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容不下李田田的不是她家乡 而是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随着中国传统新年一天天临近,许多在外工作的人开始纷纷返乡。可就在这当口上,湖南湘西教师李田田却拖着几袋行李、一箱书籍、还有身心俱疲的灵魂,在异常寒冷的冬季、在阖家团圆之际,踏上了“背井离乡”之旅。用她自己的话说,此时此刻,“我身心俱疲,只想着逃离!”

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一文中,李田田特地引用了一千多年前唐代大诗人韩愈的一首诗,来形容自己背井离乡时的心境。

当年,韩愈因上表反对皇帝迎佛骨被贬潮州。潮州距离当时的京师长安有千里之遥。韩愈只身一人,仓促上路。旅途中他写下了下面这首《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韩愈的这首诗透着一种苍凉感。李田田说,她不敢自比韩愈,但那份凄凉感却比韩愈更痛彻入骨。韩愈被贬是去做官,而她却是身心千疮百孔的去“逃难”!

这样的“逃难”显然是李田田之前没有料到也不可能料到的。21岁大学毕业时,她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与希望,她说她以为自己会在湘西生活一辈子,甚至做好了在乡村学校工作到老的打算,一边写作、一边诗意教学。“然而,我们终究是低估了现实环境对‘理想者’的不容,就像《皇帝的新装》里那个孩子,悲催地受到‘现实派’的审视。在一场不经意的狂风巨浪之后,船倾桅摧,生活变成了一座孤岛,在不可预测的未来里受煎熬。”她说。

那么,李田田究竟为何要在新年到来之前如此迫不及待的逃离家乡呢?是因为家乡的环境容不下她。在这里,她的理想被碰的粉碎,她的权利屡遭践踏。“无论是2019年的新闻事件还是最近的事,自始至终,家乡都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为我说话。即使是个别朋友微信里发来消息,也不过是提醒我:‘你已经不适合在这里做老师了!’就连亲人,有的也变相出卖了我,有的认为我是家族的罪人,有的迫不及待地自我撇清”。一言以蔽之,在家乡,李田田无法有尊严的活着。所以她才会说,“不是我背叛了家乡,而是家乡‘背弃’了我”。

不过,在这里我想为李田田的家乡辩护一句,其实容不下她的并不是她的家乡,而是侵占她家乡的中共政权。无论是2019年因批评当地乡村教育现状受到打压,还是不久前因声援一名质疑官方南京大屠杀数据的老师而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践踏李田田言论自由,碾压李田田人格尊严,最终将她逼走的都不是家乡,而是中共。是中共让李田田的家乡变的狰狞恐怖面目全非。至于她的亲人对她所做的一切,其实也都是在被中共绑架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结果。如果没有中共这个邪恶势力的存在,生活在家乡的李田田会有那样不堪的遭遇吗?绝不会。换个角度讲,即使逃离了家乡,只要李田田还生活在中共国,只要她还坚持像之前那样讲真话,我敢断言,她仍然无法有尊严的活着,她在家乡的遭遇同样会在异乡重演。这不正是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不但要逃离家乡,而且最终要逃离祖国的原因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