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容不下李田田的不是她家鄉 而是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隨著中國傳統新年一天天臨近,許多在外工作的人開始紛紛返鄉。可就在這當口上,湖南湘西教師李田田卻拖著幾袋行李、一箱書籍、還有身心俱疲的靈魂,在異常寒冷的冬季、在闔家團圓之際,踏上了「背井離鄉」之旅。用她自己的話說,此時此刻,「我身心俱疲,只想著逃離!」

在《寫給家鄉:離開是為了有尊嚴地活著》一文中,李田田特地引用了一千多年前唐代大詩人韓愈的一首詩,來形容自己背井離鄉時的心境。

當年,韓愈因上表反對皇帝迎佛骨被貶潮州。潮州距離當時的京師長安有千里之遙。韓愈隻身一人,倉促上路。旅途中他寫下了下面這首《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欲為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韓愈的這首詩透著一種蒼涼感。李田田說,她不敢自比韓愈,但那份淒涼感卻比韓愈更痛徹入骨。韓愈被貶是去做官,而她卻是身心千瘡百孔的去「逃難」!

這樣的「逃難」顯然是李田田之前沒有料到也不可能料到的。21歲大學畢業時,她對未來充滿了憧憬與希望,她說她以為自己會在湘西生活一輩子,甚至做好了在鄉村學校工作到老的打算,一邊寫作、一邊詩意教學。「然而,我們終究是低估了現實環境對『理想者』的不容,就像《皇帝的新裝》裡那個孩子,悲催地受到『現實派』的審視。在一場不經意的狂風巨浪之後,船傾桅摧,生活變成了一座孤島,在不可預測的未來裡受煎熬。」她說。

那麼,李田田究竟為何要在新年到來之前如此迫不及待的逃離家鄉呢?是因為家鄉的環境容不下她。在這裡,她的理想被碰的粉碎,她的權利屢遭踐踏。「無論是2019年的新聞事件還是最近的事,自始至終,家鄉都沒有一個人肯站出來為我說話。即使是個別朋友微信裡發來消息,也不過是提醒我:『你已經不適合在這裡做老師了!』就連親人,有的也變相出賣了我,有的認為我是家族的罪人,有的迫不及待地自我撇清」。一言以蔽之,在家鄉,李田田無法有尊嚴的活著。所以她才會說,「不是我背叛了家鄉,而是家鄉『背棄』了我」。

不過,在這裡我想為李田田的家鄉辯護一句,其實容不下她的並不是她的家鄉,而是侵占她家鄉的中共政權。無論是2019年因批評當地鄉村教育現狀受到打壓,還是不久前因聲援一名質疑官方南京大屠殺數據的老師而被強制送進精神病院,踐踏李田田言論自由,碾壓李田田人格尊嚴,最終將她逼走的都不是家鄉,而是中共。是中共讓李田田的家鄉變的猙獰恐怖面目全非。至於她的親人對她所做的一切,其實也都是在被中共綁架的情況下不得已而為之的結果。如果沒有中共這個邪惡勢力的存在,生活在家鄉的李田田會有那樣不堪的遭遇嗎?絕不會。換個角度講,即使逃離了家鄉,只要李田田還生活在中共國,只要她還堅持像之前那樣講真話,我敢斷言,她仍然無法有尊嚴的活著,她在家鄉的遭遇同樣會在異鄉重演。這不正是成千上萬的中國人不但要逃離家鄉,而且最終要逃離祖國的原因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