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真面目】自媒體人大象:小時候總是坐在門檻看日落(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3日訊】自媒體人大象,小時候在憂慮中成長,常常看著落日思考人生,內心的純真讓他感到無法適應社會上的不良風氣。他認為,未來的中國文化,是沒有無神論、沒有中共黨文化的真正的神傳文化,這才是中國人的希望。來聽聽他的人生感悟

「我是比較憂慮的,一到太陽落山的時候我就會,坐在家裡的門檻上去看著這個太陽落山,去思考人生的意義,人到底是為了啥,然後為什麼我的想法,我是不是一個智力有問題的人,如果不是的話,為什麼我有那麼多好奇心,提出那麼多的問題都被別人否定了,這是讓我比較痛苦的。」

大象說,他從小就感覺自己的思維和周圍人不一樣,而且總是被否定、被打擊,這讓他對人生感到憂慮和迷茫,但他最後還是選擇堅持做自己。

「後來我就明白一個道理,就是我要服從我自己。如果我不服從我自己,屈從於社會的話,那就不是我了。不是我我就不快樂,不快樂我就不需要。儘管我可能因此而失去一些東西,也會承受一些東西,但是我願意,因為我覺得做自己很重要。」

大象說,經過多年成長的迷茫和痛苦,直到28歲,他才對社會有了一些認知,就想努力去適應社會,但他發現還是沒辦法適應。

「比如說我也試著給別人送禮,早期的時候啊,我覺得生意就應該是這樣做的,就給別人送禮,但是別人送禮他能夠把事情做成了,我送禮就把事情做砸了,而且砸的很慘。」

經歷挫折之後,大象決定,只要有一口飯吃,還是要做自己。他開始觀察社會,他還看到,中國社會實際上有兩套邏輯。

「我們人小孩生下來,應該是第一層邏輯,也就是真實的表達自我,阿姨你長得真漂亮,哎呀叔叔你好胖對吧,真實的表達自己,所以叫童言無忌,實際上比如說今天的美國社會,它就接近於童言無忌的這樣一個社會。就是不需要把他的思想為了照應周圍的環境,再從新加工一遍來討好周圍。這個過程就是一個變異的過程。」

「整個社會都這樣它就形成了一股洪流,不正確的洪流,那這就變成了第二層規則,實際上整個中國社會是第二層規則,是在一個完整的一個大的潛規則下面去生活的。」

大象說,中共灌輸的意識形態,改變了人原本的純真、善良,每個人都被潛規則所束縛,像套上了枷鎖一樣,即便有錢,也感受不到生活的快樂。

「所以從馬雲也好,還是馬化騰也好,還是這個俞敏洪也好,還是誰誰也好,他們都生活在痛苦當中。他們有了足夠的財富,有了足夠的商業,足夠大的商業帝國,他也有了足夠的這個知名度,但是他們不能夠真實的表達自己的想法。他如果能夠真實的表達自己,他隨時會招來危險。」

為了追求自由,也為了保持心中的那份善良,大象選擇了移民美國。下一集我們繼續為你講述大象的人生感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