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北京市東城區法院院長趙軍害人終害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得知北京市東城區法院,罔顧良知與法律,聽不進海內外一切勸善之言,執意非法判處法輪功學員許那有期徒刑八年,心中有說不出的悲涼。

去年8月31日,我在大紀元發表《致北京市東城區法院院長趙軍的一封信》,談了當年我被非法抓捕後親歷的出乎中國大陸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官員、警官、檢察官、法官、獄警意料之外的事。這些事充分證明: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完全錯誤的。

信末,我寫道:「自古以來,迫害佛法修煉者,罪大無邊,害人害己害子孫。」

「我給你寫這封信,不圖你對我個人有任何回報,只希望你為了你和你家人的平安,不要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不要重走周永康的不歸路。」

去年10月19日,我在大紀元發表《致北京東城區法院院長趙軍的第二封信》,信中,我談了我親歷的五件事。這些事充分證明:操縱公、檢、法、司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610辦公室確實壞,但是,在610辦公室的權勢之外,還有制約610辦公室的力量存在,人算不如天算。

信末,我寫道:「趙軍院長,中共迫害法輪功22年來,作惡者遭惡報的教訓,已經很多很多了。三尺頭上有神明,冥冥之中有天意。為了你和你的家人好,我再次勸你從善如流,不要繼續『助紂為虐』了。」

我相信,有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將上述兩封信寄給了趙軍,趙軍也看到了我的兩封信,但是,趙軍在善惡之間仍選擇站在惡的一邊。

許那出生書香門第。父親是畫家,母親是吉林美術學院教師。

許那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後轉學美術,被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免試錄取為研究生,最終成為一名自由畫家、詩人。

許那的丈夫于宙畢業於北京大學法語系,是「小娟和山谷裡的居民」這個民謠樂隊的歌手、鼓手兼口琴師。

1990年代中期,許那和于宙開始修煉法輪功。在實修過程中,他們和全世界法輪功修煉者一樣,都深深體會到: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如果中共沒有迫害法輪功,心地善良、多才多藝的許那和于宙,可能在藝術上取得很高的成就,給這個世界帶來更多的良善與溫暖。

但是,1999年7月20日,中共獨裁者江澤民,聽不進關於法輪功的任何真話,一意孤行,非要迫害法輪功不可。

這場迫害毀了無數的家庭。許那先後三次被非法判刑,許那的丈夫被迫害致死。

2001年7月,許那因為外地來京的法輪功朋友提供住宿被非法抓捕。同年11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北京女子監獄,許那遭受了11種酷刑折磨。

2008年1月26日晚,於宙、許那在開車回家的路上,被警方攔住搜查。警察在他們車上搜出一本法輪功書籍,並以此為由將夫婦二人關進通州拘留所。11天後,正值大年三十,除夕夜,體格健壯的於宙,突然離奇去世,年僅42歲。

2008年11月25日,許那被非法判刑三年。

2020年7月19日,中共迫害法輪功21周年前夕,許那再次被非法抓捕。

許那三次被中共法院以「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的罪名非法判刑。

客觀事實是:法輪功是教導修煉者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正道大法。在中共迫害法輪功22年後的今天,法輪功已洪傳到亞、歐、美、澳、非五大洲的110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超越國界、黨派、種族、語言、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的各階層人士發自內心的推崇。

作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許那從來沒有「利用X教組織」,更沒有「破壞法律實施」。

過去22年來,中共法院迫害法輪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其所謂的依據,是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的兩個斷語:一是1999年4月25日晚江寫給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提出的「戰勝法輪功」的結論;二是1999年10月25日江接受法國《費加羅報》採訪時提出的「法輪功是X教」的結論。

關於江「戰勝法輪功」的結論,此前,我多次發文談過,它是江在沒有對法輪功進行全面、深入、細緻調查研究的情況下武斷得出的錯誤結論。

至於江「法輪功是X教」的結論,則是江為了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強加給法輪功的誣陷誹謗之詞。

過去23年來,全世界法輪功學員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地講真相,已經將江澤民製造的關於法輪功的謊言徹底揭穿。

過去23年來,中共從最高層到最底層,一批接一批追隨江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遭到了惡報。

最近遭惡報的典型案例,就是所謂「孫力軍政治團伙」了。

原公安部副部長、公安部國保局局長、公安部610辦公室主任、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孫力軍是個什麼人?

中紀委的通報說:孫「毫無道德底線」,「政治品質極為惡劣」,「狂妄自大,恣意妄為」,「為實現個人政治目的,不擇手段」,「長期沉溺於各種奢靡服務」,「大搞權色、錢色交易」, 「極度貪婪」,「非法收受巨額財物」。

「毫無道德底線」的人,是不是什麼喪天害理的事都敢幹?

提拔重用孫力軍的是誰?是前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提拔重用孟建柱的是誰?是迫害法輪功的兩大元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

想當年,孫力軍是多麼狂妄自大,轉眼之間,就淪為了階下囚。23年來,「歷史老人」以他的「無形之手」,像抽絲剝繭一樣,一層一層地在清理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現在,已剝到接近孟、曾、江這一層了。

對孟、曾、江迫害法輪功滔天大罪的大清算必然要到來。這是不以任何個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歷史的安排。

在法輪功學員以「仁至義盡」這個詞無法形容的大善之心講真相22年後的今天,北京市東城區法院院長趙軍,仍堅持選擇走孫力軍的死路,走孟、曾、江的死路,能不是一件極其可悲的事嗎?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凡死心塌地跟隨孟、曾、江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最終決沒有好下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