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徐州八孩母親」掀開「盛世」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江蘇徐州八孩母親被鎖鏈拴在陰冷小黑屋的視頻流出後,迅速在網路發酵,掀開了中共治下「拐賣婦女」、「強姦」、「輪姦」等多重黑幕,引發了群情洶湧,並發展成國際性事件。

《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BBC等多家國際大媒體已經對此爭相報導。這是繼中共前國務院總理張高麗性侵網球女將彭帥之後的又一大國際性的醜聞。

此波輿論海嘯正好趕在了中共處心積慮籌備的冬奧前夕,本來美、英等西方大國就因中共惡劣的人權在公開抵制中共的冬奧,這下,想必中南海的臉面又不知該往哪擱了。

醜聞意外曝光 扯下了中共的「盛世」面具

據悉,徐州市豐縣歡口鎮董集村男子董志民家早已成為網紅博主們打卡的地方。

儘管生育八個孩子明顯違反了中共過去多年實施的「計劃生育」,但在中共因急缺「韭菜」而催促全民生三孩的當下,對八孩家庭的「熱心」關注和幫助顯然是符合黨國之「政治正確」的。諷刺的是,醜聞的曝光恰緣於網友一次「愛心送溫暖」走訪的意外發現。

視頻中,八個孩子的母親在寒冷的冬天只穿著一件單薄的衣服,被男主人董志民用鐵鏈子拴在脖子上,囚禁在一個簡陋、沒有門的陰冷黑暗的小屋裡。視頻顯示,該女子精神異常,無法與人正常溝通,口齒不清,據悉其滿口的牙幾乎都被董志民打掉,舌尖兒也被剪掉。

據知情網友透露,該女子是董志民的父親於1998年花了幾千塊錢買來的,長期被董家父子三人強姦。不僅如此,很多當地的村幹部、鎮黨委的領導也都強暴過她,有的黨委幹部的妻子還因自己的丈夫「偷腥」而大鬧過。

因此,那八個孩子的親生父親究竟是誰,應該說是一本糊塗帳。這一點,董志民也心知肚明,面對質疑,他若無其事地表示,不管是誰的種,孩子生下來都得管他叫爹。

該女子剛被拐賣到董家的時候只有十幾歲,還未成年,二十多年來在董家受盡凌辱,過著非人的、地獄般的生活,不禁令人心酸、悲痛。令人震驚的是,對於女子被拐賣和強姦一事,當地的百姓基本上都是知情的,而當地拐賣人口相當嚴重,民眾早已司空見慣。

徐州八孩母親」事件曝光後,緊接著,大陸前資深調查記者鄧飛在微博爆料,同村裡還有一名同期來的女子,也是被鐵鏈鎖著,境遇更為悲慘,趴在地上不斷搖動自己的頭,「二十多年了都是在地上生活,衣服都不能穿,就是弄條被子裹著,很可憐的……」

迫於網絡上潮水般的輿論壓力,中共豐縣縣委在1月28日發出事件通告,聲稱經過「全面調查核實」後,徐州八孩母親跟董志民是「合法結婚」,否認存在拐賣行為。網民根本不買帳。有網民說「說有結婚證,請公布出來!」

1月30日,迫於更大的壓力,豐縣縣委又發了一個通告,編造出更加離譜的故事,稱該女子於1998年在歡口鎮一處流浪乞討時,被董志民的父親收留,然後給董某民「一起生活」……這漏洞百出的故事,招致了網民更多謾罵。

女子真實身分現端倪 拷問中共的「依法治國」

事件曝光後,有網友發現,徐州八孩母親與四川南充市一位名叫李瑩的失蹤女孩長相極其相似。

1984年出生的李瑩,1996年12月失蹤,當時只有12歲,失蹤前正在南充市上小學六年級。從年齡來看是對得上的,因為徐州八孩母親在98年到董志民家時也是個十幾歲的孩子。

網民們把徐州八孩母親和李瑩的照片放大後,仔細比對,都驚呼:「長得也太像了!」

有專業人員將徐州八孩母親和李瑩的照片比對後,結果發現,兩人的臉型、眼睛、鼻子(兩人鼻角都有一個痣)、嘴、下巴、甚至是眉間距精細測量、眼球大小精細測量等多項數據,都是驚人相似。幾乎可以確定徐州八孩母親和李瑩是一個人。

有網友讓自己父親看了比對照片後,他的父親立刻認出了李瑩的爸爸是在西藏當兵時的戰友、已經過世好幾年的李大忠。

而且,很多網友都聽出來了,徐州八孩母親說的話是四川方言。在一段視頻中,女子在被解開鐵鏈後,手指著董家的房子,用四川方言說:這一窩都不是東西,全家都是強姦犯。

據悉,李瑩的母親梁姨已獲悉「徐州八孩母親」事件,並去南充警方採血提供DNA樣本,希望可以進行親子鑑定。有不少網民擔心,就算徐州八孩母親真是李瑩,中共也不會承認的。

中共歷來聲稱自己「依法治國」,那麼如果DNA比對成功,中共會不會公布真相?

中共徐州當局如果公布真相,那麼就會讓大眾看到,之前的兩個通報全是造假,等於打自己的臉,同時這個真相一定會引發輿情進一步沸騰、乃至失控。

這樣大的社會性事件,中南海肯定不會不知情。那麼,如果中南海介入此事的話,會讓下面的人去公布真相嗎?中共歷來死要面子,張高麗性侵案在全世界曝光後,「彭帥在哪」的T恤都被澳網公開賽的球迷穿到身上了,可中共就是為了維護自己的面子不處理。而一個地方上的拐賣、強姦案,中共會放下面子給國內外的民眾一個交代嗎?

