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疫情使整個郵輪業逐漸沉淪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Tim Collins撰文/信宇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一向把自己看作是一個樂觀主義者。我的杯子總是半滿,而有些人則總是認為半空。當然,生活中存在懷疑論是十分正常的,但我整體上還是屬於樂觀派。

這種樂觀情緒通常也適用於我對市場的看法。事實上,外部新聞越糟糕,我就越是樂觀。

例如,當一個市場的所有因素都遭遇困境時,幾乎總是能撥開一眾壞消息,找到真正具有價值的資訊,就像差點兒連同洗澡水一起被扔掉的嬰兒。在一個面臨崩潰行業的廢墟中,往往會產生至少幾家信用堅挺的公司,你可以選擇在那裡投資,並期望得到超過正常程度的回報。

然而,最近來自一個行業的消息使形勢看起來特別嚴峻,那就是郵輪業。

公海難現往日榮光

2019年是郵輪業的輝煌之年,全年收入超過400億美元,同時為近3000萬乘客提供優質服務。

而2020年中共病毒(COVID-19)全球大流行導致的停業大潮對郵輪業市場的打擊特別大。郵輪公司損失了近80%的業務和約85%的價值。

但是,隨著疫苗成功推入市場並開始接種到普通民眾,整個行業似乎迎來了曙光。今年開年時期,郵輪公司在嚴格的疫苗注射和病毒測試要求下恢復了他們的旅遊業務。股票價格在反彈,一切似乎在好轉。

直到最近,形勢發展急轉直下。

據報導,一艘荷美(Holland America)公司郵輪被拒絕進入墨西哥港口,理由是21名已經接種疫苗的船員經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此前不久,一艘王家加勒比(Royal Caribbean,RCL)郵輪因55名接種過疫苗的船員和乘客檢測呈陽性而被迫滯留在海上。

看來COVID-19在海上很猖狂。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總共調查了來自89艘船上的確診病例。結果導致該機構將其疫情旅行健康風險通知提高至四級,即最高級別。

彷彿是雪上加霜,CDC還建議公眾無論是否接種疫苗,都要避免集體乘坐郵輪進行旅行。

讓我們直面現實吧,遊客參加郵輪旅行是為了盡興放鬆。他們不是來遭受嚴厲的健康安全要求帶來的多重約束,甚至在不幸中招病毒檢測呈陽性時被強制隔離在船艙裡。這些苛刻的應對措施直接與這些郵輪公司的商業模式背道而馳。

當然,我這樣講絕對不是要淡化病毒危害。病毒是非常可怕且真實存在的,對於老年人、合併症患者和免疫力低下人士等特定群體而言,COVID-19是非常危險的。問題是我們現在掌握了近兩年前尚不清楚的事情。

但是,政府對COVID-19零忍容(就像銀行零利率一樣不切實際)政策的痴迷已經令這個行業開始顯得不堪重負。郵輪公司的股票價格已經開始反映出這個趨勢,並持續趨向惡化。

所有這一切的巨大弊端

現在,通常我會考慮查看對比不同的郵輪供應商,看看是否有任何一家表現比其它公司更好。但這個市場本身有一個特別的現象。

郵輪公司的市場是非常鞏固的。

例如,嘉年華郵輪公司(Carnival Cruises Line,CCL)是公主(Princess Cruises)、歌詩達(Costa Cruises)和荷美等八家郵輪公司的母公司。

王家加勒比公司和挪威郵輪(Norwegian Cruise Line,NCLH),除擁有自身公司品牌之外,也是另外兩家郵輪公司的母公司。王家加勒比還擁有另外兩條航線的50%股份。

這三家公司共運送了79%的乘客,貢獻了整個郵輪業72%的收入。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份額。這就意味著沒有太多的其它公司可以填補這個空缺。

所幸郵輪業頗具彈性,這也是該行業為數不多的競爭優勢。早在2008年爆發的全球金融危機就令郵輪業遭受重創,但最後均挺了過來恢復了元氣。然而,如果無法達成與SARS-CoV-2病毒長期共存的廣泛共識,整個郵輪業的發展仍然會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下。

作者簡介:

蒂姆‧柯林斯(Tim Collins)曾數年擔任公司財務顧問,之後建立了自己的對沖基金,該基金在Facebook、Twitter和AirBnB等公司上市之前,就已在私人市場上收購它們的股份。他目前與鮑勃‧伯恩(Bob Byrne)合著《街燈機密》(Streetlight Confidential)投資通訊,他在TheStreet.com網站上的RealMoney和RealMoneyPro等欄目上發表各類文章和評論超過十年。欲了解如何在付費通訊服務中獲得他的專有研究,請訪問《街燈機密》(Streetlight Confidential)期刊網站。

原文Sinking an Entire Industr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