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純清:中共為什麼老是拚命「甩鍋」?

——論共產黨濫用比喻撒謊散毒小智術之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疾控中心1月15號公布,海淀區確認一起本地傳播的奧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17號隨稱,患者曾收到來自加拿大,現被測出陽性樣本的郵件。可這鍋剛甩出,就撞了自家南牆。北京郵政當即聲明,嚴格按照規定落實了防疫包括外包裝消殺措施,相關人員及其工作場所環境、家庭現場採樣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而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未經消殺的紙張、布等多孔性無宿主表面的存活期很短,最多數小時後就喪失傳染活性。這已是常識(中共也承認)。而這一「污染郵件」,自7號寄出加拿大,經香港入境送達,四天內經過多次消殺, 13號尚能致人發病,潛伏期僅兩天;九天後還能被測出;而病毒對前八名接觸者一概「避開」,唯獨「突襲」最後一個。這「郵件播毒」說太「玄幻」了,因而成了國際笑話。其實,鬧「非典」的時候,中共已經在向法輪功甩「郵件播毒」之黑鍋中,碰過一鼻子灰了

但這些,中共不管,也顧不得,還只記吃,不記打。它隱瞞疫情導致了中共病毒在全球的蔓延,這鍋它背不起,非甩不可。把病毒源甩到海外,已是「壓倒一切的第一要務」和當務之急。做賊心虛,有鍋必甩,一直甩著。

然而,這並非一時失手所致。從某一角度看,共產邪惡主義本身,就是「甩鍋」甩出來的。不過,它不叫「甩」,美其名曰「揚棄」。它宣稱的其三個來源,全給抹成了「黑鍋」,「共」完產,即甩人。對於德國古典哲學,給扣以「唯心主義」或「機械唯物主義」、「樸素唯物主義」大帽子而甩掉,爾後將其「合理內核」鯨吞;最後,合二為一,名曰「辯證唯物主義」,就算作自己的「發明創造」。對於古典經濟學的所謂「批判地繼承」,也是如此。對於「烏托邦式社會主義」,則是先扣後甩以「空想」 的帽子,再加以 「科學」之冕,「共」為己有。於是乎,從其抹黑的鍋堆裡,就「甩」出來一個「科學共產主義」體系。由此可見,「甩鍋」實際是共產黨胎裡帶來的一種生存本能。

而「共」出自己的「鍋產」之後,再「甩」的方向就反了過來。但基本準則沒變,那就是:「甩」的,全是錯——錯全是別人的。

甩鍋」最初的經典說法,出於恩格斯之口。十九世紀七十年代末,針對法國所謂「冒牌的馬克思主義者」,恩格斯講:「馬克思曾經說過:『我知道我自己不是馬克思主義者。』馬克思大概會把海涅對自己的模仿者說的話轉送給這些先生們:『我播下的是龍種,而收穫的卻是跳蚤。』」(《馬恩選集》第四卷第476頁)

海涅那比喻詩句,更兼誇張、虛擬。當然,從形式上看屬於正常手法。但內容呢,所表達的是,對希望與果實之間巨大反差的感受,也系人之常情。可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詩言志」:受到馬克思影響、被恩格斯稱為「我們隊伍的革命戰士」的海涅,其志向,卻已混雜了背離傳統的「革命想往」(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而恩格斯看重的並非其「詩意」(這裡與詩無關),而是其「詩外之意」,即:其違背「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常識之義內所夾雜著的「甩鍋」意味。而一經馬被恩「代言」援引,就「揚棄」為「甩鍋」教條了。這不是推測,今天仍將之當作祖師爺「名言警句」的五毛、小粉紅們,就是這樣理解的(這也正是共產黨所要的)。

事實上,恩格斯當時也確實是在「甩鍋」。所謂「冒牌的馬克思主義者」,不外是「馬克思主義的二把刀」(類似於所謂「歪嘴和尚」),沒有摸清「馬克思主義的底牌」,不知道共產黨一身兩面(一真一假),不清楚共產黨有一套黑話式的「黨話」系統。如同「雛妓」,只知當婊子,不會立牌坊,給妓院捅了漏子,老鴇不買單。

