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為何被鄧小平打成「美國間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3日訊】趙紫陽中共實行「改革開放」的代表性人物。當年有個說法:「要吃米,找萬里,要吃糧,找紫陽。」為什麼呢?1976年文革結束後,安徽省的老百姓窮到沒米吃;四川省的老百姓窮到沒糧吃。而萬里和趙紫陽分別到這兩個省當省委第一書記時,都搞「改革」,結果,兩個省的老百姓總算有飯吃了。不過,趙紫陽這樣的代表人物,竟與華國鋒、胡耀邦兩人一樣,成為文革結束後、鄧小平當政期間先後被打倒的中共黨魁,甚至被打成了「美國間諜」。

1989年趙紫陽被罷官

趙紫陽與夫人梁伯琪文革期間,曾經被下放至湖南湘中機械廠勞動。1971年,周恩來指派他轉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1972年,趙紫陽再度調回廣東任省委第一書記。1976年,當四人幫垮臺後,趙紫陽正在廣東全力發展工農業生產。1977年,四川省的糧食總產量比起前一年增長了10%。1978年,趙紫陽又將農民的自留地面積擴大至總耕地面積的15%,並且支持農民包產到户與推廣家庭聯產承包制。

趙紫陽又率先全中國將人民公社改建為鄉政府。由他領導的四川省與由萬里領導的安徽省則揭開了後文革時期農村改革的序幕。正因如此,兩地的成功經驗,才讓民間萌生了上述的一句順口溜。

在1980年至1987年期間,趙紫陽擔任國務院總理,1987年至1989年期間,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他在上世紀80年代主導經濟體制改革,並作出了重大貢獻。但是,在1989年的學生民主運動期間,趙紫陽因為反對鄧小平武力鎮壓學生,被撤銷中共中央總書記和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職務;後來直到2005年1月17日去世,他都被軟禁在家。

趙紫陽被扣上兩大罪名

1989年6月4日,中共軍隊依照時任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的命令,對北京天安門廣場上那些反對腐敗、要民主自由的學生們進行血腥屠殺。

在趙紫陽留下的一份錄音文件中,他回憶說:「6月3日夜,我正同家人在院子裡乘涼,聽到街上有密集的槍聲。一場舉世震驚的悲劇終於未能避免的發生了。」學生被鎮壓後,同情學生的他也沒躲過政治迫害。緊接著,1989年6月24日,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通過「趙紫陽在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中所犯錯誤的報告」。

趙紫陽曾在中央全會前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進行申辯:不同意、不接受扣在他頭上的「分裂黨」、「支持動亂」兩大罪名。他這態度直至去世都不曾改變。趙紫陽的老部下、原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姚監復,曾告訴美國之音記者自己和趙見面的一個細節。

2004年3月,姚監復到趙家探望。臨別時,他告訴趙紫陽:李銳說,中共歷任總書記都是以做違心的檢討、承認錯誤而告終的,下臺的。但是,只有兩位總書記不是這樣的,一位是陳獨秀,一位是趙紫陽。

當時正在吸氧的趙紫陽聽完後,就拔掉氧氣管,從躺椅上站起來,走了兩步,走到姚跟前,以手指著姚的鼻子問:「是你說的陳獨秀?」姚說,不是,是前毛澤東祕書李銳說的。然後,趙紫陽背過身去,兩個手朝著天花板,放聲地、非常爽朗地大笑,說:「哈哈哈哈哈,陳獨秀,陳獨秀。」

這陳獨秀是中共創始人和第一任總書記。他曾對這個政黨抱有無盡的幻想,到頭來發現這個組織只聽命於蘇共,淨幹那些賣國、顛覆合法的國民政府的事。於是,他公開聲明脫離。中共讓他「檢討」自己的行為,陳獨秀一口回絕,並因此被造謠、抹黑。

差點被扣上「美國間諜」的罪名

除了剛才說到的被安上「兩大罪名」,旅美學者、原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副研究員程曉農還對大紀元披露,趙紫陽當年差點被打成「美國間諜」。

程曉農說,1989年六四前,鄧小平調動軍隊進北京,事先沒有經過中共政治局同意、沒有經過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同意。他只是和一些中共元老私下碰過頭,然後決定調50萬野戰軍進京,分路包圍天安門廣場。

