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冬奧會運動員將被北京嚴密監視

(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共產黨希望舉辦一屆不出麻煩的奧運會,以加強中共的國際地位。在實踐中,這意味著來自世界各地的約11,000人將受到侵入性監視,以及極端的檢測和隔離,並面臨政治和安全風險,而這可能會對運動員的賽場表現產生負面影響。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2018年的一篇文章中明確指出了中共政權的監控文化。該文章聲稱,全國各地的面部識別系統使當局能夠在一秒鐘內掃描中國每個人的面部。

奧運運動員和與會者將被要求使用「冬奧通」(MY2022)移動應用程序。名義上,該應用程序監控健康狀況,但實際上它也允許中共訪問個人數據,音頻文件,健康狀況,護照信息以及醫療和旅行歷史。

網絡安全專家建議運動員和奧運會與會者攜帶一部新手機,並在奧運會後將其處理掉,還建議他們使用新手機創建新的電子郵件地址和瀏覽器帳戶,以保護他們存儲在雲中的數據。

加拿大奧委會警告其運動員,奧運會將是「網絡犯罪的獨特機會」。英國、荷蘭、瑞士和瑞典等國的奧委會將為其代表團提供新設備以及網絡安全培訓。

在中國,谷歌、油管、推特和臉書等網站被封鎖,Gmail也是如此。奧運選手可以使用虛擬專用網絡(VPN)繞過「防火牆」,但奧運會的官方VPN和防病毒軟件是金山VPN和奇安信(QI-ANXIN),這引發了安全性的問題。

金山軟件是一家中國公司,是冬季奧運會的贊助商。西方研究人員發現,這兩個應用程序實際上都從它們所連接的任何設備收集數據。這包括瀏覽器Cookie、屏幕截圖、GPS、MAC地址和應用程序。

在蘋果手機上,奇安信會自動獲得對相機和照片庫的訪問權限,除非用戶明確關閉訪問權限。北京聲稱,這些應用程序中沒有間諜軟件,數據將僅用於奧運會。但《國家情報法》和《網絡安全法》要求國內外所有公司和公民協助中共收集情報,並根據要求將所有數據提供給中共特工。

北京聲稱,監控對於嚴格執行COVID-19規則是必要的。然而,這些規則會引發有關人權和隱私的其它問題,以及擾亂訓練和睡眠的問題,增加了運動員的壓力,就在他們在為一生中最大的比賽做準備的時候。

本次冬奧會將是有史以來最大的COVID「泡泡」,周圍環繞著圍欄和警衛塔。為了準備奧運會,中共一直保持著對COVID「清零」的政策,因為少數病例而封鎖整個城市。這些措施給數百萬中國公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的困難,而這似乎與奧運會的精神背道而馳。

這個泡泡將容納11,000人,包括運動員、官員、國際奧委會成員和媒體。他們將來往於相距111英里的三個比賽地點。為了保持「泡泡」的完整性並避免與外界接觸,將需要無處不在的監視和嚴格的政府執法。

國際奧委會在1月19日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奧運會與會者和運動員將在抵達後接受COVID檢測。到目前為止,北京報告的COVID陽性率為1.5%,而泡泡內的檢測率為0.02%。數千名參與者已經抵達北京。

根據泡泡計劃,奧運選手將在不與外界接觸的情況下進食、睡覺、訓練和比賽。隔離區將由警察嚴密看守。冰上比賽將在北京市中心舉行,運動員將在那裡被安置和看守。滑雪和雪地比賽將在其它城市舉行,運動員將使用專用的公共汽車和火車車廂,與普通人群分開。高速公路甚至有指定的車道,禁止非奧運車輛通行。

運動員將每天接受COVID測試,並被要求始終佩戴口罩。檢測呈陽性並出現症狀的運動員將被送往指定醫院。那些檢測呈陽性但沒有症狀的人將被送往隔離設施。運動員只有在症狀消失,並且連續兩次檢測呈陰性後才能返回泡泡。密切接觸者,即與感染者接觸超過15分鐘而沒有戴口罩的人,每天將接受兩次檢測。因此,檢測呈陽性,或接觸過檢測呈陽性的隊友,可能會導致運動員錯過他/她的訓練或賽事本身。

侵入式監控技術明顯侵犯了隱私,構成了數據安全威脅。隔離和泡泡程序肯定會擾亂運動員的準備工作。一次COVID測試可能會結束運動員的終身夢想。北京冬奧會將是歷史上壓力最大的賽事之一。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居住了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擁有上海交通大學的中國MBA學位。安東尼奧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各種國際媒體撰稿。他的有關中國的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Beijing’s Surveillance Olympic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