這也難怪。為了全面禍亂神創的世間,共產主義邪理歪說,分為表面上互相對立的兩支(暴力共產主義和非暴力共產主義)。相應的,其面目分為真假兩個共產黨,策略和手段分為陰陽兩套,其黨話系統也分為黑白兩面以及表層、中層、深層等多個層次。這樣一來,就使得其「甩鍋」方式非常繁雜,表現的光怪陸離,令人眼花繚亂。久之,便形成了其革命傳統和鬥爭藝術。

對此,列寧也有所「建樹」。他專門寫過《論共產主義「左」派幼稚病》的小冊子,對「左」派大加撻伐。其實呢,是通過批「左」一面甩「黑」——污名,即「左」派玩弄「理論的烈火」給其黨所造成的「負面影響」消除掉;一面甩「鍋」——責任,即把「左」派的罪責推卸掉。而「左」派及其言行均屬於「共運」的一部分。

可以說,共產黨「無事不甩鍋」。這是因為,這個邪靈是宇宙中的異數,它張口即謊,動手即罪,以最終毀滅人類為使命,所以誰都想除掉它。因而它一直處於被圍剿被討伐被追懲的狀態與亡黨恐懼之中,老是講「敵人亡我之心不死」。它無惡不作,罪孽深重,卻從不想承擔任何後果,也償還不起,它那顆「玻璃心」也承受不了。故而從來不敢言敗,從來不敢認錯認罪,而老是通過標榜「戰無不勝」、「形勢大好」、永遠「偉光正」、「負責任的大國」,來自我安慰、自欺欺人。

就是說,中共之所以老是拚命「甩鍋」,根本原因在於,它不「甩鍋」,難以存活。「甩鍋」,實質上是這個邪靈附體求生、混世、避險的一種魔法妖術,

「甩鍋」這一手,中共玩的爐火純青。手法五花八門,應有盡有:明甩,如把「大饑荒」說成「自然災害」;暗甩,如「截訪替代接訪」;溫水煮青蛙般地甩,如從「政府給養老」到「養老不能靠政府」、「自己再吃苦,也得養政府」、「寧肯自己受窮,也要養子弟兵」;直接甩,如矢口否認「活摘」、「隱瞞疫情」;曲線甩,如改口承認「活摘死刑犯器官」;只甩不說,如廢棄憲法、法律等(不過,鎮壓法輪功之後,也開始說「不講法律」的話了);說甩不甩,如「徹底否定文革」、「禁止遊街」、「廢棄對法輪功的禁書令」等。

中共「甩鍋」的具體方式多種多樣,諸如:
(一)直接賴帳式。無產階級,原來叫「流氓無產者」(所謂「巴黎公社起義」,實為「流氓暴動」)。造反起家的所謂「湖南農民運動」,也是「痞子暴亂」,毛澤東都不否認,只是大誇「流氓地痞最革命」,狂叫「痞子運動好得很!」後來嫌不好聽了,就甩去「流氓」二字,以掩蓋其流氓本性(這個「跳蚤窩」——政治流氓集團的骨幹始終是痞子,「創始人」是,「奪權先鋒」是,「維穩主力」也是,尤其是專門鎮壓法輪功的「六一零」機構更是「跳蚤虱子」聚集地——人渣堆)

(二)拐彎抹角式。 「(共產黨)經是好的,叫歪嘴和尚給念歪了。」這一「甩鍋經」,家喻戶曉,婦孺皆知,至今還有不少人相信、念叨。這實在是共產黨「甩鍋」的一大成就。

(三)先內後外式。在黨內劃分為「左、中、右」三派,其中還有 「極左」、「中右」、「極右」、「形『左』實『右』」等等。先把鍋內甩給「左」或「右」,或同時甩給「左」和「右」,然後對外宣傳戰勝了敵對勢力在革命隊伍內部的「代理人」。這麼一甩,好像它「左」、「右」幹的壞事,就都不算它乾的了。而毛澤東自己明明說過,「黨外有黨,黨內有派,歷來如此。」可是,對此,不光思維已被洗碎片化了的腦殘者,業已喪失了「聯想」能力。就是一般善良的人,也很難想那麼多,因為共產黨的邪惡遠遠超出了人的想像。