「六四」屠殺發生後,鄧小平知道自己的國際國內形象基本都毀了,於是想到一個補救辦法--把趙紫陽誣陷成「美國間諜」。如果誣陷成功,就可以說軍隊進北京,是為了避免外國干涉採取的行動。

原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陳一諮,是這件事的當事人之一。六四後,他們所的十幾人被逮捕,關進秦城監獄。陳一諮流亡海外,同時對香港和美國媒體披露了這件事的更多細節。

他回憶說,在1989年6月28日召開的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公安部長王芳做了一個報告,說趙紫陽是美國中央情報局間諜,因為趙紫陽和他的祕書鮑彤,通過「索羅斯基金會」中方主席陳一諮,勾結美國富商索羅斯;索羅斯是受中央情報局操縱的。趙紫陽與美國勾結,企圖顛覆無產階級專政。

1989年7月2日,王芳的報告作為中共中央絕密文件發到正省軍級,所有用過索羅斯基金會的錢的個人、項目和組織全部受到審查。之後,王芳的祕密報告不知被什麼人泄露到海外。

索羅斯得知後非常震驚,立即給鄧小平寫了一封信,其中談到,第一、他在中國建立基金會沒有別的原因,就是為了中國的改革和開放;第二、基金會的所有活動、所有項目,都是公開的;第三、基金會的錢,都是他本人的,他有全部的證明,與中央情報局沒有任何關係。索羅斯還表示,願意接受鄧小平派人到美國來調查,他也願意到中國配合調查;如果中國繼續實行改革開放政策的話,他願意繼續提供資助。

索羅斯在給鄧小平寫信的同時,還專門派他的法律顧問科恩到北京﹐直接跟中共高層談這件事。鄧小平擔心繼續追查下去,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於是不得不放棄陷害趙紫陽的計劃。

被軟禁長達十六年

趙紫陽下臺後,一直被軟禁在北京市東城區富強胡同6號的家中,言行受到中共當局的嚴格限制和嚴密監控。他曾多次寫信給繼任的中共黨魁江澤民,要求解除軟禁,但都被江拒絕。

趙紫陽在回憶錄《改革歷程》中談到,1997年9月12日,中共十五大前,應「六四」天安門廣場被殺學生母親們的請求,他發出「致十五大主席團並轉交全體代表的一封信」,敦促中共重新評價「六四」。

信中說,「六四」問題遲早要解決,不論拖多久,人們都不會淡忘,早解決比晚解決好,主動解決比被動解決好,形勢穩定時解決比出現麻煩時解決好。江澤民不僅沒有任何正面回應,反倒更加嚴厲軟禁趙。

1997年10月13日,趙紫陽又給江澤民等七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寫信,指控對他的軟禁是粗暴踐踏法制。他說:「自從信發出之後,我就被禁止會客、外出,完全限制了我的自由,把我從半軟禁升級為完全的軟禁了……我作為一個黨員,就某一問題向黨的代表大會提出建議,是正常行使黨員的權利,這是黨章明文規定了的……我不知道我究竟觸犯了什麼法律?」

他還說,「自從1989年6月以來,我被非法軟禁、半軟禁已有八年之久,不知這種被剝奪自由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這對我一個年近八十歲的老人的身心健康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傷害……我希望能夠早日解除對我的軟禁,恢復我的人身自由,使我不再在一種孤寂、抑鬱的情境中度過餘年……」但江澤民依然沒有回應。

趙家五兄妹對父親的紀念

2005年1月16日早晨7點1分,被軟禁長達16年的趙紫陽在家中病逝。2019年10月17日,是趙紫陽百歲冥誕的日子。10月14日,趙家子女在香港《明報》發文紀念。他們寫道:

「對於權力,先父與其他一些人有不同的理解,他曾說:『辦不了事,權有何用?』他認為,天下是大家的,我們是為大家辦事的。他一生臨淵履冰,言行謹慎。但在泰山壓頂時,卻是咬定青山不放鬆。為什麼呢?他說,因為『我們欠老百姓太多,我們正在還債!』」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