夫克(Stu Cvrk)在美國海軍服役30年後退休,擔任過各種現役和預備役,在中東和西太平洋擁有豐富的作戰經驗。通過作為海洋學家和系統分析員的教育和經驗,他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在那裡他接受了經典的自由教育,這是他政治評論的關鍵基礎。

原文:「Communist China and Human Rights Are Like Oil and Water」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