(四)蝎虎斷尾式。「延安整風」副手、中央文革組長康生死時,中共諡號為「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文革後,又改諷為「野心家、陰謀家」,掘起墳,「平民憤」;甩其骨灰,化為黨的胭脂粉。中共御用理論家,幾乎都在用完之後,隨即被甩成了「馬列主義理論騙子」。而「騙子」販賣的都是「黨理論」,所以,對此從未作過任何真正的清除。所謂「肅清其流毒」,只是「甩著騙子再騙一回」的戲碼。而今亦然,所謂肅清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孫力軍的流毒,無非是「打擊異己」的旗號,而周永康、薄熙來們無法無天的邪惡套路,「雷打不動」,以致有人說「習近平穿著自己的鞋,走著薄熙來的路」。

(五)大張旗鼓式。耍「平反」詭計,把「罪鍋」甩成「偉績」:「歷史上中共犯了很多大錯。但是,它總是通過『平反昭雪』把錯誤歸到某個人或某個團體身上,不但讓受害者感恩戴德,更把中共的罪惡推得一乾二淨。『不但善於犯錯誤,而且敢於糾正錯誤』成為中共一次次死裡逃生的仙丹妙藥,於是,中共永遠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黨。」 (《九評共產黨》之九)毋庸諱言,中共的「甩鍋藝術」高超,真的是甩出花來了。由此觀之,中共的所謂「紀檢」、「監察」部門,並非通常意義的「監督」機關,而是專門的「甩鍋」機構。從毛澤東開始,就高呼為學生「減負」,「著重減輕小學生的書包」的口號,至今還在高調地「減」在嘴上。結果,越減「孩子的書包越沉」,被「減輕」的,只是家長的錢包。為什麼?它總在借孩子的書包掏家長的腰包,這「鍋」得總甩著。反腐更是如此,上唇「零容忍」,下唇「永遠在路上」,越反越腐敗。實際「零容忍」的,只是「二話」、「二心」。「鍋」不老甩著,人民一「零容忍」,黨就完了。

(六)先聲奪人式。為了建立和把控顛覆亞洲第一個民主政權——中華民國政府的統一戰線,高舉「民主」旗幟,大唱「民主」頌歌,臭罵「一黨專政」,而將其通過「暴動」建立「暴政」圖謀之鍋,甩人腦後,一騙人為其篡奪政權當幫凶、炮灰、同盟軍(而由中共以前的論述編輯成的《歷史的先聲》一書,中共給「禁」了)。

(七)冒名掩飾式。從政府、軍隊、公安、法院,到醫院、劇院、廣場、道路,處處掛者「人民」的招牌,藉以掩飾其「專政」黑鍋。

(八)張冠李戴式。故意混淆「中國與中共」、「國家與政權」、「政府與政黨」的概念,硬給「反共勢力」貼上「反華勢力」的靶紙,動輒即把所有黑鍋都甩給「境外反華勢力」。

(九)強詞奪理式。歪解「人權」基本概念,還出《人權白皮書》,甩人權惡劣記錄黑鍋;捏造「全過程民主」,甩專制獨裁黑鍋。

(十)洗地偽證式。蘇家屯活摘、隱瞞武漢疫情罪行敗露後,待將現場洗地和粉飾完畢後,隨即公開宣傳,包括讓相關國際組織、外事機構到現場參觀,為其「黑鍋的不存在」作偽證;在近期的彭帥事件中,又故伎重演。

(十一)反守為攻式。無恥宣揚「中國最安全」、「中國比美國人權好五倍」、「病毒來源於美國」等,「甩鍋」加栽贓嫁禍。導演「天安門自焚」鬧劇,誣陷法輪功,欺騙全世界,是這一「甩鍋」方式的巔峰之作。甩的是,匪夷所思的「荒誕罪行」之鍋,無法無天、肆無忌憚地迫害最善良民眾的「荒誕罪行」之鍋。

