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保护动物比保护儿童更重要吗?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avid Daintree撰文/温芳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两年前,素食主义者制作了一张海报,上面放了三张照片:一个婴儿、一只小猪和一只羊羔。图说写到:“平等但有别”。这背后的意识形态是荒唐的,完全否定了人类在自然界中所承担的责任和人类所处的独特地位,而是在推崇一种简单的理想化情绪。

我们当然认同“有别”一词,但是把全有生物都摆在同等地位是不可接受的,这是在无视常理和人们亲眼所见的事实。

我们都享受与动物为伴,赞赏它们所做的好事。导盲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独孤的人很享受猫、狗,甚至是笼子里面一只鸟的陪伴,多数人都知道优秀的动物很有爱心。

圣·弗兰西斯(Saint Francis,一位天主教修士)使用“同伴”这样的字眼称呼所有(非人类)的生物伙伴,这是尊重所有生物、而又不把它们与人类等同的好例子,这是正教的特点。

基督教对此没有明确的说法,他们相信主的仁爱,但是他们明确提出不能虐待动物。

基督教徒在高层面做了一些努力,禁止一些血腥的竞技娱乐,但是成效有限。关系到人们的爱好和乐趣的时候,人们就听不进去说教了。

人们完全可以基于道德制定一套规定,禁止各种虐待动物的活动,像斗牛、熊犬厮杀和层架式养鸡场等,这些都是为了满足人类的利益而对动物进行的虐待行为。但是遗憾的是,从整个社会来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难以比出高下:有的人要禁止猎杀狐狸,那人们还可以钓鱼吗?

所以,素食主义者有些走极端的做法也不令人意外。任何事情要找到中间的平衡点总是很难:我们既有责任爱护我们生活的世界和里面所有的生物,但同时要意识到我们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动物没有人类的智慧,无法约束自己的行为。人类有责任从各方面约束它们,可是现代的思想意识很危险,越来越忽略人类在自然界扮演的角色,扭曲了人和动物的主次关系。

请关注儿童

当中共病毒(COVID-19)的新闻两年前开始成为世界头条的时候,拯救儿童基金会(Save the Children Fund)正在宣传一个数字:全世界每天有3万名儿童死于营养不良和饮用污染水。想想看,这个数字是不是比疫情造成的死亡数字高得多。

2021年7月6日,非洲马拉维村民用上了一口新建的水井。(John Fredricks/The Epoch Times)

然而,澳大利亚大量资金投入用于拯救“考拉熊”,世界上大量资金用于对抗海平面的上升和二氧化碳排放这些理论推测将会产生不良效应的议题。

虐待儿童是可悲的行为,可是忽略儿童、没有给予他们足够的照顾也是不齿和自私的。

我希望这场疫情让人类变得更善良。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每天都在增加,这会不会敞开人们的心扉,让人们更加对受苦的人们感同身受?

当我们一遍遍地说出“我们都在一起”、“我们会一起度过难关”的时候,希望我们的所指对整个人类有着更广泛的意义。

我认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简报里面会提到儿童的议题,大量儿童饥饿和受虐算得上是健康问题吧?人们所做的太不够了。

再看看另一个虐待人类的行为——堕胎。以前,人们以为胚胎只是母体身上的一块组织。但是现在科学研究已经证实情况并不是这样了。我们应该承认,堕胎是残酷、可怕的虐待人类的行为。

可是主流媒体不提这些。主流媒体为考拉熊栖息地的缩小而发声,而不会为被谋杀的婴儿发声。

一位妈妈抱着宝宝。(karnavalfoto/Shutterstock)

再看看活摘器官的恶行。一些人为了得到“新鲜”的器官,竟然可以在供体还活着的情况下、在心脏仍然在跳动、血液仍在循环的情况下,不打麻醉药就把人体器官摘取下来。一个允许发生如此罪行的社会,道德已经沦丧到何等地步!

我们并不生活在法西斯和共产党独裁的社会里,也没有希特勒和斯大林,可是,我们的社会却在滑向那样的状态。

现在的政府打着“保护民众”的说辞,采取的手段越来越强势,媒体对于不符合“主流”的言论都不给予关注,不再提出人们不愿面对的问题。这些都是危险的信号。

现在的“主流”总是挑选一些小型的、可控制的目标进行谴责。人们可以摧毁塑像,却不敢搜查践踏人权的国家的大使馆。我们想要干净的空气和水,却不愿意关掉电灯和空调。与此同时,我们无视大量弱势群体的死亡。

我们是有着无量善心和尊严的人类。我们是要保护考拉、负鼠和珊瑚礁,但是我们不能在它们和儿童之间做出选择。我们能够、也必须为了所有人的利益而前行。

作者简介:

大卫·丹特里(David Daintree)是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克里斯托弗道森文化研究中心(Christopher Dawson Centre for Cultural Studies)主任。 他拥有古典文学背景,教授晚期和中世纪拉丁语。丹特里是意大利锡耶纳大学(Università di Siena)和威尼斯大学(University of Venice)的客座教授,也是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的访问学者。他于 2008年至2012年担任澳大利亚坎皮恩学院(Campion College)院长。2017年,他在女王生日荣誉名单中被授予澳大利亚勋章。

原文:Are We Caring for Animals Over Our Childre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