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時代週刊主編:科學不是每個問題的固定答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8日訊】【今日點擊】(4293-2)

提要
時代週刊主編:科學不是每個問題的固定答案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們接著,其實上期節目已經講到,有關湯加的這個火山爆發,因為現在正在又在爆發,我就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場面,那這是當時爆發的場面。就目前來講,它能知道的大概肯定死了一個英國人。那英國人呢,是夫婦兩個人到湯加去做,是一個動物保護組織。那夫婦兩個人在那邊,大概養了一些狗是幹嘛,所以海嘯來了之後呢,被水給沖了。沖了之後呢,老頭抓住樹幹,救了一隻狗。老頭大概也就五十來歲,那老太太沒了,所以他已經回到英國。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他怎麼回到英國的,因為火山灰都起來了,但他回到了英國。

但是這裡講清楚,在它爆發的時候呢,其中湯加有30來個或者40多個島嶼,其中一些島嶼,有一個島嶼到兩個島嶼就沒了。在火山爆發的這個島嶼當中,
爆發之後呢島嶼基本上給摧毀了,但上面充斥的全都是火山灰。所以這是我剛才上期節目中解釋了,它的時間點恰恰跟加拿大的通過的那項法律相關。而加拿大通過那項法律呢,它是跟目前大疫情的故事,是完全,在我眼睛裡真的是完全連在一起了。因為如果你想說整個事情的話,你會發覺從2020年的黑人命貴到美國大選,到2021年的整個打針的運動,打針的過程,你會看到其實與人的神性完全都是對立的。

它是以科學的名義,一切都是以科學的名義,以法律的手段,我們看到在西方社會快速的,改變了人的應該有的東西。相應的,其實相應的呢,神性在我眼睛裡,相應的神性就不存在了。人們更滋長了很多恨、妒忌跟那種凶狠,我更願意把它解釋成凶狠。就是我們看到,幾乎所有的事情,都表現了魔鬼在統治著世界,在西方社會出現了深刻的影響。病毒叫中共病毒,人的辦法戰勝不了共產黨,人戰勝不了中共病毒,而人們卻又以科學的方式去解釋。但科學在病毒面前顯得那麼的,顯得那麼的幼稚可笑。那就目前來講,人們其實已經開始反思了,但反思的過程很有限,因為呢在整個大的疫情的背景之下,人們已經把科學跟逃命幾乎,科學跟逃命幾乎給籠罩在一起了。

科學跟法律融合了今天,當今社會主流社會的權力的一切,摧毀了人們真正對疫情也好,對自己的生命認知也好,摧毀了,完全摧毀了這一切,但是這些發生都在不知不覺中。所以我願意把湯加發生的事情呢,天崩地裂,人間必有大善,人間也有大惡,我把它對比成是這樣。所以我們剛剛上期節目講了,在加拿大通過那條法律,那是相當不得了的,那是不得了的。那條法律如果以那樣的方式真正執行的話,它講說你只要在教堂,在任何公開場合,甚至在朋友之間,你去念那段聖經的話,你就是違法。那如果這樣的話,要不了多久,在加拿大會沒收聖經的,那你寫在書上算不算違法?按照法律上說肯定的。所以這是出國這麼多年,從來沒有想過在西方社會,以這樣的前所未有的速度的蛻變。人們的蛻變,就是蛻變之速度令人瞠目結舌,就是難以想像的瞠目結舌,我眼睛裡是這樣的。

這是一個比較,相當現場的一個拍照,那這些人是拍東西啦,其實是拍這種視頻啦。那他們應該是知道海嘯已經來了,他沒解釋這地方是哪兒。這是海嘯在沖上來時的場面。從他的裝束呢,應該很像印尼一帶的。你說他是勇敢還是愚蠢?他是為了做一個自媒體,他想出名,我說不好,但是這是很真實的發生的。這是在南美的秘魯。所以我剛才解釋了,海嘯的發生,是在加拿大的那條法律通過七天,真的是大概七天,非常令人感觸的。那代表著人類文明社會,就是西方所謂的文明社會,我自己以為,這是日本,16日,昨天發生的。我以為就是西方宗教文明,所謂的宗教文明,我們看到的是一種衰敗啦。

這是在新西蘭。他大概就講述,他說政府都沒有來得及去任何發出警報啊等,他沒有任何時間,所以很多船就被毀掉了,那他自己的船就被毀掉了,這完全是一種自然的力量。我個人比較欣賞他最後的話囉,這是一種自然的力量,令人難以如何啦。他沒有解釋,這是在海上的一段故事。那我想跟大家描繪的就是這個時間點。文化的摧毀是人們自己摧毀的,在一連串,從2020年,其實就是從大疫情開始,大疫情2019年12月31日出現之後,2020、2021,我們今天進入了2022,經歷3年。3年就是我們通常說的天地人,事不過三,其實一切都是如此的,就像我們通常說的三界的概念是一樣的。那也就意味著,如果這種事情,我們看起來也就意味著將出現大結局,出現大結局。

扎卡里亞:科學不是每個問題的固定答案

但這種事情我覺得還是小,我個人覺得是小,但它影響面很大囉,但是它真正對人類社會是小。它的警惕的,我以為它的警惕的成份,遠遠超過它的實際的成份。那們現在看到的這篇內容,我以為是一種非常警惕的,它是美國的布萊巴特報,昨天報的。而這個主講的人是CNN的和時代週刊的主編。有些朋友大概如果看的話,見過這個人,就個男的,他是時代週刊的主編,TIME,TIME是屬於CNN的。結果他在昨天的另外一台節目當中,是來自於PPS,另外的一集節目當中,他做了下述的論述。不錯,就是說,很難怎麼講呢,就是說很特別。科學,科學不是回答問題的唯一方法,所有問題的,每一個問題的唯一的方法。科學不應該,它沒有這個能力,它也沒有這個資格。

他說在今天的人類社會中,在我們今天的環境中,在大疫情當中,一切都是以科學為論述的。而科學本身呢,應該是隨著時間,就是科學的認知應該隨著時間在改變。而我們現在所看待問題的一切,是靜止的、進化的。就是他說你把東西看死了,但現實的過程是改變的過程,第一個。第二個,就目前大疫情,他直接談到大疫情了。就大疫情而言,這是一個整個國民的事情,不是單純一個科學能夠解釋的問題,更不是一個少數的專家,去決定所有人命運的事情。挺讓我吃驚的,因為時代週刊是隸屬於CNN的,那這個人本身非常有名,他是在CNN很長,幾十年了。能做時代週刊的主編呢,我相信朋友們能夠理解到他的,在精英文化當中呢他的水平。他是個印度人,所以他自己在星期日裡,在星期六星期日,在CNN有一個專欄節目就叫GPS。

早在當年的天安門事件的時候,其實他已經就出現了,所以那個時候在國內的時候就看到過他,看到過他的節目。所以當他今天在這麼左派的媒體當中,變相在否定科學。他就說,其實也不是否定科學的本身,而是否定那些借助科學的說法,去今天展現他們的權力,展現他們的精英,他自己本身又是個精英。所以這是一個,人類社會在面對衝突中,面對災難時的,我以為是一種表達。

那好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