(十二)收買幫手式。誘騙、收買西左或政客、商人遊說、寫文章、著書,吹捧「延安革命聖地」、掩蓋「大饑荒」真相、傳播對法輪功的誹謗,「講好中國故事」等,實際上就是讓那些「有用的白痴」當其幫凶。

(十三)打折式。減少甚至僅僅象徵性的公布(韓戰、中印、中蘇、中越等)戰爭、(唐山大地震、非典、中共病毒等)天災人禍傷亡數字,通過規定災難等級及追究領導責任額度,變相限定死亡上報人數等。1月21號,中共國務院公布了半年前的鄭州「七•二零」特大暴雨災害調查報告,「確認」鄭州市「瞞報」死亡人數139人。可是,僅從京廣快速路北隧道內一處拖出的被水沒過頂的車輛就遠遠超出這個數字。此可謂「揭小瞞,隱大瞞。」

(十四)悶葫蘆式。即嚴密封鎖訊息,完全掩蓋。圍困長春的「餓殍戰」,餓死幾十萬人,謊稱「兵不血刃」;直接燒掉「大饑荒」餓死數字;對一九七五年八月八日河南省南部駐馬店地區板橋水庫潰壩造成二十三萬人死亡事件(美國「探索」《Discovery》頻道專題節目在《世界歷史上人為技術錯誤造成的災害TOP 10》中排名第一),對外一聲不吭,若無其事,對內打擊知情記者(至今屬於「絕密」)。在騎虎難下、難以為繼的境況下,後來將對法輪功的鎮壓轉入地下,則是對悶葫蘆式「甩鍋」術的超限戰化的再利用。

(十五)推陳「簇」新式。在「武漢病毒」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病死後,將之追認為「抗疫英模」,象徵性地甩出有關警察,給予輕微處分。但信息封鎖更加嚴厲,對艾芬、方方等發聲者的壓制如故,對方斌、陳秋實、張展等獨立媒體人的迫害更加嚴酷。「七•二零」特大暴雨災害半年後,才甩出鄭州市委書記一眾頂雷,頂當前鄭州疫情的「新雷」。

(十六)賊喊捉賊式。賊喊捉賊,這一中共的慣用伎倆,在「甩鍋」方面,也表演的淋漓盡致。罵蔣介石「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當「帝國主義走狗」。而中共不止是蘇共派人、出錢組建起來的,而且在罵蔣的時候,就暗中與皇軍勾結,並毫無忌憚地以蘇共為靠山,毛澤東們還公開喊斯大林「爸爸」;污衊法輪功為「X教」,而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馬克思就是撒旦教徒),且是與暴政合一的最大最黑最惡最凶的邪教;中共以反恐的名義在新疆大搞法西斯集中營,對少數民族實行滅絕政策,而它自己正是最龐大最暴虐的國家恐怖犯罪集團。反觀之,這些均系「甩鍋」手段。

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了解中共的許多讀者,都會在此續寫下去。限於篇幅,不再贅述。以上是「分說」,而實際上,它是有分有合,綜合運用的。

遺憾的是,中共對疫情隱瞞的「甩鍋」,雖然沒有像對疫情的隱瞞本身那樣成功,但其「甩鍋」本身的散毒效應,卻非常嚴重。在當下的「防疫」中,多少國家抄了中共的作業?不止如此,連「偉光正」的毒都中了。不計後果的盲目縮短疫苗的試驗期不說,強制普及疫苗不說,不打不行打了責任自負不說,限制出行、餐飲,甚至解職、罰款等,這與「無產階級專政」有多大區別?而當已經發現疫苗難步病毒變異後塵的時候,至今還沒聽到哪個政要反思、認錯、悔改之聲。而這才是中共「甩鍋」的最大成功之處,也是人類令撒旦大笑的悲劇所在。

遺憾的是,很多西方人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並沒有意識到中共已經把全世界帶入了陰溝裡。