這還不僅僅是面子問題這麼簡單。

2020年6月,美國國務院發布了一份報告,顯示中共國是全球人口販運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報告中,其它人口販運臭名昭著的國家還有伊朗、朝鮮、古巴等。

一旦「徐州八孩母親」的真相公布出來,就相當於在國際上坐實了中共國人口販賣的慘烈程度,自由社會勢必會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共進一步制裁和打擊。

因此,對於真相能否被中共官方公布出來,不容樂觀。這不,中共當局在第一時間已經開始「維穩」,已經在牆內將「徐州八孩母親」相關視頻刪除……

更令民眾憤慨的是,性侵、虐待八孩母親的董志民不但沒有得到任何的處罰,反而還收到了「網友」捐款。據大陸媒體搜狐網2月3日報導,董志民「手裡攥著網友捐贈的人民幣,臉上樂開了花,他把孩子們召集到一起,供大家直播,不停地感謝給他捐款的人」。

這一切,如果沒有中共的默許、背書以及暗箱操作,應該是不會發生的。

中共國是人口販運最嚴重國之一 現實很慘烈

徐州,作為中國經濟大省江蘇的一個地級市,是江蘇省煤炭工業基地,礦業、機械都很發達。2019年,徐州的GDP位居江蘇第六位,人均GDP高於全國平均水平。這樣一個經濟較為繁榮的城市,其拐賣人口到底有多嚴重呢?

早在1989年,調查報告《古老的罪惡——全國婦女大拐賣紀實》就已經出爐,作者為謝致紅和賈魯生。報告提到,從1986到1989年短短三年間,人販子從全國各地賣到江蘇徐州的婦女,就有超過4萬8千人。

報告中指出,僅一個叫牛樓村的地方,那三年人口增加二百多,全部都是被拐賣的女人,是全村已婚女性的三分之二。而徐州的姜集村,被稱為是江蘇北部的「最大人口批發市場」,當地村民幾乎所有人家,都參與拐賣人口。當地公安局、派出所、計生辦、各個政府部門對拐賣人口完全知情。

徐州這樣相對富饒的城市尚且如此,那麼那些更加貧窮的地方會是什麼樣呢?

報告中提到,中國各地貧困地區的人販子相當猖獗,包括山東、河南等等。其中在山東與河南交界的一個熱鬧的集市上,人犯子還公開拍賣7名只穿著背心和短褲的婦女。

這還是三十多年前的情況,在計劃生育造成男女比例更加失調的今天,而且在中共公檢法司更加腐敗墮落的情況下,現實又會是何等慘烈呢?

中共不只是包庇作惡者 更是始作俑者

從徐州當地各種網絡爆料可以看到,中共警察不僅包庇人販子和強姦犯,而且其自身也與他們是一夥的,充當保護傘。

據《古老的罪惡——全國婦女大拐賣紀實》記載,貴州同仁縣的年輕女子李小蘭被拐賣到徐州後,曾經在當地大街上向一位警察求助。結果警察把她帶到了自己的堂兄家裡。當晚,警察的堂兄強暴了李小蘭,然後在第二天把李小蘭再次以1,800元的價格轉手賣出去了。

從上述這個案例,人們足以窺一斑而知全豹了。

事實上,中共是「拐賣婦女」的始作俑者。早在中共篡權初期占領新疆後的1950年,中共便從湖南以「招收女兵」的名義拐走了8千多個20歲以下的女孩子,送到新疆為中共的軍人解決婚育問題。

因此,在中共眼裡,「拐賣人口」壓根兒就不是啥大問題。中共不斷用行政手段為「拐賣人口」這種罪惡公然開脫。

公安部和民政部等多個部門有這樣一份聯合通知,《關於做好解救被拐賣婦女兒童工作的幾點意見的通知》,其中有一段話這麼說的,「被拐賣時是少女,現已達到法定的結婚年齡,本人又願意與買主繼續共同生活的,應當依法補辦結婚登記和戶口遷移手續。」這足以看出中共對拐賣婦女的真實態度了。

如今,面對人口老齡化以及計劃生育造成的男女比例嚴重失調的惡果,急缺「韭菜」的中共更不會真正去解決拐賣人口問題。只要能給中共多生「韭菜」,別管符不符合倫理道德,違不違反人性,都會成為中共眼中的「正能量」。

至於說強姦,中共更是罪魁禍首了。如果扒開中共的祖墳,可以看到中共的老祖宗巴黎公社就是徹頭徹尾的流氓武裝起義。文革時期,中共內部曾認真討論過流氓是屬於「敵我矛盾」還是「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爭論來爭論去,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流氓是「人民內部矛盾」,因為巴黎公社的流氓就是共產黨的老祖宗。

流氓不就是要強姦嗎?上至以張高麗為代表的正國級高官性侵女體育明星,下至以董志民為代表的社會底層老農強姦被拐賣婦女,作惡者們都可以在流氓政權的治下逍遙法外……

結語

如今,勞民傷財的冬奧會已經正式開始,中共當局還強行披著「依法治國」、「共同富裕」等一件件「皇帝的新衣」繼續在世界上展現紅朝「盛世」,「最民主國家」……而「徐州八孩母親」事件爆出的醜聞則狠狠地打了流氓政權一個耳光。

而這只是中共治下民眾悲慘遭遇的冰山之一角。更可怕的是,在這個事件中,大量當地民眾對拐賣人口、強姦、輪姦等罪惡的漠視、甚至是協同作惡令人瞠目,體現出的是中共「無神論」治下社會道德的缺失。

當普世價值逐漸被拋棄、甚至蕩然無存的時候,每個人都不再是安全的,每個人隨時都可能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因為「對一個人的不公,就是對所有人的威脅」。問題是,善良的中國人還要繼續沉默下去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