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与人权水火不容

(大纪元专栏作家Stu Cvrk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第二十四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对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里程碑。中共精心安排奥运会,以展示其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

习近平本人已经宣布“中国已经为奥运会做好了准备”,所以一定是真的!至少中共的宣传是这样的。其他人可能至少对此有一些怀疑,特别是考虑到包括美国在内的至少六个国家对奥运会的外交抵制,以抗议在新疆的维吾尔族种族灭绝和强迫劳改营。

在12月6日宣布下个月不会派美国官方外交使团往中国参加奥运会时,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Jen Psaki)甚至使用了“种族灭绝”(genocide)这个词。

这是被普遍接受的、在《韦氏词典》中对种族灭绝的定义:“蓄意和系统地摧毁一个种族、政治或文化群体。”

然而,这个定义似乎已经被贬低了,因为外交抵制在宏观层面上没有任何意义,除了一场微弱的抗议和与中共的一场文字战。北京大声抗议“体育政治化”,并声称美国外交官一开始就没有被邀请,试图诋毁美国的抵制,并随后攻击美国过去有侵犯人权的行为。

尽管中共拒绝允许在新疆进行国际检查以查明拘留营的真相,但奥运会仍将继续。

美中对话也将继续下去,因为拜登政府继续向北京卑躬屈膝,宁愿接触和“竞争”,也不愿对抗和承担后果——尽管过去一年里中共的侵略和好战性更加凸显。

与Chicoms(中共分子)的接触——川普(特朗普)总统任期内与中共打交道时所实行的回归美国国家自身利益政策的短暂时期之前和之后的做法——并没有遏制北京在国内和国际上的不民主行为或侵略行为。

相反,多年来,西方国家的弱点一直在给中共加油壮胆。在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后,中共是否在华盛顿对华政策的“接触期”缓和了他们的行为?事实并非如此,100万被关押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380个拘留营的维吾尔人肯定会证实这一点。

对冬奥会的外交抵制,除了中共继续进行煽动性宣传和拜登政府的无力抗议,在宏观层面上没有任何意义。

图中设施被认为是新疆和田市郊一处主要关押穆斯林的“再教育营”,摄于2019年5月31日。(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们本以为,美国应该用中共对维吾尔人正在进行种族灭绝的事实来对抗北京,而不是进行无谓的外交抵制。毕竟,纽林斯战略与政策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和拉乌尔‧瓦伦堡人权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er for Human Rights)去年三月发布了一份报告,详细介绍了中共在对待维吾尔族少数民族时违反1948年《灭绝种族罪公约》(the Genocide Convention)的行为。

该报告记录了中共针对维吾尔人的五项种族灭绝行为,包括《灭绝种族罪公约》第二条中五项具体种族灭绝条款的每一项:

• 杀死群体成员。
• 对群体成员造成严重的身体或精神伤害。
• 蓄意破坏群体生活条件,以毁灭其全部或部分生命。
• 实施旨在防止群体内生育的措施。
• 强行将该群体的儿童转移到另一个群体。

自该报告发表以来,美国本应要求国际检查和经济抵制,而该报告本应成为令(由美国领导的)国际奥委会将2022年冬季奥运会搬迁到另一个场地的国际压力的基础。

然而,相反,美国国务院和拜登白宫几乎保持沉默,直到美国国内政治压力迫使其几乎在最后一刻做出最微弱的回应:毫无意义的抗议和外交抵制。

“无意义”这个词在描述拜登政府对维吾尔族种族灭绝的反应时是否过于苛刻?

想想看,12月9日,也就是拜登白宫宣布美国因“中国(中共)对维吾尔族人进行种族灭绝”而实施外交抵制冬奥会仅仅三天后,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纪念“缅怀种族灭绝罪受害者及其尊严并防止此种罪行国际日”(International Day of Commemoration and Dignity of Victims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 and the Prevention of this Crime)时,发表了一份官方通用声明:“让我们再次承诺使用我们掌握的所有工具,共同努力防止和应对种族灭绝和其它暴行。”

根本没有具体的东西——没有提到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也没有提到对中共“使用这些工具”。

最重要的是,美国国务院仍然没有正式的新闻稿宣布抵制奥运会。这就是外交抵制奥运会的真正含义:什么都没有!布林肯在短短三天内“忘记”了维吾尔人,拜登政府又回到了美中“竞争而非对抗”政策上来。

幸运的是,美国国会在圣诞节前夕通过了《维吾尔族强迫劳动预防法》(the 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给拜登政府点了一把火。该法案禁止美国进口新疆制造的任何商品,除非进口商能够证明这些商品不是使用奴工生产的。

据《纽约邮报》(the New York Post)报导,美国总统乔‧拜登于12月23日,“在没有媒体在场的情况下”签署了该法案,以免公开让中共难堪。

但是,由穆斯林信仰领袖组成的全球伊玛目理事会(the Global Imams Council)做了正确的事情!据《大纪元时报》报导,该理事会“禁止伊斯兰教信徒参加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理由是对维吾尔人的压迫”。也许其它组织和国家现在也会效仿。

自1949年中共军方在枪杆子上巩固政权以来,中共一直在世界舞台上进行政治和心理战。中共有一个高度协调的政治宣传机器,由中共管理,并得到中共外交使团、中共国营媒体、亲北京的外国外交官、媒体人士和其他可以迅速关注任何感兴趣的政治目标的人的支持。关于外交抵制的争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美国和其它几个国家无力地通过外交抵制冬季奥运会来抗议维吾尔族种族灭绝时,中共的宣传机构却同时在大肆宣扬习近平对上个月在北京举行的“2021年南南人权论坛”的贺信。

中共国营的《中国日报》是这样描述习近平的言论的:“习近平强调,中国共产党始终是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政党。中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把人民利益放在首位,以发展促进人权,推进全过程人民民主。”

鉴于上述纽林斯研究所报告的调查结果,这算不算厚颜无耻呢?他是认真的,还是他把我们所有人都成傻瓜?

习近平和他的《中国日报》速记员声称“中国的人权事业取得了显着成就”,实际上是在公然无视和践踏维吾尔族和其他长期受压迫的少数民族人民的生命和自由的基本人权。人们不禁要问,维吾尔人和藏人是如何看待习近平关于中共“尊重人权”的说法的。

唯一可能的结论是,“中国特色的人权”实际上只不过是中共精心策划的种族灭绝。我希望《中国日报》的中共官僚们能在新疆做一些实地考察,然后拿到一个量身定做的“人权保护”定义。

作者简介:

斯图‧克夫克(Stu Cvrk)在美国海军服役30年后退休,担任过各种现役和预备役,在中东和西太平洋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通过作为海洋学家和系统分析员的教育和经验,他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在那里他接受了经典的自由教育,这是他政治评论的关键基础。

原文:“Communist China and Human Rights Are Like Oil and Water”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