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保護動物比保護兒童更重要嗎?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avid Daintree撰文/溫芳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兩年前,素食主義者製作了一張海報,上面放了三張照片:一個嬰兒、一隻小豬和一隻羊羔。圖說寫到:「平等但有別」。這背後的意識形態是荒唐的,完全否定了人類在自然界中所承擔的責任和人類所處的獨特地位,而是在推崇一種簡單的理想化情緒。

我們當然認同「有別」一詞,但是把全有生物都擺在同等地位是不可接受的,這是在無視常理和人們親眼所見的事實。

我們都享受與動物為伴,讚賞它們所做的好事。導盲犬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獨孤的人很享受貓、狗,甚至是籠子裡面一隻鳥的陪伴,多數人都知道優秀的動物很有愛心。

聖·弗蘭西斯(Saint Francis,一位天主教修士)使用「同伴」這樣的字眼稱呼所有(非人類)的生物夥伴,這是尊重所有生物、而又不把它們與人類等同的好例子,這是正教的特點。

基督教對此沒有明確的說法,他們相信主的仁愛,但是他們明確提出不能虐待動物。

基督教徒在高層面做了一些努力,禁止一些血腥的競技娛樂,但是成效有限。關係到人們的愛好和樂趣的時候,人們就聽不進去說教了。

人們完全可以基於道德制定一套規定,禁止各種虐待動物的活動,像鬥牛、熊犬廝殺和層架式養雞場等,這些都是為了滿足人類的利益而對動物進行的虐待行為。但是遺憾的是,從整個社會來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難以比出高下:有的人要禁止獵殺狐狸,那人們還可以釣魚嗎?

所以,素食主義者有些走極端的做法也不令人意外。任何事情要找到中間的平衡點總是很難:我們既有責任愛護我們生活的世界和裡面所有的生物,但同時要意識到我們是這個世界的主人。

動物沒有人類的智慧,無法約束自己的行為。人類有責任從各方面約束它們,可是現代的思想意識很危險,越來越忽略人類在自然界扮演的角色,扭曲了人和動物的主次關係。

請關注兒童

當中共病毒(COVID-19)的新聞兩年前開始成為世界頭條的時候,拯救兒童基金會(Save the Children Fund)正在宣傳一個數字:全世界每天有3萬名兒童死於營養不良和飲用污染水。想想看,這個數字是不是比疫情造成的死亡數字高得多。

2021年7月6日,非洲馬拉維村民用上了一口新建的水井。(John Fredricks/The Epoch Times)

然而,澳大利亞大量資金投入用於拯救「考拉熊」,世界上大量資金用於對抗海平面的上升和二氧化碳排放這些理論推測將會產生不良效應的議題。

虐待兒童是可悲的行為,可是忽略兒童、沒有給予他們足夠的照顧也是不齒和自私的。

我希望這場疫情讓人類變得更善良。這個世界的不確定性和風險每天都在增加,這會不會敞開人們的心扉,讓人們更加對受苦的人們感同身受?

當我們一遍遍地說出「我們都在一起」、「我們會一起度過難關」的時候,希望我們的所指對整個人類有著更廣泛的意義。

我認為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簡報裡面會提到兒童的議題,大量兒童飢餓和受虐算得上是健康問題吧?人們所做的太不夠了。

再看看另一個虐待人類的行為——墮胎。以前,人們以為胚胎只是母體身上的一塊組織。但是現在科學研究已經證實情況並不是這樣了。我們應該承認,墮胎是殘酷、可怕的虐待人類的行為。

可是主流媒體不提這些。主流媒體為考拉熊棲息地的縮小而發聲,而不會為被謀殺的嬰兒發聲。

一位媽媽抱著寶寶。(karnavalfoto/Shutterstock)

再看看活摘器官的惡行。一些人為了得到「新鮮」的器官,竟然可以在供體還活著的情況下、在心臟仍然在跳動、血液仍在循環的情況下,不打麻醉藥就把人體器官摘取下來。一個允許發生如此罪行的社會,道德已經淪喪到何等地步!

我們並不生活在法西斯和共產黨獨裁的社會裡,也沒有希特勒和斯大林,可是,我們的社會卻在滑向那樣的狀態。

現在的政府打著「保護民眾」的說辭,採取的手段越來越強勢,媒體對於不符合「主流」的言論都不給予關注,不再提出人們不願面對的問題。這些都是危險的信號。

現在的「主流」總是挑選一些小型的、可控制的目標進行譴責。人們可以摧毀塑像,卻不敢搜查踐踏人權的國家的大使館。我們想要乾淨的空氣和水,卻不願意關掉電燈和空調。與此同時,我們無視大量弱勢群體的死亡。

我們是有著無量善心和尊嚴的人類。我們是要保護考拉、負鼠和珊瑚礁,但是我們不能在它們和兒童之間做出選擇。我們能夠、也必須為了所有人的利益而前行。

作者簡介:

大衛·丹特里(David Daintree)是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州克里斯托弗道森文化研究中心(Christopher Dawson Centre for Cultural Studies)主任。 他擁有古典文學背景,教授晚期和中世紀拉丁語。丹特里是意大利錫耶納大學(Università di Siena)和威尼斯大學(University of Venice)的客座教授,也是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University of Manitoba)的訪問學者。他於 2008年至2012年擔任澳大利亞坎皮恩學院(Campion College)院長。2017年,他在女王生日榮譽名單中被授予澳大利亞勳章。

原文:Are We Caring for Animals Over Our Childre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