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时代周刊主编:科学不是每个问题的固定答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18日讯】【今日点击】(4293-2)

提要
时代周刊主编:科学不是每个问题的固定答案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我们接着,其实上期节目已经讲到,有关汤加的这个火山爆发,因为现在正在又在爆发,我就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个场面,那这是当时爆发的场面。就目前来讲,它能知道的大概肯定死了一个英国人。那英国人呢,是夫妇两个人到汤加去做,是一个动物保护组织。那夫妇两个人在那边,大概养了一些狗是干嘛,所以海啸来了之后呢,被水给冲了。冲了之后呢,老头抓住树干,救了一只狗。老头大概也就五十来岁,那老太太没了,所以他已经回到英国。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他怎么回到英国的,因为火山灰都起来了,但他回到了英国。

但是这里讲清楚,在它爆发的时候呢,其中汤加有30来个或者40多个岛屿,其中一些岛屿,有一个岛屿到两个岛屿就没了。在火山爆发的这个岛屿当中,
爆发之后呢岛屿基本上给摧毁了,但上面充斥的全都是火山灰。所以这是我刚才上期节目中解释了,它的时间点恰恰跟加拿大的通过的那项法律相关。而加拿大通过那项法律呢,它是跟目前大疫情的故事,是完全,在我眼睛里真的是完全连在一起了。因为如果你想说整个事情的话,你会发觉从2020年的黑人命贵到美国大选,到2021年的整个打针的运动,打针的过程,你会看到其实与人的神性完全都是对立的。

它是以科学的名义,一切都是以科学的名义,以法律的手段,我们看到在西方社会快速的,改变了人的应该有的东西。相应的,其实相应的呢,神性在我眼睛里,相应的神性就不存在了。人们更滋长了很多恨、妒忌跟那种凶狠,我更愿意把它解释成凶狠。就是我们看到,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表现了魔鬼在统治着世界,在西方社会出现了深刻的影响。病毒叫中共病毒,人的办法战胜不了共产党,人战胜不了中共病毒,而人们却又以科学的方式去解释。但科学在病毒面前显得那么的,显得那么的幼稚可笑。那就目前来讲,人们其实已经开始反思了,但反思的过程很有限,因为呢在整个大的疫情的背景之下,人们已经把科学跟逃命几乎,科学跟逃命几乎给笼罩在一起了。

科学跟法律融合了今天,当今社会主流社会的权力的一切,摧毁了人们真正对疫情也好,对自己的生命认知也好,摧毁了,完全摧毁了这一切,但是这些发生都在不知不觉中。所以我愿意把汤加发生的事情呢,天崩地裂,人间必有大善,人间也有大恶,我把它对比成是这样。所以我们刚刚上期节目讲了,在加拿大通过那条法律,那是相当不得了的,那是不得了的。那条法律如果以那样的方式真正执行的话,它讲说你只要在教堂,在任何公开场合,甚至在朋友之间,你去念那段圣经的话,你就是违法。那如果这样的话,要不了多久,在加拿大会没收圣经的,那你写在书上算不算违法?按照法律上说肯定的。所以这是出国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想过在西方社会,以这样的前所未有的速度的蜕变。人们的蜕变,就是蜕变之速度令人瞠目结舌,就是难以想像的瞠目结舌,我眼睛里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比较,相当现场的一个拍照,那这些人是拍东西啦,其实是拍这种视频啦。那他们应该是知道海啸已经来了,他没解释这地方是哪儿。这是海啸在冲上来时的场面。从他的装束呢,应该很像印尼一带的。你说他是勇敢还是愚蠢?他是为了做一个自媒体,他想出名,我说不好,但是这是很真实的发生的。这是在南美的秘鲁。所以我刚才解释了,海啸的发生,是在加拿大的那条法律通过七天,真的是大概七天,非常令人感触的。那代表着人类文明社会,就是西方所谓的文明社会,我自己以为,这是日本,16日,昨天发生的。我以为就是西方宗教文明,所谓的宗教文明,我们看到的是一种衰败啦。

这是在新西兰。他大概就讲述,他说政府都没有来得及去任何发出警报啊等,他没有任何时间,所以很多船就被毁掉了,那他自己的船就被毁掉了,这完全是一种自然的力量。我个人比较欣赏他最后的话啰,这是一种自然的力量,令人难以如何啦。他没有解释,这是在海上的一段故事。那我想跟大家描绘的就是这个时间点。文化的摧毁是人们自己摧毁的,在一连串,从2020年,其实就是从大疫情开始,大疫情2019年12月31日出现之后,2020、2021,我们今天进入了2022,经历3年。3年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天地人,事不过三,其实一切都是如此的,就像我们通常说的三界的概念是一样的。那也就意味着,如果这种事情,我们看起来也就意味着将出现大结局,出现大结局。

扎卡里亚:科学不是每个问题的固定答案

但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小,我个人觉得是小,但它影响面很大啰,但是它真正对人类社会是小。它的警惕的,我以为它的警惕的成分,远远超过它的实际的成分。那们现在看到的这篇内容,我以为是一种非常警惕的,它是美国的布莱巴特报,昨天报的。而这个主讲的人是CNN的和时代周刊的主编。有些朋友大概如果看的话,见过这个人,就个男的,他是时代周刊的主编,TIME,TIME是属于CNN的。结果他在昨天的另外一台节目当中,是来自于PPS,另外的一集节目当中,他做了下述的论述。不错,就是说,很难怎么讲呢,就是说很特别。科学,科学不是回答问题的唯一方法,所有问题的,每一个问题的唯一的方法。科学不应该,它没有这个能力,它也没有这个资格。

他说在今天的人类社会中,在我们今天的环境中,在大疫情当中,一切都是以科学为论述的。而科学本身呢,应该是随着时间,就是科学的认知应该随着时间在改变。而我们现在所看待问题的一切,是静止的、进化的。就是他说你把东西看死了,但现实的过程是改变的过程,第一个。第二个,就目前大疫情,他直接谈到大疫情了。就大疫情而言,这是一个整个国民的事情,不是单纯一个科学能够解释的问题,更不是一个少数的专家,去决定所有人命运的事情。挺让我吃惊的,因为时代周刊是隶属于CNN的,那这个人本身非常有名,他是在CNN很长,几十年了。能做时代周刊的主编呢,我相信朋友们能够理解到他的,在精英文化当中呢他的水平。他是个印度人,所以他自己在星期日里,在星期六星期日,在CNN有一个专栏节目就叫GPS。

早在当年的天安门事件的时候,其实他已经就出现了,所以那个时候在国内的时候就看到过他,看到过他的节目。所以当他今天在这么左派的媒体当中,变相在否定科学。他就说,其实也不是否定科学的本身,而是否定那些借助科学的说法,去今天展现他们的权力,展现他们的精英,他自己本身又是个精英。所以这是一个,人类社会在面对冲突中,面对灾难时的,我以为是一种表达。

那好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