「甩鍋」,是共產黨極端自私的邪惡本性的表現,也是其逆向淘汰內鬥機制的一種必然要求和產物。即是說,「甩鍋」不止是邪黨的逃生妖術,也是其黨徒混跡黨內的偷生偏方。誰邪誰強,誰壞誰上,誰橫誰行,這種逆向淘汰的內鬥機制,使「甩鍋」成了上爬和保位的捷徑和妙招。毛澤東不甩「富田事變」、「打AB團」和歷次運動等鍋,就難以「一貫正確」,更難以自吹「挽救了紅軍,挽救了黨」(儘管這「鍋」甩的太過了,都連帶著把黨也甩到了被「挽救」的地步,已跟「偉光正」自相矛盾了,但由於對精英的滅絕性殘殺與愚民洗腦的持續不斷,業已使得其「廬山中」很難有人能以看穿、敢於說破了)。鄧小平不把「反右擴大化」甩出去均攤,並留幾頂右派分子的大帽子,以證他主持的反右「大方向沒有錯」,不把「六四」屠城黑鍋甩給「國內外大小氣候」,就沒法自封和安享「第二代領導核心」及垂簾聽政之位;江澤民不甩「二假二奸」(假革命烈士之子、假地下黨員;日偽漢奸、俄〔蘇聯〕奸)等鍋,就不可能爬上去。

「甩鍋」,還是中共的一種內在的單向壓迫機制和「潛規則」:「鍋」,只許「自上而下」的甩,而不許「自下而上」的甩。只許黨媽甩給個人或團伙,中央向部門、地方甩,上級往下級甩,而任何個人和團伙卻不許甩給黨媽,不許下級甩給上級。所以,趙紫陽向來訪的戈爾巴喬夫透露「鄧小平說了算」,這種如同說破「皇帝沒穿衣服」的童言般之語,尤其被視為「大逆不道」。

這樣以來,特別是鎮壓法輪功之後,十惡毒世,道德下滑一日千里,國不國,政不政,無官不貪,十貪九淫;人不人,如行屍走肉;環境失去生機。中國大陸如此,西方亦墮落了,那些非暴力共產主義者,也丟掉了人的靈魂。「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此言不虛啊!
然而,物極必反。在天滅中共的今天,這一套越來越玩不轉了。上面所述的西方爭抄中共「清零封城」作業的問題,令人遺憾。但與之同時,中共的「甩鍋」和西左的「抄作業」,也暴露了兩種共產主義共同的邪惡本質。最近,大陸疫民對「清零封城」公開表示不滿和反抗,全球抄中共作業的現象漸漸收斂,英國已甩棄,美國最高法院叫停私企疫苗令等現象,表明:全球越來越多的人漸漸清醒過來。而譴責中共「甩鍋」、追懲「隱瞞疫情」和「活摘」罪責、清算共產主義罪惡,抵制「西左」濫權的的正義力量,正在擴展和集結。

同時,在防疫過程中,武漢對於「隱瞞疫情」之鍋,西安對於「野蠻封城」之鍋,開始向中央甩了。而「自下而上」的甩,早就開始了。就是說,包括五毛、小粉紅們在內,中國大陸不僅也越來越多的人不認黨媽「甩鍋」的酒錢了,而且奮然揮拳砸向「黨鍋」來了。顯然,這是亡黨的一大凶兆。

由此可見,開頭講的「國際郵件甩鍋笑話」,亦非偶發。那充滿血腥的黑鍋,共產黨是甩不掉的,它自己卻很快就要被覺醒的人們甩棄了。

萬幸的是,到了與日俱增的三退人數超過三億九千萬,神韻在全球持續巡演十幾年的今天,創世主救度世人的福音越發廣為傳播,未來的光明大道正越來越明晰的展現在人類眼前。天滅中共,離徹底收網的時日,不遠了。

何去何從?繫於一念,任人自選。正是:
小小嗜血蟲,附體咬人猛。
跳蚤本相現,再怎充龍種?
正邪大決戰,善惡涇渭明。
血腥鍋枉甩,驢橛拴傻瘋。
甘霖沐身心,良知漂邪紅。
創世主恩洪,歸正獲新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